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只要人还在,就有继续创业的可能
王根旺 王根旺

徐小平:只要人还在,就有继续创业的可能

【@徐小平:只要人还在,就有继续创业的可能】①就算维棉倒闭了,但是维棉网创始人林伟还在,只要人还在,就有继续创业的可能;②投与不投,就看这个人的整体素质,能不能让我头脑发热;③模式不是最重要的,天使阶段只有梦想,没有数字,所以只能看人。

 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 徐小平

  以袜子为突破口闯入电商行业的维棉网,昨天依然无法打开。“就算维棉倒闭了,但是维棉网创始人林伟还在。只要人还在,就有继续创业的可能。”不久前,维棉网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而被执法部门查封,网站商品全部下线。维棉网遭遇此番境地,将背后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推上前台。与众多投资者避谈失败不同,徐小平显得很坦然。

从2006年被一个年轻人“拉下水”走上投资路开始,徐小平已经投资了上百个公司,如世纪佳缘、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红黄蓝教育等。与雷军坚持“不熟不投”不同,徐小平认为没有“熟人不熟人”的问题。“只要你的微笑能打动我,你的项目能说服我就可以。”徐小平说,最喜欢的创业者,是那种为了创业梦想敢于放弃一切的人。

  “每年都发誓再不投资了”

2006年9月,新东方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徐小平被称为仅次于俞敏洪的“中国第二富老师”。这一年,徐小平50岁。而在1996年加入新东方前,徐小平辗转国内外,他称自己的人生奋斗艰苦而漫长。“我22岁才上大学、32岁才出国、40岁才回国创业、50岁才算成功。”

徐小平渴望新东方创业阶段的那种火红生活,可上市后,他连董事也做不成了。退下来的徐小平有些失落,喜欢与人打交道的他决定找些事做。不过,他进入天使投资领域,却是一个“误打误撞”的故事。

徐小平生平第一笔投资,是给了杭州的一个搞教育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说,他现在留学回来了,想创业,我说祝贺,再见!他说需要我给他投资,我说我不懂投资。他说徐老师必须投资,因为他当年给新东方付过学费。”

这个年轻人要做的项目,属于互联网领域的电子杂志。那时,徐小平对互联网行业还不太了解,但因为这个年轻人出身贫寒,满怀抱负,身上又具有强烈的奋斗意志和创业精神,徐小平投了100万元。项目没做好,为了鼓励他,徐小平又追加了100万元,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之后,徐小平又陆续投资了一些创业项目,很多都是因为被创业者的激情和执着所打动。有一个创业者曾反复找他,虽然徐小平认为这个创业项目绝对不可能成功,但还是被这份勇气和执着所打动,给了他一笔钱。

尽管投入的资金不算多,但这些百万元级别的投资失利,还是给徐小平带来了巨大压力,初尝投资失败滋味的他甚至不知如何向妻子交代。每年春节和家人团聚前,徐小平都会暗自发誓再也不投资任何项目了,但每次过完春节回到北京,见到那些让他激动的项目和创业者,他都会忘了自己的誓言。

“我每投一个项目的时候都会想,这是永远在绝望中再去寻找希望的过程,也是我做投资五六年惨痛的教训。”徐小平说。

“老婆的脸终于有了红色”

坚持和付出终于换来了回报。2008年初,徐小平在2006年投资的兰亭集势连获两轮风险投资,公司的整体估值在两年间增长了20倍。徐小平终于尝到了天使投资带来的快乐,也坚定了他继续做下去的决心。

作为一家知名外贸销售网站,兰亭集势由谷歌中国前高管郭去疾创办。当时,郭去疾给徐小平打了一个电话,阐述了商业计划。20分钟之后,徐小平表示“没有听懂”,但觉得郭去疾具备自己认可的创业者素质。于是只提了两个问题:你们要多少钱?给我多少股份?10万美元第二天就投了进去。

在今年的首届天使投资人大会上,郭去疾回忆说,给徐小平打的那个电话改变了他的人生。“此前我们见面不超过5次,如果他当时说我们再约谈一次,或者再谈两次,可能我就打退堂鼓了。”

龚海燕创办的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是徐小平投资的另一件得意之作。龚海燕第一次见徐小平,是2007年在一个咖啡厅。他们聊了一个小时,徐小平非常认同龚海燕的人生经历:先在工厂打工,后来复读考上北大和复旦研究生,然后为了自己找对象而做了一个婚恋网站,徐小平当场便决定投资世纪佳缘。2011年,世纪佳缘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做了多年投资的徐小平,第一次尝到了获利退出的甜头。

龚海燕在其博客《可爱的徐小平》中说,一旦徐小平开始说话,你就只有乖乖听的份儿。但跟他聊天绝对是一种享受,他总能找准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引发你强烈的共鸣。

迄今为止,徐小平投资了聚美优品、赛龙、红黄蓝教育机构等100多个项目。据测算,这些公司的总估值已经远远超过10亿美元。徐小平调侃说,他的投资成绩可以“我老婆的脸色为标志”:第一年是黑色,第二年是灰色,第三年是紫色,现在终于有了红色。

 “投资就看能否让我激动”

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曾说过,投资就像恋爱一样,有一见钟情的,也有深入交往后才确立恋爱关系的。许多投资大腕如雷军只投自己熟悉的人、熟悉的产业,排斥“一见钟情”。

徐小平与雷军明显不同。徐小平投资了在线教育和教育机构,也投了电子商务网站、娱乐媒体和电影等多个行业,而且往往都是初次见面,聊上个把小时就谈妥了投资事宜,属于典型的“一见钟情”类型。

“投与不投,就看这个人的整体素质,能不能让我头脑发热。模式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徐小平说,天使阶段只有梦想,没有数字,所以只能看人,看创业者本身的素质和观念,看做事、做人的方式。

怎么去判断这个人呢?当年在新东方,徐小平的主要工作就是和一个个学生谈话咨询,锻炼出了他和人打交道的能力。“我什么审计、调查都不要,在谈话时,看到他激动,而且让我也激动,我一般就会投。”

徐小平的天使投资一般是一个项目10万美元到50万美元,失败的很多,但成功率也挺高。他发现“脑子一发热就投资”的公司都会成功,凡是“要回去研究一下”的公司,最后都不怎么好。

“光狂热,没有理性也不行。”不过,徐小平也总结失败的教训,“假如创业者缺乏理性和逻辑,再怎么自信也不能投。”徐小平举例说,有个年轻人想找投资,拍着桌子对他说,美国没有类似的项目,两年以后就要进军美国。但这个创业人连英语都不会。徐小平投资50万美元,最终打了水漂。

徐小平

  真格基金创始人

  新东方联合创始人

投资企业:世纪佳缘、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红黄蓝教育、多看、赛龙等上百家。

投资领域:教育、婚恋网站、电子商务等。

投资心得:天使阶段没有数字可以查,只有梦,所以天使投资人必须要有和创业者“同床共枕”的冲动,有一起做梦的激情和勇气才能成功。

挑选标准:投资的项目,没有熟人不熟人的问题。只要你的微笑能打动我,你的项目能说服我就可以。最喜欢的创业者,是那种为了创业梦想而敢于放弃一切的人。而对那些三心二意、左顾右盼的人,谈几句就会失去兴趣,理性而狂热的创业者才能得到投资。

对话

  信人者人生账户

  永远有盈余

记者:与大多数投资人不同,你投资的项目大多属于“一见钟情”,就不怕因为轻信别人而带来损失?

徐小平:有时候轻信也许会带来损失,但在我人生的树枝上,挂满了因为信任而滋长的甜美果实。在人际关系中,信任就像春风,只要你浩荡地吹拂,定能化开千年冰封。就以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为例,徘徊三年后,那个浙江小伙子转型改做培训,2010年收入2000万元。虽然没有约定,但他已将我的股权转到了新公司。在信人者的人生账户里,永远有盈余。

记者: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和作为新东方老师的徐小平有何异同?

徐小平:投资需要回报,投资与慈善不同。就投资而言,我追求更高的资金回报,最好是百倍、千倍,尽管这很难,而且常常是负数。而新东方的徐小平,和学生谈完就完了,我会分享学生成功的喜悦,但不会期待从他的成功中得到任何金钱和物质回报。不过,也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对创业者的爱。我过去帮学生求学求职,现在帮助青年创新创业,都是帮助年轻人的事业,本质是一样的。

记者:您如何对待失败的项目?

徐小平:我做了五六年创业投资,得到一个经验,事可以失败,但做人不能失败。只要创业者不死心,不放弃,总能成功;只要做人不失败,周围的朋友、亲戚、投资人、合伙人,还会和你一起走下去。比如聚美优品的陈欧,一开始找到我要投资,做嵌入式游戏广告,结果失败。但他们尝试在网上卖化妆品,一炮而红,这才有了聚美优品网。

新东方 徐小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