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今日Apple的昔日神话:拍立得相机精神不逝!
i黑马 i黑马

媲美今日Apple的昔日神话:拍立得相机精神不逝!

人们或许不记得,但宝丽来(Polaroid)拍立得相机曾经和今日的苹果公司一样,成为无所不在的神话。

宝丽来创办人蓝德(Edwin Land)一如苹果前CEO乔布斯(Steve Jobs),都专心一志要推出独特产品,亦热爱设计,在乔布斯眼中,蓝德肯定是位英雄。

《纽约》杂志资深编辑Christopher Bonanos在新书《Instant: The Story of Polaroid》中,回顾这个??美国品牌的兴衰历史,追寻宝丽来如何崛起,又如何逼近崩溃。

在以下访谈中,Bonanos说明蓝德的影响力为何深远、宝丽来的无数官司与商战,并对比今日最受欢迎的照片分享服务Instagram。

乔布斯认为蓝德是英雄,两人皆目标明确,也都充分结合设计与科技。

Christopher Bonanos:两人都是艺术家兼科技人士,亦真心相信产品本身最为重要,而不只是追求填补市场缺口或瓜分市占率。在iPod问世之前,市场已有多种MP3播放器,但全都丑陋、难以使用、体积过大、仍有瑕疵,因此拿到iPod这个完美的白色小方块时,众人都为之惊艳。蓝德推出的SX-70相机,至今仍令人赞叹,这种单一镜头的反光镜照相机在折叠之后,只比其中的底片稍厚一些,着实再完美不过。

两人都明白如何提供大众所需。

Bonanos:能言善道也是两人共同的长处。蓝德过去常将宝丽来股东大会包装为一场演出,他上台后,搭配声光与娱乐效果介绍最新产品,示范新功能与优点,展示结束后,人人都会想买台宝丽来相机回家;这项产品前所未见,却深深吸引着众人。30年后,贾伯斯的行销手法几乎如出一辙,乔布斯很关心蓝德的一举一动,还曾说“这个人是国宝”。

03_polaroid_newopener_p38

1947年Edwin Land将他的发明公布于世。Photo: Polaroid

两人有何差异?

Bonanos:乔布斯是营销大师、天才工业设计师,也懂得推动人才进步,但他不是科学家;蓝德最喜欢待在实验室里,自己找出解决之道,也真心希望关于色觉的基本研究能影响后人,蓝德曾告诉记者“摄影是我谋生的工具”。

乔布斯被迫离开苹果后,曾在访谈内自比蓝德,因为蓝德在几年之前,也曾在宝丽来董事会建议下退休,蓝德亦曾要求助理致电乔布斯,希望他能看开。我觉得蓝德始终觉得乔布斯似乎虚有其表,因为他并不了解科学,我也常说,蓝德是乔布斯与苹果另一创办人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的综合体。

宝丽来与柯达曾多次对簿公堂,似乎与今日苹果及三星的智能手机战争有些相似。

Bonanos:确实如此,伊士曼柯达于1976年踏入拍立得摄影市场,便遭宝丽来控告,双方在法院缠讼14年半,宝丽来最终获得9.25亿美元,是史上最高额专利和解金,直到上个月才由苹果及三星打破纪录。

在两宗案件里,激烈诉讼部分原因源于创办人的怒气,蓝德认为柯达偷窃宝丽来的手法太拙劣,因此态度非常强势,他愿意迎接任何巨大挑战,但不愿投入低劣的比赛,曾表示“我对柯达原本期望更高”。外界也都知道,乔布斯向来觉得Android是差劲的冒牌货,因此怒不可遏。

03_polaroid_ch3_0032a_revpw_p43

Polaroid系统的专利概观,数十种特定过程和细节都分别申请专利。

07_polaroid_ch7_0011a_p122

Polaroid与Kodak在拍立得产品线的官司是当时最大的专利案件,和解金创下当时最高纪录。Photo: Danny Kim

苹果与宝丽都积极申请专利,也坚决捍卫创新设计内容。

Bonanos:专利对宝丽来至关重要,该公司完全掌握拍立得摄影技术,除了柯达以外,从未有其他厂商涉足这块市场,只有获得宝丽来授权的富士例外,因此底片利润高达六成,以充足财源供蓝德投入高额大型研发工作,也带动科技多次大幅跃进。苹果因为财力雄厚,才能如此投资,也是藉由专利巩固封闭系统,所以获利惊人。

宝丽来公司最大失算经验为何?

Bonanos:摄影机Polavision是一大失误,但未重创宝丽来,公司因此亏损6,800万美元,在市值数十亿的企业里其实不算什么。真正的败笔在于拒绝正数字位未来,明知数字时代将至,也曾成立多项数字计划,但每次实验室研发出因为数字挑战的产品,都有人感到恐惧,担心会影响底片销量,或认为影像品质不如类比,却没有人胆敢坦言数字趋势不得不然。宝丽来在1990年代初期继续发展拍立得技术,打造新机具,试图保有成本竞争力,可是在新世界里不可能行得通,一大问题在于,该公司已在底片制造投入太多资源,利润又如此庞大,所以始终舍不得放手。

Instagram不少灵感显然来自宝丽来。

Bonanos:当然,包括Instagram小小的彩虹标志在内。我认为宝丽来的精神在于分享某个时刻,拍照之后,照片可以当成小礼物送给对方,并在等待显像过程中聊天,气氛也很轻松;若浏览某人的宝丽来旧照片,例如30年前某次旅行纪录,人们坐着一起喝酒、有关食物的愚蠢画面、跳进泳池的那一刻等等,内容竟与今日的Instagram出奇相似。

两者都在乎共享某个微小时刻,这种需求永远不会消失,人们使用这两种服务的方式也相同,也非常、非常受大众喜爱。

03_polaroid_ch3_0021a_p43_0

1948年上市的Polaroid Model 95,销售成绩比Edwin Land的乐观预期更佳。Photo: Danny Kim

04_polaroid_ch4_015a1a_p74

1965年上市的The Swinger锁定目标青少年人群,尽管拍出的照片是小尺寸且黑白,仍疯狂大卖。Photo: Danny Kim

05_polaroid_ch5_004a1b_p92

Polaroid SX-70最终设计为可折叠成约同雪茄盒的尺寸,还可放进大衣口袋。Photo: Danny Kim

07_polaroid_ch7_0032b_p128

Popular Science曾分别为Polaroid和Kodak的拍立得相机制作封面专题,评比表示偏好Polaroid的相机设计以及Kodak的色感。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