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浙江部分地方今年预征明年税收
王根旺 王根旺

媒体称浙江部分地方今年预征明年税收

【这个也可以预收——税收?】国内经济增速放缓,曾高歌猛进的财政收入也转入低速增长轨道。有媒体近期在浙江调研发现,一些地方对企业征税、罚款加大力度,非税收入逆势高增长。有商家反映,杭州一个区把税收压力分摊到企业,今年税收增幅不够,就拿明年税收“预支”

 

  

 


漫画 过头税。

 

 

  漫画 过头税。

 综合新华社、《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曾一路高歌猛进的财政收入也转入低速增长轨道。地方政府“钱袋子”开始变紧,国税总局和财政部频繁表态:坚决不收“过头税”。

  然而,有媒体近期在浙江调研时发现,随着一些地方土地财政能力逐步丧失,对企业征税、罚款就加大了力度,征收“过头税”的现象也开始出现。此外,财政部数据显示,多地“非税收入”出现逆势高增长,有分析认为,这表明“乱收费”“重复收费”现象有抬头之势。

  综合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报道

  明年的税今年先“帮忙预支”

  今年以来,浙江财政收入增幅明显放缓。上半年,全省地方财政收入增长4.4%,比一季度回落2.7个百分点。部分主体税种增速放缓,房地产税收则下降25.9%。全省14个县市区财政收入负增长。7月浙江省人大财经委的调研报告指出,上半年温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0.43%出现减产停产,而前5个月这些企业在利润下降19%的情况下,应缴税金总额仍增长1.9%。

  一些地方土地财政能力逐步丧失,对企业征税、罚款就加大了力度,以开辟新“财源”。浙商投资研究会副会长蔡骅说,目前的情况是,企业没有利润,但是税务局的办案、征税力度比以前更强了。

  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一些地方开始向企业征收“过头税”。所谓“过头税”,是指为了完成税收任务而过分地向民间收取税费的做法,有时间上的过头和幅度上的过头两种。

  杭州杭派女装商会秘书长孟平说:今年杭州财政收入数字比较差,我们所在区的区长隔三差五找税务局长开会,于是把这个压力都分摊到企业头上。比如今年税收增幅不够,为了数字上好看,就把明年的部分税收都拿过来“预支”了。

  孟平所经营的纺织服装信息商务中心营业收入一年大约为6000多万元,目前公司银行贷款利息每年就有5000多万元,经营实际上还处于亏损状态,但当地杭州市江干区财政局为了完成税收任务,不仅要求该企业今年的960万元定额营业税全部缴纳,连明年的960万元也全部“预支”了。“当财政局的一位领导来收‘过头税’时,对我说‘兄弟帮忙’,你说,我能怎么办?”孟平说。

  一件衣服的税费“明细账”

  “越是经济差,税收征管越是严苛,尽管补交的其实是纳税人应缴的税,但这种随意性体现的是税务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容易引起不满。”一位税务系统人士指出,“企业已经很困难,地方不减税反而还加重很不合理,但我们执行人员也没办法。”

  据一位经济界人士反映,目前有20多个部门对企业进行各种行政性收费,有60多个收费项目。更有甚者,由于一些企业停产倒闭而无法交税,税务部门为了完成收税任务,就把税款转嫁到尚能盈利的企业身上,导致企业不堪重负。

  这是绍兴县一家纺织企业的税费“明细账”:一件报价75元的衣服,面料和辅料成本50元,加工费25元。在这25元加工费中,需缴纳国税3.63元,地方教育附加税0.44元,水利基金0.02元,社保费用2.77元,总税费6.86元,这样实际的税费负担达到了27.44%。

  有400名员工的杭州八巴浙餐饮连锁总经理邵军说,去年光税就交了200万,利润因此只剩下10%左右。由于成本高,税费负担重,三年来企业利润一直在下降,前年和去年基本持平,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下滑的趋势,今年3月下旬以后下滑就非常明显。

  另据浙江省工商联最近的一次专项调研,感到税负明显加重的企业占23.3%,认为有所加重的企业占50%,基本一样的占16.7%,即七成以上企业认为税费负担加重。

  “非税收入”成地方财政新支撑

  今年以来,地方非税收入增长也势头强劲,全国地方非税收入平均增幅达到50.1%,个别省份增幅超过70%,有的甚至增长了一倍多。

  一些省份公开的财政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非税收入已成为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的新支撑。如一季度,天津市非税收入130亿元,同比增加68.9亿元,占地方一般预算收入增加额的72.2%。安徽省一季度非税收入同比增长78.6%,累计增幅创历史新高,非税收入占全省财政总收入的比重达到16.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5.7个百分点,拉动全省财政总收入增长8.7个百分点。

  与税收相对应,非税收入的主要形式是“收费”,主要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彩票公益金、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罚没收入、捐赠收入、主管部门集中收入、财政资金产生的利息收入等。非税收入增长加快,行政执法部门的处罚收费力度开始加强。今年以来,温州当地市民明显感觉汽车交通罚款多得“离谱”,“停在规定范围内的车子,哪怕轮子擦着边伸出一点点就被罚了几百块。”

  业内专家表示,相对于税收收入,非税收入来源更“灵活可控”,不排除一些地方迫于财政减收压力再现“乱收费”“重复收费”的不正之风。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指出,如果非税收入中的行政事业费大幅增加,尤其应引起关注。这意味着地方政府对企业收税减少的同时,却用各种费用变相增加财政收入,其实质还是增加了企业负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三令五申

  坚决不收“过头税”

  6月份:

  财政部长谢旭人在江苏调研财政工作时称,确保税收应收尽收,但绝不收“过头税”,同时防止出现虚增非税收入等情况。

  国税总局局长肖捷在山西调研时称,今年以来,受经济增速下滑等因素影响,税收收入增幅相应回落。在税收收入增幅回落的情况下,各地税务机关更要坚持依法征税,不收“过头税”。

  7月份:

  国家税务总局称,不落实税收优惠政策也是收“过头税”,绝不能以收入任务紧张等为由不落实税收优惠政策。

  财政部长谢旭人在全国财政厅(局)长座谈会上称,下半年将落实和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突出抓好财政收支管理,加强税收征管,确保税收应收尽收,但坚决不收“过头税”。

  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解学智在全国税务系统深化税收征管改革工作会议上称,坚决不收“过头税”,避免突击收税,切实保证依法征税。

  8月份: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人大作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运行情况报告时说,今年要狠抓增收节支工作,支持税务、海关部门依法征税,但坚决不收“过头税”。

  据《新京报》

  [专家观点]

  越是经济放缓越要加大结构性减税

  在现代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财政收入主要以税收为基本来源,政府收费只是作为辅助来源,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零星收费。然而现阶段非税收入高速增长,则暴露出税收和非税收结构的失衡。

  有业内专家指出,税收与非税收入结构失衡,究其原因还是地方的收入能力不足,又缺乏税收立法权,为了增加地方收入,要么利用行政权力新设多种收费项目,要么采取各种手段在征税上做文章,甚至提前征收所谓“过头税”。

  警惕“乱收费”“过头税”卷土重来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指出,当GDP增速高于9%的时候,财政收入特别是税收收入增幅都在20%、30%甚至更高,但当GDP增速低于9%的时候,财政收入就会跌到个位数。

  “在当前地方刚性民生支出不断增加的背景下,税收下滑无疑加大地方财政支出压力。”刘尚希表示,但越是税收乏力,越要警惕“乱收费”和“过头税”卷土重来;越是经济放缓,越要加大结构性减税力度,改善企业发展环境,培育经济发展后劲。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认为,当前的中国,调结构的任务紧迫。“我们不能再以牺牲调结构为代价,主要通过增加财政支出、扩大公共投资而硬性实施财政扩张。”

  他认为,有别于以往以“增支”为重心的操作,积极财政政策应以结构性减税为主要载体,通过民间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而非政府直接投资的增加实施经济扩张,将有助于在实现“稳增长”目标的同时,兼收调结构、控物价的功效。

  各级政府要树立过“紧日子”思想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我国在税收征管方面存在问题,政府部门的行政裁量权偏大。行政裁量权是必要的,但必须在税法和清晰的年度财政预算之下。

  王雍君说,实际上,依法征税一直没有彻底落实,我国税收一直以来是下达计划,税收任务和计划由政府部门自己制定,同时还存在追加征收的情况。要做到依法征税首先要有一个清晰的年度预算,避免财政收入增收和超收。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王朝才表示,对于“过头税”等问题,必须从财政预算约束、地方财权与事权匹配以及税收体系完善入手进行改革。

  刘尚希表示,在财政收入经历了较长时期的高速增长之后,人们渐渐过惯了“好日子”,容易形成惯性思维,以为财政高速增长理所当然。而财政收入转入低速增长,则为推进政府收支改革带来契机,各级政府应树立起过“紧日子”的思想。

 

税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