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桂坊之父:夜店之王
王根旺 王根旺

兰桂坊之父:夜店之王

\他是Allan Zeman,中文名盛智文,在香港无人不知。他被称为“兰桂坊之父”,一手将脏乱差的小巷开发成香港的夜生活地标,步行十分钟左右的街道分布着50多间各式酒吧、餐厅,这里已是香港人每天欢乐时光的集中地;他也是香港海洋公园主席,被特首董建华临危受命。

? ? ?来源:环球企业家 作者:陈敏

1969年,19岁的犹太裔少年只身从温哥华出发,转机安格拉治、东京后,第一次来到香港。那时的香港街上的妇女都身着长衫,男人赤裸上身却配以长裤—东方的一切都神秘、陌生。留在他回忆里最深的便是一下飞机那股海港的味道,以及城市里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工作汇聚的巨大能量。这个德国出生,在美国和加拿大长大的年轻人决定,将这个汗水和海水的混合咸味的城市作为自己淘金之路的起点。在接下来的40多年中,他改变了香港人的夜生活方式,这个从不饮酒的人更成为全球最擅长经营夜店的商人之一。这个“鬼佬”如今也成为了真正的香港人—他在2008年放弃加拿大国籍,申请了香港特区护照。

他是Allan Zeman,中文名盛智文,在香港无人不知。他被称为“兰桂坊之父”,一手将脏乱差的小巷开发成香港的夜生活地标,步行十分钟左右的街道分布着50多间各式酒吧、餐厅,这里已是香港人每天欢乐时光的集中地;他也是香港海洋公园主席,被特首董建华临危受命,至今连任十年,使之成为迪士尼乐园的劲敌,也成为伴随香港人成长的骄傲。

在低调、谨慎的香港商界,盛智文是最懂得如何让人们疯狂起来的人。他曾亲自穿上粉蓝色的连身衣服扮水母,来推广海洋公园的水母馆;他穿黑色丝袜、白色高跟鞋、蓝色的紧身短裙,头戴蓝色的硕大羽毛,参加兰桂坊的嘉年华 他每次公开“秀”出自己的时候,都能形成全城最热话题。他满脑子都是新点子,让工作变得好玩;他自称“知道所有触发人们激情的按钮”之所在,并随时准备和大家一起进入派对的狂欢状态。

在内地,知道盛智文的人并不多,正如夜生活消费在中国人日常消费极低的比重一样。不过,随着盛智文已经铺展开的大规模复制兰桂坊品牌至内地城市的计划,这种情况很快就有可能改变。

盛智文打算先改变哪个城市的夜生活?10月13日,盛智文在上海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前刚结束一场早餐会,会谈对象是来自青岛的政府官员;前一天他还在无锡,兰桂坊进驻太湖天地的协议已经签署;从无锡来上海的路上他还顺道考察了苏州。而他接下来一周的目的地是海口,在那里观澜湖兰桂坊的项目已在施工,11月就将结构封顶。此前的2010年底,成都兰桂坊已经以十倍于香港兰桂坊的规模正式运营。除此之外,大连、哈尔滨、重庆、武汉……内地约15个城市的地方政府都在盛智文接触的名单中。

这一次,盛智文的派对还能高朋满座、夜夜不停吗?

  酒吧的时尚逻辑

在中国大陆的城市中,同样会有生意火爆的夜店。但其经营者经常会面临的难题是,难以持久吸引顾客。某个名气骤升的酒吧,随着“尝鲜”的人快速涌入、快速失去兴趣,营业额也会经历过山车式的曲线。谁能制造持久魅力,谁将真正赢得夜店市场,但就全球市场来说,能够依靠这一行业持续赚钱的商人也不多见,盛智文即为其中翘楚。

作为香港的地标式商业街,中国大陆游客同样喜欢去兰桂坊“到此一游”。香港人感受到了由此带来的变化,并批评香港兰桂坊今不如昔。为了留住老用户,盛智文已经有了实际行动,比如推倒了他在兰桂坊街区最早购买的两栋楼—加州大厦和加州娱乐大厦,重新修建一栋25层楼高的新楼,来确保兰桂坊作为“亚洲夜店第一街”的宝座。

这不是兰桂坊第一次遇到人群的变化,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大陆游客到来前,兰桂坊历史上接待的客人有美国越战大兵、英殖民政府官员、恐慌着97回归夜夜买醉的人,以及不断从国外回流、习惯了西式生活的香港人。盛智文说:“过去30年里,这样的事情我经历得太多了。每一回出现什么新地方、新变化的时候,他们都说:‘噢,这下子兰桂坊可完了’,可是,兰桂坊到现在还没完。”

兰桂坊已经是一块30年不灭的闪烁招牌,世界在变,不变的是在香港找不到第二个兰桂坊,这里是第一夜店、是欢乐时光的代名词、是明星云集的潮流之地,不变的是这里永远有快乐的盛大派对,欢迎所有人。

对盛智文来说,这些变化就像时装行业流行长袖、短袖或者中袖一样平常。他要打造的兰桂坊也不是娱乐一条街那么简单。最初创办兰桂坊,从未有餐饮经营经验的他就用了自己摸爬滚打服装行业的方法论,他的兰桂坊要具备时尚属性,要成为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和引领者。

“时尚就是不断变化,就是关于如何前瞻性的思考。” 他对《环球企业家》说,面对变化最好准备的是提前创造那“一点点的不同”,创造独特的风格,“比竞争对手多一步,那么就可以了。”

1983年,盛智文在皇后大道附近寻找到兰桂坊,一条被认为处于城市之外的破落小巷,并开出加利福尼亚餐厅,便是一大创举、一大时尚。在它之前,要在香港吃顿好吃的,只有去高级酒店的餐厅,那里必须很英国式地着正装,穿外套、戴领带。而盛智文的加利福尼亚则第一次带来放松、休闲的就餐氛围。立刻,“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买手的朋友们来了”,还有其他“很多美丽的人们”都涌来了。

那一年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上映,那个年代是香港影视业蓬勃发展的好日子—盛智文笑着回忆说,故事太多太多了。“王菲刚刚起步,常来到兰桂坊;陈百强几乎每天都来,曾经都睡在兰桂坊里的;还有杨紫琼,兰桂坊伴着她的成长,她曾经就坐在靠里的座位……”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盛智文的兰桂坊开始了自己星光熠熠的传奇。

那时距离盛智文第一次来到香港已有14年了。他一直专心经营着自己的国际服装贸易公司,专攻出口北美与欧洲的中高档时装,在台湾、菲律宾等地设立了30多个办公室。他自认为这个阶段学会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懂得何谓时尚,二是学会理解本地文化才能和各地人打好交道。这两点就帮助从来没有经营过餐厅,更没有想过所谓的“模式”,只是单纯地开了一家叫加利福尼亚的餐厅的他,自此没有停止过引领潮流。

有了餐厅之后,盛智文想到了在英国人们下班后就站在街上,喝着啤酒聊天放松,于是在餐厅外放了几张供人站着消费的桌子,加利福尼亚就成了餐厅+酒吧。再之后,他发现这里晚上十点以后就开始安静了,人们都去哪里了呢?答案是Club。琢磨着如何让人们在加利福尼亚待得时间更久的他,立刻在10点半之后,拿走餐厅中间的餐桌,请来DJ 、放起音乐。餐厅、酒吧、Club,人们在这里的欢乐时光越拉越长。

这时,盛智文再次未雨绸缪。他对《环球企业家》说,因为餐厅、酒吧这个业务其实非常难经营,和时尚行业真的很像,今天你去这个酒吧,明天有新开的,你就去另一家了。

作为生意人的盛智文要进一步降低风险。如果餐厅、酒吧关门了,除了一些椅子、桌子,基本没东西可以卖了。但如果这个场地属于自己,至少可以出租。而且也不会受到地租影响而导致自己开不下去。加利福尼亚开业的第二年,他花了3200万港元把整幢大厦都买下了。在整个80年代,他都在不断囤积地产。而购买地产的决定也让他真正成为兰桂坊之父,目前他的兰桂坊集团拥有兰桂坊街区六七成的产权,同时自主经营了3家餐厅和1家酒吧,包括日本式的Tokio Joe、Kyoto Joe餐厅、欧洲风情的Lux,以及The Whiskey Priest酒吧品牌。

第一个把万圣节引入香港、香港的第一条步行街、第一场街头嘉年华 兰桂坊永远在想各种新鲜事物,同时又牢牢抓住本土文化,在此基础上潜移默化的文化影 响。

盛智文回忆第一年引入万圣节时,一些外国人装扮起来,中国人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过来看看外国人有趣的装扮。为了让本地人也参与进来,他开始引入中国的鬼,因为这是当地人成长的记忆。第二年,有一些中国人也加入了,第三年更多的中国人,再过一年许许多多中国人 慢慢形成了一种文化上的改变。

类似万圣节活动的狂欢,间隔6周到2个月就会在兰桂坊里上演。这已经成为兰桂坊的招牌菜,这些活动的目的都是围绕让所有人加入派对进行的。盛智文说,他可不想晚上在兰桂坊看到小孩子,但是街头嘉年华白天的活动就是让祖父母可以带着小孩一起来兰桂坊的时候。

盛智文说,兰桂坊本身是生于香港、造于香港、依托于香港人的,所以他必须懂得香港人,体贴香港人的感 受。

?  让所有人都快乐

“在这里每个人都很平等。”盛智文向《环球企业家》道出他运营兰桂坊的一条宗旨。他需要的只是一条简单的街道,即便是一条不那么漂亮的街道,他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来兰桂坊一起喝杯啤酒,出租车司机可以与在投资银行工作的女孩相邻而坐。而其他夜店经营者更喜欢标榜能够提供富人专属服务。兰桂坊几乎每天都是一场大派对,激发每个人的热情。盛智文说,这里欢迎所有人,即使你不花钱。

对想花大价钱进驻兰桂坊开酒吧的人,盛智文则坚决拒绝:“我不是贪财的人,如果有人要多付钱,我反而会起疑。很有可能是想要渗透到这块地区的帮派。”这也让“灯红酒绿”的兰桂坊“一直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地方”。

盛智文无疑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当然爱钱。在向《环球企业家》介绍自己在香港兰桂坊的投资回报时,他很迅速地计算着汇率,从加元换算到港币,再到人民币,并精确地比较不同时间节点上的市值变化。工作和赚钱似乎是犹太人的天生本能,十岁的他已经开始课余工作。当他的同学每周拿到1元零花钱时,他每周能赚到和他们爸妈差不多的钱。16岁时,他是高中里第一个能靠自己的钱来买车的,车子比老师的还好。19岁通过进出口服装贸易赚到第一个100万。20岁开始,他已经只身飞往香港、台湾、菲律宾,寻找当地的服装生产商 了。

他不缺钱,但也不缺赚钱的嗅觉和能力,更不缺看透金钱的平静。连香港的著名节目主持人郑经翰都不禁要问,为什么那么富有的你总是那么谦虚?盛智文平和地说,我知道没钱是什么样的,也知道有钱是什么样的,我还知道不管富有或贫穷,一天都吃三餐,都从妈妈肚子里出来,都要死去。总有比你更有钱的人,我不会想成为一个有钱的人,而是想做一个好人。

盛智文有很多影响他经商逻辑的独特的人生哲学。兰桂坊每天让几万人不醉不归,而他自己竟能滴酒不沾。他每天早晨坚持跑步锻炼,几乎没有落下过一天。他坚持着十多年来的经典装扮,立领白色衬衣、黑色外套,不要领带。采访当天,他的手腕上戴了银黑色蛇形配饰,让已过60岁的他显得酷劲十足。他的理由都是同一个,这样做令他快乐。

他不要求儿子像自己一样自律,只希望儿子也在做喜欢和快乐的事情。他不上心于子女的教育,甚至在一次公开讲座中对大学生们说,不要听父母的,为自己做选择。因为他自己就是自我成长起来的。7岁时,面对人生第一个需要度过的坎,父亲的早逝,他变得坚强、独立。他对《环球企业家》说,没人给过我什么,我都需要自己去解 决。

盛智文也豪不惭愧地说:“我从来没有读完过一本书。我是销售员、设计师,我做任何可以把东西卖出去的事情。”所以他放弃了读大学,在工作中学习。如果要问这个夜生活快乐制造者自己的娱乐是什么,恐怕就是工作了。不过,天生工作狂不觉得工作是工作,而是在玩,而且是一种能赚钱的玩。

保持超前,是他玩转工作的秘诀。有些人会让自己的头脑像低内存的电脑,被太多过往的东西羁绊。而他的脑子总是很快,从不沉迷过去,解决掉今天的工作,让明天可以是新鲜的一天。他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也让工作桌上干干净净。他警告说,不及时处理只会让桌上的东西会越堆越多,然后你就会开始恐惧。他极为自律,却说自己其实是一个没有计划的人,他喜欢开放、自由、创意、顺势而为。他的字典里没有恐惧没有后悔没有失败,只有“Think Ahead”,用积极的态度向前。

前瞻思考不仅适用于盛智文的日常工作,更是兰桂坊自1970年代起步至今长盛不衰的管理精髓。

  内地激情按钮

没有人会否认兰桂坊是香港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是他们为之骄傲的一个地标。盛智文也相信,这同样会发生在中国内地。他不要做酒吧街,因为“中国每个城市都有酒吧街了”,兰桂坊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我知道所有可以触发人们激情的按钮在哪里,我知道所有能让人们开心的秘密。”盛智文很自信。

盛智文很久以前就开始接触内地的生存逻辑。刚刚改革开放,他就在中国内地寻找成衣厂。他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办公室选在了湖南长沙,“因为那里是毛主席的故乡”。作为外国人,他必须从黑市才能买到车票,14小时的绿皮硬座火车、还有火车上厨师黑黑的围裙,都是他和中国共同成长的记忆。

他第一次在中国内地的圣诞节是一个人在杭州的酒店里度过的。“那年很冷,酒店没有暖气,我只能租了酒店的车,因为车上有空调,就让司机一直开。那个圣诞夜,酒店还办了一个小舞会来庆祝圣诞节,但是那时男人是不能和女人跳舞的,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男人和男人跳舞。”多年后,盛智文数次回到这个城市,认为这里的人同样会喜欢兰桂坊。

盛智文在内地引入兰桂坊的首次尝试最终不是在“男人和男人跳舞”的杭州,而是“老人倒着走”的上海复兴公园里。2000年,他接手了一直经营不善的Park 97,他喜欢这栋位于上海卢湾区的老房子,也欣然第一次见到在公园里倒着走锻炼的上海爷爷奶奶。他再次用自己神奇的手让这里焕然一新、火爆疯狂。明星、老外、“美丽的人们”都来了。克林顿访华的时候都去了这家店。

Park 97的成功也让盛智文多次尝试要在北京开店,2005年时的盛智文认为,现时中国内地最成熟的投资地便是北京和上海。他说:“杭州只是二级城市,迟一步才会考虑;而北京则是一线的,会即时发展。”不过终因种种原因夭折。可如今,上海、北京两个过于成熟、竞争激烈的城市,他已不再考虑,除非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点子。上海的Park 97几年前也已易主。

内地第一家正牌兰桂坊最终落户在成都。在成都锦江区政府的官员叩响盛智文的办公室前,他从没有去过那里,进军内地的计划似乎搁置许久。那几年,盛智文忙着在泰国的普吉岛经营兰桂坊。

2008年奥运会后,盛智文第一次踏上成都。汶川地震后迅速恢复的生活情景令他印象深刻。到达那天是周日,他去观察了成都的Club,生意不错,挤满了人。周一去看,全满;周二、周三依然。“我当时就想,哇,这里的人不睡觉!”他们喜欢火锅、喝茶,他们每天都会打牌,他们轻松、享受—盛智文说起他在成都的观察,那里不是中国最富有的城市,但那里的人如果赚了10块钱,会花12块去享受自己每天的生活。

在浓浓的川味里,他嗅到了机会:“二线城市的消费者准备好了”。他果断地迅速拍板,买下锦江区整体19栋楼的街区,开始他的大陆生意。

成都兰桂坊总经理张旭告诉《环球企业家》: “Allan虽然是个老外,但来了成都之后,就坚持兰桂坊一定要有川菜、要有火锅。”餐饮娱乐的水土不服是大多数人犯的错误,这里的人可以天天吃川菜,但不能天天吃西餐。入驻兰桂坊的一家美式烤肉,虽然它是国际连锁的正宗西餐,但是到了成都后,偏甜的酱汁口味目前无法被接受。而在盛智文坚持下引进的谭鱼头火锅成了兰桂坊的人气商户。

“成都人喜欢喝茶,在成都兰桂坊里就有茶馆,在香港的肯定不会有。”张旭说,“不过成都兰桂坊也会有一些港式的餐厅。”后者也是基于盛智文观察到周边写字楼很多,不少还是香港公司,才建议引进一家香港茶餐厅,结果现在也是每天中午和晚上基本满座。

国际化无疑是兰桂坊的优势,盛智文有得天独厚的国际、港台明星资源,美国、香港的商户品牌也都有深厚的合作关系。但是,派对的主角是人,依靠当地人才能聚起每天的派对。而人的文化背景是很多年形成的,很难改变。盛智文想要影响成都人的生活方式,但是他知道完全照搬过于西化的香港兰桂坊,绝不会成功。

盛智文为成都兰桂坊物色的总经理张旭,就是成都本地人。在成都组织演艺活动时,除了会请香港、国际的明星,也会注入本土元素,邀请川剧变脸、本土乐队、杂技表演等。而在场地装饰上,也会针对中国传统节日,添加更多的中国元素,比如春节的红灯笼,中秋节的月亮和嫦娥。符合当地人的口味的国际化,是他让成都兰桂坊变为一个本地人觉得舒服放松的去处的切入点。

每个地方的食客对甜酸比例的要求不一样,目前施工中的海口兰桂坊总经理Philip Choi就把兰桂坊形容为在烹饪一锅汤的大厨,不断尝试、调整、创新,不论是调整入驻商户业态的比例、商户的品牌,还是外观招牌的统一设计、公共区域的装饰,或者邀请的明星、举办的活动,都只为保持最新鲜、最贴合当地人的风味。最终兰桂坊希望塑造的,是快乐的生活方式。Philip刚签下了美国冰堡国际花样溜冰训练中心、北美排名第一的奔驰域保龄球馆以及日本娱乐集团eXcape的模拟赛车中心,均是首次落户海南岛的新鲜玩意。他还期待坐在天然石矿湖边边欣赏音乐喷泉,边品尝美食,能成为下一个成功的引爆潮流点。

兰桂坊开往大陆市场的下一站在哪里,内地与香港不同的商业环境是否会造成兰桂坊的经营风险?盛智文其实并不为此焦虑。

“我还记得6岁时电视里的一句台词:Horse has big head,let him worry(马的头大,让它去焦虑吧)。既然上帝把人的头造得那么小,那么我们还焦虑什么呢。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总是乐观地相信自己,不断尝试。”盛智文说。当然,远离焦虑的他能否在大陆市场获得成功,也在于能否为那些焦虑的人创造一个远离焦虑的欢乐之地。

盛智文 兰桂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