姜汝祥:准入制埋祸根,企业越小越受欺负
易涛 易涛

姜汝祥:准入制埋祸根,企业越小越受欺负

【@姜汝祥 为什么“炮轰”北京安贞工商所?】@姜汝祥 接受@创业家杂志 采访:1)准入制是祸根,行政部门想管你就管,这对中小企业不公平。2)现在是越大的企业越扶持,越小的企业越欺负。3)我的目的不是摧毁工商体系,而是让他们懂得作为一个执法和服务机构,如何把事情做好。

姜汝祥是北京锡恩企业管理顾问公司(下称锡恩咨询)董事长、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由于在未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印刷《万科千亿战略》、《战略》,并在培训课程和项目中销售,2011年被北京安贞工商所调查。据姜汝祥称,安贞工商所迟迟未给出调查结果和处罚意见,并在2011年年检时“放过一马”。安贞工商所方面暗示他找关系疏通,他置之不理,于是安贞工商所不断要求锡恩咨询自查、自证有罪。2012年二季度,锡恩咨询工商年检未能通过。姜多次沟通未果,在10月12日将此事通过微博公开, 称安贞工商所暗示他给“关系费”。10日13日,他又发表长微博称,安贞工商所指证锡恩咨询犯了“非法出版与经营罪”,按他们号称的要罚款几百万(五到十倍的罚款)。以下文字根据《创业家》记者史翔宇对姜汝祥的采访整理而成。

锡恩咨询董事长姜汝祥。(来源:锡恩咨询官方网站)

 

我曾经咨询过律师,律师说在书上标明定价在法律上是有瑕疵的,这个我承认,后来我再印刷的时候就把定价去掉了。

我把自己的著作结集成书有两个方式:第一找个出版社出版,然后回购;第二我从出版社买书号。这不是加重我的负担吗?我本来就没有多少盈余。国内的中小企业现在过得多艰难,长三角、珠三角做代工的企业成批倒闭,政府部门拿不出有效措施,反过来挤压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我认为,工商部门处理这类事情时,应该按照改革的原则去做。一方面要严格执法,做错了要处罚;同时还要根据事情性质来调整处罚力度。拿街边小摊来讲,肯定是无照经营,但是它对社会还是有价值的,所以通常只是象征性地罚一下。否则按照国家法律它无照经营一样要罚好几倍呀!能这么干吗?

“越大的企业越扶持,越小的企业越欺负”

表面上看,(有的)职能部门想从企业里面搞点钱,背后反映的现实是国内中小企业和政府关系的错位。

各国中小企业都是政府扶持的对象,企业越小,政府扶持力度越大。我们现在正好相反,整个国家体系是把最大的扶持放在大企业身上,同时把中小企业当成管理对象。越大的企业越扶持,越小的企业越欺负。这个错误就导致(有的)执法部门把中小企业当成他们官僚体系中权力寻租的地方,说实话,对于大企业他们也没法寻租。

为什么早年工商等各部门都在支持企业发展?因为他们知道税金是从企业得来的。土地财政的出现摧毁了这一局面,当财政不依赖于企业、而中小企业本身贡献的税收又少时,显然就不会受到重视。我记得若干年前政府花费最大的力气来帮助私营企业、中小企业来发展,现在显然这方面的力度小很多了,这是一个大的宏观背景。

市场经济的发展是要让政府管得越来越少,现在的问题是政府管得越来越多。2009年全国有600多万大学生毕业,由于金融危机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因为有企业家客户,我就给大学生搞了一个免费招聘会。结果被罚款,原因是没有资质。干了一件很好的事,反而被罚款,那我就不做了。受害的是谁?多荒唐!

准入制埋下的祸根

我这件事情反映的是行政管制下的冲突。管制这种形式完全可以改了,采取举报制,就跟税收一样。在国外是按时主动交税,没有人强迫,但如果不交被举报就麻烦了。

行政管制采用的是准入制,做什么都要凭资质,政府也知道这种形式的不足,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我们卖书就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这种对社会有益、在法律上略有瑕疵的事情,政府部门能不管就不要管,改革开放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准入制埋下的祸根是他想管你就管,包括现在的民间借贷,政府不行了就鼓励民间借贷,民间借贷金额一大又说你非法集资。这不是恶法吗?对中小企业不公平。

要彻底改变这一局面,就必须重新改革。我们的行政机关、主管部门不要把管制当成标准,要把生产力当成标准,把人民群众的利益当成标准。这样我们就可以不断地把落后的规则改了。

中国过去改革做得特别好,邓小平提出“发展的问题在发展中解决”。就像我这件事,是不是违法,是;是不是符合发展的,是。理论上来讲搁置是最好的方式。比如茅于轼先生在山西创办“龙水头村民互助基金”,在当时金融法规上来讲绝对是违法的,但从方向上来讲,这就是中国金融改革最想要的结果。

上次微博上出现的政府官员艳照,按照法律(该官员)是要判刑的。一旦判刑这就是反人类,全球都不认为这是罪,但中国的法律认为这就是罪。如果有人站出来追究,当事人肯定要被判刑。把这个法律改掉还有一段距离,这种时候我们应该把枪口抬高一寸。

改革不是一个方案,而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变。

我不是侠客,我是不死鸟

我很清楚面临的是什么。无论我个人会遭受怎样的打击,作为一个知识产业的人,首先要清楚你代表谁的利益。我代表的是中小企业的利益、创业者的利益,我现在说的都是创业者想说但没有机会说的话,我会得到创业者的支持和尊重,会得到客户的支持和尊重。这样一来,对公司也是一笔重大资产。我站出来并不是想要当侠客,我没有那么伟大。

我们这样以无形资产为主的企业可以重生,而有形资产型企业遇到这种情况唯一的选择是妥协,或者死亡。三个月前,我们年检没通过时,曾找工商朝阳分局稽查科反映情况,他们的答复是让我回去跟安贞工商所再好好沟通。这个问题的无解,不是个人问题,而是体制问题。

同时我也做好了企业完蛋的准备,他们有N多的办法让我死。坦率讲,我们这样的企业最大的资产是品牌和知识体系,又不是资产型的企业,资产被查封就没法活了。他把我搞死,顶多是从名字上搞死,我再注册一个公司不就行了么?就跟微博账号一样,重新注册一个又复活了。他再查我,我就再注册一家公司,北京不行到深圳去。

这个他搞不死你的,而且中国在这样一个时期,迎接十八大我们是充满信心的。

我是在换一种方式帮工商部门

我本不愿曝光当事官员,也不想把录音往外公开。一旦公开录音,当事人就会被网络暴力搞死,职业生涯肯定完蛋。我的目的是将事情引向建设性轨道。时下我们很少触及这些问题,作为一个从事企业咨询的学者,我想把这个情况当做学术问题来研究,写一些文章。现在大家很关注这件事情,我就可以借机普及这些思想。作为一个学者最大的能耐不就是做一些启蒙工作嘛!

随后我也会和工商部门做很好的沟通。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在换一种方式帮他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北京市工商局官方微博@首都工商 跟踪这件事情的目的是赢得大家对他们的尊重,在这个层面进行合作。我的目的不是摧毁工商体系,而是让他们懂得作为一个执法和服务机构,如何把事情做好。

 


 

 

锡恩咨询 安贞工商所 创业权 姜汝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