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全球战略分析家萨杰夫·萨雅尔:未来的消费者到底在哪?!
i黑马 i黑马

德意志银行全球战略分析家萨杰夫·萨雅尔:未来的消费者到底在哪?!

由于在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的景气走低,财务数据令投资者感到忧虑,奢侈品牌公司的股价在7月大幅下挫。与此同时又有新闻报导指出,印度以及中国高级购物中心的人流正不断减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许多分析家都预计说,新兴市场在未来十年内都将出现不小的成长。而今人们谈论的,却是全球危机是如何减缓这些经济体发展并扼杀自由支出。

奢侈品牌或是购物中心门可罗雀,可不能归咎于中国经济成长的放缓。这个7.5兆美金经济体的成长速度,从今年第一季度的8.1%,下降到第二季度7.6% ,表现根本不需恐慌。就中国所有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看来,它还未滑入衰退。

真正的问题在于,许多分析家都夸大了奢侈品牌在新兴市场的销售量。目前中国这个最庞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中,有160万可以被称为“富有”的家庭(界定标准是拥有超过15万美元的年均可支配收入)。相对于日本的460万来说,还是偏低,跟美国的1920万相比,更是相形见拙。而印度和巴西的富裕家庭数量也分别只有80万和100万。

这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的成长机会已经消失,而是预期水平必须重新调整。尽管在过去10年内实现了蓬勃成长,但中国国内依然有1.64亿“贫困”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低于5000美元)以及1.72亿“积极消费”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介乎5000到1.5万美元之间),而印度的对应数字则分别是1.04亿和1.07亿户家庭。

而未来20年,这些国家将进入中产状态。虽然其他新兴地区都将出现类似的转换,但转型的中心将会是亚洲。

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卡拉斯(Homi Kharas)的一项研究,向我们展示了这一变革的规模。他首先判断2009年时全球有18%的中产阶级住在北美,另有36%在欧洲,亚洲(计入日本)为28%。

卡拉斯预计到2030年,全球有2/3的中产阶级住在亚洲。换句话说。亚洲不仅将取代西方,甚至连其他新兴区域也无法望其项背。这才是真正的商业机会。

当然,亚洲中产阶级的崛起,并不是唯一的变革。我们正处于一个同时会破坏和创造消费者市场的社会和人口结构变革。已开发国家市场的高龄化已经众所周知。但最新数据显示新兴市场正在更加迅速地经历高龄化。

中国目前的中间年龄为34.5岁,而美国的数字则是36.9岁。然而中国人的平均年龄到2030年将达到42.5岁,美国只有39.1岁,俄罗斯则是43.3岁。

这些国家的教育系统已经遭到了高龄化的冲击。中国的小学生入学数量,自1990年以来已经下降了18%,韩国更是严重下跌了33%。在人口结构量表的高龄一端,老年人的数字正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与此同时,基本消费单位—家庭—的特性,也在迅速改变。在已开发国??家,传统的核心家庭(只包括父母和儿女的家庭)数量不断减少,取而代之是独子家庭。例如在德国,39%的家庭只有一名成员。有孩家庭仅仅分别占到了英国和美国家庭总量的19%和22%。所有这些变革将深刻影响消费市场,未来走向一个年龄不断成长,且中产阶级不断增长的亚洲将会是新消费者市场的核心。



via i黑马 BY《商业周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