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施正荣与无锡政府矛盾公开化 公司或被国有化
王根旺 王根旺

尚德施正荣与无锡政府矛盾公开化 公司或被国有化

【尚德施正荣与无锡政府矛盾公开化 公司或被国有化】据知情者透露,无锡政府和尚德创始人施正荣之间的关系已到剑拔弩张的对峙程度。无锡政府给施提供的两个公司重组方案都被其拒绝。“无锡尚德情况已不能再拖延下去,不排除政府会强势介入接管。到时,施正荣的出局将成必然。”

 

 

 

尚德施正荣与无锡政府矛盾公开化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作者:刘夏
    
       施正荣陷“围城” 无锡尚德破产进行时
 
  无锡政府和施正荣已到剑拔弩张的对峙阶段。“无锡尚德情况已不能再拖延下去,不排除政府会强势介入接管。到时,施正荣的出局将成必然。”
 
  光伏,这个行业曾给尚德电力(STP.NYSE,以下简称“尚德”)创始人施正荣带来了无尽荣耀,但如今却让他深陷险境。
 
  自2006年施正荣成为中国新首富后,他身上笼罩了太多的光环:他催生了中国光伏产业的迅猛发展,引发了这个产业庞大的造富运动;他身后跟随者众,曾一度被寄予希望成为日后世界首富的有力竞争者。而今,这些美梦戛然而止,终成幻影。
 
  自去年以来,尚德的形势急转直下。如今,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已达到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1.8%,尚德市值已从上市之初的49.22亿美元跌到如今的1.49亿美元,华尔街投资机构Maxim Group对它的目标价评为0美元,该机构的解释是,尚德的股票一文不值,它唯一的出路就是破产重组。
 
  尚德的糟糕现状,让无锡政府无法坐视不理。一位当地政界人士透露,施正荣面临两条选择:一是,政府出面购买该公司明年3月到期的总额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债,然后经国开行注资救助,但前提是需要施正荣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另一个则是,上市公司尚德退市,然后将其子公司——核心资产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尚德”)国有化。不过,据悉这些方案目前都被施正荣所拒绝,他的计划是将无锡尚德破产,从而保全上市公司。
 
  无锡政府和施正荣已到剑拔弩张的对峙阶段。上述知情者说:“无锡尚德情况已不能再拖延下去,不排除政府会强势介入接管。到时,施正荣的出局将成必然。”
 
  【第一部】 对抗——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无锡政府方面,目前的想法是让上市公司尚德破产或退市,让施退出所有在无锡尚德的股份,然后让无锡国联来重组已经资不抵债的企业。而施的想法则是放弃无锡尚德这个“壳”。
 
  无锡市与施正荣的矛盾正在公开化。
 
  江苏省国资系统的一位人士透露说,政府原本是想购买尚德明年3月到期的5.75亿美元的可转债,同时让银行介入对尚德贷款,以此来救尚德,当地政府希望施正荣以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但被施拒绝了。
 
  “这让当地政府高层很愤怒,”上述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无锡政府就曾想让施正荣退出个人及家族在无锡尚德的所有股权,由国资背景的无锡国联出面接盘,但被施拒绝,而今购买可转债让施做担保又被拒绝,这开始让无锡市失望透顶。政府猜测,尚德的债务问题可能已远超他们所知,所以施才不敢以个人资产做担保,施是决心要放弃无锡尚德这个‘壳’。”
 
  一位已离职尚德的人士透露,施之所以让无锡尚德破产,主要是因为此前的借债行为多以无锡尚德名义进行,无锡尚德是债务主体。若能让无锡尚德破产,将能抹掉银行债务,保全上市公司尚德。此外,尚德还包括了洛阳尚德硅片公司、国外工厂及分公司,这些将构成上市公司新的主要框架。
 
  “其实对施正荣而言,无论是无锡尚德,还是上市公司尚德都只是他庞大资产的一部分而已。”上述已离职尚德人士认为,施之所以拒绝政府重组无锡尚德,原因在于,届时公司将面临政府查账,这可能会让尚德与他的亚洲硅业等私人公司间的内幕交易水落石出,也可能会让一些外人所不知的坏债曝光。
 
  据记者了解,无锡尚德由施正荣于2001年1月建立,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外商独资高新技术光伏企业,主要从事晶体硅太阳电池、组件、光伏系统工程、光伏应用产品的研究、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其后,尚德电力通过施正荣2005年设立在英属处女岛注册离岸公司Power Solar System Co, Ltd(简称:尚德BVI),间接控制无锡尚德100%的股权,无锡尚德也是上市公司的主体。
 
  据记者了解,这些年间,施正荣已成立了若干以个人名义控股的私人公司,其中包括2006年在青海成立的亚洲硅业;2008年成立的上海尚理投资有限公司,同年尚理投资还入股上市公司豫金刚石、华录百纳;施正荣还与雅戈尔投资、无锡新区创新创业投资集团共同成立无锡领峰创业投资公司等,而其在海外的资产亦难以估算。
 
  一位江苏当地政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政府不可能同意让无锡尚德破产,因为这不仅事关数万工人的就业和社会稳定,而且若无锡尚德破产,无锡市十多年打造的城市名片也会瞬间倒塌。“无锡目前的想法是让上市公司尚德破产或退市,让施退出所有在无锡尚德的股份,然后让无锡国联来重组已经资不抵债的企业。”
 
  “目前,虽然施正荣尚在控制企业,但在博弈中地方政府已占上风。”上述江苏政界人士透露,施在无锡市如今支持者甚少。自原市委书记毛小平今年上半年被“双规”之后,施已失去一位重要支持者。
 
  毛小平是施正荣的伯乐。2001年,施正荣在中国内地转了七八个城市寻求投资无果,后来遇到了时任无锡市主管工业的常务副市长毛小平。在毛的安排下,当地的小天鹅集团、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公司等6家国企共携600万美元资金入股,而后无锡又帮助尚德争取了江苏省多个创新项目扶持资金。
 
  上述人士透露,上市之前,也因当时无锡主要领导的支持,国有股份才毫无保留地全额退出,为上市创造了便利,但当时在内部争议颇多,一些参与投资的国企就认为,在上市之前就退出,并没有让国有股份获得利益最大化。
 
  而今时局已变。据当地政界知情者说,若施正荣公开无锡尚德的破产计划,势必会引起近万名工人抗议,届时政府必然介入,也就会顺其自然接管公司,从此将启动上市公司退市或破产计划,而子公司无锡尚德将面临重组和国有化,到时施只能成为一个局外人。“目前,政府已经向尚德提出查账要求。”
 
  对于尚德之事,无锡市政府闭口不谈,其宣传部一位人士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而施正荣也以正在开会为由表示无法接受记者的采访,此前的8月底,他在接受采访时仅表示,“公司一切正常。”
 
  不过,在尚德曾经的另一位创始人、海润光伏CEO杨怀进看来,施正荣能把企业做到今天已实属不易,尚德到今天这般地步,主因是行业环境不好。他认为,对于光伏行业,前几年是盲目追捧,现在则是盲目否定。
 
  “无锡尚德国有化不一定是件好事,”一位离职的尚德管理层对记者表示,“把现有管理层全盘清洗掉,换上一群不懂业务的外行人,这个企业虽是暂时活下来了,但两三年后还是必死无疑。”
 
  【第二部】 危机——援手变对手缘于不信任
 
  一位已离职的该公司管理层向记者坦言,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这意味着尚德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心散了。”
 
  其实,危机一直在悄然蔓延。
 
  2012年国庆节刚过,出任尚德代理CFO不到两个月的丁怀安辞职。此前,尚德欧洲区总裁Jerry Stokes、美国分公司总裁John Lefebvre也相继离职。据不完全统计,今年8月份以来,尚德离职和已提出辞职的副总裁级高管就已达7人之多,而其他各级管理层亦有多人离职。一位已离职的该公司管理层向记者坦言,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这意味着尚德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心散了。”
 
  今年8月,尚德创始人、原首席执行官施正荣将不再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改由原CFO金纬接替,施的最新头衔则变为了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业界一度认为,这是施正荣不再掌控尚德日常事务、退出尚德的信号。
 
  不过这只是表象。据一位尚德人士透露说,让CFO出面接管尚德日常管理事务,一方面是在国外投资者的压力下,施做出的一个低姿态;另一方面则是,面对银行注资无望,债务危机一触即发,施已经安排好退路,“就是让众多债务主体的子公司无锡尚德破产,而尚德电力将由此变成一个轻资产的上市公司。”据记者了解,目前尚德电力间接控制无锡尚德100%的股权。
 
  而把施正荣逼入绝境,做出让无锡尚德破产抉择的是7月底发生的一件大事。当时,尚德电力公告称,可能受到了环球太阳能资本5.6亿欧元的反担保欺诈,此后该公司股价下跌近四成,跌破1美元一股,按照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如一家公司的股票价格长期低于1美元,将被自动退市。
 
  2008年,为了刺激销售,缓解库存压力,施正荣与环球太阳能资本在卢森堡注册成立了环球太阳能基金,目的是为了进军欧洲一些光伏电站项目。在不景气的环境下,光伏电站是唯一能盈利的环节,在该基金中,尚德电力拥有80%的股份,施正荣个人拥有10%股份,其余的10%则由环球太阳能资本持有。
 
  这个基金曾为尚德带来明显收益。在2010年,尚德电力为环球太阳能基金投资意大利南部的光伏电站项目提供担保,为此从国家开发银行获得了5.54亿欧元的贷款,同时环球太阳能资本也以5.6亿欧元的德国国家债券提供了反担保,但尚德电力如今却称,经过调查这一反担保债券可能并不存在,由此尚德电力与环球太阳能资本互指对方欺骗,双方均摆出受害者姿态。
 
  不过,这对尚德来说则是一场噩梦,德国政府债券“可能”不存在,那么作为上述贷款的担保者尚德就得承担贷款人义务,需要偿还5.6亿欧元。
 
  上述尚德离职人士向记者表示,虽然此事施正荣对内对外均称,自己被合作伙伴所欺骗,但其中真相外人始终难以猜测,“不仅外人不相信施总的解释,其实我们内部人对此也多有疑问。”
 
  业界人士评价说,此事过后,尚德信誉尽失,尚德辩解的话几乎无人相信,谁也不相信尚德会被对方所骗,多以为是此公司的控制权斗争所致,尚德早已知道但故意隐瞒,政府、银行、资本市场都对尚德表示质疑,股票也被投资机构降到了0元价值。
 
  更致命的是,美国投资者还以欺骗投资者为由将尚德电力告上了法庭,而原本准备向尚德伸出救助之手的无锡市政府也停止了动作,由当地政府牵头、由国开行等银行的注资及贷款方案由此搁置。
 
  “这套救助方案里,除银行贷款外,还有政府直接拨款,但在无锡政府上报后,被江苏省高层给否决了。”一位江苏省政界人士表示,他透露说,一方面是尚德虽名气较大,但在经济强省江苏也只能算是中型企业,领导并不重视;另一方面则是,江苏省高层对是否该为巨额亏损的民企买单尚存争议。
 
  一位和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均有业务往来的国有银行人士透露说,在上述两家的贷款有数亿元无法收回,今年这两地分行不仅年终奖都无法发放,而且相关负责人还可能为此担负严重责任。在此情况之下,无锡尚德又爆发了反担保事件,“在这个时候还继续为他们贷款,无异于往火炕里扔钱。”
 
  由此,陷于绝境中的尚德只得将财务出身的金纬推向前台,在施正荣的授意下来主导无锡尚德的破产计划。9月17日,无锡尚德被遣散的近千名工人围堵了尚德工厂门口,局面混乱,无锡市还为此出动警察来维持治安。随后,尚德电力公告称这只是公司在削减产能,将转岗或遣散1500名中国雇员。
 
  不过,无锡市政府感到情况异常,在十多天后,由市长朱克江带队进行现场办公,阻止了无锡尚德的破产计划,施正荣与无锡市开始意见分裂,援手变对手。
 
  【第三部】 乱局——战略失误已无退路
 
  尚德走到今日在所难免。“一系列无节制、无效果的混乱投资烧光了尚德的多年积蓄,最终导致这艘大船在暴风雨来临时搁浅。”
 
  众多的战略失误把尚德一步步逼入困境。
 
  “尚德面临今天的局面,既有光伏产业过剩的原因,也有施正荣决策上的失误。”一位江苏光伏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他看来,谁都难免犯错,但施所犯的错误过多了。
 
  去年9月,财务已陷入困境中的尚德曾另辟途径准备在山西长治市投资煤炭生意,这是一场资源置换的资本游戏,当时尚德准备在当地投资一个3万吨的多晶硅项目,条件是,陕西省拿出一定的煤炭资源提供给尚德,尚德还计划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建造一个5GW的电池组件厂,当地也将以煤炭资源换取投资。
 
  不过,这个计划还是无疾而终。据一位长治政府人士向记者透露,当地政府是想以煤炭的名义引来投资,但煤炭开采需要庞大的资金,这基本属于空头支票,毫无实际意义,而尚德许诺的3万吨多晶硅项目,需要近百亿元投资,以当时尚德的财务状况来说,这是水中月镜中花,无法实现,“双方都想空手套白狼,结果谁也没套着,而施正荣损失更大,很多前期投入的资金都打水漂了。”
 
  拥有太阳能博士头衔的施正荣,曾一度把生产晶硅电池的尚德电力打造成了世界最大的光伏电池厂商。如今光伏业界分为晶硅与薄膜两大阵营,晶硅电池转化率基本都在薄膜电池的两倍以上,而薄膜电池的成本却远低于晶硅,双方各有优势。目前,晶硅电池已占80%以上市场,占绝对主导地位,但由于施当初所学专业实为薄膜电池,所以他始终对薄膜情有独钟。
 
  在施正荣的力推之下,尚德一方面继续迅速扩大晶硅电池的产能,另一方面则投入巨资用于非主流的薄膜电池的研发和建厂,多头作战开始让尚德入不敷出。
 
  2009年4月,尚德在四川成都悄然启动了碲化镉薄膜电池项目。该项目由四川大学、无锡尚德公司共同组建,双方成立了四川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控股方为无锡尚德。此后的几年,尚德投入了数亿元研发费用,但在转化率方面却一直未能有显著突破。四川尚德人士向记者透露,到2011年底其转换率仅有6%左右,远低于FirstSolar(美国领先太阳能光伏模块生产商之一)的11%~12%,“基本没有市场价值,今年该项目的研发资金已经停了。”
 
  在四川研发碲化镉薄膜的同时,施正荣还在上海投入了3亿美元建造传统薄膜电池工厂,根据施正荣的计划,其上海工厂2010年将形成400MW的产能。
 
  不过,在2009年7月该项目一期建好之后,尚德便迅速将其叫停并改建为晶硅电池工厂,理由是薄膜前景黯然,而晶硅电池需求火爆。尚德宣布要为此投资26.8亿元,最终的产能将达到1000兆瓦。此番变化间,数亿元投资灰飞烟灭。
 
  2011年7月,尚德在5年前埋下的雷也开始爆炸。当年该公司与国外多晶硅巨头MEMC曾签署了一份十年的供应合同,当时规定尚德可以80美元/公斤的价格采购多晶硅,但到了去年,价格已跌至40美元/公斤,尚德自然不堪重负,为此不得不解除合约,为此尚德支付了2.12亿美元的违约费用。
 
  错误仍在继续,到了2011年初,尚德又与韩国多晶硅巨头OCI签署了新的长期供应合同,合约规定尚德将以高于35美元/公斤的价格进行采购,结果如今多晶硅的市场价已跌到20美元/公斤。据尚德人士透露,目前在其采购结构中,OCI的量要占三分之一以上,其次才是国内的几家企业,为此尚德要么继续以高出近一倍的价格采购,要么就只能再次支付巨额赔偿金。
 
  一位曾在尚德工作过的人士告诉记者,他离开尚德后,已多年未与施正荣联系,电话也未打过一个。在他看来,离开的人大多对尚德没有多少感情,施过于固执也很少听进别人的意见,尚德走到今日在所难免。“一系列无节制无效果的混乱投资烧光了尚德的多年积蓄,最终导致这艘大船在暴风雨来临时搁浅。”
 
  至今让上述高管记忆犹新的场景是,2005年9月18日晚上,意气风发的施正荣带着公司70名员工参加无锡市举行的“万众一心跟党走”职工合唱比赛。这一晚,尚德的参赛曲目是《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他精心挑选的一首歌,寓意深刻。两个多月后,尚德电力在美国上市,施正荣成为中国新首富。
 
  而今在这位人士看来,那些都已恍如隔世,“现在的尚德是一夜回到十年前。”

施正荣 尚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