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圈子”故事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EMBA“圈子”故事

【EMBA“圈子”故事】①圈内热传,女同学开好房,领两张房卡,看上谁就塞一张给他;②而某楼盘开发商在东部某大学读EMBA时,把其中一个楼盘中的36套房子卖给了同学;③很多人都看好的是EMBA班的人脉,而这是建立在数额不菲的基础上,目前学费大致在十几万元至60万元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李娟 

这两天,商学院EMBA“圈子”话题似乎比娱乐圈还热闹。

“EMBA的房卡故事”,一个无法分辨确有其事还是夸大其词的传闻,让整个商学院的EMBA瞬间都“中枪”了。

对于EMBA(Executiv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圈子”被“娱乐化”的事情,复旦大学EMBA项目2010级一位学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他并没有听说或遇到过关于房卡的事情,这让他很吃惊。在他看来,这个故事是对EMBA“圈子”的误读。

但无论如何,这个筹码被越抬越高的“圈子”,开始以另一种方式进入大众视野。

 标价水涨船高

  这个“圈子”的门槛越来越高。

据媒体报道,日前,南方某大学准备开设“超级富豪班”,标准已经是企业资产达到50亿元“身家”的掌门人。

尽管这则报道被当事学校否认,但不可否认的是EMBA已成为学费门槛较高的教育课程。

目前中国200多家商学院中,具备EMBA办学资质的已超过60家,而各家学费也因名气、师资、生源等各有不同。相关资料显示,国内EMBA学费大致在十几万元至60万元之间,并且逐年水涨船高。

记者查询相关官网发现,长江商学院EMBA学费从2010年的58.8万元涨到2012年65.8万元;中欧商学院2011级EMBA课程的学费为45.8万元,2012级EMBA课程的学费为53.8元;上海交大2012年春季EMBA也由去年秋季的45.8万元涨至53.8万元。

当然,愿意花钱之外,想进入这个“圈子”,仍需“过五关斩六将”。比如,入学标准还包括,大部分是针对企业和政府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需要“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及6年以上管理经验、在较大规模企业或政府经济管理部门内担任高层领导职务”等。

此外,还需要笔试以及面试。“我们每年都会筛选掉很多人,过程十分严苛。”复旦大学EMBA中心副主任王燕对记者表示,学费已经达到56万,但还是报名者如云。

从入学“资格”看,什么样的人在“混”这个圈子,已经不言而喻。2010年,《福布斯》首次对中国商学院的EMBA项目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就读EMBA的学员中高级管理人员占总人数的75%,企业主的比例为16.7%,而政府官员的比例为8.3%。

宁波凹凸起重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剑君如此形容这个圈子:我不在乎你是谁,我只在乎你和谁在一起。

从时间上看,中国EMBA教育的历史还比较短。全球EMBA教育已有近70年历史:1943年美国芝加哥大学首创为企业家与高层管理者进行商学教育的EMBA课程。而中国本土的EMBA教育出现在2002年——复旦等30家大学当年被正式批复试点开办EMBA教育。即便从1995年第一个EMBA教育项目以中外合作办学的方式进入中国算起,EMBA在中国才走过了17个年头。

然而,中国EMBA教育发展却很迅速。10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公布最新全球商学院EMBA百强榜单,史无前例地“挤进”了一排来自中国的商学院EMBA项目,而前十名中有四个与中国有关的项目。此前,这一榜单基本被美国、欧洲商学院所垄断。

 “圈子”中的生意

很多人都看好的是EMBA班的人脉。资源可以转换成生产力。

事实上,几乎每个EMBA班都会想方设法成立一个融资平台。“有一些是‘大圈子’,还有一些是‘小圈子’。”今年在某大学读EMBA的一位企业家对记者表示,读EMBA的同学,社会地位比较相似,都有各自不同的资源,希望做一些资源整合、利用。

EMBA的学生也不乏不惜重金交友的人。比如,某一名校EMBA项目班,几乎每个月都会到外地去上课,大家轮班做值班主席,这个位置就是“埋单”位,比如这个月去三亚上课,这个同学就会委派办公室主任给所有同学订机票、订酒店,由他一个人来负责此次行程所有花销。

某些“小圈子”内的商业互动也十分频繁。

在东部某大学EMBA项目班,有一个几乎众所周知的“案例”:某楼盘开发商在该校读EMBA时,把其中一个楼盘中的36套房子卖给了同学。

2006年,即这批房源推出之时,单价已达到3万元/平方米。“同学经济”似乎屡见不鲜。

“班上有人作了一份‘商盟电子消费卡营销诊断分析报告’,从营销战略到项目定位,从营销管理到产品定位都十分详细。”该校2006级EMBA班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

这个公司最终确定由十多位同学投资,投资总额达1亿元。“少则十几万,最多的一位同学掏出3000多万元。”该商盟卡负责运营的总经理王康对记者表示,他也是当时发起的同学之一,这家公司今年开始可以实现盈利。

浙江大学EMBA教育中心主任卫龙宝认为,EMBA班的同学通过在“EMBA”认识,在投资理念、合作方式、资源整合的观念等方面都达成共识,很容易有商业融合、实践的机会。

生意之外

生意之外,越来越多的EMBA同学生活方式也越来越接近。

比如,对许多名校的EMBA项目来说,很重要的一个赛事,就是每年都会举行的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每年都会有20所左右国内外顶级华语商学院的EMBA学员参加。

“提前半年左右开始准备训练。”交大EMBA的一个学员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群体参与性很强的项目,尽管最终能参赛的人不多,但几乎全部都会参与。

赛事规定根据国内外最具权威性大学、商学院及EMBA项目排名,全球TOP100、亚洲地区TOP30、中国TOP10的大学商学院或独立商学院的华语EMBA项目,方有资格申请参赛。

这也是让许多EMBA学员为之疯狂的重要原因,这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赛事。

“你几乎不能理解这些‘戈友’们一起到达终点的心情,我们会一起抱头痛哭。”中欧商学院的一位学员表示,这是他们每年的传统项目。

不仅如此,商学院同学还一起去贵州支教。中欧商学院2011级的学员姚远,在去年3月,就背起行囊与同学一起去贵州,在贵州开展为期一到两周的支教。

在做这些事情时,他们甚至比对待本职工作还认真得多。

复旦大学EMBA中心副主任王燕对记者表示,很多人还是想来上课的,一些企业家在工作多年之后,认识到企业发展存在的问题,所以需要找一些比较有经验的老师给予解决问题的办法,EMBA就提供了这样一个路径。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数额不菲的学费及“圈子费”的基础上。

EMBA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