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上班族:“难立之年”的突围
王根旺 王根旺

“80后”上班族:“难立之年”的突围

 

  本文来源:  新华社  姚友明

   古语云:三十而立。眼下,“80后”基本都步入了工作岗位,处在而立之年“附近”的他们的工作、生活情况都还好吗?

  所谓“80后”,指的是中国在1980年至1989年出生的人群,南京大学的一项统计表明,全国目前有接近两亿的“80后”。很多“80后”在即将或已经迈入而立之年时,真切地感到了四个字:三十难立。

  “没完没了的事情,没完没了的累。”这是在合肥工作的李诺最近一直没有更改的QQ签名。他告诉记者:“除了十一休息了3天,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休过假了,无休无止的加班,无休无止的电话,我想逃离,却又害怕逃离之后的生存问题。”李诺今年28岁了,大专毕业后的工作是父亲的朋友帮忙介绍的,他害怕辞职会引发父亲的不满,也担心自己再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想找个女朋友,可我的收入和学历都不高,也没时间陪她,所以我就暂时死了这条心了,现在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宅男’,早上起来照镜子的时候,我经常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李诺说。

  李诺的感受并不是孤立的。在上海打拼的时响也对“三十难立”这句话感同身受:“我拼了这么多年,攒下的钱只够在上海买几平方米的房子,每次过年回家,老妈都劝我回家工作,可在上海立足是我的梦想,但这梦离我越来越远。”不久前,时响的女友因为一次意外离开了人世,时响哽咽着告诉记者,由于收入少、工作压力大、休假时间短,他没能在女友在世时陪她多看几场电影,多品几样美食,他现在很后悔,但已是无力回天。

  有专家称:“作为中国迅速发展的经济和独生子女政策催生的一代,‘80后’在成长过程中几乎经历了中国社会变迁的全部,‘80后’用一代人、三十年的时间,经历了别国几代人、300年所经历的焦虑和苦痛。”

  中国社科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尹韵公说:“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80后中的大多数人是‘数字移民’,90后、00后是‘数字原住民’。”在“移民”的过程中,在适应新环境的同时,在与新环境的摩擦、博弈的过程中,有人沉溺于网游,也会有人自然而然回忆起过去,回忆起儿时的美好。随着“80后”上班族压力的增加,“80后”的怀旧文化也开始盛行起来。不仅有关新版教材中人物关系的“剧透”会引发议论,有关教材人物的网络歌曲会走红,而且,80后怀旧文化的主题餐厅、酒吧也早已开门大吉、生意兴隆:在长春,就有红领巾主题的餐厅以及以“时光倒流”为主题的酒吧,在餐厅里,餐桌是木质的课桌,就餐需要佩戴红领巾,点菜的菜单是一张试卷,服务员被称作是小队长,买单被称为“交学费”;在酒吧里,“80后”仿佛经历了一次时光的倒流,红白机、旧桌椅、老木盒钟、铁皮青蛙玩具……承载的都是“80后”儿时的回忆。

  如今大多数“80后”走向社会舞台。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曾对目前“80后”的处境表示同情,他说:“我们当年可以推卸责任,把所有的困难推向了单位。现在的年轻人,只能将处境的喜忧归结为能力或者运气,别无他法。”而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风笑天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值得讨论的事,每一代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遇到问题。‘80后’垮不了的,他们走个弯路也好,摔个跤也好,选择这个选择那个也好,让他们去。这就是社会,这就是时代。”

 

 

80后 房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