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2亿元国有煤矿被以37.5万元贱卖
王根旺 王根旺

山西2亿元国有煤矿被以37.5万元贱卖

【山西2亿元国有煤矿被以37.5万元贱卖】“今天该矿价值在30多亿元。”江硕夫对记者说。江所说的“该矿”,指的是保德县南河沟乡扒楼沟村煤矿。此矿在2007年经过拍卖,只卖了37.5万元。而买受人之一的张怀保是原保德县安监局局长李新生的内兄。当年该矿就价值2亿余元。(法治周末)

 

 

山西2亿元国有煤矿被以37.5万元贱卖

 扒楼沟国营煤矿摇身一变成了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今天该矿价值在30多亿元。”山西忻州神达晋保煤业公司(以下简称神达晋保煤业)法定代表人江硕夫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江硕夫说的“该矿”,指的是保德县南河沟乡扒楼沟村煤矿。此矿在2007年经过拍卖,只卖了37.5万元。而买受人之一的张怀保是原保德县安监局局长李新生的内兄。当年该矿价值2亿余元。

  2007年11月,南河沟乡扒楼沟村国有煤矿被保德县经济贸易局(以下简称保德县经贸局,后改名经信局)“拍卖”,张怀保等3人以37.5万元的价格购得。该矿原矿工对此十分痛心。他们2005年曾在该矿入了10%的股份,2008年遭遇强行退股。2009年9月,张怀保等股东转手将37.5万元购得的煤矿以2.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神达晋保煤业。

  当时价值2亿余元的国有煤矿在保德县官员的运作下竟然只卖了37.5万元!“名义上是保德县经贸局拍卖,实际上评估公司、拍卖公司都是安监局找的。”保德县经贸局一官员一语道破天机。

  2亿元国有煤矿只卖了37.5万元

  地处晋西北的保德县,“一黑两红”是传统支柱产业。“一黑”为煤炭,“两红”为红枣和海红果。该县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分布面积为560平方公里,具有煤质好、埋藏浅、杂质少、易开采等特点,已探明总储量为127亿吨。山西省煤矿兼并重组后该县保留了11座煤矿。2011年该县财政收入20多亿元,煤炭收入占大半以上,属于典型的煤炭财政。

  南河沟乡是保德县一个偏僻的乡镇,扒楼沟村在南河沟乡算是资源最丰富的村庄,主要有扒楼沟煤矿等。

  矗立在扒楼沟村的神达晋保煤业,办公大楼气派、壮观、整洁。给初来乍到的人的第一印象是个正规企业,人们很少关注该企业的过去。事实上,该企业是张怀保等人联合当地官员反复转包、出让的产物。知情人说,该企业如今表面上看是神达晋保煤业控股,但暗股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包括几十年来在该矿上班的老职工们,甚至弄不清幕后大老板真正是谁。

  2007年11月8日,是让扒楼沟国有煤矿老职工们永远忘不掉的日子。当日,保德县经贸局、煤管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部门联合下文,扒楼沟国有煤矿摇身一变成了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保煤业)。

  记者在一份2007年11月8日的《保德县扒楼沟煤矿净资产转让协议》中看到,甲方为保德县经贸局,乙方为张怀保、徐建军、兰金明。双方协商同意:“甲方拥有保德县扒楼沟煤矿全部产权,经山西天华财务咨询评估公司评估,该煤矿的净资产为37.5万元,县经贸局同意将其在该煤矿的全部净资产转让给张怀保三人。乙方同意以净资产37.5万元购买甲方全部净资产。甲乙双方净资产交割时间为2007年11月8日前。净资产发生转让后,扒楼沟煤矿的债权、债务全部由乙方承担。”据了解,37.5万元中,有张怀保10万元、徐建军17.5万元、兰金明10万元。

  2007年11月8日的《忻州市宇升拍卖行国有企业资产交易成交确认书》中产权受卖方为:保德县经贸局,法人代表:田玉林;产权受买方:张怀保、徐建军、兰金明。该确认书中说:“保德县经贸局对保德县扒楼沟煤矿评估确认后净资产进行整体拍卖。忻州市宇升拍卖行公告时间为2007年11月6日到2007年11月8日,在公告时间内有3方参与竞买。其中3号竞买人,也就是张怀保、徐建军、兰金明购得,成交额为37.5万元,由买受方直接支付给卖受方,本次合同交易合法,确认有效。”记者发现该产权卖受方盖章处,保德县经贸局既无签名,也没有盖章。

  对此,保德县一些老板说:“上面公告时间只有两天,除内部人知道外,其他局外人几乎不知情,属于典型的暗箱操作。”

  2007年保德县经贸局出台的文件中显示,张、徐、兰注册了晋保煤业,注册资本为1156万元,三人各占40%、28%、32%的股份,张怀保成了最大的股东。

  2009年9月18日,晋保煤业转让给神达晋保煤业,张怀保40%的股份就卖了近亿元。

  2007年和张怀保一起购买扒楼沟煤矿的股东之一兰金明,现任神达晋保煤业总工程师。    2007年11月8日,保德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也出台《关于保德县扒楼沟煤矿企业改制职工安置方案的批复》,同意该矿呈报的企业改制职工安置方案,原扒楼沟煤矿职工,全部由新成立的晋保煤业接收,并全部续签劳动合同,职工安置补偿金16.5万元,由张怀保、徐建军、兰金明支付,新成立的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全部入养老、工伤、医疗保险。

  煤矿局长的影子

  知情人透露,张怀保在岢岚有自己的焦化厂,身价上亿元。

  今天,扒楼沟村民依然清晰地记得,早年张怀保养过拉煤车,后来经营过客车,线路是保德到太原。一张姓村民告诉记者,张怀保过去开212旧吉普车时,一盒3元钱的香烟都抽不起。但他凭借自己是扒楼沟村村民的身份,再加上妹夫李新生是原保德县安监局长(兼煤炭工业局长)的优势,2001年,他卖掉客车,开始干煤矿。此后,又打扒楼沟国有煤矿的旗号开煤矿。

  村民们介绍,扒楼沟村煤矿最多时有村办煤矿、乡办煤矿、国有煤矿及无证黑矿,共有六七个矿井口。

  扒楼沟煤矿建于1958年,当时其性质为地方国有煤矿。上世纪90年代他们上班时煤炭不畅销,每吨煤价为20元左右,扒楼沟煤矿职工为了养家糊口,工人们纷纷离开煤矿,外出打工。2000年以后,煤炭价格逐渐上升,涨到几百元时,工人们想回来上班,煤矿却不愿用他们,用的大多是外地人。其原因之一是煤矿出事故后,外地人很好摆平,本地人要价高,难处理。

  记者看到:2001年10月1日,扒楼沟煤矿法人代表张明孩(矿长)和乙方代表康平、张怀保签订了一份《扒楼沟煤矿新井承包合同》。

  说起煤矿承包,张明孩也是个关键人物。

  一份简历上显示,张明孩,男(保德县南河沟村人)初中文化,单位为保德县煤管局。1970年至1980年在扒楼沟煤矿工作,1981年至2000年在保德县煤管局工作,2001年至2002年在扒楼沟煤矿任矿长。

  据职工和煤管局人士透露,张明孩原是保德县煤管局的司机,李新生曾任保德县煤管局局长。张明孩2001年“空降”到扒楼沟煤矿当了矿长。有职工认为,张明孩来时就动机不纯,与其说是来当矿长的,还不如说是煤管局的李新生派去出卖煤矿的。因为他刚去不久煤矿就承包给了李新生的内兄张怀保。

  针对扒楼沟煤矿低价拍卖的事实,保德县经信局办公室原主任高艾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局有国有资产管理的职能,但实际操作是煤管局,其他国有企业由经贸局负责改制,煤矿改制由煤管局负责,2010年以前,安监局和煤管局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名义上是保德县经贸局拍卖,实际上如何评估、改制都是煤管局说了算。而煤管局没有国有资产处置权,他们必须得打经贸局的旗号。国有煤矿改制由煤管局改了,职工上访却找我们来了,两个局都互相扯皮。”最后,他总结道:“县政府不最后拍板,我们不敢随便改制。”

  2010年,保德县经贸局更名为保德县经信局,当时负责拍卖扒楼沟煤矿的老局长,如今已退休,知情者说,老局长已被某煤矿以几十万元的高薪请走。对此,保德县一机关工作人员直指要害:“不是他水平高,而是过去他们掌权时一些企业欠了其人情债,如今还而已。”

  据了解,价值两亿余元的煤矿卖了37.5万元,在山西乃至全国也实属罕见。

  而知情人说,张怀保等人37.5万元购得国有煤矿主要靠的是李新生。

  保德县煤管局工会主席翟乃林说,李新生在保德县煤管局先后当过副局长、局长。县煤管局和安监局以前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安监局长由县人大任命,而煤管局是个二级局,局长不需要人大任命,安监局长兼煤管局长。从2010年开始,县煤管局和安监局分开了。

  2012年9月28日上午,在忻州市煤炭工业局,副局长李新生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2007年8月他从保德县煤炭局调到东关镇任党委书记,2010年调到忻州市煤炭工业局任副局长,李说他分管安全,而扒楼沟煤矿是2007年11月转让的。李声称扒楼沟煤矿37.5万元转让与他无关。

  过去晋保煤业和现在神达晋保煤业老板是谁?好多村民和矿工都不清楚,村民印象中张怀保、郭绪田都是晋保煤业的大老板,而兰金明、徐建军虽然合同中有股份,但却不为外人所知。

  但保德县有人传言,晋保煤业有暗股的人很多,时下的神达晋保煤业也有地方官员在其中参(暗)股。

  强行职工退股后高价转让

  在一份2005年4月28日的《扒楼沟煤矿职工入股协议》中,记者看到,甲方是张怀保,乙方是扒楼沟煤矿职工代表张底明。2004年煤价的上涨,职工要求在扒楼沟煤矿入股,职工们争取到的入股比例合计是10%,需投资款400万元。入股期限是2005年4月28日到2011年10月1日。甲方考虑到乙方职工的困难,愿无偿赞助乙方职工股份投资款64万元(每位职工2万元,不入股的职工不赞助),除此,32名职工需要每人投资10.5万元,合计336万元。其中50万元作为风险抵押金,100万元作为新井的投资款。当时,有职工因为拿不出那么多投资款,还有卖掉股份的,或让亲戚朋友合伙一同入股的。

  据职工们回忆,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甲方游说乙方煤价要跌,要求乙方退股。于是,乙方中个别人开始动摇,但好多职工满怀信心,不愿退股。甲方此时说,要退都退,后来强行让职工们退了股,每个职工除本金外分到50多万元的红利。职工们说,当时的情形是不退股就不给分红。

  事后,职工们分析,张怀保等人逼他们退出股份,为其以后将煤矿顺利转让、大把赚钱扫清了障碍。

  矿工们说,2009年,张怀保等股东将37.5万元购买的煤矿以2.6亿元的价格再次“转让”。

  兰金明给记者出示的一份落款为2009年9月18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该决议书中表明,张怀保等三股东转手将37.5万元购得的煤矿以2.6亿元的价格“转让”。其中山西忻州神达能源集团公司出资10884.43万元,占40%股份;山西晋龙能源有限公司出资8163.32万元,占30%股份;李爱军出资8163.32万元,占30%股份。

  神达晋保煤业法定代表人江硕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山西忻州神达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神达集团成立时忻州市政府注资两亿余元,剩余资金为贷款,共兼并了15个煤矿。我开始在宁武县国有煤矿上班,2001出来自己开煤矿。现在晋保煤业价值在30多亿元。”

  2007年37.5万元购买了煤矿,2009年转手卖了2.6亿元,2012年该煤矿价值达到30亿元,保德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确实是真的。      

 

山西 煤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