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的创新能力不足!
i黑马 i黑马

为什么年轻人的创新能力不足!

天下远见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教授表示:

“不要相信政府,要相信自己believe yourself,同时也要相信分享believe sharing,透过分享匯集更强的创新能量。”

这段符合社区精神(个人、分享)的致词,配上特别为青年人所举办的创新论坛,可以感受到高教授对新时代的用心,以及对年轻人抱持的期待。然而当这些事业有成的前辈引领着台下年轻人看向未来的同时,社会上世代对立的问题却也正酝酿着。

就像那代人读大学和这代人读大学的意义完全不同一样,现正掌握庞大资源那辈人的成功经验,越来越无法复制到这个时代。缺乏能依循的典范加上社会资源分配不均,年轻人开始不信任现在正掌握资源的这一辈,举个观察到的有趣现象:

当年轻人为现实和梦想不能并行而苦恼时,事业有成的诸公却口径一致的表示:年轻人的梦想是未来的希望。

这个现象可以用一个概念来理解:我们的社会存在许多世代沟通的问题;这绝对不是某一方不为对方着想,而是资源投注出了问题,那问题到底出在哪?

光做那些令年轻人无感的“帮助”,不就等于白搭?

认真想帮助年轻人的人一定不少,然而就像营销要讲究精准一样,到位的帮助才能让人有感。政府单位,包括经济部、青辅会等其实老早就准备了各种创新创业政策,可是和一些民间公司如Appworks相比,无论培育出来的团队或对创新氛围的影响,都是大大不如。

如果“创新”是一个商品要卖给年轻人来使用,政府推出的“政策牌创新”主打教条式体验,以流程繁复和缺乏弹性为口号,用年轻人爸妈习惯的方式宣传;而“Appworks牌创新”则从秀出创新案例到讨论创新的意义,用社区把简单有空间的育成计画散佈出去。对于追求推动“创新”到年轻人族群中的两个品牌而言,孰优谁劣应该非常清楚。

这个举例只是为了强调,任何希望帮助他人的想法都必须思考使用者体验的问题。能否让人“有感”应该是推动事情的必要环节,而不是认为有做就好,否则那副“我有做了阿,只是你不知道”的表情,只会令年轻人更加感叹时运不济。

都说跨界才能创新,但我们的跨界学习环境根本不健全。

华硕电脑创办人,目前是和硕科技董事长的童子贤,在同样这场创新论坛中表示:

“跨界的视野才能创造创新的事物。然而我们更要讨论的是,这个社会为跨界学习设下了多高的门槛?”

目前企业的心态多有可议之处,这边不多加讨论,但从现实状况而言,年轻人面临的问题从教育制度(重视专业训练)开始,到就业后22K、劳动时间过长等,都让年轻人难有剩余心力去学习更多事物。

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大环境本身就对年轻人跨界学习不友善。

真正该有梦想,该创新的或许是现在正掌握资源的人们

问题的背后是所有人都对未来有期待,而这一代年轻人作梦的方式不可能和父母那辈一样了,但梦想也不可能没有父母辈的影子──我们的社会不应该是切割开来的。

在科技变迁、生活改变的时代,或许有很多机会等着年轻这代去把握,可是社会更应该知道,这代年轻人同时也肩负着以往不曾出现过的压力。

梦想的形状要包含各个阶层才算完整,掌权者在点出各个年轻一辈的问题时,有没有反省自己为年轻人所做的事是否真的都正确、都做好了?

真正该有梦想,该创新的或许是现在正掌握资源的人们。

你们的资源分配方式深深影响年轻人发挥的空间,为什么你们不敢自己勇敢去作梦--一个相信年轻人的梦、让你们肯更大幅度把资源、权力交给年轻一辈的梦!

现在年轻人作梦的方式是靠自己,过程太少包含上一辈的资源在里面,而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方式。

via i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