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若让水资源商品化,将会造成一场大灾难!
i黑马 i黑马

Wired:若让水资源商品化,将会造成一场大灾难!

无论是喜马拉雅山脉或北美大平原,世界各地淡水都愈来愈少,也形成21世纪一大环境与人道难题,因为人类用水速度远超过自然回复力。

有些人主张,民营化将可解决水资源危机,但粮食记者考夫曼(Frederick Kaufman)等人认为,此举只会演变为灾难。考夫曼最新著作于十月出版,题为《食物何以不再为食》,以近期粮价波动为例,说明现代金融造成的危险。

过去五年,粮价不断飙涨,趋势不断向上,并曾三度遽升,引发全球粮食短缺与社会动荡,许多经济学家与部分科学家归咎于粮价投机心态,当初由于农民与农产业部分人士试图规避风险,让粮食市场于1990年代向金融业开放,也迅速导致市场失去原有运作状态。

考夫曼指出,“过去五年内,粮价曾三度创新高,以往得要百年才会出现,部分在于粮食市场新出现的商品投机现象。”

在10月24日刊载于《自然》杂志的文章中,考夫曼介绍所谓“华尔街对水资源的渴望”,以至于水资源和粮食一样变成商品,背后的金融工具先前也曾造成房贷相关证券市场崩盘与2008年金融危机。

考夫曼表示,无论是已受水资源匮乏威胁的全球八成人口,抑或是任何需要稳定、平价粮食维生的民众,都因此而岌岌可危。

《Wired》请他说出内心的恐惧:

Wired:粮食衍生性金融商品并非在2008年发明,为何粮价在此刻高涨?

Kaufman:2008年,全球小麦产量创;历史新高,价格之高也打破记录,贸易商声称是生质燃料需求推升粮价,2010年与2012年则怪罪旱灾肇祸。

但若观察期货市场变化,就可注意到新的失衡现象,过往投机者与避险者分布较为平均,新式粮食衍生性金融商品则在1990年代陆续成立,2008年金融危机后,许多现金缺乏投资标的,人们不再信任证券、现金、债券、货币、房贷相关证券,无数金钱都涌向商品市场,大型基金纷纷入市,同时间又出现其他技术,包括高频交易、动量交易、电脑交易等。

Wired:粮食市场运作也因此改变?

Kaufman:这个市场八成皆属投机,只有极少数人了解其中技术操作,商品市场亦无内线消息,对粮食投机造成各种疯狂影响,波动比1990年代高出二标准差。

多数人如今认为,粮食体系已经完全工业化,如今又出现另一步,粮食工业化如今已迈向金融化。

Wired:此事对水资源有何影响?

Kaufman:水源变得愈来愈珍贵,有时会成为商品也很自然,无论是来自塞内加尔、窝瓦河或密西西比河,水源皆可互换,亦可兑换金钱。

许多人也开始拍卖用水权,社会对淡水需求日增,但供应不断下滑,喜马拉雅流域运作方式已和过去不同,季风雨比以往更不规则,水源愈来愈稀少,需求却愈来愈庞大,很多人更想竞争用水机会。

Wired:水源是否将如商品般买卖?

Kaufman:目前还无法买卖,但交易模型已经出现,在澳洲证券交易所里,水交易制度已经完备,随时可以上路,泰国证交会与印度德里证交所亦有类似概念,美国德州也打算建立格兰德河的交易机制。

这些制度都尚未正式运作,所以我才撰写文章,一旦全球出现水价套利模式,将引发可怕灾难,比现今粮食问题更严重,世界各地衍生性金融商品市场高达648兆美元,如凶猛巨兽,我们真希望水资源也成为商品吗?我们已见到衍生性金融商品对房贷相关证券市场的影响,不希望水资源沦落到相同下场。

Wired:如何避免相同状况发现?

Kaufman:此事涉及立法或规范,其实很简单,只要言明“我们不会容许此事继续下去”,人们常忘记,市场是由人民创造,在高度管控下运作最佳,“看不见的手”只是虚构。

Wired:在文章里,您提到“德国鲁尔区域协会”为水资源管理良好范例,他们有哪些作为?

Kaufman:在水资源会议中,各方利害关系人一同反覆讨论,当然可能效率低落,当然可能场面丑陋、政治也可能滥权,但民主正是如此,水资源亦是如此,让一切进入国会程序,与其让市场机制处理,更应该与实际利害关系人以政治方式化解问题。

Wired:科学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Kaufman:在效能与用量方面,科学都能扮演角色,农业是最大用水单位,科学也有助于计算单位作物用水量,分析今日在某种气候下,依据当天蒸发速度,需要供应作物多少水;科学亦能在保育与水库技术上发挥功能,我们可运用科学,更公平地分配水资源,许多人都在鲁尔地区分析如何处理。

科学家应向外界说明,世界上有多少粮食,粮食如何运输,如何送至民众餐桌上,谁必须处理等,这项问题相当复杂,加州与欧洲科学家正分析生命周期,试圆了解真正成本,我认为研究何谓永续是今日最大科学问题。

科学亦可协助了解市场,例如“新英格兰复杂系统研究所”就从复杂系统的角度,试图了解经济议题。

复杂系统采用有机体模型,希望追求均衡,若观察19世纪与20世纪粮食商品市场,即具备均衡特质,但今日体系却失衡,科学家分析后会发现,这个复杂系统变得扭曲,而影响因素即为金钱。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