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与Square的创始人杰克·多西计划成立第三家公司:成为“神级”创业者的“秘密”!
i黑马 i黑马

Twitter与Square的创始人杰克·多西计划成立第三家公司:成为“神级”创业者的“秘密”!

北京时间10月19日消息,《福布斯》杂志网络版近日刊载该杂志旧金山分部负责人埃里克·萨维茨(Eric Savitz)的一篇文章,揭示了Twitter和Square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如何创建和管理这两家公司的“秘密”。

如果你跟杰克·多西(Jack Dorsey)同行,那么就会有许多话题可谈。在造访移动支付创业公司Square——这家公司生产的设备能将智能手机变成信用卡/借记卡刷卡器——旧金山总部的头15分钟时间里,我们采访的内容包括他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的,这家公司是如何组织工作的,最近的一项并购交易,团体会议,企业透明度,以及他每天早饭吃些什么(蘸酱吃两个煮硬的蛋)等等。我们走进这家公司的咖啡店,他坚持要我试喝一下康普茶(Kombucha),那是一种发酵茶饮料。他还强烈要求我试一下葡萄口味的康普茶;樱桃口味的瓶子倾向于会爆裂,他解释道。“你一开始不会喜欢它的。”他警告我道。(他说的没错。)

现在我们已经走出咖啡店,来到了《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大楼的第三层。多西从一个坐在公共区域中的人的肩膀上望过去,这个人的面前摆放着一台大显示屏的Mac电脑。在这个公共区域中。排列着一行行的办公桌。这里也有会议室——总共有21个,全都是用玻璃密闭的房间,而且全部以知名的广场命名,比如说开罗的解放(Tahrir)广场、梵蒂冈城的圣彼得广场(St. Peter’s)和诺丁汉的老市集广场(Old Market)等。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一些工程师正在为整合Square与星巴克的一个大型项目而忙碌地工作着,这个项目将在不久以后上线,由Square负责在星巴克旗下美国连锁店中处理所有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

“我们鼓励人们呆在公开的空间里,因为我们相信‘妙手偶得’这回事——人们彼此走过,然后教会对方新的东西。”多西说道,一只手轻轻挥动着。“但你常常都需要作为一个团队来集中到一起。”

这位35岁的创业企业家会让你在某种程度上想起拥有神秘知识的另一位科技“男巫”,那就是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但与乔布斯相比,多西更带有书呆子气(他最早是一名程序员,后来才变成了企业家),而且看起来他的自我意识有所控制。跟乔布斯一样,多西也是一位史诗般的“破坏者”,同时也是一名不断“进攻”的冒险家。他在2006年联合创立了Twitter,这个微博客网站现在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了5亿名用户,今年其广告营收预计会达到2.9亿美元。而后他又创立了Square;通过采用Square移动支付服务的方式,200多万个商家正在“颠覆”整个金融服务行业。目前,这家公司正以实现2.2亿美元的营收为目标。

多西:一个创建了两家热门科技公司的程序员

多西在计划创立Square阶段所画的一张草图

这两家公司已经让多西变成了亿万富翁,而且让他首次成为了《福布斯》400富豪榜 (The Forbes 400)的成员之一。据报道,他持有Twitter的3%股权,其价值为2.4亿美元;而根据《福布斯》的估值,他所持Square的26.4%股份的价值为8.45亿美元。

Twitter和Square是全球五家准备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的热门科技公司中的两家。在创立这两家公司以前,多西几乎没有显示出他将成为行业焦点的迹象。他曾经负责编写救护车和警车的派遣软件,曾经两度辍学,从事过植物绘图工作,做过有执照的男按摩师,还曾涉猎过时装设计。更近的消息是,他声称想要成为纽约市市长。他的母亲曾经感到绝望,担心他永远都无法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但事实上他很有头脑。他所走的“岔路”是整个“路线图”的一部分,而他的散漫则只不过是严格纪律的对应面。多西是一位连续的“漫游者”,无论从精神层面还是身体层面来说都是如此,因为这能帮助他做到全神贯注:“最好的思考时间就是行走。”他一直都穿梭在Square、他原来的公寓以及Twitter办公室之间。在他开始一天的工作以前,会先跑步3到5英里(约合4800米到8000米)。他喜欢在旧金山的旅途中接纳新会员。

喜欢四处漫游的管理层在三十年以前变得名声四起,那是一本名为《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的书的功劳,这本书颂扬了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惠普联合创始人之一)和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惠普的另一名创始人,与休利特一起被尊称为“硅谷之父”)等企业家的领导才能和创新精神。多西则拥有自己的“有张有弛的特性”——他会下到车间里去,但价值观则是中央集权。多西经常都会说,人们需要关注最微小的事物,但同时也要看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多西所关注的不仅仅是具有突破性的想法,同时也关注各种完全不同的公司结构,来对其加以包容和发展。无论是否有意为之,多西对所有创业企业家来说都是一位令人瞩目的“灵感启发者”,提供了一种如何开创和运营一家公司的原始模式。对于我们此前所发布的“美国最好的小型公司”(Best Small Companies in America)榜单中排名靠前的公司,他在工作间歇抽出时间,对这些公司所面临的最根本的挑战提供了跟Twitter消息差不多长的点评。

多西在圣路易斯长大,是蒂姆·多西(Tim Dorsey)和玛西亚·多西(Marcia Dorsey)的长子。很明显,他的父母是他最大的“粉丝”。在几个星期以前,他们曾飞往底特律去看自己的儿子在Techonomy底特律大会上讲话。多西向我坦承,他在后台的时候感到紧张不安,原因是:“我爸爸妈妈在这里。”

蒂姆·多西运营着一家名为MA Tech Services的小型公司,这家公司生产质谱仪等产品。他说道,自己是一名热心的Twitter用户。杰克·多西的弟弟丹尼尔·多西(Daniel Dorsey)和安德鲁·多西(Andrew Dorsey)也都在使用Twitter的服务,他们在杰克的个人主页上用大写字母写道:“直到上了Twitter以后你才变得酷起来。”

甚至就连玛西亚也使用Twitter服务,她在自己的主页上写道:“我是杰克·多西的母亲……那是不是意味着我是Twitter的祖母?”

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多西就对地图及其所描述的城市非常着迷。到十几岁的时候,他开始对出租车及其他交通系统所使用的派遣服务发生了兴趣。在16岁那年,多西曾尝试开创自己的自行车快递服务,部分原因是能有理由写代码来运作这项业务——直到他发现圣路易斯几乎对自行车速递没有什么需求时为止。

多西:一个创建了两家热门科技公司的程序员

多西画的另一张Square草图

多西是一名自学成才的编码程序员,他在1995年毕业于Bishop DuBourg高中,然后进入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 Rolla),但他在那里没呆很长时间。那时他仍旧着迷于电脑系统,在格雷格·基德(Greg Kidd)运营的一家名为“派遣管理服务”(Dispatch Management Services)的纽约市公司所运营的一个网站上发现了安全漏洞。多西在这家公司的电脑系统中找到了基德的电子邮件地址,然后向他发信通知了这个漏洞。基德马上就给了他一份工作,然后多西就离开学校,动身到纽约市去了。

在纽约市的时候,多西进入纽约大学就读。虽然现在的多西衣着整齐,经常都会身穿普拉达(Prada)西装,但在当时,他穿着鼻环,留着长发绺,空暇时间会去East Village听Rancid等朋克乐队的演唱会。基德和多西随后开创了一家名为DNet的公司,这家公司提供电子商务购物活动的同日交货服务。DNet从印度天使投资公司Band of Angels那里获得了早期融资,但这家公司从来都没能获得附着力。那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只不过早了十年:亚马逊现在才开始做同样的事情,而沃尔玛也正在尝试。

Dnet夭折以后,多西回到了圣路易斯的家中,经过培训后成为了一名按摩理疗师,随后又怀着兴奋想心情跟着基德去了旧金山湾区。那时他住在基德奥克兰居所院子里的一个窄小棚屋(基德称那个棚屋只有60平方英尺大,也就是大约5.6平方米,但有电有宽带,还靠近一个热水浴缸)中。多西帮助照料过基德的女儿,那时她还是个婴儿;随后他接了一份给一家公司写派遣和票务软件的工作,这家公司负责为恶魔岛(也就是阿尔卡特拉兹岛,是旧金山的头号景点,曾是联邦监狱所在地,也是一个野生动物的庇护所)提供轮渡服务。然后他又在播客创业公司Odeo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这家公司是由前谷歌(微博)员工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创建的。

虽然曾闹得沸沸扬扬,但Odeo并未取得成功。“我根本就不想做播客,但我想要跟那个团队一起工作。”多西说道,他所指的是比兹·斯通(Biz Stone)和威廉姆斯。“我们那时并非在开发自己喜欢的工具,也不是我们想要使用的工具。”

多西:一个创建了两家热门科技公司的程序员

但是,从那种混乱中浮现出来的则是某种很好的东西。“Twitter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当时我跟我的联合创始人们以及斯通和诺亚·格拉斯(Noah Glass,Odeo的另一名联合创始人)说了一个想法”。多西说道,Odeo那时给了他两个星期时间来为一种通信工具编写代码,这种工具需要超越SMS,并且可在网络上存档。“我跟另一位名叫弗洛里安·韦伯(Florian Webber)的程序员和斯通一起从事那项工作,然后在两个星期以后我们做到了。”他回忆道。“我们一点一点的从Odeo那里争取到了越来越多的员工,到最后我们从中分离出来,成立了一家独立的公司。”

Twitter不仅仅是一家公司那么简单,而且还允许多西以一种高度创新的方式来寻求创立一个企业,将重点放在一个想法上,而不是放在一个商业实体上——在创立Square时,他再次使用了这种方法。“当时我就知道那会是一个重大的概念,也知道它会迅速发展,因为它是一种概念,是一种技术的精髓,我曾以其他形式使用过那种技术,主要就是在派遣服务中使用过。”多西说道。

多西表示,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把Twitter想成是一家公司。随后Twitter变得“硬化”,变成了一家公司——就像是一条昆虫幼虫逐渐长出外骨骼那样。“在今天,传播一种想法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一种公司结构;在200年以前,情况很可能有所不同;在100年以后,情况也将变得彻底不同。”多西说道。“但所有那些都是为想法而服务的。”

无论如何,Twitter在2007年于德克萨斯州州府奥斯汀召开的South by Southwest音乐节上迅速传播开来,从那以后一直都在迅速增长。据 CrunchBase称,到目前为止Twitter已经引入了11亿美元以上的风险资本,融资方包括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DST Global,Union Square Ventures和Benchmark Capital等。

在2008年,多西被迫辞去了Twitter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转而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已经不再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

多西没有趁此机会休息一下,也没有满足于指导Twitter前行,而是马上投身于另一项事业。在位于旧金山的可俯瞰老美国铸币厂(U.S. Mint)的一居室公寓中,他和吉姆·麦凯尔维(Jim McKelvey)一同创立了Square,后者曾在多西15岁的时候聘用他做暑假编程实习生。创建一家新公司的想法曾因一个实际问题而被摒弃:麦凯尔维曾设计过一种2500美元的旋塞,但未能成功销售,原因是他不能处理一张信用卡。

Twitter因为帮助推翻了阿拉伯独裁者而受到好评,而Square的计划则是破坏总额高达数万亿美元的支付系统。Square最初定名为Squirrel,这家公司的目标是让小型商家接受信用卡和借记卡等支付方式变得容易得多,具体方法是使用一种能刷卡的智能手机外设,交易费为2.75%。而根据一项最新计划,Square开始为商家提供另一种选择,即每个月支付275美元即可进行处理每年最多25万美元的交易。

曾于几年前在Square的A系列融资回合中对这家公司进行投资的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说道,多西“会考虑资金如何才能发挥更多功能的问题”。“与PayPal所关注的东西相比,那么一个不同的问题。(多西所关注的)是一个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你能为资金的使用者做些什么?”

Square并非只与交易有关。多西所希望的是,Square能向零售商提供更好的数据,从而帮助其更加有效地运营自身业务,拉近与顾客之间的距离。一项名为Square Register的服务会将手机或平板电脑变成一个零售终端系统,并提供库存管理、顾客追踪、商业分析等功能。下一个创新Square Wallet(Square钱包)则能让你无需刷卡即可购买商品;在某些商家(比如说星巴克,该公司既是Square的投资者,同时也是其合作伙伴)中,你甚至不用动手就能进行支付,原因是Square的定位技术会告诉商家你在那里。此外,Square Wallet还允许商家构建积点回馈计划。

这是一个拥有庞大潜力的市场,但这个市场上的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的,PayPal和信用卡公司都是Square的竞争对手,甚至苹果也在某种程度上涉足这一领域。对于作为创业企业家的多西来说,另一个巨大的挑战则在于,他还对Twitter负有责任。为了完成他对Square寄托的梦想,多西已经在这家公司中发展出了一种异乎寻常的企业组织结构,以及一种用来管理他有限时间的高度组织化的方式。“这家公司需要拥有一种以周为单位的节奏。”他解释道。以下是他对这家公司的日程安排:

——周一用来解决管理问题;

——周二,多西会把重点放在产品工程和设计上;

——周三,多西重点关注营销和通信以及增长问题;

——周四,他会与外部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召开会议;

——周五,多西会关注“公司和文化”以及员工招募问题;

——周六多西休息,尤其是因为他喜欢远足;

——周日,多西会考虑公司战略问题,并进行面试工作。

有一段时间,多西在Twitter和Square两家公司中都坚持实施这个日程表。不过多西说道,最近他已经改为隔一天才去Twitter,主要是讨论公司战略问题。

这种“军国主义”的纪律对于自发性和发现性是如何考虑的呢?“我的许多工作都是站在桌旁完成的,任何人都可以来找我。”多西说道。“我会聆听整个公司中的所有对话。我把90%的时间都花在跟那些不向我汇报的员工身上,这也能让我有意外的发现,因为我一直都会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你不必刻意地去安排意外发现,它自然就会发生。”

多西为这家调整得当的公司所制定的模式就像是一个新闻编辑部。他曾经在高中校报工作,而时至今日他把自己视为Square的“主编”,听取来自于员工的想法,然后向他们提出建议。“我真的很喜欢Twitter和Square的模式,因为这种模式能让公司里拥有最多信息的人把信息传播开来。”他说道。“而且,这种模式还允许公司领导层认识到当前的发展趋势和‘十字路口’,并指派团队来适应这种趋势。”他还指出,公司员工“能通过提出一个好想法的方式在实际上对一家公司的发展道路作出重大的改变”。

对这家公司来说,成功的关键在于透明度和信任感。多西坚持认为,每一名为他工作的员工都应该知道这家公司正在从事什么工作,以及为什么要那样做。因此他在Square中制定了一项令人吃惊的规定:在每次涉及两人以上的会议中,都必须有人做笔记,然后把笔记发送给所有员工。

这项规定与会议本身的内容无关:无论是故障修复、新的合作关系、尚未完成的合同,还是新产品的发布、重要的衡量标准,所有会议都需要遵循这一规定。多西说道,他经常都会在一天时间里收到30到40份会议记录。他会在收件箱中对这些会议记录进行过滤,然后在晚上回到家以后用iPhone来阅读。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此庞大的敏感信息在Square的400多名员工中流通,但却没有一条信息曾出现在互联网上。今年早些时候,星巴克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曾与多西接洽,谈及在星巴克旗下7000家连锁店中使用Square来处理所有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的问题;几个小时以后,多西在一次全员会议上宣布了双方正在进行初步讨论的消息,但却没有一名Square员工发布与此有关的Twitter消息。“零泄露,是零泄露啊。”多西说道,用手指在桌子上敲击了两下。“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算起。”

在最近的一个周五,也就是Square收购下曼哈顿网络设计公司80/20的几天以后,多西起草了名为“Town Square”的周度全员聚会的计划。“我们准备了饮料,还有披萨。”他说道。“今天我们一起吃热狗,因为我们为纽约而庆祝。”这次全员会议将以嘻哈音乐艺术家Jay-Z的《Empire State of Mind》拉开帷幕,以辛纳特拉(Sinatra)版的《纽约,纽约》(New York, New York)作为结束曲。在这次聚会上,多西将扼要发表他早些时候向Square董事说过的话。“我们将会向整个公司展示我们呈交给董事会的所有东西,以及他们的所有评论。”

多西是否正考虑在Twitter和Square之外创立第三家公司呢?“我确实相信‘三’的力量,因此从概念上来说我将乐于创建第三家公司。”他说道。至于第三家公司将从事哪个行业的问题,多西长久以来一直都对教育和医疗保健行业很有兴趣。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行业。“我认为,最近以来我们的政府没有采取任何革命性的措施,在如何运作政府的问题上也是如此。”他说道。“我将乐于看到科技能帮助实现那种改变。”

via i黑马 BY 腾讯科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