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门槛降低:90后成网络犯罪“主力”
王根旺 王根旺

黑客门槛降低:90后成网络犯罪“主力”

 3万多元现金,一眨眼被人转移到巨人网络的账户里变成游戏币。今年3月,家住江苏省徐州市的王先生在互联网上不经意间落入了一个骗局。随着骗局被公安机关侦破,包括木马作者在内的58名犯罪嫌疑人被成功抓获。这些犯罪嫌疑人中,22岁以下的90后年轻人占到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0月20日,苹果王府井零售店在北京王府井商业街开业。据介绍,这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苹果零售店。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摄

3万多元现金,一眨眼被人转移到巨人网络的账户里变成游戏币。今年3月,家住江苏省徐州市的王先生在互联网上不经意间落入了一个骗局。随着骗局被公安机关侦破,包括木马作者在内的58名犯罪嫌疑人被成功抓获。这些犯罪嫌疑人中,22岁以下的90后年轻人占到40%。

徐州市公安局网警支队苏警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从近年侦破的案件来看,互联网犯罪显示出低龄化的特点,“这些年轻人对计算机比较感兴趣,对技术相对来说比较精通。他们天天在网上,没有稳定或正当的经济来源,都是打零工,很容易被引导走上犯罪道路”。

“浮云”木马案件

王先生是一家淘宝网店的卖家,他和顾客在网上讨价还价时,收到一个陌生网友的对话框。该网友自称认识拍拍网公司的人,能帮王先生刷拍拍网店的信誉。随后,王先生接收了对方发送的一个软件包,该网友还似乎“不经意”地告诉王先生,目前支付宝有优惠活动,充值100元送30元,只限当晚。

王先生立即用网上银行向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打了2000元,随后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巨人账户充值成功”的信息。而当王先生查询支付宝账户时,却发现充值没有成功。发觉上了当的王先生果断报了警。

原来,犯罪嫌疑人以发“拍拍新规则”为名,实际向王先生发送的是一种叫做“浮云”的新型木马病毒。这种病毒在受害人使用网银转账的过程中,在后台秘密截取网银转账信息,在受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受害人网银内的资金秘密转入到犯罪嫌疑人指定的游戏账户。

经过侦查和追踪,徐州警方一举侦破了这个“浮云”木马盗窃团伙,在对涉案资金进行分析整理后警方发现,在不到两个月里,“浮云”木马案件中的受害人达近百人,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

苏警官向记者表示,利用木马盗窃对技术的要求并不是太高,“他们还算不上黑客,只能说写木马的两个人技术还不错,而对用木马的人就没有太高的技术要求。”

做黑客的门槛降低了

近年来,90后利用网络犯罪的案件不算少见。90后朱凯华从2010年起,利用网银漏洞盗取信用卡,套现300万元,最终,朱凯华因犯信用卡诈骗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90后青年肖东伟,利用网络非法设置博彩平台,专门用于骗取网友钱财,在短短10天里骗得40余万元,后被山东省冠县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捕。

“对于我们来说,如果真想‘黑’一个人的网络系统,通过课堂上的学习内容,以及自己的研究是可以做到的,但我不会去做。因为只是技术研究,自己觉得好玩,别人也会崇拜你的技术能力,但我心里很明白,如果真做了,那是犯法的事,我心里有这个底线。”就读于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在校大学生马文(化名)对记者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心理学教授武伯欣非常关注青少年网络犯罪,在日常研究中经常会接触涉及网络的年轻人犯罪案件,他发现,涉嫌互联网犯罪的高发年龄段在18~25岁,网络对于90后的吸引超过了任何一个年龄段。武伯欣认为:“对于90后,网络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尤其是生活在乡村的年轻人,网络是他们唯一获得心理满足的途径。”

至于犯罪动机,除去常规的钱、名利、性等动机外,武伯欣认为年轻人好奇的动机很突出,还有游乐的动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犯罪。现在网络上的年轻人不像前辈们那样只注重在现实中通过奋斗获得成功。他们认为在现实中实现不了的,在网络上可以实现。对于有的年轻人为了网络中的虚拟货币、虚拟分数而坐在电脑前,没日没夜,甚至为之犯罪的现象,武伯欣表示,从犯罪心理学角度看,人们犯罪是为了追逐金钱、感官享乐、名利等,而90后表现为“既有现实的追逐,又有对虚幻的迷恋”。

在马文看来,现在做黑客的门槛降低了,网络上很多技术论坛里有现成的文件,只需要自己填写完整后打包就可以。他曾经亲眼看到有所谓的“技术达人”当场向同学们展示黑进一家政府网站,“黑进去以后他就可以更改主页的信息,当时很多人围着他看,他并没有更改,只是证明了他的这种能力”。

减少90后网络犯罪还需多方努力

马文说,他在学校里曾上过“网络技术安全”的课程,主要是讲一些IT协议,内容协议的安全性,但面对一些诱惑时,完全要靠自我约束。他认为,应该加强对青少年的法律常识教育,让每一个互联网从业者在最初接触互联网时,就给自己心里加上一把锁。

参与侦破网银大案的苏警官告诉记者,很多90后犯罪是因为缺乏正确的引导,当他缺钱花时,发现写一款病毒或木马软件可以赚钱,他就会铤而走险。“如果让他们的一技之长有发挥的地方,他们犯罪的可能性就会变小。”苏警官表示,“浮云”木马病毒的主要作者中,有一个就属于这种情况。

在参与侦破的过程中,苏警官感触最深的就是90后犯罪嫌疑人走上犯罪道路与家庭教育不无关系。“家里人对他们的关心比较少,一个木马设计者天天在家里上网,家里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做网站,具体做什么,有哪些经济来源,家人都不清楚。另一个设计者是在北京打工,家里人对他的工作状况一无所知。”苏警官表示,现在很多年轻人与父母有代沟,甚至与父母没话讲,出去打工后,家里也不过问,“其实家里的关爱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他们的行为”。

“90后年轻人的家长有的很少使用网络,有的对网络并不熟悉,他们的教育方式滞后,不能适应孩子的需求。”武伯欣认为,社会、学校、家庭都没有对新一代人的教育有所更新,教育手段不能适应教育对象的变化。

90后已然离不开网络。他们寄居于网络生活,上课虽然被禁止,一下课就拿出手机上网。网络弥补了90后成长教育中的种种缺失,同时也很容易让他们在网络中迷失。武伯欣坦言,“在我最近接触的案件中,就曾遇到过为了6块钱上网费而杀人的极端案例。”

在武伯欣看来,减少90后的互联网犯罪还需要多方面的努力。首先,国家相关部门应借鉴国际上的研究成果,不要总讲中国的特殊性,比如建立影片分级制度等;其次,针对网络,不能忽略对未成年人“游乐”软件的管理,这些软件的很多内容对青少年成长不利,甚至在手机上就应该分级;再次,大学课堂缺乏性教育,是否能够通过网络、手机软件等利于青少年接受的形式,对青少年进行此类教育。

黑客 90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