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乔布斯后发生的点滴小事
王根旺 王根旺

邂逅乔布斯后发生的点滴小事

据国外媒体报道,问答网站Quora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否曾经偶遇乔布斯?令你最难忘的事是什么事?

来源: 腾讯科技

北京时间11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问答网站Quora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否曾经偶遇乔布斯?令你最难忘的事是什么事?

以下是一位名叫蒂姆史密斯(Tim Smith)的用户发表的回帖,他的故事被评为最佳故事。史密斯是Applied Design Group的一位负责人。

我当年正在追求我的女朋友,她的父亲恰好与史蒂夫乔布斯是邻居。因此我经常到乔布斯家附近赴宴或参加派对。我们经常见到乔布斯,他们拥有一套很普通的房子,没有很多大门,没有守卫,没有很高的院墙,甚至房子本身也不是特别大。我经常在很晚的时候从女朋友家出来,然后开着车经过乔布斯的家,有时我会看到乔布斯在他的Mac电脑前工作。

一天下午,我去女朋友家参加派对,那天我开的是一辆老旧的Sunbeam Alpine跑车。派对结束之后,我启动我的Alpine跑车,从路边停车位倒车出来,结果就像很多老旧的英国跑车经常遇到的情况一样,汽车熄火了。我慢慢地将汽车滑到一个可以停车的位置,正对着乔布斯家的汽车道。

乔布斯的汽车不在车库里,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是那种举止奇怪的暗恋者。之后我下车,打开引擎盖,希望尽快解决问题然后开走,或者呼叫汽车维修服务。

大概过了15分钟的样子,我听到我后面开来了两辆汽车,它们驶入了乔布斯家的汽车道。我明白,乔布斯回来了。我钻到汽车引擎盖下面,希望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但是当时那条路上只有我的一辆汽车。他们什么也没说,带着孩子走进了房子。我关上引擎盖,准备到隔壁我女朋友的父母家里借电话呼叫汽车服务。

当我穿上外套时,我听到马路对面有人在叫我,声音是从乔布斯家的汽车道方向传来的。乔布斯的爱妻劳伦妮(Laurene)问我:“你是英国人还是意大利人?”我回答说:“我是英国人。”她接着问:“你想喝杯啤酒吗?”我说不用了(一开始我确实被雷到了),但她坚持请我喝啤酒,她嘴里说着:“你千万不要走啊。”然后便快步走回了屋子,然后拿着两瓶啤酒出来。

我装成自己并不清楚她是谁的样子,我害怕让她们误认为我是一名登徒子。但是当时我的处境已经非常不妙了,我站着自己破旧的汽车边上,与乔布斯的妻子一起喝啤酒。这简直太奇怪了。

劳伦妮称:“我们有一位精通Sunbeam所有故障的好友,我们应该叫他来帮忙。”我请她不要那么做,我说我已经呼叫了汽车服务电话,维修人员已经上路了。

劳伦妮放下啤酒,回到房子里。过了1分钟,她出来跟我说维修人员已经上路了,但是他们说他们会顺路过来看看。

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我慢慢地想到,他们不仅仅是硅谷的技术大腕,而且也是我身边的活生生的人,他们曾经向一个倒霉蛋伸出援手。我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那样的事,因为人们一般会想: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解决这样的事情,只要不理会我或者叫警察就行了。

15分钟后,一辆很长很黑的汽车开了过来。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穿着晚礼服的年轻人和他盛装的妻子出现了,他们开始帮我检查汽车。事后我得知,他们是劳伦妮的朋友,也是Sunbeam公司的机械师。

我连忙说不用麻烦他们,但是他们没有理我。那位穿着晚礼服的年轻人(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称他为詹姆斯邦德)脱掉外套,打开我的汽车引擎盖,然后开始检查故障。

之后乔布斯出来了。

从很多年前,我就一直很敬佩乔布斯。我曾经多次幻想过遇到乔布斯的情景,当时我感到既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他慢慢地走过来,我想他也拿着一瓶啤酒。他来问发生了什么事,他的一个孩子跟他一起出来的。

乔布斯夫妇简单地说了几句话,然后开始与他们的朋友开玩笑,也就是原本穿着正装准备赴宴但现在正在帮我修理汽车的两口子。我礼貌地感谢他们,尽量不去考虑自己竟然与乔布斯这么近距离的相处。然后情况就变得更加怪异或者有趣了。

“詹姆斯邦德”让一个人上车打火,我则在跟劳伦妮说话,因此乔布斯直接坐进了我的汽车,然后试着打火,他的孩子则坐在他的后面。

这真是一个值得记忆的场景:在一个美丽的秋季夜晚,你的汽车抛锚熄火了。乔布斯的朋友穿着正装在为你修理汽车,你则在跟乔布斯美丽的妻子说话。乔布斯和他的孩子坐在车里,尝试着打火。

那就是当时的情况。你并不能经常接近象乔布斯那样的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就更加难得了。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也有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想,他们是真正的好人。

当时汽车怎么也发动不了。“詹姆斯邦德”穿好他的晚礼服,然后因为没能把汽车修理好而道歉。他们说故障出在电气系统里。乔布斯坐在汽车里也发动不了汽车,他们向我们道别,然后回到他们的汽车里。乔布斯则嘟嘟哝哝地回家了。

劳伦妮说:“到我家去打电话吧。”我跟着她走进他们的房子,走到一个肮脏的洗手盆边上。然后按劳伦妮的指引,去厨房打电话(电话在厨房里)。打完电话,我向劳伦妮道谢,然后就悄悄离开了。我一直不知道哪些人是谁。

一周之后,我将6瓶啤酒放在乔布斯的家门口,上面附上了一张表示感谢的字条。我想,换做其他任何人的话,应该也会这么做。

乔布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