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umpeter: 技术也能产生出优质的客服服务?
i黑马 i黑马

Schumpeter: 技术也能产生出优质的客服服务?


客户是上帝。为了能更好地服务上帝,一些公司开始设立“首席客户官(CCO)”这个新职位。这些新人们的职责是站在客户的角度审度公司运作,试图不再局限于单一个人的事务处理,而是把眼界拓宽到整体的“顾客体验”上。顺便,他们还把已经很挤的“C字一号房”弄得更挤了。

首席客户官有很多助手。Saleforce.com 派了名“终生客户副总裁”去打下手,数据存储公司NetApp有个“消费者利益代言副总裁”,科技巨头思科的是“客户倾听总监”,投资公司先锋集团派出的的则是“消费者之声团队”。

新书《外围攻陷》(Outside In)帮助解释了这一切的缘由。Forrester Research 咨询公司的Harley Manning 和 Kerry Bodine 观察到,客户们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互联网让货比三家更方便,同时也负面评价也传播得更快更广。但即使如此,差劲的服务依然比比皆是。今年,他们问及的160家公司中,有三分之一被评为“差”或“很差”,其中以健康保险公司和电缆公司尤甚。

愤怒的消费者们还能用他们的影响力改变大流。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抛弃像AOL这样的“消费者不友好”品牌,转而投入尽心为他们服务的竞争对手的怀抱,比如说Zappos(一个可以让你无数次下单,试穿和退货的网上鞋店)和廉价但态度端正的西南航空。银行方面,Bank of America 估计会被他们几乎垫底的客户体验指数给吓到,USAA则荣居榜首。

有些公司不喜欢技术,认为他们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会被技术搞砸,这时首席客户官也许能帮到他们。和大多数报社一样,华盛顿邮报发现相较于简单的日报版本,他们更有必要提供一个能提供稳定内容的系统。罗塞特石碑(一家语言学习软件公司)则发现他们还需要推出交互式学习指导。

这会改变什么吗?一直以来,公司们都在向消费者们放各种卫星,服务质量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在此两位作者反驳道,公司的态度已经转向,它们开始向苹果和迪士尼这类掌握了消费者关系学密码的公司学习。这些公司在招聘员工时,不仅仅是看他们的技能,而更加着重于工作态度。

一种特有的服务文化也由此而生:举例来说,Zappos 维护着一个存有各种模范电话录音的“牛逼图书馆”,它们的员工可以随时收听;门房服务代理 Circles 则会给予顾客满意度较好的员工包括假期在内的各种奖励。

作者同时指出,在当下,公司能够了解消费者反馈的渠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酒店集团 Accor 有专人研究客户留言,并把它们整理至30个类别。由此,管理者可以从客户身上汲取灵感,改进自身服务。

公司也在不断发展技术以改善服务。它们能够追踪消费者的“足迹”,如选购商品,付款或寻求帮助,找出它们在“旅途”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此外,根据不同的消费习惯,建立不同的消费模型也能够优化服务。Geek Squad,一家美国IT维修公司,把顾客分成了两类,一类是把电脑当做家用电器的Jill 型,另一种是喜欢研究技术的Daryl 型。公司对这两类顾客提供不同的服务,且欢迎他们的反馈。

办公耗材连锁Office Depot 在位于南佛罗里达总部的附近建立了一家概念店“货架实验室”。顾客可以参与设计“消费体验”,且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正在参与其中。他们也耍出了让高层人员假扮成顾客的老伎俩。软件公司Adobe通过举办“顾客心连心日”让管理人员直面顾客,解决他们认为最麻烦的问题。

机器的崛起

以上所有听起来都很美,不过想要实行,对应的阻力也相当大。消费者都希望物美价廉,为了节约成本,“顾客体验”不得不做出牺牲。在超市,你需要自助结账;当你家的洗衣机或网络出了问题,你唯一的依靠只有远在海德拉巴的某位几乎不会说英语的小哥。老板们总是认为庞大的数据库能帮助他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客户,其实却是加深了隔阂。

举例来说,在客服电话中,你几乎轮不到和真人讲话。首先,你得花上半个小时去找那费尽心机隐藏起来的客服电话。打过去后,接电话的是个机器人。有些人不胜其烦,干脆做了个网站,分享各种绕过录音机的小贴士。(笔者最喜欢的是扮成崩溃掉的中国人。)不过如果你以为这些小伎俩能得逞,那你就图样图森破了。恰恰相反,为了让你更难接近人类,他们升级了机器,让它们能干些订票之类的高级活儿。真。高。端。

这些神一般的机器至少有一个用处:顾客们可由此看出这项新的管理风潮所能带来的价值。给那些设有“首席客户官”的公司打个电话吧,如果接电话的不是真人,这CCO 估计就得抓着他的“轨迹地图”和“客户原型”,被人从高管楼层的窗户扔出去了。

via i黑马  英文原文地址: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63295

译者:  译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