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我最恨的就是“创业导师”
王根旺 王根旺

雷军:我最恨的就是“创业导师”

雷军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告诉他“创业者注定是孤独的”。创业者除了需要投资人提供的资金之外,更需要的是投资人的人脉帮助、信任及心灵的安慰。

 来源:投资有道 作者:马文刚

在扮演着投资者和创业者双重角色的雷军眼中,他其实并不喜欢“导师”这一称谓。面对投资人的好意,许多创业者的确是有苦难言。

他是金山软件董事长,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多玩网执行董事长,17家初创型公司天使投资人,有着“IT劳模”之称的雷军。不过,在这位扮演着投资者和创业者双重角色的“导师”眼中,他其实并不喜欢“导师”这一称谓,甚至表示“我最恨的就是"创业导师"”。

  投资人不应热衷当导师

雷军认为,目前许多风险投资人在投资创业企业之后,常常“好为人师”,还常常“兴致勃勃”地向创业企业推荐一大堆所谓的“合作伙伴”,让创业者的时间大量浪费在与这些“合作伙伴”的会面上,而最后往往是无疾而终,时间和精力都造成了极大浪费。“所谓的"创业导师"们常常给创业者介绍了一大群来自哈佛、斯坦福等海外名校的MBA,但招来之后又往往"水土不服",甚至让原来的创业人才流失。”他说,“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在国内层出不穷,面对投资人的"好意",许多创业者的确是有苦难言。”

雷军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告诉他“创业者注定是孤独的”。创业者除了需要投资人提供的资金之外,更需要的是投资人的人脉帮助、信任及心灵的安慰。创业者往往都是强人,他们有很强的应对能力和实际问题的处理能力,在这些方面的能力常常不在风投之下。“然而,创业者困难时往往无处倾诉,首先员工肯定不是合适的倾诉对象,其次家人也难以理解创业者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这时,投资人就是一个较为合适的倾诉对象,他们相互懂得对方的语言。”雷军说,“这个时候,投资人哪怕作为一个好的倾听者,或是情绪的安慰者,都能给创业者带来很好的疏导作用。”在他的眼中,投资者要做的事情往往就是在创业者初期投入一两百万的资金,而剩下的应该是“知心大姐”的工作,在成功的时候一起举杯相庆,失败的时候听听创业者讲他的酸甜苦辣。“哥们,你先去度个假吧,回来了咱们重新再来。”多次创业的他深谙一个真理,即创业并不容易,尤其是连续创业者都难免输一场,在此后才会找到感觉。

雷军热衷于为创业者提供人脉的帮助,因为他相信人脉是“看不见”的间接资金帮助。此外,当面对所投公司创始人内部矛盾时,他只有一个原则,即只支持老大。“只要老大不犯原则性错误,不违法,不偷税漏税,不卷钱跑了,我就旗帜鲜明地支持老大。如果老大要干掉老二,那就干掉,好合好散,我是绝对不会搅进去,不添乱。”雷军说,“因为我一直觉得投资人不要去做"好为人师"的导师,而是要学会放弃股权的控制和心态上的控制。”

  先积累再创业

雷军有个被业内耳熟能详的比喻,即“站在台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对于这个比喻,雷军的理解就是,创业成功需要优秀的创业者和好的机会,尤其是机会,因此当今的创业环境下,不少创业者希望白手起家、空手套白狼,在雷军看来是非常不现实的事。“我特别想问:你为什么不能先做能力及资源上的积累后再创业呢?如果你觉得机会难得,为什么不去试图说服更多人提供资源后再创业呢?”雷军接连来了两个反问句进行质疑。

为进一步说明自己的观点,雷军回忆起自己发明反病毒软件的经历。1989年底,计算机病毒刚在国内出现就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发现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为解决学校机房染毒的问题,他和同学冯志宏合作开发出了反病毒软件“免疫90”,这也是他开发的第二款商业软件。在“免疫90”开发测试成功后,售价260元一套的软件在武汉就卖出了几十套。“我们每人赚了好几千元。”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雷军而言,几千元也算是小小的第一桶金。“因此,我至今还认为创业者应先做好能力及资源上的积累后再创业。”他说,“在我40岁生日之后,我心里对自己说"开始干吧"。经过能力和资源积累,在2010年初,当我对终端的思路初步成形后的4月份,我开始着手创办小米科技。”

  中国缺少包容创新的环境

曾有一则关于雷军的新闻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即他在某大学校园招聘现场称:“我曾投资的对象平均年龄35岁,基本是投有经验的人。”此话似乎彻底将初出茅庐、热火朝天的大学生创业群体打入了“冷宫”。在他看来,在中国出现Facebook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中国刚毕业的学生创业既没有经验,也缺少竞争环境。

“我基本投有经?的人,我觉得中国大学刚毕业的学生,靠谱的人实在不多,因此在中国出现Facebook是不可能的,中国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大的公司是由刚毕业的学生创办的。”雷军说,中国的创业环境和美国大不相同,美国社会高度竞争的背景下,创业者可以没有任何经验,只要敢想就可以去干,因此美国很多的大公司往往由大学毕业生创办或大学没毕业就创办。“创新在美国的概念是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在中国的解读是做别人没有做成功的事情。”雷军说,“中国现在还没有到充分竞争的时候,尚处在一个比拼执行力的时代。中国不缺创新思维,缺的是谁能够把创新思维执行到位。”

雷军认为,创新往往由小公司所创造,但就整个社会而言,如果要鼓励创新,那么最重要的就是要容忍创新所带来的后果。“因为绝大部分的创新都是失败的,如果没有容忍失败的环境,创新很难持续。”雷军说,“中国创新很少的原因还是缺少包容创新的环境,只有存在一个容忍失败的大环境,整个中国的创新和创业环境才能往前推进。”

雷军 天使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