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社交网络信息将是人们建立社会信用的评判标准!
i黑马 i黑马

十年后,社交网络信息将是人们建立社会信用的评判标准!

试想未来银行审核贷款时,除了传统信用评等外,还会参考申请人网路信用;猎人头公司会依据在Quora等网络论坛的表现,判断个人是否专业;Airbnb网站的民宿租屋纪录,也能提高在WhipCar网站的租车信赖程度;eBay拍卖网站的回应内容,亦有助于在Etsy网站贩售自制手工艺品;传统名片由即时更新的数位档案及纪录取而代之。

这些网络资料,可反映行为模式、个人动机、同级评价、是否值得信赖等,欢迎光临新信用经济时代,网络纪录将比信贷纪录更强大。

在网络世界信用早已有其价值,例如亚马逊商城的星级评鉴、eBay的明星卖家、《魔兽世界》等电玩的评级,今日差别在于可从各种来源收集资料,每次交易、每则留言、好友清单、检举垃圾讯息、徽章奖励,都成为你我是否值得他人信赖的因素。

有些产业格外重视信用,如金融、电子商务,故网络信誉在现实世界确有价值潜力,若能验证真实身分,可大幅提升信赖程度;而在网络交易中,陌生人之间需要更高的信赖关系;又或是像征??才时,传统仰赖各方杂乱资讯的遴选方式也已不足。

程序设计师兼知名博客作者Joel Spolsky与Jeff Atwood在几年前发现,网络信用可大大改变人们求职模式。Atwood表示,“传统维基页面与常见问答模式使用时很麻烦,如各位若对Chrome浏览器扩充套件有兴趣,就得一篇篇查阅无数对话纪录,每则留言都看似同样重要,因此人们希望改善找寻解答的方式,在茫茫网海里发掘潜藏的宝藏。”Atwood认为,解决之道显而易见,“让用户投票选出最佳答案,并评比回覆品质。”

两人于2008年9月推出Stack Overflow网站,结合Digg网路书签、维基百科、eBay拍卖网站的特质与元素,这个平台供程式设计师提出详细技术问题,并由其他同业解答,33岁用户Marc Gravell现居英国迪恩森林附近,他表示,“我自从试用后就无法自拔”,他目前已累积超过31.5万分,在网站排名第二。该网站今日每月不重复访客数超过2,400万,每天新增约5,500项问题。

用户在Stack Overflow网站上,有各种方式可增加信评分数,包括投票、编辑等,Spolsky指出,“若要提高信用,就得说服同侪你确有专业,网站之所以毫无垃圾讯息,解答率约达八成,完全是社群发挥功能所致,用户信评分数愈高,编辑权限也愈大。”

网站成立后不久,两人听说有些程式设计师会在履历里,加注自己在Stack Overflow的信评分数,猎人头公司也会利用这个平台,搜寻具备特殊专长的设计师,Spolsky提到, “履历只会载明学历、工作经验、青少年时期的标准化测验成绩,但若浏览Stack Overflow的留言纪录,立刻就能判断设计师技能熟练与否。”2011年2月,该网站推出邀请制的人力银行Careers 2.0,协助企业寻找专业程式设计师。

从此案例可见,人们在单一网络服务累积的信用,已开始产生外在附加价值,在专业论坛回答问题后,也能增加找到好工作的机会。

信用资讯也能用于预估未来,例如运用某人过往行为纪录,推估他将来遵守合??约的可能性。

这在金融服务业格外有用。Errol Damelin创办短期现金借贷网站Wonga,他指出,“任何类型企业只要以信用为营运基础,都必须计算人们还款的能力与意愿,纵然对方有能力偿债,是否确实会还?这完全是两回事,所以信用就变得很重要。”Wonga宣称要判断申请人可靠程度时,平均会分析8,000项资料。

Brett King着有《Bank 2.0》,于2010年在美国纽约创设金融新创公司Movenbank,也支持上述见解,“信用评分为落后指标,只分析过往事件,信评机构未使用资料分析个人现今行为是否有风险。”Movenbank不只希望运用科技,打造个人化金融体验,更企图改造传统风险模型,King曾在传统银行任职逾18年,对信用评估程序十分意外,“多数银行回绝约半数申请案,他们拒绝半数潜在客户,却连原因都不说明,实在很奇怪。”

Movenbank核心概念称为CRED,除了参考个人传统信评分数,亦纳入其他面向,如社交参与、信任权重等,eBay评等是否良好?是否曾与其他用户汇款?还会计算社交连结程度,例如Facebook好友人数、LinkedIn人脉对象、Klout分数影响力高低,这些资料不仅用来评估风险,也衡量客户潜在价值;若曾从人脉里转介其他客户,或是准时付款,CRED分数就会提高,King指出,“这不是个人信贷分数,而是你这个人的可靠程度。”

问题在于,人们是否已准备好公开自己的社交资料?

King相信,客户若了解资料用途与好处,自然会提高意愿,“人们目前并未充分运用人脉与信用,我希望协助他人认识与建立影响力及信用,并做为可善用的资本。”

社会科学家长期试图量化信用的价值。

2008年,日本爱知县国立生理学研究所的定藤规弘(Norihiro Sadato)与研究团队想了解,人们对信用与金钱是否抱持相同见解,故着手描绘对不同奖励的神经??反应。为证明推论,定藤设计出一项实验,告知受试者将参与一项简易的博弈游戏,在三张卡片里择一,某一张可获取奖金,研究人员运用功能性磁振造影,监控受试者获得现金奖励时,脑部会产生哪些活动。

受试者隔天回到实验室,每个人都会见到自己的面部照片,以及一群陌生人对这个表情联想到的字词图说;有些词汇比较正面,如“值得信赖”,有些属中性,如“有耐心”,其他为负面。受试者听闻自己获得好评价时,脑中纹状体部位亮起,与获得现金奖励时反应一致,定藤指出,“研究结果显示,人类采用相同货币系统看待不同类别的奖励。”

换言之,脑部神经觉得个人名声与金钱价值相等。

数千年来,个人信用均为社会经济决策方式,今日差别在于,网络科技将过往面对面的信任关系延伸至网络上,令陌生人能够互动与交易。

在WhipCar、Airbnb等网络市场,成员冒险将车辆或住处出租给他人,信任与信用益显重要。社区市集与电子商务网站的差异在于,前者发生在现实世界里,由真人以实名互动;在网络上与其他人交易时,需要另一种衡量方式,信用即可做为替代方案,因为这是社交网络对个人信赖程度的终极指标。

Airbnb网站媒合一般民众的住处租借供需,该网站创办人兼执行长Brian Chesky表示,“无论是网路或实体世界,信用可反映个人部分历史,不过随着市场成熟,对信用的需求反而下滑,这一点最令我意外。”

换句话说,房东与房客拥有信用后,用户就能信任运作构想(住在陌生人家中与让陌生人登门入住)、网站系统(Airbnb)、交易双方,Chesky指出,“历来房客人数累积至20人后,许多房东就不再对房客设限,不必先用电话联络,也不需先提供大量资讯,开始信任他人,所以我们不只是出租空间,更协助改变人们信任人性的方式。”

“各平台若要成为网路信用的核心,就得建立有意义的关系,并累积可突显真实个性的资产”,Chesky现年30岁,明白用户在Airbnb网站累积资料的价值,也相信Airbnb拥有信任货币,“许多人会对此感到很有兴趣,因为交易不只在网路上,亦包括面对面往来,我们记录人们在现实世界的行为,与其他网站大不相同。”

可是这么多资料也衍生出一项重大问题:我们的信用,归谁所有?我们辛苦累积的网络成果,难道不应自由转移吗?若身为Airbnb网站的优良房东,为何不能借以申请贷款或在Etsy贩售手工艺品?

Chesky表示,“我们正在创造一种真正重要的货币,在Airbnb以外也可能很有用。”

目前信用资料在同类型网站之间无法转移,多家新创公司都企图解决这项问题,包括Connect. Me、TrustCloud、TrustRank、Legit、WhyTrusted等,努力设计能串联信用资料的系统,以“新信用应用程式介面”打造平台,结合用户在各网站的活动、评比、评鉴纪录;Legit推出的服务中,给予用户0至100的分数,希望针对个人可靠程度,提供通用评量途径,现居旧金山的27岁共同创办人Jeremy Barton订下目标,要成为“分享式经济的信用制度”。

这些新创公司如欲成为信任产业界的PayPal,还得先克服多项重大挑战。例如在演算式中,不能轻易受网路蟑螂操纵或污染,此外,也必须说服各网站开放资料,再建立归纳与收集信用资料的标准化格式。Legit共同创办人兼科技长Rob Boyle表示,“既然银行会提供信贷资料给政府中立机关,企业也会愿意分享信用资料,若单一公司释出资料后,能换得产业统整资料,仍是利多于弊。”

对于如何判断个人可靠程度,这些新创公司列出的信用资料来源中,都不约而同提到LinkedIn、Facebook、Twitter等,但拒绝提供进一步资料,声称演算式属企业机密。

这些新信用认证机构若要具备公信力,就得推出特殊产品,因为PeerIndex、Kred、Klout等企业均已收集各个社群媒体的数位资讯,计算追踪对象、专业人脉、打卡地点、讨论内容,借以衡量“社会影响力”,而非“信用”。位于旧金山的Klout共同创办人Joe Fernandez指出,“影响力意指号召他人行动的能力,信用则是评价他人好坏与是否值得信赖的指标。”

影响力评量单位是新信用经济的先驱,有些人或许觉得,Klout分数不过是人气竞赛,但这些网站已开始研究,如何从各社交网站的资讯交流内容分析价值,39岁的PeerIndex创办人Azeem Azhar认为,“社交网站用户平均每月使用约500分钟,形同在生活里累积履历,所以当然要从中获取价值。”

早期影响力与信用资料统整服务必然会从错误中学习,也得先以负责态度运用信用资料,此外,信用大多有其脉络与背景,要转移至其他情境并不容易,纵然是Airbnb网站优良房东,租车是否就值得信任?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资讯学院副教授Coye Cheshire长期研究网络互动的信任模式,他指出,“在特定系统里建立信用,必须考量社交网络动态、系统用户及特色。”

许多新创公司投入新信用经济时,都在衡量不同层面,例如Stack Overflow衡量知识,Airbnb衡量信任,Wonga衡量还款意愿,Klout与PeerIndex衡量影响力。

信用资本并非将多种数据整理为单一数值,人们太微妙、太复杂,无法用个位数或两位数完整呈现,必须汇聚在各个地方建立的多种信用,才有可能如实反映个人特质,并计算在不同背景下的价值。

首先得验证真实身分,这个人是否与声称相符?这些资料反映出单一市集内的可靠性、助人精神等特质,是否可用于推估在另一市集的可能行为?是否尊重他人财产?是否会准时付款?但对于转移信用,最大问题在于从人际关系人汲取共同利益、价值与关联,目前Airbnb等平台只运用这些资料,串联具有共通背景的用户,例如就读相同大学,未来即有机会依据各种因素,连结不同市场内的同好。

这些信用来源多元,不会出现单一演算法,未来只要运用类似Google或Facebook的搜寻功能,即可了解个人在众多不同背景下的长期行为,目前众多独立保存的网路资料,未来都将统一累积,无论是在Quora网站的答案、在TripAdvisor的评论、在亚马逊商城的留言、在Airbnb的回应、在YouTube张贴的影片、加入的社群团体、在SlideShare的投影片,以及信任你的人士、时间、来源、原因,搜罗各种历史与即时纪录,这些讯息都会出现在个人信用版面上,完整呈现每个人的动机、能力与价值。

Chesky表示,“全球新信用信经济才刚起步,有朝一日,将衍生出目前无法想像的诸多项目。”

十年之后,良好网络信用将成为各位手中最有价值的资产。

新信用经济时代经纪商

近一年来仲介服务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承诺将可为你监督、管理线上新信用。

Connect.Me(试验中)

将你的社交网络资料转化成个人新信用网络,以方便寻找可信赖的合作对象。

Tru.ly

让使用者对照社交网络资料与真实的官方统计资料,确实检验自己的数位身分。

Legit(试验中)

在点对点的市场中联结各方新信用资料,汇入“LegitScore”以产出使用者报告。

TrustCloud

加总公开资料后联结到“TrustScore”,统计线上行为模式,让你管理??线上新信用。

Scaffold

建立简单易上手的工具,让点对点市场可确认背景资料,并验证使用者身分与信用。

Confido(试验中)

提供行动资料让使用者跨各个点对点市场使用,借此当上社交网络商界中的信评龙头。

Briiefly(试验中)

致力于联结社交网站上的各种指标与离线活动,以利创造可信的资料库与评分表。

Reputate(试验中)

加总所有点对点市集中的评??论与评分,全力在短时间内存取使用者的线上新信用。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