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过载或许是骗人的!
i黑马 i黑马

信息过载或许是骗人的!



忘掉信息过载吧,你载入的信息量恰如其分。

这个结论,得之于三位分别来自西北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他们组织了7场专题小组座谈会,共会晤了77位与会者,试图了解这些新兴媒体的消费者的心理素质与能力:如何适应这个被海量信息轰炸的时代。

很多专家警告,“永远在线”的媒体环境已经“淹没”了受众的视听,并且正在形成一个反社交的Facebook粉丝团伙,这些Facebook的痴迷者更感兴趣于“#标签”(hashtags)而非拥抱(hugs);这项研究却针锋相对地发现,当信息量流淌于指尖,与会者感到“能力空前”与“激情洋溢”,而不是信息过载。社交网站没有获得同样的赞誉,当被访人员谈到Facebook和Twitter时,他们认为是信息的质量,而不是数量,让他们敬而远之。

“相较于抉择引起的精神负担,很多与会者更享受它带来的自由,尤其是,广泛的在线信息面。”这项研究已经被刊登在《信息社会(The Information Society)》杂志上,“我们的与会者,对新兴的媒体环境表现出近乎一致的热情。”

电视,是最受与会者欢迎的媒体源,网站紧随其后。然而,电视的新闻频道,也是最让新闻消费者们不满的,他们投诉了新闻直播时的煽情报道。专题小组座谈会的成员们,通常乐于从博客(而不是新闻主播)那里获知新闻,尽管他们警惕着在线新闻媒体的可信度与准确度。

社会化媒体没有得到被访人员的青睐,这些人涵盖了从20多岁到60岁的年龄层。77位与会者中的22位对社交网站有“相当的负面情绪”,而只有9位表达了“强烈的正面情绪”。“对社交网站线上行为的厌恶,表明了Facebook和Twitter不断推送的别人生活的细枝末节,惹恼了很多人。”研究报告的作者写道。在这种情况下,负面的看法被社会化媒体网站的声誉——研究人员称之为“人们对这些服务的运作方式的普遍预期”——火上浇油,更甚于被用户在这些网站的个人体验所影响。

但是,请记住,这项发现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77位与会者中,11位确实报告了有信息过载的感觉,其中1位甚至把她自己比喻为1984年美国电影《莫斯科先生(Moscow on the Hudson)》的Robin Williams(她说,“当他不得不在超市里挑出一罐咖啡时,他哽咽了,因为有如此多的选择。这正是我面对所有这些信息时的感受。研究报告的其中一位作者,西北大学的副教授 Eszter Hargittai,注意到,被信息淹没的感觉,最常见于只有基本“互联网技能”的人群,他们对浏览搜索引擎和社会化媒体网站并不熟悉。

这项研究也基于2009年的采访——若记以高科技世界的时间,那是亿万年前。三年前,就在研究人员主持专题小组座谈会时,Pinterest还没启动,Instagram还没出生,Google+的闪光不曾掠过Larry Page 的眼眸,Facebook还要等些年才揭幕那些全方位透视、全方位共享的“无社交摩擦”应用程序("frictionless" apps),那时的Twitter,也只有它现在的一半用户(7500万 vs. 1.4亿)。

2009年,每分钟有超过20个小时的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2012年,每分钟超过72个小时。2009年,Twitter每天有250万条推特;2012年,3.4亿条。2009年,Tumblr有64.2万个博客;2012年,超过5000万个。近年来,被媒体网站搅动的数据洪流,漾起波纹,催生了一批新型企业——譬如,Relevance,Newsle,Summify(被Twitter收购),Zite,Flipboard——它们都有志于驯服泛滥的信息流,于沉渣之中萃取珍宝。

简言之,过去数年横行互联网的信息量,不是小额地增加,而是被引爆了。信息过载在2009年时可能还没有让人感到压抑,今天还问起这个问题,新闻消费者也许会有一个很不同的答案。

via i黑马  英文原文地址: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2/09/04/information-overload-isnt_n_1853942.html

译者: 译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