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资本:两个人的VC
王根旺 王根旺

高原资本:两个人的VC

【高原资本:两个人的VC】曾被人怀疑是皮包公司,却投资了挑剔的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在国内投资团队只有两个人,6年只投了约10家公司,其中就包括六间房、途牛、Viva。它的一个项目回报曾就超过了其在中国的总投入的数倍,这家公司就是高原资本。(南都)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专题策划统筹:周上祺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刘艳艳 实习生 关恺欣

  南都制图 宋小伟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投资图谱之高原资本

  曾被人怀疑是皮包公司,却投资了挑剔的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在国内投资团队只有两个人,6年只投了约10家公司,但一个项目回报就超过了它在中国的总投入的数倍,这家公司就是高原资本。

涂鸿川是高原资本中国创办人、董事总经理。虽然和高原资本一样,他在创投圈里低调且有些神秘,少在公开场合露面,鲜于接受媒体采访,但是,只要说起一个项目,高原资本和涂鸿川不得不“被高调”。

2006年,高原资本投资奇虎360。当2011年奇虎在纽交所上市时,作为最大的投资人,按照首日IP O闭市价,高原资本的投资回报超6亿美金。

  曾被怀疑是皮包公司

涂鸿川给创业者的印象就是拎着皮包到处跑。让创业者吃惊的是,往往后来才知道这个能说会道的投资人在中国只有一个搭档。是的,这家VC在国内的全部投资团队只有两个人。以致不止一次,涂鸿川被人怀疑,是不是一家皮包公司?

然而,只要稍对高原资本有所了解,便会找到答案。

在1988年成立、快满25岁的高原资本,最早起源于美国。目前旗下管理着8只美元基金,总额大约37亿美元,其LP主要来源于国家基金、大学基金、企业基金、退休金、保险公司等,其中很多LP都是超过10年的合作关系。作为老牌创投,高原在全球投资且创建了超过200家公司,包括L ycos最早的搜索引擎,Staples史泰博办公用品,Lululem on露露柠檬运动服等。

2005年,原供职于集富的涂鸿川加入高原资本,受命负责高原资本在亚太区的业务扩展,开启了高原资本在中国的拓荒。几年里,涂鸿川一直是“孤军奋战”,直到2008年,叶冠泰加入高原资本,这家V C的投资人数终于完成“1”的突破,成为两个人的VC。

虽然涂鸿川和叶冠泰性格各异,却也合作无间。

比如,涂鸿川偏“动”,早年学过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性格外向,擅长与人交流。叶冠泰好“稳”,技术出身,思维理性,严谨务实。在具体投资看项目上,几乎所有项目都是两人一起去看,做尽职调查、谈判,一起决定是否投资。“高原投的一半项目里,我们两个人都在一起担任董事。”涂鸿川说,对于两人,不会说一个项目是属于谁,不关我的事,大家一起讨论一起投资,一起替被投企业干活。

团队小,反映在投资节奏上便是两人的不紧不慢,他们约定每个合伙人每年投资项目不得超过2个。而从2006至今,高原资本在中国才完成了将近10家公司的投资。

  创投界的慢公司?

涂鸿川并不认为高原资本“慢”,“很难评判。”他说,高原资本看重的是成功率,而非量,6年投资10家公司,这在硅谷很正常,大家判断VC的标准是退出时的回报,所投创业企业里是否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公司。

此外,投资项目少,也能使投资人抽身帮助创业者成长。

“尤其在国内,我们发现很多好的公司,创业者是草根出身。草根有草根的很大优势,但是公司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最需要就是投资人从旁协助。”涂鸿川说,如果一个合伙人一年投7个到10个项目,3年累计20多家的话,肯定没有充裕的时间帮助创业者,他认为花在找项目上的时间,远不如花在所投公司身上来得有价值。“投早期的V C和私募PE不同。VC更需扮演着ValueCreator(价值创造者)的角色”

不过最近,涂鸿川在团队扩充上有了新计划,“计划今年或明年加多一位负责投资的同事。”他说,虽然很多人眼里现在投资大环境不好,但他是乐观预期,要加人手。很快,这家两个人的VC将变身“三人行”。

  “专长就是TMT”

无论是全球其他市场还是中国市场,高原资本的投资主线都非常单一清晰,即主投T M T行业,奇虎360、趣游、Viva(维旺明)、网康,途牛等,全都是此领域。

为什么对TMT孤注一掷?涂鸿川笑言,这个问题他被问了几乎17年。“最直接的原因,是我和叶冠泰两人的专长就是TMT。”

涂鸿川认为自己在职业方向上是个幸运的人。1995年进入了集富集团总部担任全球IT投资部门负责人,不仅接触了大量TMT相关企业,还完成了对中国、北美和亚洲的数个宽带通讯和网络服务公司的投资。

高原资本的另一位合伙人叶冠泰,是典型的技术型资本家,他拥有美国半导体处理技术专利,曾任职于英特尔,瑞信投行,非常熟悉IT技术。

“没办法,我们的专场就是TMT。”涂鸿川说,虽然中国的投资机会特别多,包括零售业、传统农业、新能源等,但自己并不理解熟悉这些行业,即便一个好的零售业项目送到面前,自己也可能误判。

当然,涂鸿川还被问到另一个问题。只投TMT领域不是很窄么?当这个领域饱和了,你岂不是没活干,没地方投了?“问题很有趣,但也说明他对TMT的想象力不够。”

在涂鸿川看来,TMT跟农业、制造、零售等相比,最大的特性是“变”。不像制造业,农业、餐饮业,某企业是领头羊,行业老大的地位可能十年都不变,TMT是一个“小子撬动巨人”的善变行业,而且从创业到声名鹊起,再到IPO的时间较短,回报可观。

  投资图谱之高原资本

  涂鸿川:

  创业型投资人模式不是NO.1

  投资人脸谱

涂鸿川早年学过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性格外向,擅长与人交流。

他从不投资纯“山寨”公司,因为只有非山寨才有创新的原动力。在他看来,奇虎360、维旺明等都是此类型公司,在美国都找不到模板。

对于高原资本,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邝子平有一个评价,说高原资本的模式是,恨不得自己去创业一样。

涂鸿川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调侃说:“因为投资的公司少,所以才有大把时间与他们一起商量怎么做。”

工作之余,他的爱好是打羽毛球,网球,旅游等。经常与创业团队一起打羽毛球。

他以高原资本在美国投资过的一家搜索引擎公司Lycos为例。

1990年代,美国有家公司叫Lycos,它是世界上最早的搜索引擎之一,当时家喻户晓。于是,大家觉得搜索市场已经被其占领了。不过,后来的事实是,Lycos被生力军雅虎给颠覆了。于是,大家又说,搜索的市场已经有老大了,雅虎把以前的老大lycos给打了下来,没人能够再占领这个市场了。结果,不就出现了google吗?不管雅虎以前多么辉煌,老大已经不再是它了。15年,这个行业的老大就是这么不断替换着。

“还有手机,三年前全球市场的老大是诺基亚,现在完全已被安卓和苹果给取代了。但在传统领域,很难看到一个新兴企业去颠覆市场原本的老大。”涂鸿川评价说,只有TMT是一个允许毛头小子瞬间颠覆行业、继而抢走大佬第一把交椅的领域。

  投资清单无“山寨”

涂鸿川说,自己不投纯“山寨”公司,因为只有非山寨才有创新的原动力。“尤其是TMT领域,很多创业者会模仿硅谷的新兴企业,模仿意味着抄袭,有的甚至功能、界面都相像,但再模仿也只能是皮毛。”

在高原资本的投资清单中,几乎找不到“山寨”公司。

奇虎360是涂鸿川绕不开的一个投资案例。这既是高原资本在中国的第一个投资项目,也是它的明星项目。最初投资奇虎,涂鸿川看中的便是它的不“山寨”和独树一帜。

在高原资本之前,涂鸿川曾供职的另一个投资公司集富亚洲曾投资过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的3721。周鸿祎做奇虎时,曾被竞争对手称为“流氓,骗子”,但在涂鸿川看来,周鸿祎团队是中国真正了解互联网的几个顶尖团队中的一个。2006年,高原资本投资了奇虎1750万美元。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涂鸿川的眼光,2011年,奇虎在纽交所上市。有人这样算了一笔账,奇虎上市前,高原资本持有其17.69%的股权,是第二大股东,上市稀释后仍手握15 .94%股权。奇虎上市当天开盘报价是27美元,首日收报34美元,仅仅按此价格计算,高原资本在这个项目的投资回报超过6亿美元。

涂鸿川说,直到今天奇虎的模式在美国也没有模板,它做的是安全平台,主打木马,防止弹窗,演化到浏览器、杀毒,后来涉足远程存储,导航,搜索甚至手机安全,而且把这一系列都做成了免费产品。“奇虎的定位是安全平台,又免费,这个模式在北美是没有的。”他说,今天在北美,杀毒软件还是需要付费,也没有网络杀毒公司还做浏览器、做手机、做应用的,找不到。

Viva亦是一家不“山寨”的公司。

涂鸿川说,在V iva之前,美国有家叫做Flipboard的公司,做的便是无线个性化阅读。不过与后者不同,V iva做的东西不同,比如在北美没有任何一个移动阅读平台能获得众多有版权的杂志,内容渠道有限。

除了模式不山寨,涂鸿川对所投公司还有一个硬标准,“很多时候,我既是一个‘创业型’的投资人,也是一个‘用户型’的投资人。”涂鸿川说,“有时模式不那么重要,我更关心的是产品,尤其是产品的用户体验。”他说,所谓本土化,即了解国内用户需求,用户一用就爱不释手,变成粘性很高的产品,这样才有投资价值。涂鸿川坦承,自己看企业时,一般不太重视有收入,更不要求有利润,更加在乎的是创业团队做的产品对用户、对市场上是不是具有颠覆性。

  投资秀

  投资“六间房”重给社区电视机会

六间房是2006年5月上线的一个视频分享类网站。

金融危机期间,六间房也难逃挑战。六间房将250余名员工裁减至60余人,砍掉一批新业务,并缩减大量服务器带宽成本。与优酷、土豆的顺风顺水不同,六间房是“熬”过了寒冬。

涂鸿川深知这家视频老公司曾经遇到的挫折。“曾经的挑战真的非常大,手头上的现金流也非常紧张。但创始人刘岩从来都没有考虑做‘逃兵’,而是很有骨气踏实地成功转型。”即全面砍掉影视剧,主要做社区电视。前阵子六间房获得了高原资本的投资。

“其实我们以前一直在找一些做社区电视概念的公司。当我们找到六间房时,连在硅谷的合伙人都很意外。”涂鸿川说,社区电视也叫“social T V”,与优酷、土豆不存在社区而言,社区电视能让用户作为一个可以互动的观众,是视频的2.0。比如,很普通的草根歌手就在视频里唱歌,听众点播,每点一下10块钱,都是草根,就形成了粉丝会。

投资途牛 人对事对

去年,高原资本投资途牛。之所以投资,涂鸿川看中的主要是两点,一是人,二是事。

“敦德不是职业经理人出身,是很踏实的创业者。”涂鸿川说,除了于敦德,途牛创始团队还有一个核心人物CO O严海峰,两人性格各异,一个对内、一个对外,“他们两人很像奇虎360的周鸿祎和齐向东这对搭档,搭配合宜。”

在做的事上,途牛不模仿谁,为用户提供优质旅游产品,也合涂鸿川心意。当然,最让他青睐的还是产品。涂鸿川说,传统旅行社门店辐射范围小,途牛是将它们搬上网,扩展其客源,提高成团率,而对用户来说,比如以往去欧洲旅游,一定是用户配合旅行社的产品和组团时间,但在途牛上,用户完全可依照自己需求挑选合适行程、路线的产品。“解决了消费者的现实问题。”

  第一人称

  “川”坚持而大胆

  讲述嘉宾

  维旺明创始人韩颖

  和高原资本关系

  被投资人

熟悉涂鸿川的朋友都喜欢叫他“川”,他自己也挺喜欢这个称呼,很亲切。

2008年,通过朋友介绍我和涂鸿川认识了。当时,他也是听朋友说我在做维旺明的项目,找朋友联系上了我。2008年正好金融危机来临,我们也在那年底前谈妥了投资合作。

我算是互联网的老兵了,曾参与过亚信的创业及上市,后来曾任北京网通副总裁,两家企业都还不错。2008年时,我创办维旺明才一年多时间,在高原资本之前,很多家创投机构包括美国的知名基金都找到过我,一直没有做决定。不过,当遇到涂鸿川,我的感觉是“眼前一亮”。

为什么这么说呢?倒不是他长得特别帅,开玩笑哈。是因为他对移动互联网产业的理解,与我之前见的投资人们不一样。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例子,可能是他投资奇虎360。我和周鸿祎也是老朋友,很熟悉,他当时创办奇虎时做了很多事,具体我不便说明,引发的结果是股东们经常吵架,对他的做法有争议,但涂鸿川给了他很多支持,持续投资了很多钱,最后变成了大股东。事实证明,奇虎在周鸿祎的带领下上市了,涂鸿川的坚持是对的。

在对维旺明的判断上,涂鸿川依然有独特的眼光。

比如,在对投资人介绍项目时,我最初为公司的定位是手机视频新媒体。北京奥运会后,我们决定转型做手机杂志。在这个转型上,涂鸿川给了我很多好建议,而且他认为我想做的事,趋势是对的。说实话,他当时的投资比较大胆,因为2008年时,哪有什么移动互联网新浪潮的说法?大家对手机,最多是停留在SP业务上,没有真正的无线互联网。涂鸿川的看法是,这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市场极大,于是支持维旺明的无线互联网新媒体发展,还与我一起实现了像手机杂志的转型。

除了业务上的精通,涂鸿川对如何处理与所投企业“距离”上也非常在行。

投资后,涂鸿川与创业者的距离很适度,既不过多干预企业管理,也不是不管不问,他会想很多办法帮助你,给你介绍业务可能相关、互补的公司和人。比如我和涂鸿川基本每周要么通电话,要么见面谈,他每次都会把最近见过什么人,看了什么公司,有什么心得,和你一起分享,大家的聚会更像朋友来往,而不是投资关系。很多时候,我自己也觉得能找到涂鸿川这样的投资人,很幸运。

  他是自来熟

  讲述嘉宾

  途牛网CEO于敦德

  和高原资本关系

  被投资人

去年,途牛网获得了高原资本的投资。在“主动性”上,是我们主动找到了高原资本。或许有人觉得奇怪,途牛此前获得投资时,投资方都是知名创投机构,而高原资本在国内并不是声名赫赫的大牌VC,途牛为什么还主动选择了高原?

其实,在找融资方前,我们自己也做了不少功课,对高原资本有一些了解,它主投的就是TMT,虽单一,却专业,投资项目不多,不过它们对所投项目下的功夫很深,非常符合我们对投资人的预期。所以,当与叶冠泰、涂鸿川顺畅交流之后,我们就决定接受对方的投资。前后的时间大概是几个月吧。

我记得第一次和高原资本谈,是我们去到他们的上海办公室,它的核心投资团队只有叶冠泰、涂鸿川,两人的办公室面积也差不多。可能由于人少,有的创业者会对高原资本有“皮包公司”错觉,这种说法更多时候是一种调侃、玩笑,但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只顾着和投资人交流了。

当高原资本进入后,途牛的确获得了它的不少帮助,不管是用于增加出发地覆盖,拓展优化产品结构,提升上游合作、加快市场推广、加强团队建设等的资金,还有对公司商业模式的规划,都提了很多意见,当然这里我不能说得太细致,呵呵。我个人印象最深的,是高原资本在财务方面给予途牛的帮助,不仅帮引荐了合适的财务负责人,还一起参与设计财务模型,这都是公司和核心的方面。

因为叶冠泰是途牛项目的直接投资人,我和他沟通的相对更多,与涂鸿川也交流过多次,感觉他们二人是“黄金搭档”。涂鸿川给人感觉很nice,热情又谦逊,能迅速和陌生人拉近距离,叶冠泰则是稳重类型,说话逻辑性强,能帮你抽丝剥茧分析问题。

尽管在国内高原资本在在线旅游行业并没有什么投资案例,途牛算是第一家,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此行业不了解。其实在海外,高原资本已经投资过几家在线旅游行业的公司。

现在,途牛和高原资本的沟通很频繁,虽没有固定的沟通频率,但经常互动。而且很好的方面是,我们与之最常用的交流方式是当面交流,我们都喜欢面对面地探讨问题,这在其他投资机构和被投公司里,应该不多。我想,这也是高原投资少、成功率却高的主要原因了。

周鸿祎 涂鸿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