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功夫情毒:为引VC隐瞒婚变 蔡达标的“桃花劫”
王根旺 王根旺

真功夫情毒:为引VC隐瞒婚变 蔡达标的“桃花劫”

夫妻因何反目?兄弟因何成仇?女儿因何怨母?当爱已成往事,伤害却在继续

 

  蔡达标、潘敏峰当年热恋时(受访者提供照片)  来源: 中国企业家      作者: 曹顺妮

  蔡达标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是在9月20日,地点是庭审现场,身份是犯罪嫌疑人。此前,因涉嫌挪用、侵占真功夫公司资金3068万元,涉嫌抽逃注册资本1500万元等6宗罪,蔡已分别在8月31日、9月1日两次出庭受审。与前两次一样,这一次,在持续8个多小时的审理后,法庭并未当庭宣判。

  这一次庭审中,蔡达标的辩护律师陶武平为针对蔡的5项指控做了无罪辩护,蔡自己也开始翻供,只承认挪用资金800万元的事实,对职务侵占、抽逃出资等其它罪名一概否认。

  蔡达标已不像前两次庭审那样表情颓丧,这一次,他始终面带微笑。

  旁听席上,蔡家的亲朋仿佛志在必得,纷纷打着“V”字手势,给出庭的蔡达标、李跃义、蔡亮标、丁伟琴等5名被告打气,蔡的女儿蔡慧婷小声喊了句“爸爸加油”。与蔡家其他人的张扬不同,蔡的儿子,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他还在上学,蔡、潘两家都不愿他卷入这场旷日持久的家族战争,他也愿意做一个隐形人,这一点与他的姐姐截然不同。

  金钱、权力、爱恨、暴力……这是一个不乏噱头的故事。不过,当悲剧以闹剧的形态上演的时候,看客往往会忘记其悲剧内核。

  还是先从一桩婚变说起吧。

  2006年9月,蔡达标和潘敏峰协议离婚了。

  彼时,这对曾经共贫贱的夫妻选择了向所有人隐瞒婚变的事实。之所以这样做,潘敏峰向《中国企业家》的解释是,当时真功夫正欲引入风险投资筹划上市,蔡达标说,今日资本对真功夫投资意向很强,不能因离婚一事让谈了两年多的投资黄了。潘敏峰也是真功夫的创始人,对真功夫的感情不待多言,“识大体”的她听从了蔡达标的意见。

  风投也很在意创业者的婚姻状况,意欲投资的另一家风投中山联动还派人到蔡家考察过这方面情况,还给蔡家人拍了张全家福。时值蔡、潘秘密离婚期间,夫妻上演的恩爱戏,投资人信了。这不能怪投资人眼力不济,因为就连他们二人的女儿蔡慧婷也未察觉到父母已经貌合神离。当时女儿只有15岁,儿子刚10岁。即便是出于保护孩子成长的考虑,二人也决定要把戏演下去。潘敏峰甚至让婆婆继续在物权已归自己的房子里居住。“她帮我照顾大两个孩子,若让她离开,怕孩子发现什么。”
 曾与潘敏峰共事多年的真功夫员工说潘敏峰和弟弟潘宇海有个共性:太老实。在离婚和去家族化等一系列改革中,蔡达标已经暴露出“欲置潘宇海于死地的野心”,但潘家姐弟还迟迟蒙在鼓中。潘敏峰比起潘宇海更大大咧咧,她离婚的事也瞒着潘宇海。“若弟弟和父母知道了,怕娘家人不安。”潘敏峰解释。

  蔡慧婷是在2007年的一次大家庭外出旅游中感觉到父母“不像以前”了,“他们俩不怎么说话。”这是潘敏峰最后一次参加蔡家家庭出游,镜头中,她还笑得很灿烂。但在那张照片中,蔡达标的妹妹蔡春媚、蔡春红、弟弟蔡亮标几家人围在表情严肃的蔡母周围,一行十几人,却不见蔡父的身影。在蔡慧婷讲述其他家庭聚会时,也很少听到有关爷爷参与的故事。记者听到的一种说法是,蔡父早与蔡母分居,另组家庭并育有一女。记者问蔡慧婷为何很少提爷爷?她支吾着说“爷爷有其它事。”

  但维持家庭原貌的初衷到了2008年还是被打破了。当孩子们、婆婆已经知道二人离婚的事后,潘敏峰便想让婆婆搬走。“我和她儿子离婚了嘛。何况她有四个儿女,住在离婚的儿媳妇这里,怎么也不方便,我也要开始我的新生活。”但蔡母却不肯走,给潘敏峰的理由是,孩子由她带大,若孩子留她,她就不走,何况房子将来潘敏峰都会留给孩子,走不走也是孩子说了算。

  这种拿孩子说事儿的举动触怒了潘敏峰,她坚持让蔡母搬走。这也成了蔡慧婷恨妈妈的一个理由,“她答应不让奶奶走了,等我们上学去了,她还是赶走了奶奶。”

  矛盾就此激化。蔡母走后,潘敏峰给蔡慧婷讲了蔡达标背叛家庭的经过及带给她的伤害。“我知道她很苦,一年多时间陪着她。”蔡慧婷觉得在妈妈这边压抑,便开始经常去爸爸那边。潘敏峰觉得孩子正在疏远她,这对她的伤害远大于丈夫的背叛。

  离婚六年后,身材瘦小、形容憔悴的潘敏峰一提起蔡达标还恨得咬牙切齿。她眼里的蔡达标,俨然就是侵夺她和弟弟潘宇海财产的“侵略者”。在真功夫去家族化问题和离婚财产分割上,蔡达标一次次用所谓的“为了真功夫,为了孩子之类”的话,让她在公司和家庭的阵地渐失,直到2008年蔡达标停掉她和弟媳窦效嫘(真功夫监事)的工资和社保、2009年蔡达标私生子事件曝光、2011年3月18日看到蔡要把潘宇海挤出真功夫的“脱壳计划”,她才反应过来,“别人侵略我们怎么办,打回去!”

  打回去的表现,就是后来见诸媒体上的真功夫高管从2008年开始为管理权展开的数轮文斗、武斗,文武斗解决不了问题,最后对簿公堂,蔡、潘两家反目成仇。

  潘敏峰如今并不讳言当初与蔡达标离婚的真实原因,那就是蔡达标与不止一两个女人产生了婚外情。从她怀上儿子时,蔡达标就常常夜不归家,她当时已猜测到蔡达标有外遇,但到2006年儿子10岁时她才同意离婚,10年间她有过无数次想离婚的念头,但每次都会以两口子当年的恩爱往事来麻醉自己。蔡、潘结婚前,蔡母不同意,蔡为了抗议其母的反对,说过非潘不娶的话,还当着母亲的面摔了碗。

  蔡达标与潘敏峰是小学同学,小学毕业后,两人上了不同的中学。再相遇时,是在小学同学的聚会上,性格开朗的潘敏峰吸引了不爱说话的蔡达标。

  1991年1月27日,21岁的蔡达标和20岁的潘敏峰结婚。在两人的黑白结婚照上,蔡达标中分发型,羞涩腼腆,潘敏峰眉清目秀,笑意盈盈,与现在憔悴不堪判若两人。结婚同年底,女儿出生。

  这一对新婚燕尔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先是在东莞长安镇开五金店,但五金店生意却没成就蔡达标夫妇。五金店倒闭后,两口子在1994年出资4万元加入潘的弟弟潘宇海1990年就开始经营的“168甜品屋”。潘宇海让出50%股权给姐夫和姐姐,并将店名改为“168蒸品餐厅”,主营快餐。承袭父亲的美食天赋及已有的创业经验,潘宇海负责餐厅管理,潘敏峰负责收银,蔡达标负责招呼客人,三人创业由此始。

  但就在此后不久,让潘敏峰万万没想到的是,蔡达标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和店员胡某产生了婚外情。儿子出生也没让蔡达标收心。
2003年母亲节,正开着车的蔡达标接了一个电话,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潘敏峰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第一句喊的是“爸爸”,她去抢蔡达标手机想一看究竟,蔡达标竟当着坐在后排的两个孩子和蔡母的面,扇了她一记耳光。

  胡某2000年生下儿子雄仔,2006年与蔡分手。2009年3月,胡在广州街头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其9岁儿子的名义向蔡达标索要5000万元的抚养费。东莞市第二法院裁定蔡达标与该子父子关系成立,判决其向该子支付每月2000元的抚养费。

  但潘敏峰对有私生子的胡某并不是最恨,“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要拆散我的家庭,最恨的是周某”。

  2004年,夜里寻夫的潘敏峰在周某处,又遭蔡达标拳打脚踢。两次挨打皆因蔡达标的婚外情,潘敏峰一度下决心离婚,但后来周某竟给潘敏峰打电话以“怀了蔡达标的baby”为由逼宫,这反倒让她决定捍卫自己的婚姻。她开始调查周某,结果更让她恨蔡达标。出身桑拿按摩职业的周某和蔡达标认识后,蔡对其宠爱有加,除送其上学外,还让其住洋房,开保时捷。最让潘敏峰无法接受的是,周某作为蔡达标的棋子,曾以中山联动董事的身份渗入真功夫。

  蔡达标通过东莞市赢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蔡达标2009年2月12日注册成立的全资企业,下称东莞赢天)收购持真功夫3%股权的中山联动股份,从而实现持股比例超过潘宇海的目的,是蔡达标去潘化的重要一步。蔡达标被起诉的第6宗罪,就是抽逃东莞赢天1500万注册资本。

  2009年11月,中山联动的第一大股东由持股40%的中山市联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山联动”),变更为持股66.67%的东莞赢天。蔡达标通过东莞赢天控制中山联动,进而间接控制了真功夫49%的股份,超过潘宇海的47%,成为实际控制人。2011年蔡达标在被抓前,仓促任命从未在真功夫任过职的蔡春红为董事、董事长时,蔡春红向董事会提到收到今日资本委派的董事会代表徐新、中山联动周某的书面确认。潘敏峰说,这个周某,即是蔡的情人。

  “自己辛苦创业攒下的财富,却让小三摘了果实,实在难咽这口气。”潘敏峰说,2006年两人离婚时,夫妻俩和潘宇海各持真功夫50%股权,彼时蔡达标向潘敏峰承诺,由他代管潘敏峰的股份,理由是将来都留给孩子。当私生子、各种情人事件陆续出现后,她对蔡达标的信任完全瓦解。2011年,潘敏峰起诉要求分割蔡达标持有的真功夫一半股权,或折价补偿其4.7亿元财产。

  离婚纠纷外,潘敏峰如今又要和弟弟潘宇海一起捍卫创业果实。“他对婚姻不忠,对创业伙伴潘宇海也不忠。”两个不忠,让潘敏峰失眠成性,常年痛哭也使双眼视力开始模糊。“对面车的车牌号码我已经看不清楚了。”潘敏峰指着马路对面的车说,看动画片成了她让自己开心的一个办法。“《帽儿山的鬼子兵》特别有意思,你看过吗?小日本打过来,我就还回去。”

  潘敏峰如今怪自己当初从不在孩子面前说他们的爸爸不好,也不说他婚外情的事,以至于孩子们后来对父亲背叛家庭反而不太当回事,认为不管父母跟谁在一起,开心就好。

  就像潘敏峰在婚姻上的节节退让一样,潘宇海在真功夫的控制权上,也一直处于退让状态。与之共事多年的同事评价蔡、潘两位老板时认为,“二人价值观有很大不同,蔡达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潘宇海心太软,对于蔡想当老大的想法醒悟太晚。”

  蔡达标想当老大的想法,从2003年开始露头。那一年,他主动要求当总裁,并承诺五年后改由潘宇海来当,兄弟二人轮流坐庄。此时,真功夫还不叫真功夫,而是寓意蔡、潘二家合作的“双种子”。

  1997年,在麦当劳工作四年的周明被挖过来,借洋快餐经验,蔡达标和潘宇海想解决中式快餐标准化问题。这一年,整个创业团队依靠高校研究团队,共同研发出“电脑程控蒸汽柜”,并将此前的“168蒸品餐厅”改名为“双种子”,年底第一家以标准化供餐的“双种子”蒸品餐厅在东莞虎门镇开业。
但在后来的报道中,都提到这个蒸汽柜是蔡达标请人研发的。参与此事的高管说,这都是后来在包装真功夫和蔡达标个人形象时,公关公司将创业过程中诸多团队合作的成果,都安到蔡一人头上的结果。

  直到“双种子”2004年改名为“真功夫”前,蔡、潘两家还是有商有量。潘敏峰现在每去一家餐厅或茶座,都会下意识地回忆到双种子时代,她和丈夫、弟弟三人去各家餐馆比较什么样的桌椅舒服,尝到好吃的,潘宇海便会负责开发出口味更胜一筹的菜品。

  1997年进入双种子的一位员工回忆,那会儿蔡达标很少在店里出现,主要就是潘宇海和员工忙,不知蔡2003年为何要突然跳出来当总裁。

  对双种子时代的管理架构,潘敏峰的说法是:“弟弟就是让员工做事,也会在每个环节仔细指点;蔡达标则喜欢指使别人做事,员工因而更喜欢做事实在的潘宇海,这让蔡达标很郁闷。”潘敏峰曾劝过蔡达标,说潘宇海一直做实际管理工作,员工信服他。但到2001、2002年,蔡达标开始常常玩失踪。

  彼时,双种子还是一个特色不鲜明的街边快餐店。2002年底,蔡、潘两兄弟去上海找到专为企业做品牌营销策划的叶茂中。

  “印象中,兄弟俩总是形影不离。”叶茂中很喜欢这对爱好登山的兄弟,“年轻、上进”。但考虑到双种子的规模尚小,仅在东莞一带有9家店,广州、深圳的两家店尚未盈利,叶拒绝了为其策划,怕400万的费用压垮刚起步的创业公司。一次因公出差,他刚好路过广州的双种子,便想登门看看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家餐饮店。没想到,蔡、潘兄弟从店里早早地就迎了出来,叶茂中顿时对二人好感倍增。

  “我与蔡、潘、周明、万伟明一共四个董事整整聊了一下午。”叶茂中对那个下午的画面印象深刻:光线昏暗的房间,他们拿出《麦当劳的神话》,讲述他们要将中餐连锁店开到麦当劳老家的梦想。他们的梦想击中了叶,如此年轻的团队拥有这么大的抱负,让叶第一次由衷敬佩。

  叶第二次对兄弟二人产生敬佩之情是在营销项目组提出双种子在全国范围以“营养还是蒸的好”形象进入市场时。从改名到对产品线大刀阔斧地梳理,用“破”字砍掉当时销量占一半的油炸食品,用“立”字推出绿豆沙、红豆糕、水蜜桃布丁、芋香糯米糍……当否定已有盈利模式,重塑未来商业价值的不确定等风险摆在面前时,兄弟二人最终决定押宝冒险。

  “那段时间争议也很多,但兄弟二人在战略上还能统一,让我翘大拇指。”叶茂中希望这个团队具有“大舍大得”的气魄,包括战术上,例如提价提升品牌品质(每个套餐都比麦当劳贵1块)、店面选址贴身肉搏(与麦当劳、肯德基同时出现,这一招数逼迫麦当劳、肯德基现在如果要和某一物业签订合约,往往会在合约里同时要求后者不得将其周边物业签给真功夫)。

  此外,叶茂中团队甚至要求更名为“真功夫”后,在品牌创立期间,新开分店不搞加盟只做直营。2004年6月19日,第一家“真功夫”原盅蒸饭餐厅在广州开业。2005年底,真功夫第100家直营连锁店在广州开业,成为首个突破中式快餐业直营店百店大关的企业,所以真功夫后来就有了所谓“中国第一中式快餐连锁店”之誉。“他们后来跟我讲,有东北人提着一麻袋一麻袋钱要求加盟呢。”

  这次营销策划项目持续了五年多时间,叶茂中亲历了蔡潘二人多次因意见不合的争吵,但他还是对兄弟二人的印象极好,并把擅长战略的蔡达标和擅长开发菜品与负责执行的潘宇海称为珠联璧合的“梦幻组合”,双种子实现从大舍到大得的转身,二人缺一不可。

  但当利益大到一定程度,分歧未必还像以前那样能靠商量和妥协解决。真功夫前高管称,2006年,真功夫门店超过120家后,利益大了,蔡潘两家的矛盾“暗流涌动”,这一时间点又和蔡达标夫妇离婚年份重合。

  蔡达标以总裁身份出席各种场合,此前潘宇海一直不以为意,但二人的价值观却相差越来越大。经历过双种子时代和真功夫时代的一位老员工说:“蔡想当老大,却用真功夫的钱收购潘宇海的股份,等于用潘的钱来买潘的股份。”

  蔡想获得真功夫的控制权,便在持股比例上动脑筋,同时借引入风投进行“去家族化”改革,这最终激化了两家矛盾,夹在“两虎相斗”中的其他创业元老们,纷纷带着失望离去。

  2007年10月,真功夫以出让6%股权如愿获得由今日资本及中山联动联合投资的1.2亿元投资(两家风投各获3%股份),蔡达标和潘宇海各持股47%。而在正式签署合同前,蔡达标的改革实已启动。

  2007年2月,蔡达标以真功夫公司名义下发书面通知,新的董事会成立,除了蔡达标、潘宇海保持不变外,另外三名董事分别是今日资本的徐新、中山联动的黄健伟以及潘敏峰。

  这次重组董事会,蔡达标是在未事先知会共事10年的元老周明和万伟明两位董事的情况下,直接将二人踢出局的。如此做法,一度令包括周明等在内的其他创业元老对蔡达标很失望并提出辞职。蔡达标向创业元老解释,重组董事会,包括去家族化改革等都是从公司治理的角度考虑做出的决策,但独断的做事方法,还是令这个曾经齐心合力的团队,渐生离心力。

  去家族化改革也曾让创业元老对真功夫未来发展重燃希望,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家族企业潜在的风险。在伴随真功夫壮大过程中,蔡、潘两家亲戚朋友不断加入这个家族企业,关联交易让企业管理关系“不干净、不透明”,若真以风投进入为契机,实现去家族化治理,真功夫前景倒也可期。

  可惜的是,接下来的改革演进轨迹却让这些元老们的 希望落空了。就在潘宇海让家人撤出真功夫生意的同时,蔡家的亲戚朋友却通过换个“马甲”的方式继续与真功夫做着关联交易。

  例如,为真功夫提供装修业务的东莞逸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在2006年3月后就是由蔡达标的大妹夫李跃义控制。截至2008年10月李跃义突然辞去该公司法人时,东莞逸晋承接的真功夫装饰装修工程达到100多家店面,占据了真功夫门店50%的份额。真功夫采购业务,一直由蔡的大妹妹蔡春媚掌控(2011年蔡达标案发后消失)。真功夫的收银系统等电脑业务由蔡的弟弟蔡亮标的思远电脑科技有限公司提供。蔡的小妹妹蔡春红的丈夫是真功夫肉禽等供货商。

  如今,与蔡达标同时站在被告席上的,就有蔡亮标、李跃义,二人被指控协助蔡达标套现真功夫资金,用于收购中山联动股份。另外两位被告丁伟琴和洪人刚,都是蔡达标在去家族化过程中重用的人。2007年3月,洪人刚被蔡达标聘请为真功夫的财务总监兼副总裁,丁伟琴是总裁助理兼法务总监。而据潘敏峰的调查“蔡达标还想让丁伟琴取代窦效嫘的监事职位。”

  2008年,蔡达标未兑现五年前承诺的让潘宇海做总裁的口头协议,潘宇海想参与真功夫管理而不得,两虎相斗开始公开化。

  潘敏峰说,蔡达标为了“去潘化”,还设计调虎离山,让潘宇海出去另创主打拉面的“哈大师”品牌,承诺投入5000万元。第一笔500万到账后,剩下的就断断续续以50万甚至20万的额度给,到2009年初,剩下3500万还未投入的哈大师,就让蔡达标以“潘宇海经营不善”为由关掉。2009年上半年至2010年,咨询公司分批向蔡达标提交了《潘宇海方面优劣势情况分析》、《蔡总方面优劣势情况分析》、《有关调整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运营架构及控制权事项项目操作方案》、《真功夫系脱壳计划》、《真功夫系正式脱壳运作前的工作安排》等一系列“脱壳计划”。

  2009年,蔡达标还在真功夫内部要求高管及员工签名站队,而此时的潘宇海,作为真功夫副总裁,据称连公司大门和内部的OA系统都无法进入。知情人士称,“最后无路可走的潘宇海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2010年9月18日,潘宇海与蔡达标及今日资本签署了《关于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后续事宜之框架协议》,潘宇海向蔡达标独资的东莞赢天转让双种子公司35.74%股权,相当于真功夫3.76%的股权,交易价款为人民币7520万元。潘宇海向今日资本指定的两家公司转让真功夫公司21.25%股权。
2011年11月,潘宇海收到今日资本要求解除2010年股权转让协议的通知时,潘宇海才发现,蔡达标和今日资本还签了一个《股权授予协议》,蔡达标以1美元的价格获得了今日资本花了8500万元从潘宇海那里买来的股权。潘宇海于是又起诉蔡达标股权转让的恶意欺诈。2012年9月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这起股权纠纷案。

  在2012年9月20日庭审上,作为唯一取保候审的被告人,洪人刚对公诉方指控的协助蔡达标套现等5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强调自己是打工仔身份,无法违背老板蔡达标的指令。他的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这件事教育我,做人一定得守住底线。”

  “庭外和解吧,小潘。”9月10日下午,在蔡案第二次庭审后,客户变兄弟的叶茂中,手术后的疼劲正冲时给比自己小4岁的潘宇海打了个劝和电话。

  “我考虑考虑吧。”潘宇海回复他。

  “我很难过。”叶茂中为这对昔日梦幻组合演变到今天一幕而落泪,“他们的敌人是洋快餐麦当劳,而不应是彼此。”叶茂中说,自己对真功夫有一些“私心”,毕竟也是自己的策划作品之一。

  但局外人的美好期望或将难实现。9月20日第三次庭审结束后,曾为蔡达标效力的一名人士在法庭外告诉媒体,不论蔡达标如何量刑,蔡家人将来肯定是会反击的。

  如今重掌真功夫管理的潘宇海对于媒体的采访一概拒绝,他回复本刊记者,“我的原则是在整个纠纷结束之前都不会接受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带着失望离开真功夫的创业元老周明、万伟明已经自立门户,创立“72街”中式快餐。在股东合约上,“家人、直系亲属不得进入公司,股东合作秉承尊重、理解、宽容的原则”等被明确。

  而叶茂中正在接手的一宗新策划项目,恰是兄弟两人创业的服装公司。“我会把真功夫的案例讲给他们听,并对他们强调,作为家族企业,一定要明确第一代领导人是谁、要避免股权均衡化,对未来接班人也要考虑好。”

  在中国,真功夫的故事并非孤例。


 

真功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