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学:大老板的第一堂管理课!
i黑马 i黑马

绝望学:大老板的第一堂管理课!


可曾想过,当你带领一群身心缺陷者攀登海拔近6000公尺的非洲第一高峰,会是如何情景?   《来,攻顶,我们一起》源自同名得奖纪录片《The Mountain Within》,讲述一段令人内心澎湃的登山历险。跨国企业高阶主管荷塔.冯史蒂格,率领一支登山队挑战吉力马札罗山为慈善机构募款的过程。特别的是,这支登山队是由28位来自各国的人组成,而其中有7位是身心障碍者。

2008年7月,跨国企业高阶主管荷塔 史蒂格,率领一支登山队挑战吉力马札罗山,为慈善机构募款。特别的是,这支登山队是由28位来自各国的人组成,其中有7位身心障碍者。在克服了极尽艰难的险阻之后,有60%的队员成功登顶,相较于平均35%的成功率来看,可说是非凡的成就。从这意外的成功中,荷塔找到证据与启发:是我们身边的人,以及我们跟他们的关系,决定了我们的成功率。

这本书谈的是领导,因为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知道自己是谁的政商领导人。我们需要领导人能在精神、人性方面与伙伴感同身受,我们需要领导人能克服挑战,展现创新、创造力、勇气来战胜阻碍。

书里的案例爬的是真正的高山,但领导人应该都知道,心里的山才是真正必须征服的。这些领导人应该把失败当成攀到巅峰的垫脚石,他们必须了解规划、步调的重要性,也要了解打造、维系胜利团队的必要;他们必须知道不可以在顶峰待太久,因为高层的稀薄空气会让人丧失洞察力,让人被权力、地位、财富冲昏头而与真正重要的东西失联。

在走向巅峰的路上(不管这个巅峰是真正的高山巅峰,还是非凡的事业成就),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座山要征服,这条路上或许充满了险阻,这些险阻也正是大多数人必须克服的内心高峰。不论面临什么挑战,也不论你目前处在登顶过程的什么阶段,这本独特的著作能够帮助你成为坚毅的领导者,让你有能力指引团队,达成最具挑战的目标。

第一章:绝望,2008年7月

那一晚,吉力马札罗山(Mount Kilimanjaro)满布石砾的山路上一片漆黑。我筋疲力尽又害怕,脑袋里还在盘算着我人生最大的决定之一:我应该抛下生病、不舒服的队友,继续往上爬吗?或是应该停下来,甚至打道回府?

情况不应该是这样才对。这才是这段旅程的第三天,向导还告诉我们,今天会比较轻松,可以从前两天艰苦的路程中稍微喘口气,可是结果却是,我手忙脚乱急着从背包找出手电筒,耳朵一面传来其他人包裹在衣物里的闷闷咒骂声,他们也急着要找到自己的。我们已经攀越了无数岩石,扎营区还能有多远呢?

这是一支由我带领的探险队,是很不寻常的队伍:其中有7人来自英国和沙乌地阿拉伯,各自有身体或心理上的残疾,分别由一位“正常的”伙伴在旁扶持。这趟任务有个慈善目的:要超越他们原本认为的自我极限。这是第一支真正多国、包含失能人士、试图攻上吉力马札罗山的队伍。

我本来已经做好万全准备(甚至是准备太过了),不过一整天下来,手脚并用缓慢翻越无情的岩石和页岩,到了晚上已经出现伤兵。我看到有人开始放弃、回头,其中一位薇儿.布雷萧(Val Bradshaw)甚至开始呕吐。

“荷塔,她必须回去”,两位队医之一杰克(Jack)告诉我。就算是最有经验的登山老手,也会无预警、随机被高山症找上,一开始的征兆是头痛、失去方向感,如果不处理,大脑水肿会随之上身,通常会致命。

我费了很大一番挣扎才不甘愿地点头答应。我们已经爬三天了,我知道薇儿不想放弃,但也明白她非放弃不可,她病得太重了。不过,如果团队中有人无法继续,领导人还能继续前进吗?似乎不该。但同时,不管怎样都得继续前进似乎也是必要的。这座山是个艰困的挣扎,那是一定的,但我内心还有一个不能置之不理的更大挣扎,那座山才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

每一趟艰辛的旅程都会有某个时刻让你怀疑自己的能力。在这趟特别的旅程中,我很确定自己做了正确的规划,有正确的领导,也有正确的技能,不过,在企业界努力向上爬了25年的经验告诉我,任何事都不会如你想像般容易,就算我心里早就做好这样的准备,还是没想到旅程才刚开始就演变到这么困难的地步。

到了第三天,已经有好几位队员掉头折返。我心想,照这情况下去,我们成功攻顶的机率会有多少?我还要这么麻烦继续前进吗?队员中有少数几位知道我曾经挑战这座山一次,但铩羽而归。在这趟旅程中,那次失败经验一直在我心头盘旋不去。如果再次挑战又以失败收场的话,我所有的信念将全被击碎。

至于薇儿,我们得把她留下,然后继续前进。队医试图让她舒服一点,虽然她脱队留下,但仍然很危险。出发前很多人警告过我,这趟旅程有勇无谋、太过冒险。随着我们继续前进,两位山医俯视照料薇儿的画面渐渐远去,那幅景象让我真实体会到这趟的风险。

失败(或说恐惧失败),就像熟悉的韵文一样盘据我的脑袋,挥之不去。身为在共产罗马尼亚长大的德国裔,我深知失败的感觉。当时,家人得在我的协助下,才能和姊姊一起流亡到美国。抱着对秘密警察的恐惧(他们只要轻轻弹一下手指就能让任何人消失),我亲身体验到何谓真正的高风险。排在队伍里接受可怕当局的盘问,为我日后在花旗银行、摩根(JPMorgan)、AIG等大企业的工作预先做了训练。

当我日后直视着同样有张冷酷傲慢脸孔的商业领袖,我总是告诉自己,他们的权力再怎么大,也不会像那些秘密警察握有生杀大权(回答秘密警察的问题时,我只要说错一个字就会入狱或丧命)。面对过那些警察之后,企业界恐怕再也没有人会吓到我。

不过现在,我面对的是一座没有脸孔、一片漆黑的山,而不是一屋子企业高层,而且跟企业界的做法不一样,这座山是没有谈判空间的,摆出一副强硬的脸孔也没用。

一面奋力翻越吉力马札罗山尖锐的页岩,我一面告诉自己,童年时获得的勇气一定帮得上忙,就算在高山上也可以。我知道,队员们的性命取决于我做的决定,我知道有些队员不满我们的作法,他们甚至抱怨未被充分告知可能得半途折返下山、失去攻顶的机会。我很泄气又很生气,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荷塔,妳会唱歌吗?”一位女性队友克莱儿.霍特(Claire Holt)问我,然后她的歌声响起,把我从恐惧的内在中惊醒,“妳知道任何圣歌吗?”

会,我会唱,我在铁幕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学过唱歌,也知道好几首圣歌的歌词。于是,我跟克莱儿一起唱起精神抖擞的歌,一面在黑暗中继续往上爬。

担忧当然再度涌现。如果这会是一场灾难,那么一定是我的错,是我让这些勇敢的人失望。

我们的歌声渐渐陷入寂静,只剩下鞋子踩在粗糙地面上的摩擦声以及自己吃力的呼吸声。每个人都在战斗,他们是我的队员(是我把他们带到这里,迫使他们得挑战肉体与情绪的极限),现在他们正面临有生以来最大的极限。我知道,其中有些人就算到达扎营区也可能被迫在第二天下山去,探险队的领导人和医生会决定谁的体力能继续、谁必须下山。对于已经尽全力走到这么远的人来说,要他下山无疑是沉重打击。

前方有灯光,我们终于抵达扎营区了。就在我朝着帐棚走去,一个踉跄快要跌倒之际,一位沙乌地阿拉伯队员阿里.贾法(Ali Jaafar)跑上来帮助我。“幸好妳没摔倒”,他说,双手滑到我背包的带子下,就这样把我拉了起来,“来,这个我帮妳拿。”

我对抗绝望实在太久了,这个简单的好心举动竟然变得意义非凡。我开始哭泣,完全忍不住,我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所有情绪防卫也开始崩解。就算有损我自认该有的形象——探险队领导人、能干的商场女性——当下,我只是跌坐在地上哭泣。

千辛万苦跋涉穿越这一片石砾满布的山路、该由我负责的那几位生病队员、这趟探险极有可能以失败收场(再一次!),这一切排山倒海向我袭来。随着夜晚一分一秒流逝,我的思绪也更加黑暗。自我怀疑吞没了我,第一次的失败仿佛就是牢不可破的真理了:我是不可能征服这座山的。这下轮到我的怀疑危及我们的成功机率。

继续前进、继续保持信心,是违背大家的利益吗?继续抱著成功的希望难道是出于我的自大,甚至是私心?探险队前途未卜,我陷入深深的绝望里。

领导力第一课:韧性

不管在商场上还是在个人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陷入绝望的黑暗时刻。这些时刻是真实存在的经验,中古世纪的神秘主义者说得好,那是“灵魂的黑夜”。

成交一笔买卖或把某件事推展到下个阶段,是很困难的,尤其如果才刚经历过痛苦的失败。要是一切顺利、如你所愿,要继续前进当然很容易,但要是落入黑暗里,而且显然又没有方法可以逃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那些黑暗时刻,你必须做决定,不是选择坚持下去就是放弃。有意识地决定坚持下去,是绝对必要的。维克特.弗兰克(Viktor Frankl)是集中营幸存者,也是伟大的存在主义思想家,他曾经说过:到头来,你能掌控的东西是你的态度。

情势一片黑暗时(成功似乎遥不可及),正是选择“坚持”这种态度(也就是韧性)的最佳时机。当绝望可能令你退缩时,这是你能否继续向前走的关键。

“韧性”这个概念已经存在好几世纪。“从逆境中反弹,虽历经创伤(或什至一连串创伤)仍能存活、甚至茁壮”,这个想法至少跟孔子一样老,这位中国哲人说过:“人生之光荣,不在永不失败,而在屡败屡起。”

全世界最优秀的心理??学家研究过“韧性”,认为这是一种罕见但真实存在的性格特质,存在于某些经历过创伤、动乱、折磨、悲剧的受难者身上。研究人员长年在寻找箇中答案。为什么有些从悲惨经验中幸存的人不仅纹风不动,甚至还更坚强呢?随着答案慢慢浮现,一组符合所谓“韧性”的特质也逐渐浮现。可以说,没有韧性的人是不可能爬上巅峰的。这是你一定得培养的特质,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就算不是天生就有,还是能够靠后天学习。全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包括艾咪.维纳(Emmy Werner,以长达40年研究夏威夷贫困孩童闻名),已经找出韧性的人有下列几项特征:

◆ 坚持不懈。有韧性的人不会放弃。他们面对最糟糕的可能结果时,会用正面语言给自己打气。

◆ 重塑自己。有韧性的人在历经重大创伤或失败后,非常有办法重塑自己,他们在这方面有超高的可塑性。有什么方法比调整和适应更能快速复原呢?

◆ 勇气。不管在商场上还是在高山上,有韧性的人往往不会把人生的遭遇归咎于个人因素,不管是多么痛苦的失败,他们都会当做引以为鉴的人生教训。

◆ 有精神导师可以依靠。研究显示,有韧性的人都有人可以依靠、求助、征询意见。有时候,走出困境的最佳方式就是跟曾经遭遇过相同困境的人谈一谈。

◆ 有一颗可复原的自尊心。这一点似乎无须赘言,不过,不论遭遇什么都能坚持自己的信念与看法,是韧性的一大要素。最有办法重新振作的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失败是环境使然,而非个人使然。

南西.帕门(Nancy Palmer)是美国研究“韧性”的顶尖研究人员之一,她说韧性是个复杂纠葛的现象,几乎不可能拆解开来分析,她说:“要有社交能力等个人特质,再加上环境因素,才能造就出韧性,不是个人身上就具有的东西,此外,还得看个人的生理与心理特征。环境扮演的角色也不能忽略……人、机会、环境都是影响因素。”

要在逆境中成功,必须尽全力让自己有韧性才行,而这并不容易。帕门说:“得做很大的牺牲、忍受痛苦,才是韧性的展现。有韧性的人会正面迎向巨大压力和逆境。”

不过,不管多么困难,对所有顺利熬过逆境并取得成功的人来说,可以确定的是:成功是靠韧性,靠着“选择坚持下??去”。

与凯.安格(Kay Unger)对谈

凯.安格正是韧性的具体展现。我是在芝加哥认识这位知名服装设计师,当时我们俩都出席一个杰出商场女性组织(C200)的董事会。我刚抵达饭店,正在处理一件突发事件:我的行李不知为何“迷路”了。我大声问:“我的衣服怎么办,我要穿什么?”一位C200会员朋友说:“你得去问问凯.安格,她会替妳安排。”

我知道凯是个很棒的设计师,旗下品牌有Kay Unger New York和Phoebe Couture,欧普拉(Oprah Winfrey,电视主持人)、莎玛海耶克(Salma Hayek,影星)、泰拉班克斯( Tyra Banks,名模)等名人都是爱用者。她的设计作品常出现在电视影集上,包括《花边教主》(Gossip Girl)、《黑道家族》(The Sopranos)、 《欲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初见面时,凯似乎只是另一位不知失败为何物的成功创业家,等到对她有了了解,我才明白她的一切得来并不容易。

年轻时,凯一心一意想设计美丽的东西,于是拿父亲留下的2万5千美元遗产(父亲是成功的投资银行家,英年早逝),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由于对做生意一无所知,所以她引进两位合伙人来协助她。到了1980年代末期,公司的市值已经高达数百万美元,另一方面,她私下的人生也一路顺遂,已婚,生下两个健康小孩。一切似乎都如她所愿。

不过,凯逐渐开始觉得不对劲,她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设计面,业务与营运方面则交给两位合伙人,这样的安排表面上看来很成功,但有些事又似乎不对,只不过她说不出是哪里不对。突然,一位合伙人跟另一位激烈争吵之后离职,而留下来那位的奢华生活远超过凯认为她所能负担。凯的私人会计师指出,公司的钱在流出,但会计师能够看到的也仅只于此。

公司财务越来越恶化,最后,凯和合伙人已经无力掌控公司,不得不宣告破产。更惨的是,事发前几年,合伙人和公司律师曾经要求凯签下数百万美元的个人担保,这意味着,不仅公司倒了,她个人也不能躲在“有限责任”的保护伞之下。结果,因为一个合伙人盗用公款,导致她倾家荡产。

“我的合伙人受伤相对小,逃过倾家荡产一劫,我却被控要赔偿7百万美元。幸好,当初签下个人担保时,我的会计师说服我把一部分财产转移到丈夫名下(包括全家人住的房子),以便对他们有个保障。我心想,至少我的小孩还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也是在那个时候,她的丈夫宣布要离开她。凯一一失去她所拥有、所爱,名下只剩下一张信用卡。

“不过,我不断想起父亲的话”,她说,“我还来不及跟他学习做生意,他就过世了,不过我还记得,当年我还在学校念书时,他告诉我:『凯,如果不曾跌到谷底,再从恶劣的谷底爬起来,妳永远不会真正了解成功和自由到底是什么。』”

凯继续把她人生的最低潮说给我听:“我失去了一切所有。几个月前我还身价数百万(至少我是这么以为),但现在却徒步在纽约走三十条街回家,因为没钱搭计程车。”对凯来说,那段漫长徒步似乎预示了即将来临的事。

她告诉我:“没有车钱、蹒跚走回家那一天,就是我跌到谷底的时候。我不只失去了所有的钱,也失去了我的好名声,因为公司名字就叫做凯安格,而公司破产了。在这世界眼中,是我一手造成失败,是我该对债主负责。最糟的是,我感觉自己完全无力掌控。过去我一直决心要自力更生,不依赖任何人,现在我却一无所有。 ”

不过,即使眼看着自己一无所有,凯还是努力要东山再起。即使在这种看似毫无希望的情势下,她仍然不愿放弃希望,她有两个青春期的孩子要养,她决心要走出失败,重回巅峰。

她在业界的知名度以及受人喜爱,成了她的救星,另外还有她从不打折扣的道德标准。突然(至少看来是很突然),以前一位员工来找她,带着一位亚洲工厂老板开出的合作条件以及拯救提案,于是凯决定一切从头,从零开始打造她的事业。

首先,她先去重谈过去一间分公司的租约,然后孩子们帮她重新粉刷,改装成展示间。靠着最少的人手,凯开始打造新事业。如今,凯旗下拥有Phoebe Couture公司,规模虽小但信誉良好,营收4千万美元左右,还有50名更适任、更精实的核心员工。她持续赢得赞赏,不仅来自时尚圈,也来自穿着她美丽设计的客户。不过,因为有前车之鉴,现在的她是个各方面都顾虑到、也有自信的人,全心享受她所获得的一切回报。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走路回家,身为分文,名誉也毁于一旦”,她说,“但是我父亲说得对。如果从来不曾破产过,并且从中学习,你怎么能真正了解、懂得欣赏成功的可贵呢?”

选择坚持下去

每当前景开始黯淡,请坚持下去,不要放弃。

当情况艰困,甚至看不到黑夜的尽头,请坚持下去。

不管你是在石砾满布的旷野中挣扎,还是在会议室里挣扎;不管你是在对付秘密警察,还是在对付可能摧毁你事业的恶劣上司;甚至就算身无分文,都请坚持下去。请看看自己的内心,回想过去你所达成的货真价实成就,也请从你的私生活中寻找资源和指引,请回想过去混乱时期,你内在的宁静声音给你带来的通透澄澈,请回想过去你成功度过危难的时候。

坚持会让人成功熬过去,坚持也是第一步,会带人走向东山再起,会让人做好准备,会让人重新开始。

via i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