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卵子交易
王根旺 王根旺

地下卵子交易

 

 

  (本文来源:人民网 作者:文婷 项男 付可 陈文才)

  供卵者多为底层白领 必须年轻貌美学历高

  对于供卵者,这家黑中介开出的条件只能用“严苛”形容:本科毕业,85后,相貌娇美,身高1 .65米以上,身体健康。供体条件越好价格越高,符合基本条件的供卵者可获得两万元酬劳。如果条件好,则有更大的议价空间。郭老板透露,如果能同时满足90后、拥有本科以上学历、长相身材出挑3个条件,这样的捐赠者能拿到5万元以上的酬劳。

  中介通过网站招揽生意

  如此严苛的供体条件皆因客户需求。据了解,多金但缺少小孩的富裕家庭,一旦决定走上购卵产子之路,都要求卵子为“优质产品”。这一行的从业者称,正因为严苛的条件,捐卵者的甄别非常困难,虽然中介实体在深圳,但寻找供体却是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在龙岗布吉京南华庭A栋14楼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有几名中介在电脑前忙碌着。这里是黑中介的“营销中心”:中介们通过一个名叫“诚品代孕”的网站,招揽卵子买家和卖家。将不同的供卵者按照血型分类归档,同时登记他们的身高、体重、学历等因素,针对不同客户的需要对号入座。这里也是郭老板的大本营,负责实地的联络和洽谈,他需要竭尽全力打消买家的顾虑,在买卖成了之后,进入安得颐养堂实施手术。

  客服小陈的工作是将供卵者的素颜照和资料传给客户,在对方表示满意后促成双方约见。但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对捐卵者进行一轮相对严格的淘汰,尽可能确保对方健康无虞。“我们经营的也是诚信和口碑,就算蒙混得了一时,体检时客户还是能瞧得出端倪。”小陈说,若生意黄了,他们照样拿不到中介费。为了尽量避免纠纷,在联络供卵者时,他们也会交代取卵对身体可能会招来的伤害。

  捐卵者中包括外籍女士

  郭老板手上有形形色色的捐卵者,最常见的是写字楼里的底层白领。这类女士的最大优势是年轻,学历和长相都有,且身家清白,但薪水却难以和这些城市飞涨的物价匹敌,她们愿意通过这种方式获得钱来救急。

  而这类不富裕的办公室女郎,正是郭老板以及他的客户们所青睐的捐赠者,这类人群没有太多不良嗜好,时间充裕,通常捐卵要经历面试、体检、打针以及取卵,走完流程差不多需要一个半月。小部分供卵者是在校大学生,但郭老板透露,深圳本地的并不多,若实在需要,只能从广州甚至北京接人过来。

  据南都暗访,外籍人士亦是网罗的对象。就在今年9月底,一位20岁的匈牙利留学生通过郭老板介绍,以6万元的价格售出了自己的卵子,买家是一名出手阔绰的生意人,他一直希望拥有一个漂亮的混血儿。这不是郭老板经手的第一单此类买卖,“之前还有一个俄罗斯的模特,也是在我这做的(卵子捐赠)。”

  一卵难求 需不断更新供体

  即使价格居高不下,寻觅到一个好的捐卵者仍属不易。一个女人一生只有400-600个卵泡会成熟排出。即使是优异的供卵者,最多也只能接受5次左右的供卵,否则无法确保卵子质量。这也就意味着,中介需要不断更新供卵对象。此外,供卵者流动性极大,很多登记在册的人往往无法联系,需不断补充新鲜血液。有的中介因此也借助曾经的捐卵者寻找供体。“一旦为我再成功介绍一个合格的捐卵者,就能再获得5000元的报酬。”深圳一家代孕中介的负责人袁丽告诉记者。

  仍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即通过这种途径获得卵子的安全性。“我也只能确保她的体检结果是健康的,但不能确保她是不是确实没有隐形家族遗传病,总不能跑到她们老家去调查吧。”郭老板坦白告知。一般情况下,他们会通过染色体检查发现问题,以确保万无一失。

  “不是为了钱,谁会心甘情愿来干这事?其中的风险和对身体的伤害都心知肚明。”袁丽直言不讳,她甚至会奉劝这些捐卵者三思而后行。

  对话

  供卵者阿美:取卵后永不相见

  阿美略施粉黛,向客户介绍自己。这里除了面试她的客户,还有中介小杨,她会在阿美出现纰漏时圆场。阿美所寻觅的并不是一份工,而是兜售腹中卵子的机会。事成之后她将获得3万元的酬劳,这个数目是她半年的工资。

  阿美是一家民营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时间充裕,无意间听周围的姐妹说起供卵的生财之道,“拿到了四万多”,阿美也动了心。她在网上搜寻这样的机会,提交了照片和资料后,中介打电话通知她见客户。面试前,小杨交代阿美,尽量强调自己的艺术天赋,这样能在面试时获得加分。

  谈话的过程让阿美仿佛回到找工作面试的场景,除了询问年龄、身高,客户甚至关心阿美的双眼皮是不是粘的,并要求她扒开眼皮,看看是不是有戴美瞳。除了这些,阿美并不能透露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即使客户对她满意,她必须跟中介签合同,约定万一在手术中发生意外的赔偿以及酬劳。

  达成意向后,阿美将捐出自己的卵子。这个将在10个月后降生的孩子会在怎样的家庭中长大,会不会被善待,这些都与阿美无关,在中间穿针引线的小杨亦守口如瓶。她所需要挂心的只是从手术台下来之后是否能顺利拿到余款,之后忘记此事。

  南都:你知道捐卵对你身体可能会带来一些伤害吗?

  阿美:当然知道,他们(中介)已经跟我说了。

  南都:您将来会后悔吗?会不会有一天会想要把孩子要回去?

  阿美:怎么会?我捐卵了之后,就希望你不认识我,我跟你也没瓜葛。拿了钱之后,大家永远都不要见面是最好的。

  南都:您做这个是为了钱吗?

  阿美:我也有朋友找我捐,但我说这个没可能,熟人之间搞这个太奇怪了。不全是为了钱吧,我也希望能帮助人。

  南都:如果将来这个孩子的身体出现意外,比如需要血缘上的母亲捐赠骨髓或者脏器,你愿意帮忙吗?

  阿美:这个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我给了我的卵子之后,他(这个孩子)会怎么样,我没有理由要来管。

  南都:您如果以后继续呆在深圳,你将来的儿女会面临一个近亲结婚的可能性吧。

  阿美:应该不会吧,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

  南都:您家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阿美: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个又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

  政府行动

  养老院被查 负责人否认做代孕

  昨日,深圳卫生监督局、龙华新区公共事业局、民治街道办、民治派出所等7个部门共同出动,一举捣毁了安得颐养堂这个从事卵子非法交易的处所。卫生监督局医疗监督科科长吴乃裕表示,这个机构涉嫌非法行医的事实已经铁板钉钉。

  “我们是卖酒的,没有做你们说的供卵和代孕业务。”昨天下午两点半,深圳市卫生监督局联合药监局及罗岗派出所进入上述黑中介负责人郭某的办公室———龙岗布吉京南路京南华庭A栋一间民宅。一直联系业务的郭某并不在办公室。现场两名工作人员对执法人员突然造访有点不知所措。经执法人员沟通,工作人员联系了老板罗某,他是郭某的合伙人。

  据罗某介绍,他利用这家办公室经营酒类,与郭某的合作关系是医疗器械方面。据罗某出具的企业法人执照,他注册的公司为深圳市益颖鑫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2011年10月26日,他与郭某签订转让协议,转让该公司90%股权。此后,罗某用该办公室作酒类和医疗器械经营。罗某表示跟郭某只有医疗器械方面的合作,对其提供的供卵和代孕业务不清楚。

  “笔记本上写着‘一人找俄罗斯卵’、‘找条件好的捐卵者’……”卫生监督局工作人员清点着郭某办公室文件,发现十几张便条上都是女性在医院检查的信息,大量供卵和代孕协议和一本收款收据。

  在罗某的催促下,昨日下午4点15分郭某出现在他的总经理办公室。按要求把保险柜里的供卵和代孕合同拿出来后,就坐在角落。据其介绍,民治老干活动中心是刚联系上的,以前是在广州花都做生意。

  对于找到供卵者后的所有环节,郭老板都否认与自己有关,否认与民治老干活动中心有联系,称客户做检查和手术的地方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我只是公司的业务经理。”

  龙岗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保健监督科科长赖浪平表示,接下来将会跟民治查封的资料进行交叉对比,以确定郭某的具体角色,现场查到的只是一个环节,现在要顺着两边查处信息找到整个团伙。

卵子交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