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市长撰文捍卫《卫报》 称停掉纸媒是国家灾难
王根旺 王根旺

伦敦市长撰文捍卫《卫报》 称停掉纸媒是国家灾难

“如果你们停掉这个以油墨与纸浆为载体、承载着历史的印刷版报纸,那将是一场国家灾难。你不可能用‘在线’的方式还原新闻纸上的内容……我们需要在书报亭里看到智慧,我们需要在地铁里拿着报纸沉思。”

 

“如果你们停掉这个以油墨与纸浆为载体、承载着历史的印刷版报纸,那将是一场国家灾难。你不可能用‘在线’的方式还原新闻纸上的内容……我们需要在书报亭里看到智慧,我们需要在地铁里拿着报纸沉思。”

  ——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一位读者在公园悠闲地阅读《卫报》。随着该报削减印刷业务的流言不断传出,今后这样的画面可能愈加难以看到。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传统媒体生存危机越来越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

昨日,在得知英国有近60年历史的老牌媒体《卫报》将缩减印刷版业务后,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专门撰文,捍卫传统媒体的存在价值。

作为英国保守党人的鲍里斯素来与英国的左翼大报《卫报》政见不合,但在得知该报有可能削减印刷版业务,并将在未来全面转向数字版之后,他专门在29日出版的每日电讯报撰文呼吁“拯救”《卫报》。

鲍里斯承认他与卫报的关系糟糕,宣称“举凡我说的我做的,卫报都未曾对之加以赞成。当我公开反对肯·利文斯通(2000年至2008年任伦敦市长,后在2008年竞选中败给了鲍里斯),卫报专门做了一个特刊,通过一众左翼名流的嘴,说我是一个蠢货、傻瓜、小丑、窝囊废,其中好多人还信誓旦旦表示,一旦我当选伦敦市长,他们立马搬家”。但鲍里斯同时说,“尽管他们对我有一种奇怪的敌意,但我还是要对《卫报》朋友们说:别这么干。如果你们停掉这个以油墨与纸浆为载体、承载着历史的印刷版报纸,那将是一场国家灾难。你不可能用‘在线’的方式还原新闻纸上的内容,互联网上充斥着色情与废话,我们需要在书报亭里看到智慧,我们需要在地铁里拿着报纸沉思。”

尽管卫报新闻传媒集团发言人已公开否认停止印刷版的传闻,并表示卫报印刷版业务“仍将是今后若干年整个集团的基础业务”。但不容忽视的是,包括《卫报》、《观察家报》在内,这些报纸虽然创造了该集团四分之三的营业收入,却没有带来任何利润。

根据英国行销周刊前编辑史蒂芬·福斯特创办的广告资讯网站的介绍,卫报新闻传媒集团的拥有者、斯科特信托基金的受托人担心,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份报纸这么久。在过去几年,卫报发行商一直设法防止每年亏损4400万英镑,但增收速度非常慢,而且所有弥补性收入都被用于发展美国版和网络经营。相关投资帮助该集团去年的数字营销收入达到4570万英镑,增长率达到16%,但这还是不足以抵消营业亏损。卫报新闻传媒集团的母公司、卫报传媒集团的经营状况更差。在冲销掉大约5500万英镑后,该集团的营业亏损仍然达到1.0291亿英镑,是之前的两倍多。同时,该公司还被迫逐渐缩减卫报的发行规模,取消一些主要增刊。卫报新闻传媒集团还决定在其650名编辑团队中削减100个职位。去年,卫报新闻传媒集团还考虑关闭七年前开业的价值8000万英镑的印刷厂,并把印刷业务搬离伦敦。

正因此,坊间不断传出卫报新闻传媒集团将在最近几年间削减直至取消印刷版业务。

鲍里斯曾在大学毕业后到《泰晤士报》实习,后还在《每日电讯报》干过记者,因此他深知报纸的重要性,他在《每日电讯报》的专栏中以“值得为报纸的生存而战,即使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为题写道:英国从“新闻自由”中获得了无法估量的益处。伦敦之所以成为经商、生活的首选之地,就在于法治的稳定。同时,无情、活跃又不受约束的媒体对于统治阶级的约束,(很大程度上)让他们免于受贿与腐败。

鲍里斯认为,把《卫报》搬到网上,将会让该报失去政治影响力,“失去了对于报纸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整合卓越记者、插画师与摄影师的智慧于一体的编辑思路,一切都消失于谷歌新闻的泥沼中。”

这位与英国首相卡梅伦有着良好私交的保守党人认为,《卫报》如果关停印刷版,对保守党而言也是一场灾难,因为我们将不再了解“敌人”是怎么想的。“我们永远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而不是虚拟空间里的《卫报》。”

不过,似乎是出于调侃,鲍里斯还给出如此理由:“我们需要一份对企业精神与竞争报以敌视态度的报纸,我们需要一份认为资本主义存在根本性缺陷的报纸。我呼吁所有的保守党人都参与到保护国家遗产中来,即便卫报只剩下几百份的印刷版,我们也要成为保存‘濒危动物’的守护者。”

 

纸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