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万嘉创投董事长张巍:80后天使新贵 佛性投资
王根旺 王根旺

对话万嘉创投董事长张巍:80后天使新贵 佛性投资

【万嘉创投董事长张巍:80后天使“佛性”投资】他是个被误读的“高富帅”:6岁起在赌坊混,19岁中专毕业,学过厨师干过饭堂,端过盘子驻过唱,创业时在卫生间睡过2年...他有8000多位电话号码,从创业者到投资人,从政府官员到娱乐明星,其投资理念:逆周期与“佛道”识人

 

万嘉创投董事长   张巍   本文来源: ChinaVenture      作者: 代松阳

  受访者:万嘉创投董事长   张巍先生

  对话者:ChinaVenture投资中国网总编辑 吴文雄

  撰文:ChinaVenture投资中国网 代松阳

  在ChinaVenture与张巍对话的2个多小时里,他手捻一串佛珠,语速平缓,悠然松弛,论题聚焦在投资,却不限于投资,佛学、道家、养心、修身,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位投资人,更像是一个参禅悟道的修行者。

  我们也一直试图想用1-2个词汇明确定义这位80后投资人,但却总苦于找不到十分精准的标签将所有囊括。

  或许,很多投资人会在一种甚至几种风格上独树一帜,但在张巍身上,我们看到了太多在常人看来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独特之处杂糅交汇。

  他是一位80后投资精英。1981年出生,但却少年老成,翻开他的投资履历让人有些眼花缭乱:浙商创投的有限合伙人(LP)与管理合伙人(GP)、浙江万嘉创投董事长、浙商万嘉(北京)创投董事长、浙江万裕投资董事长、上海万古投资董事长、浙江大新华投资董事、浙江鸿亿投资执行董事、浙江万国影视董事长、杭州万投科技董事长、上海百嘉乐文化公司执行董事、海豚天使会、浙商天使会、青年天使会等天使机构发起人……他即做LP,又当GP,但却更愿将自己定义为独立的天使投资人……

  他又被称为投资圈里最具时尚感与娱乐精神的投资人。与西装革履、言必VC/PE的严肃投资人大相径庭,他脚蹬高梆运动鞋、休闲T恤、潮感流线裤,身材挺拔、潇洒英俊,他手机里有8000多位各界精英的电话号码,从创业者到投资人,从政府官员到娱乐圈明星,从收藏家到国学大师,应有尽有,他和杨坤、徐铮、齐秦、金巧巧私交甚好,因平日爱好K歌,唱功绝佳,曾被浙江卫视推荐参加今夏最火爆的大众节目《中国好声音》……

  他又是个被误读的“高富帅”。经常作为嘉宾出席各类商业、慈善、娱乐宴会,在众多陌生人眼里,他像极了一个十足的富二代。但对他稍有深入了解的人,都对他曾经饱受的磨难略知一二:年幼时家中赌场被公安抄过3次,6岁起在赌坊混迹6年,见过赌鬼跳楼摔断脖子,见过有人出千被砍手指,16岁只身赴杭州读中专,在学校卖过口香糖、方便面,19岁中专毕业,学过厨师,干过饭堂,卖过润滑油、马桶、消防器材、粽子、茶叶,去酒吧端过盘子驻过唱,打工时和8个民工在殡仪馆附近睡过1年半,创业时在公司卫生间睡过2年,该吃的苦不该吃的苦都吃过……

  他还是一个极具慧根的“修行者”。平日最大爱好是参禅悟道,喜欢研读《道家识人术》、《易经》、《黄帝内经》。研究面相、风水、星座、五行八卦。辟谷静坐练习功法时可10天颗粒不进。每天只睡4-5个小时,他说这叫“气足不思食,神足不失眠”。他喜欢茶道、花道、香道、琴道、书道“五道”之事,习惯将佛家、道家理念运用于投资之中,认为与创业者一起是在同修,须心合同往、利合同君、意合同解、身合同修,在他眼里,无论创业、投资抑或人生,更像是一场修行......

  也许,这种多元化的人格特色,并不仅仅指向张巍一个人,他所代表的,是中国投资领域近年逐渐崛起的新一代投资人的典型镜像。

  回顾中国PE/VC十几年发展沉浮史,我们见证了一大批投资精英们前仆后继投身于中国当下的创投大潮中,曾经的泰斗们依旧星光熠熠,后来的新人们也开始逐渐崭露头角,江山代有人才出。尤其近年出现了一批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新生代投资人,他们或许至今仍然没有掘出太多可以彪炳的投资神话,仍然还没有塑造太多万众追捧的投资特色,但不可否认,这一批80后投资新贵们,正在以他们的独立特行和标新立异,书写着另一种风格的投资人生。

  本文将要讲述的张巍,无疑是这一批新生代80后投资精英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投资入道:冲击I象限

  事实上,张巍进入创投圈的时间并不长,从2008年至今,只短短4年时间。在此之前,张巍的身份是一名创业者。

  1999年张巍进入一家广告代理公司,用1年时间积累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50万,2001年,创办华威传媒,代理CCTV-4一档天气预报栏目广告业务,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和交际能力,接连拿下了多家电视媒体的广告代理权,公司业绩扶摇直上,现金流越做越大。

  2005年,是张巍的一个人生分水岭。他有了豪车有了别墅,在24岁的年纪,他实现了许多人一辈子梦想的财务自由。

  但彼时张巍的内心却有着另一番人生规划。

  “罗伯特•清崎的《富爸爸穷爸爸》一书,对当时的我影响很大。”张巍回忆,当时这本书中提出了人生4个象限——ESBI象限理论,让他深受触动。

  所谓ESBI象限分别是:E象限(Employee)雇员——为别人创造财富来养活自己的打工仔;S象限(Self -Employed)自雇人员,用时间换取金钱的自由职业者;B象限(Business Owner)企业所有者,由他人为其创造财富;I象限(Investor)——由金钱为其创造财富的投资者。

  在张巍看来,当时的他虽然实现了财富自由,但充其量只是处于B象限,在他内心中,对于身处I象限的投资人有着强烈的渴望和憧憬,这也成了张巍跨入创投圈的源动力。

  2008年,经朋友介绍,张巍开始了解和接触股权投资。就在当年,27岁的他以LP的身份开始和浙商创投合作,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投资生涯。

  张巍不仅是浙商创投的LP,同时还是浙商创投的GP管理合伙人。在2008年之后的4年时间里,浙商创投资产管理规模已超70亿,投资超过40个项目,其中郑煤机、华策影视、迪威视讯、贝因美、慈星科技5家明星企业已实现上市退出,喜临门、跃岭轮毂、华数传媒3家已顺利过会即将IPO挂牌,还有将近20家企业也已进入上市申报过程。

  几年的实践磨练让张巍在短时间内迅速成熟,此后,其投资之路便一发不可收拾。

  张巍利用自有积累资金在4年内接连创立万嘉投资、万裕投资、万谷投资、北京浙商万嘉、大新华基金等多家投资管理公司,基金募集遍地开花;

  2009年后,张巍开始尝试天使投资。1年内他投资了聚美优品、团购导航团P网、酷团网3家团购网站。

  投资聚美优品,张巍仅以几十万元天使投资加入,如今投资回报已经超过100倍,投资团P网一年内回报也在几十倍,就连回报最低的酷团网目前也开始盈利。在近两年团购行业急转直下的大环境中,这样一份骄人的投资成绩单,令人惊叹。

  这还只是团购一个细分市场,事实上,张巍的投资涉猎面极其宽广,涵盖影视文化、高新科技、医疗健康、现代服务业等多个产业方向。用他的话说,只要是好企业,他都追着投;只要是千里马,他都不放过。

  这其中尤以影视文化产业为最。广告传媒业出身的张巍,似乎对传媒文化产业有着强烈的喜好和敏感度。其已投项目包括华策影视、梦幻星生地影视、盛果文化、万国影视,华威传媒、百嘉乐主题KTV、金酷姿文化、沈阳四维动画、时代华宇出版社、戏逍堂话剧、光影华视等一系列优质公司,还跟投了酷狗音乐、完美影业。

  2011年,张巍开始以纯天使投资人的面孔出现。至今仅仅1年多时间,张巍出手的项目便包括光影华视、果酷网、爱听科技、爱助科技、热知科技、万国影视、亮季坊化妆品、万嘉公关、清粤汤品、万青电子商务、万投科技、万卓培训、尚香食品、酷旺科等,这些天使投资项目大多数都已进入A轮或B轮,有些已进入PE阶段,账面综合投资回报都已超过10倍。

  在张巍看来,到目前为止的众多投资项目中,他预测赚钱最大最成功的投资项目是一家叫博曼迪的科技企业,1年半前张巍斥资1000万投资了这家企业,今年初又追加投资750万,如今账面投资收益应该超过了50倍,也就是说,仅这一个项目,就会为他带来至少数亿元的回报。

  假如单单盘点张巍1年多的天使投资生涯,无论从投资速度、投资数量还是投资质量,他所创造的投资业绩都足以用上乘来形容,更关键的是,这个1981年出生的家伙才仅仅31岁,有着超乎常人的精力和无法估量的未来。青春,或许是以张巍为代表的80后投资人难以琢磨的最大未来变量。

  “有生之年,我希望自己能够投资1000家企业,其中有100家上市,有10家能成长为中国500强企业,有1家能成长为世界500强企业。”张巍如此畅想着未来,这是他正在给自己编织的一个美丽的天使梦。

  假设按照每年投30家的速度,他只需要投到60岁,就能投够1000家,如此看来,张巍的这个天使梦,似乎并不是异想天开。

 “佛性”投资

  一个在4年前对PE/VC、天使投资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愣头青,只用4年时间,便蜕变成一个拥有出色投资业绩、独特投资理念、明晰投资梦想的成熟天使投资人。这不是一件很能想象的事。

  事实上,张巍对于投资的悟性和对人生的独特见解,甚至常常让他身边的众多投资圈好友都感觉神秘而有趣。

  他常以旗下门客三千的孟尝君为学习榜样,广交四海朋友。他手机中存着8000多个各界精英人士的电话号码,政界、商界、投资圈、甚至娱乐圈,应有尽有,他说这8000多个电话号码,是他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平日喜欢广邀各类朋友去他自己的会所或他所投资的KTV(酷姿KTV、百嘉乐KTV)唱歌聊天,他K歌水平一流,曾经有众多娱乐圈好友力荐他参加《中国好声音》,但考虑到节目定位与自己投资人身份不符,他婉言拒绝。

  他每天只睡4-5个小时,却时刻都精力充沛,国内某知名导演曾赐其绰号“宇宙无敌超级小金刚”。一天之内他可以坐飞机飞往不同的城市,每个城市有6-7场见面会,可以和创业者、投资人、政府官员、娱乐明星等各种人相谈甚欢。就在采访当日,在他的会所里,他已经约见了拉手网吴波、天使投资人杨宁、创业家杂志社创始人牛文文等几波圈内好友。

  “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喝不同的茶,谈不同的事。”这是他对自己每天工作生活的状态总结。他信奉“功夫在诗外”,很多事宜在喝茶、吃饭、喝酒,娱乐的轻松闲聊氛围里,便顺利搞定,他说这叫玩转:边玩边把钱赚了。

  他在28岁之前从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不桑拿,不去夜总会,除了K歌骑马打篮球的兴趣之外,他最大的爱好是参禅悟道,爱读《易经》、《黄帝内经》,素喜练习太极、静坐、冥想、五行功,平日手中常捻一串佛珠,与人边聊天边暗自打坐。他常常闭关辟谷,最近刚刚辟谷10日,只喝水不吃任何东西,狂瘦16斤,但他却说辟谷完后身体如重生一般轻松自在,生理状态年轻5-10岁。他认为儒家修表,道家修身,佛家修心,人生就是修行,所谓静能生慧,明心见性,则可见如来。

  他的投资圈好友评价他的投资风格自由随性,快速大方,但投资眼光却极其精准。其投资理念十分独特,归纳为2条:逆周期与“佛道”识人。

  “所谓逆周期投资,就是取势、明道、优术。”张巍称,首先是取大势,顺势而为,得其时,当其位,精准出击,在经济低谷期逆势布局。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他选择做PE,2011年PE市场萧条,他选择做天使。

  而“佛道”识人投资,则是张巍最别具一格的特色。

  在他看来,投资首先要做到投资人与创业者“心性相吸,一见钟情”,看好一个人和项目,要做到“随心所欲,率性而为”,投资完成后,彼此要做到“制心一处、一心不乱”。

  “所谓‘心性相吸,一见钟情’,就是彼此要有眼缘,互相吸引,心相近,性相似,如谈恋爱,大家要彼此中意,一见钟情;而‘随心所欲,率性而为’则是道家上的凭感觉做事,只要感觉对,不苛求太多,一旦深入了解,反而发现有很多问题;‘制心一处、一心不乱’是当你决定赌一个人的未来时,就不想太多,完全相信对方认定对方,创业投资皆如此,坚信一个方向,一个项目,一条路,对未来发展路线不动摇不盲从,多则乱,少则不惑。”

  他的投资圈好友都知道,张巍看人很精准,这种精准背后依托的是佛学和道家的识人术。这听起来是一种非常玄学的投资逻辑。

  佛家讲“物由心造,相由心生”,道家讲“观人眉宇,识人好恶”,在张巍看来,“三岁定八十,人为先,事为重”,投资最重要的是择人选事,而一个人的气场,面相、属相、星座、八字、五行相都与这个人的运势前途息息有关。

他信奉做人做事的准则是:做人要大气开放,但潜龙勿用;做事要高歌猛进,飞龙在天,但要贴地飞行。

  具体到考察一个创业者,张巍表示,他首先会看彼此是否心性相吸,一见钟情,气场如果不相投就不再看了;然后再看创业者的面相、星座、属相、五行、八字,甚至血型。所谓相由心生,一个人心里如何想的,会在眼睛、眉毛、鼻子这些外观中有所透露,要看这个人的五行、属相、星座,与自己是合是克;再者需要了解其家庭背景、学历背景、学习环境、朋友圈子等等,了解创业者对家人对同事的态度,以及他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和口碑;最后,也是他投资最独特的地方:他会带着创业者去玩一次或喝一次酒,观察这个人的酒品,通过喝酒大致判断一个人的品行。

  “喝酒基本分为3种人:第一种属自我保护型,端起酒杯敬酒,言谈得体到位,但酒不饮尽,说的好,酒却喝的少,这种人内心自我保护意识强,不愿牺牲自己;第二种人端起酒杯,狂饮滥灌,没有控制,属自我失控型,他并非真性情,只是好酒,喝完之后得意忘形、摔杯骂人打架,这种人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我绝对不投;第三种人属自我控制型,说话得体,酒风好,不推脱敢担当,喝醉后少说话,不说错话不做错事,有底线有定力,醉后说的话与第二天酒醒后说的话言行一致,真诚义气,这种人是大才,我最愿意投。”张巍解释。

  在他看来,喝酒只是识人的一个参考,并非定律,除了通常的判断标准,他还会看周围人对创业者的评价:对父母是否孝顺,对朋友是否义气。

  “不孝者不投、不义者不投。”张巍说,如果一个人连父母都不孝顺,就不要指望他对投资人仁慈,如果一个人出卖朋友,欺骗员工,不要指望这种人对投资人义气。

  “同修”与“七乐”

  谈及投资,张巍言必称佛与道。事实上,他也已将这种佛性投资理念完全应用于日常投资中。

  投资聚美优品时,他只和陈欧见过2面,陈欧五行属金型人,生肖属猪,水瓶座,与他属相星座很合,面相很好,是个性情中人,感觉与陈欧彼此心性相吸,当时团购竞争太激烈很多人劝张巍不要投,但他只说一句“这个人靠谱”,就给陈欧打款几十万元,连投资协议都没签;

  团P网的投资更迅速,该项目来自张巍的一个闭关禅修的朋友推介,他相信道友识人的眼光,抱着慈善和帮忙的心态投资,张巍只与创始人通了半小时电话,甚至连人都没见着,就打了钱过去,最终团P网让张巍赚了几十倍;

  百嘉乐量贩KTV的创始人属土型人,生肖属兔,星座摩羯座,为人静谧,低调严谨,目标明确,企划详细,在接触过程中,张巍感觉与其心性相吸,便毫不犹豫出资超千万元当了第二大股东,投资至今还不到两年,百嘉乐在全国已扩张至几十家连锁主题KTV,估值已近8个亿,后年即将赴港上市,张巍当初的千万投资账面回报已逾10倍;

  在张巍看来,投资就是赌人,一旦决定了赌一个人,就要全身心去支持他,相信他。“创业者有任何需要,我会用自己所有的外部资源去帮助他,但对于公司内部的日常经营,我只提意见,从不干预。” 在他眼中,与创业者的结合,如同佛家所言的“同修”。创业者修内,投资人修外,最终“内外兼修”。

  或许正是这种自由随性的风格,让张巍选择从PE转向天使。在他未来的职业规划里,天使投资人,也是他终生的事业标签。

  “PE只是一种工艺,天使则是一门艺术,一种投人的艺术。做天使最潇洒的地方在于时间自由,你可以用3年时间去了解一个人,用5年时间去看清一个人,最后,你还能用10年时间去等一个人。”

  如何才能用10年时间去等待一个人?张巍给出的答案是学会快乐。

 在他看来,天使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看着企业从一无所有到无中生有再到无所不有,很快乐;抱着做慈善买彩票的随性心态去投资,不中就当做慈善,中了就当中彩票,很快乐;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又能收获财富,更快乐。”

  张巍总结,做天使有“七乐”:自得其乐、助人为乐、知足常乐、及时行乐、苦中作乐,离苦得乐、没事偷着乐。

  “喝着茶聊着天唱着歌,一边玩一边就把投资的事办了,这是自得其乐;投资之后,竭尽所能给对方最大的帮助,这是助人为乐;投中没投中,知足常乐;边走边看项目,投不投项目,都及时行乐;投完后与创业者一起苦修,吹尽黄沙始到金,过程痛苦但也学会享受,这是苦中作乐;当所有努力最终换来投资回报,便能离苦得乐;看着众多所投项目一个个瓜熟蒂落,最后就剩下没事偷着乐。”

  “同修”与“七乐”,这确实是一种潇洒自如的投资境界。

  折腾自己

  当今社会,许多人一辈子都在追求时间自由和财富自由,有些人为此历尽磨难,有些人为此穷其一生。反观张巍,30出头便实现了别人一辈子或许都难实现的人生理想。

  这也难怪,很多初识张巍的人,都会把他归类为背景深、靠拼爹的“富二代”,但在张巍的记忆里,自己从小所经历的痛苦和磨难,绝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这也成了他至今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从小到大的成长史,就是一部不断折磨自己的折腾史,生命不止,折腾不休。

  1981年,张巍生于浙江温州文成县,那里与福建接壤,是刘伯温的老家。父母以种西瓜养猪为生,年幼时家境清苦。他从小开始帮家人看瓜守田,深夜躺在星夜下的瓜棚里,四周一片蛇鼠蚊虫,荒山野墓,彼时的他并不知苦为何物。

  当时镇上赌博成风,在环境和家人影响下,张巍6岁便进入赌坊,在赌桌上一待6年,那时是他最痛苦的幼年时光,他只知道,每天一觉醒来,他都是睡在不同的床上,被不同的叔叔阿姨叫醒上学。他曾见过出千的人倒在赌桌上,被残忍地砍去手指,也曾见过公安突击扫荡,赌徒轰然四散仓惶跳楼,摔断大腿、摔断脖子、摔瞎眼睛……彼时的他也并不知苦为何物。

  12岁时,他做了人生当中最重要的选择,要求父亲为他换了一个班级,选了一位好老师,6年的“赌徒”生涯就此结束。

  或许是过于早熟的经历,张巍从小便异常自立。16岁时父母建议他继续读高中考大学,被他一口拒绝,他坚决只读中专,而且只读省会杭州的中专,自己填了志愿,从浙江最偏远的地方跑去杭州,是当时他最大的梦想。

  赴杭州求学的前三天,张巍家里聚赌第三次被举报。一群赌徒在他家当场被抓,家中所有遭席卷一空,为凑学费父母求遍所有亲朋,没有一家愿意借给赌徒的儿子。母亲为此失声痛哭,张巍却突然不声不响的从兜里掏出2300元钱。原来当时公安抄家时,众人都慌乱将钱藏在身上,最后都被搜缴,只有张巍抓起一把钱藏在发臭的农鞋鞋垫下,将臭鞋扔进鸡笼,逃过此劫。

 16岁张巍只身去杭州读中专,在学校的3年里,他当了体育部长、篮球协会会长,管理学校健身房,利用各种人脉关系,卖口香糖、方便面、球衣球服。  

  毕业后,他回家乡学了3个月厨师,跟哥哥一起开大排档,结果不到半年赔光了所有钱。

  19岁他揣着200块钱踏上了去温州的汽车,只身闯荡。张巍记得很清楚,那天哥哥去送他,往他兜里塞了500块钱,他看也没看,把钱扔出了窗外。

  “当时在车上我就下狠心告诉自己,一定要尝尽人生的苦头,出人头地,衣锦还乡,不胜不归。”张巍回忆,当时的他年纪轻轻,但却知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道理。

  到温州他去劳务市场跟民工保姆们抢工作,每天驮着400斤润滑油去推销送货,修摩托车的甚至把他当是卖破烂的。后来辗转至杭州,张巍卖过马桶、卖过茶叶、端过盘子、驻过唱,在杭州郊区一家殡仪馆附近的民房里,他和8个农民工挤在一起睡,睡了一年多。张巍回忆,当时他并非没钱租房子,他就是要“吃尽最底层所有的苦”。

  直到2001年,张巍用辛苦积攒的10万元钱创办了广告代理公司,张巍的人生才开始逐渐改观。随后的历程也一如文章之初所提及。

  谈及曾经的苦难,如今的张巍已淡然自若、心气平和。这源于他2007年的一场佛境蜕变。

  彼时张巍的广告代理公司正如日中天,他对于财富和自身的完美追求到了不近人情程度,为了成为当地首富的梦想,他极度节俭,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不桑拿、不娱乐、一天三顿只吃快餐盒饭……常年日久的拼命,让他患上严重焦虑症,全身肌肉颤抖……直到2008年的一次禅修,他在内观打坐14天,思考人性和人生,从此学会了不执着于结果,拿得起放得下。

  如今的张巍更多是随缘的心态。每天奔走在不同的地点,和不同的人交朋友,接受各种新鲜的事物。在他看来,凡事皆有因果定数,不能强求。30岁之前,即使拼尽全力,也可能是“大因小果、多因少果、有因无果”,但只要不断修行,不断种因,30岁之后,便可以“小因大果,一因多果,无因有果”。

  “有些从没想过的项目,突然就有人来找你了,有些自认为拿不到的项目,花很少的成本就拿到了……”张巍认为,很多他现在的“果”,皆来自于曾经种下的“因”。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身体修了,灵也修了,财富修来了,时间修来了,朋友修好了,名声修好了,最终便是修成正果了。”张巍说,如果前半世的修行是如何艺术的生,那后半生的修行,更多则是坦然地面对死。

 

 

 

 

 

 

创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