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我的公司是如何倒下的
王根旺 王根旺

自述:我的公司是如何倒下的

①如果资金少,人力少,争取小而美,要有定价权和独家产品;②初创阶段最好试出一个样品,相信项目价值,不轻易为钱折腰,出让大股份,那不是融资,是出卖公司未来;③建团队,商业契约不能少。

  口述 / 时光映画创始人 骆媚梅

  整理/本刊记者 石海威

  2012年8月25日晚,我接到来自合伙人的一条长微信,最后一句是“要不我退股吧”。当时我一下就懵了。就在前一天,我还跟年轻员工描绘着公司未来,还计划着第二天开三个人的“股东大会”。这距我们团队正式运作不到一个月时间,一切才刚刚料理妥当,公司发展渐入佳境。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在开“股东大会”的前一天夜里会收到这样一条微信。是的,甚至不是一个电话,只是一条微信。

  其实我是一个害怕自己带团队的人。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适合做产品的人,只要监督公司在大方向上不出问题就好,但事实证明,一个产品从诞生起就带有你的性格和基因,别人来做势必就做成别人的。创业,很多事情该你扛的你回避不了。

  创业之初,我只想做一个小而美的事业,我们卖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专注做限量复制画,希望中国人人可以买得起原创的当代艺术品。2010年,在创业的第二年我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原因很简单,我觉得自己的项目很好玩,它启动资金小,扩张规模也不必很大,我坚信这是一个可以玩得开心并能产生持续现金流的艺术项目。

  2009年到2011年期间我都在做实体店。起初在朋友的画廊开店,当年798的画廊中,我们的画相对便宜,生意非常好。后来朋友的画廊变动,我开始跟光合作用合作。我们(的装饰画)在光合作用前后铺了8~10家店,画的销量很好。做装饰画的成本不高,加上我们前期(投入)资金压得很低,营收一直不错。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计划把装饰画推广到杭州、上海的时候,光合作用突然倒闭了。那天我正在大同旅行,还是在微博上看到光合作用倒闭,货品遭供货商哄抢的消息。第二天我马上赶回北京,发现合作方早已不见踪影。

  虽然光合作用倒闭时拖欠了我十几万元货款未结,但由于装饰画的利润尚可,所以那次我没有赔钱。这两年我确实在自己的项目里砸了很多钱,也没什么丰厚利润,但反倒让我坚定了创业信心,起码我知道,装饰画的市场是不错的。

  回想两年前创业,虽然有点孤独,但是心态并不浮躁,我的公司最初注册资金才3万元,没有钱没有资源也没有渠道。那时我的胃口很小,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实现年营收200万元,那我就非常厉害了!这个数字在如今投创圈里看起来非常可笑吧?这么“渺小”的目标,哪个投资人会看好?在动辄叫着要上市要创收上亿元的创投圈里,你好意思跟人说这么“渺小”的目标吗?何况后来即使被画大饼叫着要做上亿元的营收,实际上我也都没能达到最初的“渺小”的目标。

  光合作用事件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实体店铺的弊端:它的展示渠道有限,会面临周转周期和库存积压等问题,于是我第一次有了想做电商的念头。起初,我买了淘宝的系统搭建官网,后来淘宝不支持这套系统,我的官网也被迫叫停。

  淘宝和光合作用两件事让我清醒,依赖任何平台都是被动的,创业一定要建自己的渠道。我决定构建自己的系统,并寻找一个懂行的人来做CEO。

  同样是那年夏天,一位获得过美国著名风投投资的大哥创业失败了,突然说愿意跟我来合作“时光映画”的项目。从那时开始,“风投”、“上市”、“营业额上亿元”、“股份股权”……这一堆闪闪发光的词开始在我耳边涌现。也正是那时,我天方夜谭般地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装饰画”是一个有着几亿元市场规模的生意。也是通过那次合作,我明白了有些人创业并不是因为热爱自己的项目或是看好某一领域,他们创业只为“上市”。或者说人们眼中的那种“成功”。

  很快,我们便因为彼此在产品定位和理念上的差异终止了合作。不过那次我们仅以松散的方式尝试合作,终止合作对我的事业影响不大。

  但经他的一番“洗脑”之后,我的目标便不再是年营收200万元这么小了,我开始对自己过去的业绩感到不满,开始对自己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扩大规模感到不满。我开始修改自己的商业模式,迫切希望有人可以帮我改变这一切。我仍然寄希望于他人而不是自己。

  我还没放弃做电商的念头,直到今年6月,我的第二位合作伙伴出现了。她主动找到我,说想和我一起来做这个事,她不仅会投入资金,而且自己也会参与进来。起初我们对于公司发展的大方向意见是一致的,并且我们也算是多年的朋友,她做装饰工程出身,我曾经是她的供货商。

  我们当时的设想是,公司最终会增资到100万元(注册资本)。实际上,第一次到账只有30万元,我们每人出15万元,股份五五分。她认为只要项目好,差不多半年时间,30万元就可以有现金流运转起来,并承诺绝不会让资金掉链子,她说:“你放心好了,资金链绝对不会断,我自己手头随时都能拿出200万-300万元来。”这一切,我们都只是口头约定。

  谈完之后,我们便开始着手构建自己的官网。这时我才发现,我们俩对所谓“参与进来”的理解是很不相同的。起初是她负责搭公司架构,她想得最多就是要多招人。但在我看来,电商就是苦功夫,只要你持续地打,不断让人看到你就行了。何况,对于我们这种小公司来说,如果想把人配齐,这点钱真不够烧。

  同时,我希望她能亲自参与公司大小事务,而不是去拟订一些大而空的计划。可能她在之前的公司已经做到高管的位置,放不下身段,一直不愿意参与“琐碎的事”。做工程装饰和做电商毕竟不是一个概念。她大概没料到,电商创业如此辛苦。起步阶段,老板不懂电商又不愿意去执行,该怎么做?这其中确实是有问题的。

  30万元的资金在团队建起来后明显紧张,才一个月时间,我们就花了近7万元,主要用在房租、人力和新网站建设上。这个数字对很多电商公司来说,可能不叫钱。

  后来我跟她沟通,“电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或者她来当投资人,先拿100万元,占小股;或者她出力跟团队一块做“苦工”。虽然我们占股一样,但她不肯踏实地深入团队共同执行,而让她一次把钱出到位(100万元)占小股,她同样不干。这个矛盾解决不了,直接造成了她的撤退。

  8月25日晚上收到了她的微信之后,我想了约两个小时该如何回复她。后来我说,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和决定,但即使你想退股也不要这么草率吧,起码不能一条微信就把我打发了。

  事已至此,这个摊子谁来接?三年的折腾之后,我也仅剩下10多万元存款。第二天,我的情绪接近崩溃,把手机关了一天。第三天,我约她出来面谈,但结果还是一样。

  刚搭建起来的这个团队,我个人的那点资金确实无法支撑。让我再回到过去一个人的状态,完全没有意义。往下走,我需要找到一笔不算大的投资。而与找钱相比,我更需要的是反省自己变化了的心态—我为何要在不满于自己三年业绩时病急乱投医?三年都过来了,还怕多忍耐一年?为何与朋友合伙不去签详细的契约,明晰股东权责和投资与撤资原则?为何自己都独立走过从无到有的过程,却一直害怕自己去搭建公司架构,带领团队?

  8月28日,我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跟自己三年的创业经历短暂告别:

  “因合伙股东的突然进入又突然撤退,公司因扩资而撑起来的架构我个人无法承担,北京时光映画文化传媒公司宣告清算倒闭。我为自己走过的三年小小创业路而感到满足,不够对得起关爱我支持过我的人,我无力继续坚持理想,但人生毕竟不只有理想,还有许多值得做的事。输掉理想,其实也并没那么不得了。”

 

时光映画 骆媚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