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联合创始人Evan Williams:产品设计的过程是充满魅力的!
i黑马 i黑马

Twitter 联合创始人Evan Williams:产品设计的过程是充满魅力的!

Blogger、Twitter共同创办人Evan Williams上个礼拜在自家公司Obvious(以前Twitter的母公司)的新内容平台Medium发表了一篇文章〈 What I Learned Building Medium (So Far) 〉,谈论自己从打造Medium这个产品的过程中得到的启发。

从今年二月至今,我们打造Medium 已经八个多月了。八月的时候我们将所谓的“预览版”上线,由一部分经过筛选的作者创造内容,并且开放给公众阅览。没有真正的“首页”、“发掘”、“个人档案”等页面,或是其他重要的功能。我们还在持续释出新东西,同时做一些改变。我们还是在非常早期的阶段,还没真正开张、成长,也还没有产品/市场组合。

这个过程很有教育意义,以下就是这段时间我所做的观察:

即便成员每个都超厉害,团队过大还是会拖慢速度

Obvious 所拥有最棒的瑰宝之一就是有办法找到那些无比高竿的工程和设计团队。事实上,因为Twitter 的经验,让我想要尽可能地找到每一个最棒的工程师或设计师来组成团队——在我们其实还不是很确定自己要做什么之前,先打造了一个超厉害的十人团队。

我总是假设,即便团队的成员稍嫌多了点,还是可以很快地在开始做产品后用上所有的人力。这已经被证明过是可行的。我们现在大概有15 个人,每个人都极度忙碌。我们正准备扩张,但我低估了在初期即配置太多人所花费的成本。

高手需要挑战。刚开始的时候,除了必须先完全搞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或是非常接近),其他部分不太会有高难度的挑战。至于工作不能分得太细,为了让大家随时知道彼此在做什么所要付出的沟通成本令人害怕。

没什么比排定日期更能厘清你的焦点

过去我一直受限于资金与工程资源。不过这是推动简单(Simplicity)的绝佳限制。以前这些限制老是让我因为无法让产品如想像一般那么好而感到无止尽的不安。现在我们有个工程团队可以打造任何符合我们远大抱负、搭配充足资本的东西。但我们要如何避免创造出过于复杂导致最终胎死腹中的产品?订出一个期限。

我们之所以在八月就那样发表了“预览版”的Medium,就只是为了先把它做出来。我们一旦订下期限、最起码要有的功能之后,就除去掉许多之前计划过的功能(有些之后会推出,有些则否)。我们还建立了一大堆确定会需要的基础设施。大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所有的事,花费时间之少是我所仅见。这很神奇,而且很有趣。在订下期限之前,老实讲我们根本飘渺不定。

把产品做出来不但是关键,还能帮助我们厘清自己的愿景,并且更加专注。我们减少猜测——并不是因为手上握有精确的使用者回应和分析资料,而是仅可能地去观察、体验现实世界中产品的用法,就像Matt Mullenweg说的:

“用法是想法的氧气。”

从头开始设计产品非常困难

Medium 是我做的第三个还是四个出版平台,也是我成立的第四间还是第五间公司(看你怎么算)。这是我从2000 年以来各种点子所产生的结果。不过目前还在努力弄清楚到底Medium 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产品。

困难的事

1.酝酿12 年的点子和观察(这里讲的只是我个人,还不包括团队其他人)。

2.分析现况、预测未来走向。

3.要想雄心万丈,却又明白“简单”的价值(并且看出那些“想要做很多事、仅可能满足所有人”的陷阱)。

4.在考虑使用者反应的现实面时,不忘将目光放在理想的目标上。

5.想要动作迅速地四处尝试,却又希望团队秉持完美主义。

6.今天你所做的一些“小”决定会对日后发展带来深远影响,然而有些决定其实并不重要。

这就是产品设计的过程,就像Steve Jobs 说的:

设计一个产品就是在脑中塞进五千种事物并且用崭新而不同的方式将他们揉合成你要的东西。每天你都会发现一些新东西,像是新的问题或新的契机,得以让你将脑海中的事物变得稍稍不同。”

这就是为何这个过程如此神奇。

我不是Steve Jobs,但我对产品设计的信心是逐年增强。同时,我为自己和团队设下的标准也更高了——所以(产品设计)也没有变得比较容易。我们还是挥汗关注细节,永远不满于现状。欢迎(再次)光临创业生活。

Evan Williams 接连创造出两个影响网路时代甚巨的产品:Blogger 跟Twitter,他却没有因此而满足,创业家精神展露无遗。

via i黑马 by inside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