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这一年那些人,那些事儿!
i黑马 i黑马

互联网这一年那些人,那些事儿!

在2011年10月份到2012年10月份之间,我大概新认识的互联网从业者有1000个,能叫上名字的也超过300个,能知道名字并且知晓就职企业的也有超过100人。

有一天,闲来无事做了一番盘点,我突然发现,这一年来,我所认识的人中70%以上都有过一次或者不止一次的跳槽和离职的经历。为什么一个行业,人事变动如此巨大?是因为行业剧变引发的动荡?还是因为经济转型的必然?这一切,我都不知道答案,我也无法去解析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所以我想把这一年中遇到的那些人的故事讲出来。当然今天的文章只是叙述,也仅仅是叙述。

A君:原某团购网站运营经理,现无业游民

A君是我老乡,85后,高大帅气。2011年一直在中国领先的一家团购网站做北京地区的运营经理,业绩突出,受到同事和商户的一致认可。但是,2011年团购行业因为盲目的竞争,一大批团购网站发展受困,甚至个别TOP10的网站都走到了倒闭的边缘。很不幸,A君所在的公司因遭遇了资金断链、大区经理腐败等极其严重的丑闻,最终公司业绩一落千丈,名存实亡。无奈之下,A君从公司离职,今年又加盟了一家新兴的B2C垂直电商公司,同样做运营工作。前几天,和A君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又离职了,现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业游民。

B君:原某大型门户网站文案,现自由媒体人

B君外观是属于那种一看就是“互联网资深专家”的长相模样,现在也的确是多家媒体的评论采访嘉宾。去年B君在一家大型门户网站(曾经的中国四大门户之一)做文案策划,负责某移动产品的宣传文案工作,但是后来随着微信、米聊等移动产品的崛起,B君所在部门的这款移动产品节节败退。后来B君和腾讯的程苓峰一样选择了“逃离”,成为了一个自由媒体人。现在主要进行一些专栏的写作和被媒体的采访事宜,目前生活过的比大部分从业者滋润。

C女:原某IT网站记者,现另一个IT网站记者

由于工作的便利,我在过去的十几个月中接触了大概不下50名以上的编辑,这里提的C女应该是C女们。每次圈内的媒体人聚会的时候,都会有一些人敞开胸怀,或因为酒后失言,或因为故意为之会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C女每次都会和我们吐槽公司老板傻逼、待遇福利差、内部拉帮结派等有关痛痒的一些东西,每次吐槽完毕以后都要信誓旦旦的说:马上我要离开这个行业,以后肯定不搞互联网了。但是后来,后来我知道C女又去了另外一个IT网站。

D女:原某团购网站高管,现某化妆品网站副总裁

D女是互联网行业少有的大美女,同时也是互联网行业少有的大才女,年龄看起来最多30岁。我和D女在一次网络营销的会议上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她还是某知名团购网站的副总裁,经常在一些IT媒体露面,为公司的影响力提升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些媒体传言D女即将离职,后来没过几天果然离职。几个月后,D女到一个三流的化妆品网站就职,做了副总裁,让人唏嘘不已。个中原因,旁人不得知。

E君:原广州某企业推广经理,现深圳某企业推广经理

E君是圈内资深的痴情男,为了追逐爱情,放弃了宽裕的工作,从广州跑到了深圳。E男做的工作被誉为互联网体系中最苦逼的SEO,但奇迹般的在这个圈子里认识了SEO女,两人很快相爱,但是分隔两地,E君决定辞职去深圳找SEO女。据说,在E君辞职时,老板再三挽留要加工资留人,但此时此刻,哪怕金山银山都难留人才。前天和该SEO男聊天得知,他现在到深圳工作,和SEO女现在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像童话小说里的结局一样,让人羡慕嫉妒恨。

F君:原某地方门户网站站长 现传统行业小老板

F君是全中国第一批站长。在世纪之初,他和无数的前辈一样,踏上了互联网创业的道路,成为了一名站长。多少年过去了,他做的站一批批死掉,但同样由于涉足较早,他也在这个圈子淘到了巨额财富。然而他还是选择了离开站长圈子,从事了传统行业,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进来的人太多了,他们不想费力的赚小钱了,通过赚来的钱完全可以转型做其他行业。现在他和朋友开了一家卖汽车用品的公司,规模不大不小,生活却也逍遥自在。

G男:原某搜索引擎公司工程师,现某移动安全公司推广经理

G男以前在体制内的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工作,工资高,工作轻松没压力。但是年仅25的他受不了这种没动力的工作,正好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G男果断辞职到了一家创业型做移动安全的公司。“我到现在的公司,1天就可以干完以前1个月才能干完的工作,以前真是太浪费了”G男和我诉说他现在的工作状态,虽然比以前累了数倍,但反而更幸福,他感觉现在的他对社会更有价值。

总结: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物是人非。一切的一切,始于此又止于此!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