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失去的四年
王根旺 王根旺

谷歌失去的四年

【谷-歌失去的四年】从2009年开始,谷-歌中国已在推去本地化的举措,刘允称,“现在到了在中国把谷-歌还原为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时候了”。而去年四季度,其在华优势业务——手机地图的份额也首次被百度超越。一位首次来华的谷-歌美国员工禁不住问自己:我们真放弃了?(新浪科技)

 

 

谷歌失去的四年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孟鸿

  谷歌在中国市场关闭音乐搜索服务,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结束的是一个谷歌中国本地化尝试的代表作,开始的是谷歌四年去本地化进程的尾声。

  未卜的明天

  “本地化?感觉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属于李开复的那个时代”,不久前谷歌中国一位核心高管私下与新浪科技交流时说道。而谷歌中国最近关闭的一项服务,恰好与本地化、好多年前、李开复等关键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9月21日,谷歌中国工程研究总经理杨文洛发出声明,决定停止在中国市场提供音乐搜索服务。这一谷歌中国与巨鲸音乐2008年初合作探索的正版音乐搜索,也被看作是李开复在中国市场推动本地化竞争策略的代表作之一。

  如今音乐服务虽然已经无法打开,但在google.cn上仍然保留着原来的入口——或许是谷歌中国忘了更新这个页面,或许是想再等等。因为变数未完。

  除音乐之外,时惠、翻译、购物是另外三个同在google.cn上提供的入口。据内部人士透露,这几个服务近期都面临类似音乐的调整压力。例如,购物搜索就有可能从.cn页面上撤下,完全依靠谷歌香港(google.com.hk)页面提供服务。

  实际上,购物搜索已是谷歌在全球提供的一项服务,谷歌此前也宣称从今年秋天开始,将尝试对这一服务进行商业化探索。外界常常将此理解为谷歌的“竞价排名”。谷歌中国如果近期跟随全球策略对这一服务进行调整,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新浪科技发现,谷歌中国提供的购物搜索,在价格和评论抓取方面,以及页面的整体更新频率方面,似乎已有较长时间的停顿。何去何从,谷歌中国内部也在思考。

  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此前在与新浪科技对话时表示,谷歌中国关停音乐搜索的决定,符合“用户利益和影响力”的衡量标准。刘允指出如果一项服务没有达到预想的目标,谷歌就会考虑进行调整,而且这种步骤和方式也不仅只是在中国。

  还有谁?如果用排除法,最不可能关闭的可能是翻译。来自Alexa的统计显示,翻译搜索占据了google.cn接近36%的流量。地图的流量占比也超过10%,没人能说清这个服务前景几何,在审批等阴影下,谷歌地图至少在手机端的占有率已每况愈下。

  易观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我国手机地图市场份额前三为:百度地图(21.3%)、高德地图(19.3%)、谷歌地图(19%)。去年四季度,谷歌首次跌下榜首位置。

  失去的四年

  至少从2009下半年开始,谷歌中国已在推行去本地化的举措。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节点是,刘允对媒体表示:“现在到了在中国把谷歌还原为一家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时候了”,我们不是Google China,而是Google in China”。

  在当时谷歌中国的调整中,iGoogle、手机地图……甚至网页搜索团队,均被不同程度的打散,重新分配到多个全球化项目团队之中。这就是谷歌的大一统政策:试图在全球提供同样的服务。此前专注本地化探索的谷歌中国团队,遭遇严重打击。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后不久,谷歌突然调整中国政策。这进一步加剧了谷歌中国的分裂,为数不少的谷歌中国高管先后离职,或加入此前竞争对手的阵营,或另起炉灶自行创业。同时还有一大批优秀的工程师离开,尽管多数人回到美国总部。

  一个流传很广的内部传言称,谷歌一度曾考虑关闭北京办公室。

  最难熬的日子过去之后,本地化的探索似乎再次开始。去年9月,谷歌中国推出团购搜索服务——时惠。然而现实与预想相反。“本来想找一些不特别敏感的项目,但时惠推出的时机不好,团购市场需求已经不足”,一位谷歌资深员工对新浪科技说。

  遭遇困境的还有上面提到的购物搜索。购物搜索要解决的问题不止在技术层面,而是需要持续投入人力与各个电商平台沟通,否则一个更改就可能导致数据无法抓取。据称现在谷歌中国内部,购物搜索流量并不大,也没有专门的团队维护。

  尽管有新产品推出,谷歌中国去本地化的进程一直没有停止。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调整不仅限于中国,谷歌在全球范围内都在调整项目,谷歌全球团队按照产品不同分为六七个方向,各地办公室只专注一个项目。上海就只做广告,北京专注搜索。

  这再次带来团队变动,又有一部分工程师回到美国,同时还有一部分选择离职,此外还有一部分从美国离职返回中国创业。

  就在这个时期,谷歌中国技术总监李钢江加盟搜狐视频出任CTO、产品经理李珲出任LinkedIn中国首席代表,美国总部的盛佳跟随刘骏创业出任云云副总裁、刘文博出任盛大云CEO的职务。反方向代表是,吴军从腾讯离职后就重返谷歌美国总部。

  两样的谷歌

  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谷歌日本和亚太总裁丹尼尔·阿莱格尔曾经强调过本地化对于谷歌的重要性,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谷歌曾在圣诞节期间向客户赠送时钟作为礼物,却不曾想这种行为在中国其实含有令人尴尬的不同含义。

  但这显然不能改变谷歌在全球推行的政策。恐怕没有人能够改变一个意气风发的CEO,让自己的想法在公司内畅通无阻的加以执行。

  这对于谷歌中国尤其难。在过去的几年里,谷歌中国的高管们,只能(或者只愿意)谈论与“营收”有关的话题,而很少触及与“技术”有关的讨论。这让谷歌中国和谷歌之间,越发产生区隔:那些新产品、新技术,似乎与谷歌中国毫无关系。

  就连与阿里云的纠纷,谷歌中国也难以发声——因为中国压根没有Android团队,一切只能静候高级副总裁安迪·鲁宾在美国与阿里巴巴隔空喊话。

  谷歌中国管理层亦有怨言。

  或许对于刘允来说,他的职责就是在中国市场尽可能多的获取业绩,对于杨文洛来说就是协调中国研发团队参与全球项目。这种方式,让谷歌中国的形象、个性越来越模糊,却应该是谷歌想要看到的一种结果。

  一两个月前,有接近谷歌中国的人士透露,谷歌似乎正在缩减给中国团队的资金支持。支持这种说法的论据,或与前述项目调整有关;而与之不符的是,谷歌刚刚斥资让上海团队搬到条件最好的一栋办公楼中,而且还非常用心的专修了一番。

  种种迹象表明,历经四年时间,谷歌中国去本地化已经接近尾声。

  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人能预料这家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前景。谈及搜索市场的竞争,刘允会强调谷歌已不再是一家搜索公司。而一位首次来华的谷歌美国员工在北京降落时,看着舷窗外禁不住问自己:我们真的放弃了?

李开复 谷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