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一家耳机公司而已:专访当红耳机潮牌Beats总裁Luke Wood!
i黑马 i黑马

不只是一家耳机公司而已:专访当红耳机潮牌Beats总裁Luke Wood!

就是那鲜红色的线,懂音乐的人都知道那代表什么:音乐开很大声的年轻人,耳机连着的一定是那红色的线,就怕大家不知道他们头上戴的正是Beats的耳机。

Beats Electronics由嘻哈教主Dr. Dre和音乐制作总监传奇人物Jimmy Iovine合创,这梦幻组合还包括了Luke Wood,他是Beats的首席营运长,目前负责这家位于Santa Monica公司每天的营运。

不令人意外,Wood也是音乐制作人,并断断续续在玩吉他,80年代的庞克(Punk)和90年代的独立摇滚(Indie Rock)是他拿手的曲风。18个月之前他正式成为Beats的员工,在那之前,Wood是Interscope Geffen A&M的首席策略长。

在Beats买下线上音乐网站MOG不久后,《Wired》特别访问到Wood,他正忙着筹备即将上市的新耳机,瞄準的客层不是柏林的DJ,而是常坐飞机的企业高阶主管。

由此可见,Beats的野心不只在耳机市场。

Wired:你是音乐家兼制作人,又有生意头脑,从很久以前你就一直希望将音乐数位化,特别是透过订阅制(subscription model),你是否觉得像MOG或Spotify这样的服务早就该出现了?

Luke Wood:是的,1994年当我还在Geffen工作时,我们上传了一首史密斯飞船的歌到Compuserve,最后因为太多人下载导致Compuserve当机,那应该是有史以来mp3第一次的商业化发行,也是第一次大型音乐专利公司这么做,我想那就是音乐数位化的滥觞,可惜当时我们还没準备好。

Wired:所以说90年代时机还不成熟,那你何时决定再试一次?

Luke Wood:大概是2000年中,10年过去了,我们开始在音乐界宣扬把电脑和手机当作数位通路,当时已有iTunes,传统手机也是人手一支,我们经历Napster、Limewire、bitTorrent还有Rhapsody,我和Jimmy Iovine误以为大环境已经成熟,就又决定放手一搏。

Wired:我记得那次下场很惨。

Luke Wood:一点也没错,我们当时找遍各种合作夥伴,包括Nokia、各大手机和电脑制造商、还有网络系统业者(ISP)及第四台业者、甚至是Apple、Google、Amazon,我们想找一个推广者,让大家接受单一价的订阅制音乐 (flat-fee subscription music)。

那时网站系统业者和第四台业者从消费者身上赚到的钱突然大增,他们不认为有必要进入内容产业 (content business)。唱片公司也还没準备好作那么大的改变,时机还太早,至于内容业者则还是守着古老的商业模式以及实体媒体。

Wired:所以你当时就不打算成立数位音乐公司了?

Luke Wood:好在当时Jimmy比我更快感到沮丧。他对我说:“我只想创立一家公司,好让我可以作些具体的事情。”两个月后,他又说:“我要成立一个耳机公司,我週末跟Dr. Dre谈过了,他非常喜欢这个提议,他想把公司取名为Beats。”就这样,我在18个月前成为Beats的全职员工。

Wired:你们现在已经不只是一个耳机公司了。不过耳机似乎是音乐产业里比较没有发展空间的东西,谈谈当初怎么会想到从耳机开始做起?

Luke Wood:当Jimmy成立Beats时,所有音响的声音都一样,要取得音乐也非常方便,每个人的电脑里都是盗版音乐。但在我那个年代,人们用音乐来定义自己,我还记得我进大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音响装好,然后开始大声放Minor Threat——这大概也是我当时没有朋友的原因。但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音乐是免费存在电脑里的东西。这点就是让我们成立Beats的原因。

Wired:数字化也改变了你们做音乐的方式?

Luke Wood:当时音乐的音质开始进步。我们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做音乐。当你有了24bit/96kHz这样高解析度的数位录音技术,你可以做的变化比类比带多太多了,作一张唱片可以包含数不清的技术,好比说Eric Valentine所制作的《All-American Rejects》,虽然只是摇滚流行乐,但其中声音的技术和电脑工程所包含的元素和複杂度,比Steely Dan乐团还强几百倍。

Wired:当时有够好的音响去播放那么棒的声音吗?

Luke Wood:没有,那是一个大问题,身为创意人员,当我们离开录音室的时候,我们所完成的音乐是具有某种情感渲染力的,但是一般的音响永远无法传递那样的感觉。我常看着我的朋友在电脑上或是用耳机听我的音乐,那种音响技术20年来完全没变,从声音学的角度来看,这些音响环境相当破碎,这件事对我们来说非常糟糕,并令人反感,最后它就像癌症一样。

Wired:所以你们决定用耳机来打败癌症。毋庸置疑的,你们的设计非常有特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Luke Wood:答案很简单,在我们公司,一切都和声音有关。我们对于声音非常瞭解,我们是声音领域的权威,并为之疯狂。透过这些耳机所传出来的声音,真的就和我们以及Dr.Dre在录音室中录音时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可以听出声音里少了什么。比如说,我知道某首歌的歌词很悲伤,当我第一次在录音室听到它的时候,我伤心到想死,但当它听起来不够悲伤,我就知道不对了;又好比某段吉他的配乐让我想砸东西,但如果我听它的时候不想砸东西,我就知道是声音不够好,就是这些地方让我们与众不同。

Wired:Beats的下一步是什么?

Luke Wood:对我们来说,音乐价值链的最后一部份就是转换器,也就是音响。我们从耳机开始做起,现在我们要进入音响市场。而另一区块是录放(playback)器材,这部份由Beats Audio来作,我们和Hewlett Packard、HTC合作,来改进录放技术。

一开始我们只专注于发掘并消费音乐的过程,买下MOG之后,我们开始思考它还可以怎么演变、还能代表什么意义。我们买MOG的原因是我们是该服务的忠实粉丝,至于它会变成甚么?等着看吧,目前我们还没有清楚蓝图。但我们的理念是:

听音乐这件事,应该跟取得音乐一样重要。

Via i黑马 By Wired 译者:MICHAEL V. COPELAN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