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编木马 窃走百名网购人1000多万
王根旺 王根旺

90后编木马 窃走百名网购人1000多万

【90后编木马 窃走百名网购人1000多万】据《京华时报》报道,“神马都是浮云”是一句网络流行语,而20岁的程序写手高阳却把它用作了新型木马病毒的名字。两个月内,该病毒窃走近百名受害人网银账户内的资金,金额高达1000多万。据悉,高阳是大专数控车床毕业,曾做电焊工。

  90后编木马 窃走百名网购人1000多万90后编木马 窃走百名网购人1000多万

  编写出“浮云”木马程序的犯罪嫌疑人高阳,在江苏铜山区看守所接受记者采访。

  据《京华时报》报道,“神马都是浮云”是一句网络流行语,而20岁的程序写手高阳却把它用作了新型木马病毒的名字。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该病毒窃走近百名受害人网银账户内的资金,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

  近日,江苏徐州市公安局破获这起全国最大网银盗窃团伙案,抓获58名嫌疑人,其中41人被依法逮捕,破案30多起,扣押涉案机器112台、银行卡456张,追回受害人被骗资金300多万。

  热心网友发来神秘文件

  今年3月22日夜,家住徐州的王先生在自己的淘宝店上和顾客讨价还价时,QQ跳出了一个对话窗,昵称叫“我爱淘宝”的网友自称认识拍拍网公司的人,能帮王先生刷拍拍网店的信誉。

  陌生网友向王先生在线发送了一个软件包,说软件包内就是新规则。王先生点击接收了这个软件包,同时陌生网友“不经意”地告诉王先生,现在支付宝有优惠活动,充值100送30,很合算,而且只限当晚。

  王先生立即用工行网上银行向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打钱,第一次打了2000元后,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几个字“巨人账户充值成功”。他一查支付宝账户,充值根本没有成功。

  王先生知道巨人是网络游戏的账户,但自己从来不玩游戏,怎么会充值到巨人网络的账户里呢?他立即查看了自己的银行账户,这一看惊呆了:自己银行账户里的3万多元现金,被人转移到巨人网络的账户里变成了游戏币。次日一早,他跑到辖区派出所报案。

  新型病毒可后台改金额

  经过徐州警方调查,犯罪嫌疑人发送的是一种叫做“浮云”的新型木马病毒。这种病毒在受害人使用网银转账的过程中,在后台秘密截取网银转账信息,将受害人网银内的资金秘密转入到犯罪嫌疑人指定的游戏账户。

  这种“浮云”木马甚至可以躲过杀毒软件的扫描,并且可以根据银行卡内的资金情况,更改盗窃资金的额度。

  通过追查资金流向,专案组民警很快将嫌疑人位置锁定在山东威海市某小区。3月31日,民警将再次准备作案的两名嫌疑人林某和王某抓获。

  租“马”人牵出盗窃团伙

  据林某交代,2011年初,他在一黑客群内结识了网友“GG”,“GG”教他利用发送“浮云”木马软件,控制受害人网上银行支付、更改支付地址、盗窃他人网银卡内现金,并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将木马病毒出租给他。王某主要负责联系网店用户,以多种方法诱骗用户实施种马,盗来的资金与林某分账。

  专案组民警发现,“浮云”木马盗窃团伙主要成员近60名,团伙成员角色分工极其细致,从木马作者,到负责修改病毒躲避杀毒软件查杀的免杀人员,以及租用木马骗钱的“包马人”,专门引诱受害人上钩的“拉单人”和得手之后的洗卡人,每个成员都有自己明确的角色。

  四成嫌疑人都是90后

  据调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浮云”木马案件中的受害人达到近百人,涉案金额1000多万。

  据介绍,此案中抓获的犯罪分子多数为青少年,22岁以内的90后占到40%,学历从初中肄业到大学毕业都有。团伙成员地域分布很广,从黑龙江到海南省都有,遍布全国32个地市。

  对话

  他是个天才,可惜用错了地方

  高阳编写的“浮云”木马程序,在两个月内横扫全国的网购达人,套钱1000多万元。侦破此案的网警惊叹,目前国内外尚无这种技术的木马程序,“这小伙子是个天才,可惜用错了地方”。 近日,记者在江苏铜山区看守所见到了高阳。

  挣了20万一分没花

  记者:这个木马程序是你想出来的?

  高阳:在这些程序里面,点子是最重要的,并不是有专业知识就行。有时我想出一个思路,自己不会写,就找技术更好的人来写。

  记者:怎么想到做“浮云”这个木马程序?

  高阳:我在别的群里看到有人说存在“黑吃黑”的现象,就是我写一个病毒木马租给你,你用来骗别人的钱,但是等钱到了你账户以后,我通过技术手段,在后台把你账户里的钱拿走,你也没办法。我觉得要是我来做这个程序,我能做到不黑别人的钱,于是就有了这个点子。

  记者:这个木马程序给你带来多少收益?

  高阳:每个月10万左右。包马人一个月给我结一次账,程序也一个月会提醒一次到期,续费之后才能继续用。

  记者:两个月赚了20万怎么花?

  高阳:这些钱我一分都没花出去,我没想过要花它,也没什么可花的,每天都不出门。而且如果家里人问这个钱哪来的,我没法交代。我给家里人买过的东西都是用以前做网站的钱买的。

  “编程序有种成就感”

  记者:你是什么学历?学的是计算机吗?

  高阳:大专和中专都学的是数控车床。我上中专时就很喜欢计算机,之后一直在自学计算机编程知识。一般就是从网上学,看看电子书,去一些编程的网站,和人聊聊、探讨一下,这些人有的是本科毕业、有的是爱好者,在论坛里交流技术。

  记者:你觉得自己的专业水平如何?

  高阳:我肯定不如专业学计算机的水平高,编程序并不是学得好就行。很多人懂这个,但没有思路。首先是我自己比较有兴趣,而且当你想出、做出一个东西时,比较有成就感。在论坛里时,我想出一个难题,很多人表现得很佩服我。

  记者:大专毕业后工作过吗?

  高阳:2008年大专毕业后我在唐山一个工厂做电焊工,当时工资2000元左右,但是除了吃饭以外,一天干10个多小时的活,感觉付出和收入太不成正比,很辛苦。

  记者:之后做过与电脑有关的工作吗?比如软件公司?

  高阳:没想过去软件公司找工作,他们一般都要有学历、有专业、有工作经验的。

  记者:有女朋友吗?和朋友同学联系多吗?

  高阳:没有女友,上学时也没有。我每天上网时间都在20个小时左右,就是和网上这些群友交流。

  记者:你不觉得生活在网上不真实吗?

  高阳: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外面的生活太现实了,都从上班、接触社会时得来的印象。我在工厂时虽然没人欺负,但是也没人那么尊重我。网上跟现实比好多了,没那么多烦心的事。

  “我不该给他们写程序”

  记者:现在怎么看这事?

  高阳:我肯定是有责任,我不给他们程序,他们没法骗钱,进来这里面后我一直在想,觉得我是一个很坏的人。

  记者: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高阳:如果出去的话,我想做一个还债的人。有那么多人因为这个受到了伤害,我想尽量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在能用到我的地方去还。那些包马人肯定也有偿还的义务,很多包马人钱已经花掉了,肯定不会像我这样去偿还,他们就是挣得快花得也快。我现在的想法像警察一样,做一个建立秩序的人。

  记者:看守所里没有电脑的生活习惯吗?

  高阳:这方面轻松多了,以前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现在就当休息了,把以前欠的觉都补回来。

木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