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技术:无纸化投票站已经过时,而网络投票正在崛起!
i黑马 i黑马

选举技术:无纸化投票站已经过时,而网络投票正在崛起!

爱尔兰前首相BERTIE AHERN曾叹道,他的人民还在用“笨办法”手写投票。现在看来,他对电子投票的热情还是早了点。2002-2003年间,爱尔兰花了五千一百万欧元(六千六百万美元)购买了7500台投票机,但由于担心其可靠性,从没用过。不久前这批机器被废弃了,然后被一家回收公司以7万欧元——相当于每台约9欧元——的价格收购了。

在新兴经济体里,电子投票机很流行。但在发达国家中,它们已经逐渐落伍,现在发展的趋势是网络投票。曾试用电子投票机的欧洲国家有九个,但只有比利时广泛使用。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被机械式投票机搞砸了,于是美国便重金投资数字投票机,但现在热情也逐渐消退。2006年,有38%的美国选民使用电子投票机;而在11月份的总统大选中这个数字将会下降三分之二。现在各国政府都喜欢用光扫描器来计算纸质选票。

安全问题是导致电子投票机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如果投票机不把结果打印出来,监察员就不能轻易查错或者验证电子票数。牛津大学的Anne-Marie Oostveen说,“你能做的顶多就是再按一次按钮,祈求结果与上次一致。”对于一些狡猾的骗局,投票机也未能幸免。2006年,一些荷兰竞选者操纵投票机误报票数(还教它下象棋)。

但在欠发达地区,电子投票机确实有用武之地,因为纸质投票实在是难以组织。国际投票系统基金会称,在使用或试用电子投票机的18个国家里,有12个位于南美洲和亚洲。2000年,巴西在全国范围内使用投票机,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助不识字的公民投票。4年后印度也开始使用投票机。为了避免卡票,印度的投票机每分钟计票不超过5张。 委内瑞拉的选举技术最为先进。为了防止欺骗行为,在10月7日国家总统选举进行投票的公民要通过指纹识别身份。委内瑞拉的投票机还会打印一张纸质存根,以备审查之需。曾任选举监察员的美国前总统杰米•卡特称委内瑞拉的选举技术“世界一流”。

除了少数几个国家热衷于使用投票机,各国越来越关注网络投票。IFES一位专家Ben Goldsmith说,已有11个国家在实际选举中采用网络投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其中两个。11月,美国有23个州将让海外投票者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或投递选票。在2011年爱沙尼亚议会选举中,网络投票占总票数的24%(与2007年的5.5%相比大幅上升)。明年,挪威可能会在普选中实行网络投票。

为了减少技术失误或网络攻击带来的影响,爱沙尼亚允许公民在数周内进行网络投票。为了防止贿选或恐吓选民的行为,投票者可在选举期间多次投票,但有效的是最后一票。不过,那些等到选举日才投票的人必须前往传统投票站投纸质选票:这样就保证了即便最后一刻网络投票系统崩溃,公民的投票权也不会被剥夺。

有人希望网络投票能鼓励更多的人参与投票。因为比方说,自二十世纪50年代起,英国大选的投票率就下降了超过20%;2010年,18到24岁的公民中只有一半参与投票。但是对网络投票持乐观态度的人却没什么乐观的理由。在初期测试中,瑞士出现了很高的投票率,但随着人们对新的网络投票系统好奇心渐减,投票率又回落了;被问到为何放弃投票时,弃权者很少会提及投票不方便这个原因。

有了网络,邮寄选票的状况可能会好些。在美国,有将近五分之一的选票是通过邮寄的,这个数字在过去30年里增加了2倍。但邮寄选票的人填错纸质选票的概率是其他人的两倍,而且他们靠的是越来越不靠谱的传统邮递服务。那些渴望与海外移民保持联系的国家希望方便的网络投票会让散落在全球各地的公民参与投票:6月,法国的一些移居海外者就利用网络参与了议会代表的选举。

塔林难以完成的任务

但能轻易复制爱沙尼亚的成功的国家恐怕没有几个。美国和英国这种没有居民身份证的国家很难在网上识别居民的身份。众所周知,爱沙尼亚的网络安全水平高。但在其他国家,人们则担忧黑客会层出不穷。2010年,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入侵了哥伦比亚区的一个投票站,篡改了投票软件,使每当有人投票时,便播放一段广为人知的小曲。他们还入侵了安全摄像头,观看选举管理者如何应对他们的攻击。

还有一个更深入的问题,那就是网络投票会如何影响公民的选择。加州理工学院的Michael Alvarez说,远程投票的选民会比那些在拥挤的投票站里扎堆投票的人有更多时间来作出明智的决定,特别是在数个选举同时举行的时候。但是,穿着内衣内裤懒洋洋地坐在家里的选民可能就不会那么严肃地对待投票了。芬兰的一个小型调查发现,在家投票的人倾向于采取极端的立场;而前往投票站投票的人想法则没那么自私。技术可以帮助选民投票,但政客们必须让他们把这当一回事。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软件出现。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contrar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