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感:Patrick Lane认为,现实地理条件一如既往的重要,数字革命并没有改变这个重要性!
i黑马 i黑马

地方感:Patrick Lane认为,现实地理条件一如既往的重要,数字革命并没有改变这个重要性!

在Sutter和Hyde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这辆黑色汽车显得有些奇怪。它很普通,车窗干净,看起来保养的很好。绿灯亮起,它驶进旧金山闪亮的早晨。然而,问题是:车前那一抹鲜艳的粉色大胡子标志是做什么用的?

这大胡子标志是Lyft公司的商标,Lyft是一家提供搭车服务的公司,今年夏天刚刚起步。该公司的司机都是私家车主,他们只是出租自己车子的座位,一次收取数美元的租金,Lyft从中拿20%的提成。这一切都是通过一款手机app应用实现的。当你注册时,你需要提供你的电话号码和信用卡信息,当你需要搭车的时候,你只需打开这个app,看一下附近有没有大胡子汽车。然后你敲一下,向该车发一个搭车请求,你会看到该车司机的名字,别的乘客给他的打分(最高五星),司机照片以及车子的照片。司机会友好的碰碰拳头,给你打个招呼。搭车完成之后,你会给他评分,并通过该app支付车费。司机也会给你打分,如果你不是个好的乘客,你可能再也打不着Lyft的车子了。

基于Lyft的服务条款,他们的车跟出租车区别开来,严格的讲这些司机并没有收取车费,只不过是接受“资助”而已。你可能觉得这样的区别不会让Lyft逃过法律审核:监管机构已经给Lyft以及他的两个竞争对手,SideCar和Tickengo,发出了“禁止令”。Zimride公司的CEO,John Zimmer,(Zimride公司在运营Lyft),认为Lyft会躲过司法审查的。Zimmer先生解释说Zimride不是根据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这个名字源于Zimbabwe,Zimmer的合伙人Logan Green曾在津巴布韦见到人们合伙搭乘面包车。Zimride同时还经营通勤车,市内汽车合用组织。

你可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人们会愿意乘坐陌生人的车子吗?会有人让陌生人乘坐自己的车吗?Zimmer先生认为,他们的打分制度会让司机和乘客之间建立友好互信,如果一个司机的评分低于4.5星,将不会有人乘坐他的车。Lyft会严格审查司机,他们的标准比一些出租车公司还要严格,他们会审查注入犯罪史什么的。他们还为司机提供了总额100万美元的保险。

由于在旧金山的打车相当困难,这给这种搭车服务提供了市场机会。Uber,一家通过手机app提供搭车服务的公司(他们的价格略高),利用这个机会,已经将业务扩展到其他16个城市。

假如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没有结合的如此紧密的话,这种机会也不会存在。每一个通过Lyft完成的搭车任务都不仅仅是现实世界的旅程,还包含更长的数字旅程:在乘客和司机手机之间,信息通过wifi,手机基站,沿着运营商网络,通过交换机和路由,到达Lyft的服务器,并最终到达乘客和司机的银行账户。在搭车任务中,物理地址在数字领域也很重要, Lyft服务的核心是:联通不同地点的乘客和司机,并使他们到达另一个地点。现实地理条件仍然很重要。

这种重要性很明显吗?这倒不一定。在互联网走出实验室走向千家万户的这几十年间,关于互联网和现实世界关系的思潮主要有三种。第一种认为数字世界重塑了现实世界。这种思潮在90年代后期达到顶峰。人们,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可以登录同一个电子图书馆,获取信息,新闻以及查看评论。地理位置对很多的公司的选址来说不再重要,便捷的网络使得他们不必靠近供应商和客户。服务可以通过网络外包出去,这使得交易更加容易。员工可以在家办公,从而远离昂贵嘈杂的办公室,他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者视频会议沟通。

上述的大部分情况已经实现。亚马逊的书店从街边上搬到了网络上;现在它又在引领新的阅读风潮,从纸质阅读走向电子阅读。Mechanical Turk是亚马逊的一个部门,他为大批公司提供一种“即时,可扩展劳务服务”(参考:http://www.crowdsource.com/what-is-crowdsourcing/),他们24小时工作,每个任务收取几美分费用。如今的劳动力可以离开物理意义上的办公室,但无法离开网络:他们通过手机和平板电脑处理自己的工作,他们通过视频会议,如同他们就在同一个房间。就连医生都可以在线诊断患者。

现实地理还活着呢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报道的所谓“距离已死”(这份报纸在1995年特别报道的标题),太夸张了。本报告认为,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为了聚集志同道合的人,云集于旧金山,纽约,柏林,伦敦以及其他核心城市。“地理的终结”这种说法跟“历史的终结”一样荒谬,如今的数字世界里,不同地域所呈现出各自不同的特色。“城市已死”的预言如今看来与事实相差十万八千里:联合国预计在未来20年,世界城市人口将每天增加195,000人。

第二种思潮认为数字生活和现实生活属于各自独立的不同领域。互联网理想主义者宣布网络空间会从政府统治下的“肉体和钢铁”中独立出来(详见https://projects.eff.org/~barlow/Declaration-Final.html)。在网络游戏中,成千上万的人们,他们相隔万里,可能一生都不会相见,却可以并肩战斗在虚拟的城市废墟中。更多爱好和平的人可以在虚拟农场里劳作,不会弄脏双手。他们的化身可以在虚拟的在线游戏“我的世界”中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这两个世界绝不是互相独立的。政府可以像管理现实世界一样,管理网络世界,他们可以屏蔽网站,惩罚博客作者。网络游戏中的武器道具,“虚拟农场”中的奶牛,以及和别人一起玩“我的世界”,这些都需要支付现实中的货币。“网络欺凌”也是欺凌。虚拟世界发生的事情并非总是虚拟的。

本专题主要侧重于第三种思潮:现实世界也在塑造数字世界。一大原因是,如今很多人无论走在哪儿都在线。越来越多的人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以越来越快的网速链接到互联网。他们使用功能强大的计算机,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查看实时更新的新闻信息。大型通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据他们的报告说:2017年移动数据流量将会是2011年的21倍,手机宽带的接入设备(主要是智能手机)将会从9亿增加到50亿。本地信息(比如最近的药剂师,最近的出租车)对行动中的人们比对坐在电脑前的人们更加重要。

对于那些通过互联网提供本地信息服务的公司而言,地图是最重要的基石。近几年来,在模拟现实世界领域的投资呈现爆炸式增长:二维,三维的地图,越加细致的室内室外场景模拟。未来很可能是这样的:一旦你学会了操作方法,你可以“飞翔”于纽约,旧金山或者其他城市的上空,查看街道的名字,地标,或者停下来认识一下你经过的地方。像谷歌和苹果这样的大公司,苹果刚刚将谷歌地图从自己的操作系统中移除,他们正在地图领域竞争,设计出最优秀的地图并嵌入进最有用的信息。

智能手机不过是一部分。另一家大型通信设备制造商,思科,认为,到2020年会有500亿各种类型的设备会接入互联网。思科国际部负责人Wim Elfrink认为,目前只有0.2%的这些设备接入互联网。整个世界正开始在各个维度被数字地图呈现出来。惠普实验室的John Manley展望了一个“地球中枢神经系统”,遍布于全球的微小,廉价,结实的探头,他们可以看,听,感觉(通过探测震动),甚至嗅,品尝(通过分析化学成分)他们四周的东西,然后反馈回来。

这一切对城市居民来说尤其有益。如今很多设备已经在生产大批量数据,大部分都生成于城市中,以后也将会如此。主要是因为城市是电话,汽车,建筑,以及基础设施集中的地方。这些数据如果加以分析,他们会将城市变得更宜居。当人们聚集在一起而不是分割四方时,人们的生产效率才会更高,这使城市变得“智能”,而大数据将会将城市变得更加智能。

现实地理条件对互联网产业来说也相当重要。年轻技术人员聚集在硅谷之类的核心区。即便越来越多的数据存储于“云”中,但组成云的大量远程服务器却毅然决然的存在陆地上,他们的选址多受制于当地的气候,基础设施以及税制。

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结合的越发紧密。沟通成本和运算能力成本的迅速下降,大大改变了人们日常生活方式。数字地图和数字导航会改变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行为,同时也会带来更多变化。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正变得浑然一体。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chuck_norris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