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我的巨鲸搁浅了
王根旺 王根旺

陈戈:我的巨鲸搁浅了

经历了三年半的时间,谷歌音乐搜索寿终正寝。对于市场来说,这意味着谷歌和中国渐行渐远。对于陈戈来说,这就意味着他所创办的巨鲸被巨浪冲上岸,搁浅沙滩,是死是活,都是个未知数。

 

? ? ?来源:《环球企业家》杂志 ? 作者:扬扬

 内容导读:他所创办的巨鲸被巨浪冲上岸,搁浅沙滩,是死是活,都是个未知数

坐在我面前的陈戈,用两只胳膊撑着沙发,他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衣,比那些西装革履的照片看起来要显老一些。他说话的速度比常人慢,一字一句,停顿得很清楚。刚坐下来,他就忙着问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媒体会对我感兴趣?巨鲸网既没有赚很多很多的钱,也没有融很多很多的钱。”他的意思是,你们为什么要采访一个你们眼里的失败者。

这些天,很多媒体都在寻找陈戈,原因只有一个:9月21日,谷歌中国工程研究总经理杨文洛博士在官方博客“谷歌黑板报”上发表博文宣布将“关闭在中国的音乐搜索服务”。

这是一款中国本土化产品,由前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促成,谷歌负责构建音乐搜索平台,中国最大的正版音乐网站之一的巨鲸音乐网负责与唱片公司进行版权授权谈判,双方“联姻”,所以巨鲸网的绝大部分流量都由谷歌导入。

经历了三年半的时间,谷歌音乐搜索寿终正寝。对于市场来说,这意味着谷歌和中国渐行渐远。对于陈戈来说,这就意味着他所创办的巨鲸被巨浪冲上岸,搁浅沙滩,是死是活,都是个未知数。

  人家的心不在这了

陈戈想过挽救这段“婚姻”。

他比外界早一个月就确认谷歌要关闭音乐搜索功能,于是,他写了封邮件给谷歌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邮件里说:谷歌从2010年以后已经变成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谷歌了。管理极其混乱,再这样下去,它跟那些倒下的巨头将没什么两样。

 

和陈戈预想的一样,这封信石沉大海。

“如果你先生铁了心要跟你离婚,他是不会见你的。这个时候,你也只能写一封情深意切的信,做最后的努力。”他告诉《环球企业家》。

2010年3月23日 ,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到现在为止,Google.cn依旧只是一张简单的页面,点击它会跳转到谷歌在香港的服务器Google.com.hk。那时,巨鲸网曾被推到风口浪尖。所有人都问陈戈:这对巨鲸的音乐事业有怎样的影响?他在自传《创业的旅程》的结语里说:无论怎样,我们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感谢谷歌和所有股东及伙伴一直以来的信任……我们会继续与谷歌合作,并继续向他们学习。

可是,陈戈也承认,从2010年4、5月份开始网站流量一直在下滑。2011年7月,有媒体报道,巨鲸网获得CMC(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数为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还花了1000万美金收购一听音乐,成为中国最大的正版在线音乐公司。实际上,收购和融资是一揽子计划,因为种种原因,无疾而终。

在我们面前,陈戈亮出公司的财务状况,在成立7年间共融资1550万美元,一半是给唱片公司的版税,另一半用来运营。“700多万美金我用了7年。摊下来,每一年110万美元,每个月60万人民币,这就是全部的数字。”

只是没料到,“分手”来得这么快。

“两个人可以吵,可以闹,但不至于离婚。如果双方愿意努力,还是有希望的。而且我们所具备的资源仍然还是很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在陈戈看来,为95%的人群提供免费正版音乐,在5%的高端客户中收费,广告是最主要的盈利方式,巨鲸网和谷歌音乐搜索的这种合作运营模式并没有问题。他甚至还期待着基于谷歌Andriod系统的手机音乐产品,如果真能实现,每一个安卓用户都可能使用巨鲸的音乐服务。

时过境迁,在陈戈认识到谷歌去意已决之时,他决定尽力多分些“财产”,减少损失。他曾向谷歌提议,把谷歌音乐搜索全盘转让给巨鲸运作。对于用户体验来说,和从前的谷歌音乐并无差异,没人会在意换了东家。可惜,这个提议也被否决。

“这就是我在这一个多月干的两件事。”陈戈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做出掏心的动作,重复了好几次,露出尽人事听天命的口气,“人家的心不在这里了,没有用。”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07年年初,谷歌同意跟巨鲸合作,做一个纯广告模式的免费音乐搜索。条件是,巨鲸需要说服唱片产业,之后谷歌才会和巨鲸真正展开合作,正式投资。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了解陈戈的人知道,他势必会接这笔单。如果说,人一生做好一件事情就够了,对他来说,这件事就是音乐。1995年,这个1988年从北大经济管理系毕业的文艺青年,一手操办了崔健在美国举行的巡回演唱会,赔上了自己在投行业赚来的100万美金。1998年,他又卖掉了房子和奔驰车,带着1000万人民币启动资金回国创业,他的音乐公司—普涞音乐成立。6年后,他有了第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

“每个人都热爱音乐。你看没看中国好声音?那天汪峰女儿百日宴,我们这一桌的赵宝刚导演说,‘我看哪一段都流眼泪’。你看到音乐的力量了吗。”这个男人的感性跟40多岁的年龄有些违和。时任谷歌中国首席战略?官的郭去疾曾向媒体形容,陈戈是一个“传道士”般的人物。你和他约好去公司见面,如果迟到了,他会在公司门?口一直等你;如果他给你写一封邮件没有得到回复,第?二天他会同样礼貌地再写一封信,第三天还是如?此。

所以,不难理解,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受宠若惊的陈戈一点点说服四大唱片公司和唱片行业,同意做免费的音乐搜索下载。在技术方面,谷歌音乐搜索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音乐搜索模式,“挑歌”和“相似歌曲”功能能根据音乐的节奏、音调甚至配器,在音乐的海洋中为用户提供钟情的曲目。合作堪称完美。

 

2009年3月30日,谷歌音乐搜索在中国正式上线,谷歌和巨鲸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140家唱片代表,上百家媒体,以及蔡依林、萧敬腾等艺人都出现在现场。巨鲸网的投资人姚明通过视频发来祝贺。在陈戈的回忆里,李开复的致辞中连用了四个“奇迹”。

一年之后,陈戈的新书发布,副标题是:为什么谷歌选择了我们。他在书里说:我还在学习总结这个馅饼是从哪儿掉下来,又如何被我们接住的。因为我希望在学习总结之后,这个奇迹可以被复制。

  未来在哪里

“我真的一点怨妇的感觉都没有!”采访这天上午,有媒体用“悲情”来形容陈戈。他不住地问记者:“我看起来悲情吗?”

这种感觉来源于陈戈9月21日晚间的微博。他反驳杨文洛博士对关闭谷歌音乐搜索的解释,杨文洛的原话是:该产品的影响力并不如原来所期待得那么高。“看到杨文洛后半段官样文章说要做出改变世界的产品,不知道是指仅存的四个本地化产品谷歌音乐、翻译、时惠、购物中的哪个?”陈戈的微博里透露着不满的情绪。在他看来,巨鲸网获得音乐工业全球历史上第一个mp3免费搜索下载视听授权,从音乐搜索上线到2012年6月,巨鲸服务谷歌上亿用户60亿次下载视听,产生150亿左右PV,广告存量在4亿元左右,这足以说明音乐搜索是谷歌最好最具影响力的本土化产品。

“巨鲸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做搜索?”记者问道。

“在我看来,已经没有时机了。”陈戈说得没错。在谷歌音乐和巨鲸纠结的这几年里,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正在悄然发生变化。QQ音乐、酷我、多米、酷狗等多个音乐平台纷纷向正版化发展,就在这几天,百度宣布整合旗下百度MP3、百度ting、千千静听等音乐产品,融入新平台“百度音乐”,这意味着百度也开始向音乐正版化和付费化前进。整个音乐行业的人都期待数字音乐收费模式的成功,但是态度却不乐观。

 “数字音乐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

陈戈好像没听清楚,把身体往前挪了挪,记者又重复了一遍。这回他听明白了,嘴角挤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手里的咖啡勺在杯子里转了好几圈,然后“呵呵”笑了两声。

最大的幸福就是不后悔

GE:你想出来下一步该怎么走了吗?

陈戈:基本上想出来了。我们正处在一个改朝换代的时代。PC互联网时代是人与内容的时代,全球有上万个播放器,搜索、门户都是一样的,就是人听音乐,最多交换个playlist,十多年来没有变化。这些年,互联网的发展没有改变音乐产业,它还是按以前的方式在运作。

而未来的五到十年将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人与人的时代。音乐领域的上中下游都会互联网化。互联网公司不再只是渠道,它会走到上游去,不是传统的唱片公司、经纪公司或者娱乐公司,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都一定是革命性的。

GE:公司的未来是这样的么?

陈戈:我只知道我自己的命运,不知道它的命运,巨鲸不只有我一个股东,谷歌依旧是我们的股东,姚明也是。除非我有乔布斯的运气,能跟董事会说,我要百分之百的权力,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是,在很多的组织机构和公司里,你很难有这样的决策权。巨鲸可能走下去,也可能关门,都有可能。

GE:姚明会继续投资吗?

陈戈:应该不会,他当时是作为天使轮投资的。可能姚明会把股份给卖了,或者从谷歌手里面买过来,或者联合别家,这些都有可能。我不去推测任何一种可能性,反正每一种可能性都我会尽全力争取。

GE:如果巨鲸发展偏离你的预期,你就会转做别的事情?

陈戈:有可能。如果巨鲸被收购了,或者转型了,那个方向不是我想去的,我可能会辞职加入别的平台,或者成立别的公司,还往那个方向去走。

GE:你的方向是什么?

陈戈:建立新的音乐产业链。现在的音乐产业里,数字音乐公司不高兴,互联网公司不高兴,没有人高兴。

GE:为什么对你来说巨鲸已经成功了?

陈戈:因为整个正版数字音乐行业是从我们这个项目开始,全球第一个免费音乐试听、下载的授权是巨鲸获得的。到今天为止,包括百度、腾讯,基本上所有要做数字音乐的公司都在正版化,有些已经正版化。这对音乐产业是有历史意义的,这是我要做的事情。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真的想明白,做你想要做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有幸福感。央视老问,你幸福吗?我觉得最大的幸福就是不后悔。

GE:那你后悔过吗?

陈戈:基本上没有。

谷歌 巨鲸音乐 姚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