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现代版唐三藏
dengmengxi dengmengxi

王宇:现代版唐三藏

上海宇昂创始人王宇劫后重生,但面临的危机远胜当年。他为什么还靠自己一个人来扛?

18年前他是军工厂的年轻技术员;3年后砸了铁饭碗谋生上海,随后7年得遇贵人,从秘书到国企总经理;2004获同济大学化学硕士学位,旋即失业,而后创业;从国企改制到金融危机,福祸皆系于时事,他是这个时代经济局势变迁的亲历者,是技术创业者,是写词的文艺青年,他是王宇。

  王宇自述

我是湖北襄樊人,那里是诸葛亮的故乡。我1994年毕业到湖北华东制药厂(当年叫265厂)做技术员。不安分,想考研,厂里因为我表现比较好,不同意。我争取几年,终于找机会停薪留职,1997年到上海。偶然的机会,化工部一位领导主持一个部属行业协会,我应聘做秘书。协会承担一个国家项目,和水溶性高分子有关。1998年项目在上海成立,我也是监管方,后来任代总经理,直到2004年。那一年大风气是国企改制,我们企业大股东中石化决定聚焦在主业,它一撤资,这家公司就进入了清算。

2005年是我命运的一个关键点。我总觉得在高分子领域,国际上的大企业不会把最好的技术、核心的东西拿到中国来,如果我们自己有技术,自己做这个事情也许会创造奇迹。由于这些思路和憧憬,我创业了。

我现在做的这个产品—水溶性高分子在国际上是新兴行业。当时我的老团队里面还有四五个老员工没找到工作,我们就一起创业。尽管企业很小,也没什么基础,但是我就想做中国的巴斯夫。我搭建进出口的框架,进出口那时候还没有放开,需要取得经营许可证,要取得海关认证,非常麻烦。我几年的积蓄全部花完了,最困难的时候账户只有2块钱。

到了2008年上半年,公司度过三年生存期,发展态势还不错,我们从零做到2000万元,净利有两三百万元,出口目的地国家有一二十个。从2005年到2008年我又举办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把大的企业都请来了,包括巴斯夫。我也经常到国外讲学,讲学过程中把我们的产品、技术推荐给客户。

不料,金融危机来了,我们那时候客户群主要在欧美,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2009年为了开拓市场,我连轴在澳洲和南美跑,六月份回来就病倒了,急性荨麻诊,连续两个星期高烧42度以上,长时间神智迷糊,三个月换了三个甲级医院,先东方医院,东方不行到仁济,仁济还不行,又半夜转到华山医院。中间还出车祸,内伤加外伤。医生提醒我的家人“随时可能心源猝死”。至于生意,当时已经崩溃,员工走了很多,公司负债率极高,订单近乎于零,反正上天是把我逼上绝境了。

一塌糊涂之后,病莫名其妙地好了,但我萌生退意,反复问自己:是不是适合创业?2009年年底稍微出现一丝转机,浦东政府党委几个领导来看望我,听到我的窘境,告诉我一定要去张江。到了张江,第二天就有浦发银行上门商量放贷的事,贷了100万元,帮我把周转期解决了。我们开始重生。

还有三个月公司又满第二个三年,这三年我们获得十几项专利,获得数项国家和上海市项目基金支持。2010年我们在临港新城开始建设自己的生产厂。

我理解其实当前欧债问题、美国次贷危机都是金融危机的延续,我们的客户很多都倒闭了,包括欧洲一个很重要的客户被美国企业收购了。2012年我们(预期)6000万的收入规模只能持平,这是件很危险的事,原因在于一方面自建厂房投入比较大,再就是进入国际主流市场需要申请医药资质,譬如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DMF(药物主文件档案)等,这些资质一般都要上千万成本,没有资质只能按照化工原材料销售,不能按照医药原料销售,价格差很大。我们现在是不断投入,挣的钱全都投里面去了,艰难。

另外一个困难就是我们在做一些行业标准,这些一般是行业协会做的,没有选择我们只能挺身而出,包括到北京跑很多部委,工信部、国标委、商务部、财政部、科技部,这对我们一个企业来讲是吃不消的,但不跑不行。我有时候担心做先烈,也许将来这个市场的春天来了,可我们已经倒掉。我们和政府接触比较多,他们对我们的要求也比较多,有一次我在外地参加活动,当天晚上张江管委会打电话说有个领导要来参观,让我马上赶回来,我只能跑回去。精力有限,接待任务多了,放在企业运营方面的就少了,这也是一个小烦恼。

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市场开拓,我自己偏重于学术性,做营销是我的短板,当前的高管团队并没有市场开拓的成熟经验,什么事情还得我来做,包括公关,事情管得太多,就没有静下心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烦恼如此之多,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危机远胜当年。为什么不去搭建一个文化更加均衡的团队?我们这个领域有点儿特殊,还是一个蓝海,但蓝海的问题在于缺乏有经验的人才,所有企业都无法招聘到足够合适的人才,只能自己培养,即便一个胜任的市场销售人员也要花好几年时间才能培养。今年上半年我们高薪聘请了两位,一个是国际部销售经理,一个是国内部销售经理,尽管薪水很高,他们说实在受不了了,压力很大,这个市场开拓周期太长,一个做了一年,一个做了半年,就都离开了。

创业太辛苦,太折磨人。我问过自己:在上海办一个跟化工有关的实体经济,是正确还是错误选择?比如说我办环评(环境影响评价)花了两年半时间,不可想象,在别的地方半年就可以办好。虽然这样想过,但如果顺利渡过坎坷,在上海容易出国际品牌,我的客户包括诺华、雅培、葛兰素史克、辉瑞这世界前四大药厂,还包括一些著名的化妆品厂。他们重视品牌。

从现在到明年春节前后应该是最艰难的时候。资质没下来,环评刚结束,销售低迷,欧洲经济不稳定,可能还有不到半年苦日子。只要熬过,公司就能整体起来了。我相信,是这样的。

  雨豪感悟

这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创业者故事,王宇和他的上海宇昂水性新材料科枝股份公司。你可以想象,一个现代版的唐三藏,对一种新技术的追逐,对一种创意的迷恋,一旦起了“西行取经”念头,更多的问题涌上来:白龙马怎么找?悟空在哪里?要不要和白骨精搞好关系?玉皇大帝来视察怎么接待?女儿国的战乱如何规避?这就是王宇的九九八十一难,其实对于绝大部分创业者而言,概莫能外。把短板改变成长板,把一专低能改造成一专多能,是不是没有选择的选择?我想不是。创业中,EQ比IQ更重要吗?显而易见。

在我和王宇的沟通中,他强调了他这个行业人才培养的困难程度,我同他讲:只要是生意一定有共通的地方,如果找不到,那就是创业者失职、失智的地方。你一再给自己讲这个行业多么特殊,就会给自己心理暗示,有这个暗示以后挑人就更加忽略一些本质的东西。比如说海底捞为什么会成功?我理解是胜在“选才”,最牛的一定是它的人力部门,我们知道海底捞很多人都是推荐的,就是推荐你的同学、老乡甚至亲人过来,推荐完了你再传帮带一下,推荐就是这个策略中的关键。

“着力选才”是我给王宇开出的药方。“珍惜&善用CEO的时间和专长”从来就是一条颠破不灭的创业真理。你一定要有一些时间坐在那儿,就不做事,因为你脑子里不可能不想公司的事。

王雨豪 王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