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手机”时代来临,看日本如何把“废弃手机回收”做成一个大产业!
i黑马 i黑马

“人人都有手机”时代来临,看日本如何把“废弃手机回收”做成一个大产业!

2013年春季,日本将实施新法,对绝大多数废旧家电进行回收利用。目的是回收利用手机等产品中含有的贵金属和稀有金属,实现可持续制造。“再资源化业务”如今已经在日本的秋田和富山等地步入正轨,并向日本全国各地扩展。日本秋田县大馆市。过去出产优质锌和铅的花冈矿山旧址堆放着从秋田县回收而来的手机和家用游戏机等废旧小家电。其总重量2011年度为129吨,2012年度预计将增加到300吨。从事回收业务的是有色金属巨头同和控股下属Eco Recycle公司,该公司曾在这里经营矿山。该公司把小家电解体并分拣出电子基板、废铁、铝、塑胶等部分,把其中的大多数作为回收利用的原料。金、银、铜等贵金属含量较多、资源价值较高的电子基板将运往同为同和旗下、地处秋田县小坂町的小坂精炼公司,通过精炼提取金属成分。Eco Recycle代表董事常务笹本直人表示,“1吨电子基板能够回收到约200克的金。含量比天然矿山都要多”。小家电是“城市矿山”的主角全球金矿的平均含金量1吨约为5克。即便是拥有在全球屈指可数的优质金矿脉的住友金属矿山的菱刈矿山,含金量也仅为40克/吨,电子基板的含金量之高可见一斑。“城市矿山”的思路跳 ??出了天然矿山的局限,把家电等经过加工的有用金属视为资源。日本作为工业发达国家,此类资源的储量自然丰富。单是金、银的储量就高达全球年消费量的3倍左右。电池材料锂、液晶面板材料铟等稀有金属的储量更大。

自从1985年日本签署《广场协议》后,日元升值速度加快,日本的天然矿山丧失价格竞争力,接二连三地被迫关闭。花冈矿山也不例外地在1994年关闭。Eco Recycle如今把花冈作为城市矿山的聚集地,充当着振兴当地的先锋。

转机出现在2001年。随着日本《家电回收法》把电视、空调、冰箱冰柜、洗衣机干燥机“四类家电”的再资源化列为义务,同和启动了家电回收利用业务。与家电企业合资成立了Eco Recycle。现在,东北北部3县(青森、岩手、秋田)的这四类废弃家电正通过家电销售商源源不断地汇集到Eco Recycle。

日本与欧美相比,在回收利用上的起步偏晚,但这四类家电的回收率已经达到了85%。即使把不拆解而是作为二手货再次使用的部分算到分母之中,比例也高达近7成。相关人士表示,虽然回收的对象存在差异,但欧洲的回收率仅为2~3成,美国也只有1成左右。再加上日本人一丝不苟的天性,日本完全有可能成为回收利用的发达国家。

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环境省。对于其他类别的家电,地方政府采取的最终处置方式大都是将其视为一般废弃物进行地下掩埋。但是,多数的地方政府在寻找处置场所上都非常棘手,而且,即使进行了掩埋,酸雨也有可能溶解家电内部的有害物质,造成土壤污染。如果能够把所有家电都纳为回收利用的对象,不仅处置场所的问题迎刃而解,而且还能保护环境。

最重要的是,此前掩埋到地下的小家电中含有大量回收利用价值很高的贵金属。日本政府列出的96类小家电一年的废弃量中包含的金属价值总计为843亿日元。仅桌上型电脑就达到了158亿日元,手机为106亿日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城市矿山的主力。

而且,现在很多稀有金属依赖从中国进口。中国开始限制出口之后,对于稳定采购稀有金属的担忧之声四起,经济产业省也开始认真对待小家电回收了。日本政府于2008年度启动了附加补贴的回收示范事业。其中之一就是秋田县。

秋田市郊外的“永旺梦乐城秋田”。在这家大型商业设施的出入口,宝特瓶和聚苯乙烯泡沫的回收箱旁边,还摆放着“小电回收箱”。“小电”是小家电的简称,消费者可以把换下的废弃小家电放进箱子里。这样的箱子在全县一共设置了约180处。除此之外,回收的大件垃圾等一般废弃物有时也要从中分拣出小家电。之后,Eco Recycle会把这些小家电运往位于大馆市内的该公司。

大型商社等探讨业务化

截至目前,回收小家电的地方政府还为数不多。但是,在秋田县等先进事例的带动下,从2013年春季开始,小家电的回收估计将扩大到日本全国。2012年8月,日本国会表决并通过了《小家电回收法》,该法将于2013年4月开始执行。在市町村认可的一般废弃物处理业者之外,国家将会认定一批小家电回收利用“认证企业”。

与空调等四类家电的《家电回收法》相比,《小家电回收法》最大的差异在于废弃小家电时消费者无需承担2000~5000日元的回收费。而且,企业也无需承担再资源化义务。这除了涉及品种多,金钱负担可能招致消费者排斥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小家电中含有大量可以高价出售的金属,“企业能够把其作为一项业务开展”环境省回收利用推进室表示。

为了提高运输、分解和分拣、精炼的效率,认证企业将分管比较完整的一大片地区。环境省人士透露,“全国仅设几家最为理想。大型商社已经暗中开始了讨论”。

从原料采购到产品销售,掌握着制造大动脉的商社正准备把废弃产品的回收到再资源化这一“静脉部分”也收入囊中。这意味着制造业将以商社为媒介形成回圈。在日本从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型的社会向有效利用有限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型社会转移的过程中,制造业也有可能实现大的发展。

然而,在发展的面前,也耸立着几个必须跨越的阻碍。

一是构筑回收利用企业能够稳定盈利的机制。秋田县等地的示范事业能够享受补贴,因此无需担心损失。但随着新法于2013年春季实施,原则上国家将不再下拨预算。

回收的各类家电所含的金属的价值差别巨大。如第一页的列别排名所示,电脑和手机等前十类家电的金属价值占到了总共96类的8成。因此,成为认证企业之后,以塑胶为主的电风扇和电动玩具等低价值家电的处理费用反而有可能增加。

而且,贵金属和稀有金属的价格随行情变动。如果行情持续低迷,就算回收到的家电价值高,恐怕也难逃亏损的厄运。

深化与地方政府协作的“富山示范事业”

从结论来说,回收利用企业能够实现不靠补助独立运作。富山县高冈市的张田金属(Harita Metal)就印证了这一点。社长张田真自豪地说:“无论是本公司还是地方政府,都已经实现了业务的盈利运转”。在富山县,大部分的市町村都实施了小家电分类回收,而且没有依靠国家补贴。

张田真社长(左)大胆进行设备投资,大量生产再利用原料

张田金属原本是一家铁废料公司,通过在富山县射水市新建拥有大型粉碎机的回收利用中心,该公司如今正在扩大业务。该公司动员周边的地方政府着手??实施小家电回收利用,目前已经承包了北陆3县和长野县30个地方政府的小家电回收,年处理量约为1000吨。

张田金属示范事业的特点是花钱向地方政府收购废弃家电。收购价格根据商品行情等因素调整。而且,收集??和运输都由张田金属承担,地方政府无需花费大的开销即可坐享其成。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在回收小家电中也能享受好处,从而使该公司的客户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张田金属虽然担负着收集和运输费用,但是,通过降低分解和分拣的成本,二者得到了抵销。只要把家电放入射水回收利用中心的粉碎机,粉碎机就能几乎自动地分拣出铁、铜等有色金属,以及塑胶等物质。彻底的机械化压缩了成本。

量产效果同样显著。随着交易的地方政府的增加,处理量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这台粉碎机也运用到了非小家电的粉碎之中,例如汽车。如此一来,业务的效率就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在小家电回收利用领域,重要的是像张田金属一样,为地方政府创造便于参加的环境。因为法律实施之后,地方政府不承担回收利用的义务,是否开展回收利用取决于各地的自主判断。在日本政府2011年12月面向地方政府实施的问卷调查中,回答“没有开展意向”的比例略高于“有意向”。这或许是因为地方政府担心增加对小家电的分类回收会加大处理成本。但情况不一定如此。

例如,富山市在市内设置了8座资源站,通过发放传单,不停地呼吁附近居民把废家电集中到资源站。收集到的废家电由回收利用企业直接收购,把成本降低到了最小限度。

地方政府对企业的关照也必不可少。企业到遥远的地方收集、运输的成本当然不低。因此,地方政府方面如果能够提供场所,集中储存废家电,企业就能够降低回收频率,从而降低成本。富山县环境政策课的森友子表示,“举例来说,当商品行情持续低迷的时候,地方政府可以暂时保管废家电,到行情恢复到一定的水准后再售出”。

也就是说,如果把企业与地方政府密切协调的“富山示范事业”推广开来,小家电回收利用的静脉就能够通向全国,实现国家的目标。

最后一点就是消费者意识的提升程度。觉得新增小家电分类很麻烦的读者恐怕不在少数。秋田县的工作人员说出了真心话:“在积雪严重的冬季,倒垃圾本来就很麻烦。而且,因为少子化,老年人越来越多。说实话,我很难猜测市民能够接受到什么程度”。

然而,小家电回收利用也是解决日本长期搁置的“国际问题”的机会。这个问题就是含有有害物质的废家电的非法出口。在目前,日本有可能正触犯著自己已经签署的《巴塞尔协议》。

其代表是电子基板。电子基板不仅含有贵金属和稀有金属,还含有铅等其他物质,如果直接焚烧,有害物质将会扩散。日本国内的回收利用设施虽然对环保措施追求完美,但在中国等其他地方,在街头加热电子基板,直接从中提取金和铜的业者也不在少数。

流入这些业者手中的电子基板据说很多都来自日本。有消息指出,市町村作为一般废弃物进行最终处置的小家电不到总数的5成。除此之外,很多小家电都经由非法回收业者出口到了中国等地。

在人工费低廉,环保措施匮乏的国家,对电子基板进行再资源化的成本也同样低。因此,“与在日本进行再资源化时的收购价格相比,在中国有时能够卖到近4倍的高价”环境省工作人员说。

虽说很多观点都认为“废品回收业”是出口通路之一,但是,由于向消费者收购家电作为二手物品重复利用符合法律规定,因此揭发十分困难。

废家电这座城市矿山向海外的外流应该是整个国家的痛。而且,如果外流会给其他国家造成环境污染,甚至有可能招致“出口公害”的非议。

因此,除了“环保”之外,宣传与经济和外交的关联性才是提高消费者回收利用意识的捷径。



via i黑马 BY 《日经商务周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