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最让人痛恨的12项科技创新!
i黑马 i黑马

《Wired》:最让人痛恨的12项科技创新!

继《12项世上最扰人的科技消费产品》这篇报导发表之后,我选出很多严厉但令人捧腹大笑的意见,挖掘读者们最痛恨的科技产品。这份反映网友集体意见的清单,里头含有包括我忽略掉的、或者摒除在我脑袋之外的项目。

以下就是最使《Wired》读者怒火中烧的科技。

20121012-annoying-tech-2-036edit

电话语音识别系统

“语音识别软件超恶心!多少次打给电力公司、有线电视或客服专线,电话那一头却只听到语音提示“请说明你的问题”……真的会让我火冒三丈。”──《Wired》读者tianlung

当你打电话给某家公司,结果听到的是语音提示,那根本跟直拨地狱第七层没两样。电话语音识别系统从来无法理解复杂的句子,有时就算简单的字眼或数字还是会搞错,对电脑来说,five和nine听起来差不多。我的建议是,直接找有专人的线路来为你服务。

Car Alarms

汽车防盗警报系统

“怎么能漏掉汽车防盗警报?吵到极点,而且让我一肚子火,我痛恨它们!”──《Wired》读者metaskeptik

上一次汽车防盗警报被当成紧急事件大约是在1988年3月,从此再也没什么人在乎。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学习假装听不到汽车警报的惨叫哀鸣,这对窃贼来说可真是件乐事。

iPad Cameras

iPad 相机

“真希望他们从没想过要在iPad放上后置镜头。”──《Wired》读者Dekon Reign

如果你有一台iPad,在你的科技收藏里应该会有支智慧型手机或数位相机,那干嘛不用那些明明更好的相机?本质上是台绝佳屏幕显示器的iPad,被你用来拍照的时候,变得实在很愚蠢。

Fax Machines

传真机

“别漏掉传真机!”──《Wired》读者Jennifer Bohmbach

但愿我真能忘了传真机,无论我们多想将传真机放逐到幽冥世界,医疗、不动产、会计及所有其它产业,依旧要求你我的签名实体版本,我们无法轻易判传真机死刑。现在,每当你必须传真某份文件到一家固守90年代科技的公司,实在令人抓狂。

Touchless Bathrooms

感应式厕所设备

“感应式水龙头充其量只是半调子,洗个手得找感应找个老半天,还得一边羡慕旁边的人正快乐地洗着手。还有干燥机,就算你把手放到干燥机中吹了好一阵子,最后还不是得在牛仔裤上擦一擦才能了事。”──《Wired》读者Tarchitectrunnerguy

自动感应水龙头确实降低水资源的浪费,干燥机也减少了垃圾量,但是感应式科技却使人们耗费更多时间待在厕所里。这对男士来说不是件好事,对女士而言更糟糕透顶。况且,真有人曾用干燥机成功彻底烘干湿淋淋的双手吗?

Credit Card Machines

刷卡机

“小型超市和药妆店的刷卡机令人困惑。不知何故,每台刷卡机长得完全不一样,而且需要足足两次按键与屏幕显示。”──《Wired》读者delahaya

有时“Yes”按钮就在屏幕旁边,有时却跑到数字键盘上头,有时它就在触控屏幕上,只能用掉在键盘缝隙中的笔启动。整个过程收银员就直盯着你,好像你从来没进行过非现金交易那样。

QR Codes

QR 码

“QR码居然没在清单上?!”──《Wired》读者Ashley Narayanen

让我找找我手机里面每三个月才用一次的app,我扫描QR码,瞧瞧它会带来什么有趣的讯息。噢,是个网站连结。QR码是我们这个世代的AOL关键字,但别担心,它们最后还是很可能会消失不见。

Snooze Buttons

闹钟贪睡按钮

“我要提名贪睡钮,太迟了吗?”──《Wired》读者Sven

不!一点也不。对于任何需要准时出现在某地的人而言,贪睡按钮实在是个恐怖发明。身为一个惯性赖床者,我可以向你再三保证,多睡7-10分钟根本没用。如果最初设定的闹铃响了,你也终于起床了,这多余的几分钟假性睡眠只是让你更疲惫而已。

Subwoofers

重低音喇叭

“第13个最可怕的科技产品是结合低音贝斯的重低音喇叭。拜托,就算窗户紧闭,还是可以听到从12楼传来的立体声!”──《Wired》读者Lucy Jane

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初期,在车上装12吋的低音喇叭,开到大街上把声音调到最低,炫。不过当人们开始领悟艺术家使用高于80赫兹的频率来写歌,多数人听音乐的器材,变成只要去美国电路城公司就买得到。如果你实在对低音著迷不已,你就是个坏家伙,你用的喇叭摧毁音乐的艺术完整性,噢,而且你还惹Lucy不高兴。

captcha

验证码

“验证码对防止垃圾信息几无助益,有一堆服务可以绕过它们,像decaptcher让你可以花少少的钱就能除患。”──《Wired》读者Andrew Lee

Andrew的观点十分正确,验证码在两件事上表现优异:遏阻笨到极点的机器人,以及让困惑的人们按下重新整理的按钮,出现一组他们还是有看没有懂的验证码。

20121012-annoying-tech-2-077edit

Facebook

“你忘了把Facebook加进清单里。”──《Wired》读者Erik Levitsky

Facebook在很多人心中,成为必要之恶。你只不过是想跟高中老朋友叙叙旧,但是为什么每六个月就得更新隐私设定?现在Facebook推出“开放图表(Open Graph)”应用程式,让你安装应用程式来做些像阅读朋友发布在Facebook上的文章一样简单的事情。谢谢你,Facebook,这比直接连结到网站好多了。

20121012-annoying-tech-2-018edit

科技作家Roberto Baldwin

“第13样:恼人的科技作家(例如:Roberto Baldwin)。”──《Wired》读者Mikeminzes

或许吧,科技写手是科技领域里面最惹人厌的产物。相信我,我就在充满这些人物的空间里工作。而且,说真的,如果你觉得他们是网路的坏蛋,你应该亲自见见其中一位。最糟的?是怪胎Roberto Baldwin。我的意思是,我被授权这样说。他到20几岁之前都没碰过电脑,你怎能信任一个没加入高中电脑社团的人呢?而且,他长得一点也不像Alec、Billy、Stephen或Daniel(以上四者为好莱坞兄弟档Baldwin Brothers)任何一人,真是令人失望透顶。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