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源于偶然 要对偶然性保持开放态度
王根旺 王根旺

成功源于偶然 要对偶然性保持开放态度

  

本文来源:译言网 ? ?作者:Frans Johansson

? ?八年前我出了我的第一本书《美第奇效应》,讲的是不同的文化、行业和学科的交叉,是如何产生颠覆性的创意,以及其中的原因。这本书很受欢迎——到现在为止已经被翻译成了18种语言,成了之后创新对话的常常谈及的话题,我向世界各地的执行官介绍我的想法,同时我还建立了一家独特的咨询公司,客户遍布六大洲。不出所料,经常有人问我,我是如何做到的。

通常我会用下面的故事作为回答。当时我刚把书写好,需要推广它。明确的目标人群是创新领域的人——他们一般就职于策略部门,研发部门,业务开发部门,或者是创业者。但是我要与许多“知识领袖”争夺同一批读者。在我的新书出版的时候,同期大概有15本关于创新的书面世。哈佛商学院出版社作为我的出版商,就在发行我的书的同一个月,也出了另外两本关于创新的书,其中一本的合著者是重量级作家Clay Christenson。要从这些思想和名望的洪流中吸引一些注意,是不小的挑战。我是第一次出书(更别提我刚从商学院毕业两年),要怎样才能崭露头角呢?

当时我的未婚妻(现在的妻子)是摩根大通的多样性顾问(diversity consultant),我们经常谈论我的新书和她的工作,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这两者会有联系。有一天,她的公司要求她描述一些多样性的商业案例,他们想要的,不能只是出于道德和法律的理由,而是能最有力地支撑多样性的论述。那天晚上我们聊了聊,结果她发现,我书中的思想恰恰就是她所需要的。

“你可以说,多样性能驱动创新,无论这些多样性来自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领域,不同性别,等等。”我的未婚妻告诉我。她建议说,这就是支持多样性的最有说服力的商业案例,“我发自内心的觉得,人们会很想知道这个观点。”她是对的。我在向摩根大通投行部的负责人Steve Black介绍过我的书之后,才知道这点的。

那次对话改变了我的一切。突然之间,美国各地的公司的首席多样官(chief diversity officers)开始邀请我去演讲,告诉他们的CEO多样性是如何驱动创新的。许多公司也都因此改变了他们对于多样性与创新的思维方式。而且,因为创新早已深入人心,很快地,我的合作对象扩展到首席创新官,策略部、业务开发部、新兴市场部,几乎所有与创新相关的地方。对我书中想法的需求一发不可收拾,迅速走向了全球,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在一次与客户的晚宴上,坐在我身边的策略执行官靠过来,对我说,“你的‘侧门策略’实在太有才了。”我当时是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好请他解释一下。他说,“好吧,你没有直接去找首席创新官,策略负责人,或是研发部门的人,而是把目标锁定在了首席多样官,通过他们,你接触到了像我这样的人。”他说得异常严肃。“你的策略是敲开一扇侧门,一扇其他创新思考着不会去敲的门。”

“侧门策略”,我想着,它都有名字了。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也的确是。不过,我当然更清楚怎么回事,我不得不承认,我的侧门策略只不过是纯粹的运气。如果不是我未婚妻和我之间的顿悟的一刹那,我恐怕现在依然在苦苦奋斗,试图通过传统渠道与创新部门建立联系,而且还是与其他上百个作者和思考者挤在一起。所谓才华横溢的策略其实不过是一时的好运。

这个认识让我很快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如果这是普遍的情况呢?如果人们谈论的每个计划周密执行严谨的“策略”,其实是不期而遇的,偶然的瞬间和事件,机缘巧合,纯粹的运气?像微软、诺基亚、星巴克这样的大公司,或者享誉世界的作家,富可敌国的投资家,开创历史的科学家,如果他们背后的故事有更多不为我们所知的偶然性,那又会怎样?如果成功和失败中间只隔着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偶然呢?

可以肯定,巧合的故事经常发生。在八十年代末,比尔·盖茨和史蒂夫·巴尔默经过认真的思考,决定放弃苦苦挣扎的新操作系统Windows,因为存在内存泄露的缺陷,转而和IBM一起合作开发OS/2,并逐渐解散Windows开发团队。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巧合发生了,David Weise和Murray Sargent(并非微软员工)两人在Redmond园区的一次派对上,纯属娱乐的搞笑,结果这个玩笑却提供了一个解决的Windows内存泄露的办法,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两人坐下来修复了缺陷,而微软的前途也得以改变。在谷歌创立的大概9个月前,谢尔盖·布林 和 拉里·佩奇意识到,他们必须在公司和斯坦福的博士学位之间作个选择,他们的决定是获得学位,同时把他们的搜索引擎以100万的价格卖给雅虎,但是,雅虎拒绝了(其他公司也决绝了)。很走运,不是吗?2004年,时任投资银行拉扎德公司的副总裁保罗·佩莱格里尼被炒鱿鱼了,在接到一个幸运的电话之后,他成为了一个对冲基金的低级职员。这位死都要证明自己的银行家看到了一份报表,报表表明住房市场估价严重过高。他的老板约翰·鲍尔森大幅投注,一年赚到了150亿美金。尽管鲍尔森常常提到“我喜欢那张图”,但是再也没法找到第二张了。

我们的大脑会接受这种偶然运气的解释,并寻求方便的替代模式。想要事业成功的捷径,你会得到富有逻辑性的解释、推荐、道路和方式。然后去问已经成功的人士时,却突然变成了机缘巧合的故事。忽略这种成功的基本因素是不再合理了。

我们更情愿相信成功源自于预测趋势,分析数据,出奇制胜的策略,运用某种合理的逻辑方式。如果真这么简单的话,我们恐怕早就知道成功的秘诀了,但是我们没有。相反,偶然性被我们放在一旁,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掘出具有逻辑性的方法,或者不那么显而易见的方法。

所以,无论是你的公司还是你的人生,对偶然性保持开放的态度。你就能一步步的增大这种几率。比如,公司外部与内部,不同的文化和国家,相互隔绝的部门,让这些人一起工作,这种交流可以让你找到出乎意料的高见和机会,这些是其他人无法通过逻辑推理出来的。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广种博收,增大概率。《愤怒的小鸟》是游戏开发公司Rovio的第52个游戏,你也许根本没听过他的前51个游戏。无论你干什么事,如果你尝试了52次的话,你很可能会碰到让你出人头地的机会。

你的公司,事业,甚至人生,都可能在一刻之间发生改变。一定要抓住机会!(谈和译 编译)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