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评报纸vs谷歌:网络征税时代到来
王根旺 王根旺

《经济学人》评报纸vs谷歌:网络征税时代到来

传媒大亨默多克曾在2009年把谷歌以及其他的搜索引擎称作“内容剽窃狂”。现在,经济拮据的报业想利用法律手段对他们眼中的寄生型新闻聚合器施加压力。

 来源:投资者报 译者:爱妮

随着报纸业面对的困难日渐增多,一些人开始游说政治家,对谷歌发布的新闻征税。

传媒大亨默多克曾在2009年把谷歌以及其他的搜索引擎称作“内容剽窃狂”。现在,经济拮据的报业想利用法律手段对他们眼中的寄生型新闻聚合器施加压力。

在德国,政治家们正考虑制定一项拓宽版权法保护范围的法案,以允许出版商对搜索引擎搜索结果中出现的文章摘录进行收费。谷歌是其主要目标。有些德国的报业总裁说,谷歌利用新闻聚合器-谷歌新闻,在搜索结果中展示他们的报纸内容来赢利。意大利也提出了类似的法案。法国报业也希望政府能制定此类法案。10月29日,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警告谷歌公司董事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说,如果法国报业的赔偿要求在年末得不到回应,法国政府可能会出台一项类似于德国的法律。奥地利和瑞士出版商也有类似的想法。

把一篇报道的标题及其第一个句子展示出来,可能会打消读者点击链接到报业自己的网站去阅读完整内容的念头。批评家还指出,谷歌即使只摘取报纸文章的片段,也可以在它的搜索平台里把广告挂在文章旁边出售。(虽然谷歌新闻的页面上并没有广告)

但报业也因此受益。谷歌称其每月给新闻网站带去了40亿的点击量,这可能相当于有多达四分之三的谷歌新闻用户通过点击链接阅读了全文。与此同时,报社可以通过给其在线文章页面加上标识符号,来防谷歌新闻搜索到其文章。

德国立法机构本月将会开始讨论该法案,并且可能在明年春天获得通过。届时,报业可能会合作成立一个收款协会,就像音乐行业对歌曲的使用征收版税一样操作。

谷歌曾表示,对其所引用的文章付费可能会“威胁到谷歌的生存”。但是谷歌的反应很可能就是把收费国家的报纸网站中的文章从其搜索结果中移除。这就会重创那些依靠搜索引擎流量及在线广告来增加收入的媒体机构。虽然默多克在2010年曾一度把他旗下的报纸从谷歌搜索结果中撤出,但今年9月,他还是决定让报纸的文章标题和引题重新出现在谷歌搜索结果中。今年10月,150多家巴西报纸选择退出谷歌(尽管他们的报纸内容仍然出现在谷歌主要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中),理由是他们的劳动应该得到回报。尽管如此,谷歌的流量也只下降了5%。

报纸出版商还声称版权法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由于美国法律比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法律要宽松,因此,搜索引擎认为摘取一些报刊文章内容的做法属于“合理使用”。但是在比利时,许多报社起诉谷歌侵犯新闻版权,而且取得了胜诉。谷歌公司将对判决提出上诉,但结果可能是不得不支付一笔损害赔偿金。

然而,所有这些背后的实质问题是传统媒体的衰落。奥力维尔·福罗特是通信公司明思力集团的董事长、《金融时报》前首席执行官,也是《经济学人》的股东,据他介绍,在法国,没有一家全国性报纸是赢利的,尽管政府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补贴了12亿欧元(折合15.4亿美元)。但很难把传统媒体的衰退、读者数以及广告收益的减少归咎到谷歌。在线广告收益并没有抵消报纸印刷广告的损失。根据世界报业协会的统计,2011年全球报纸广告收入达到760亿美元,相比2007年以来下降了41%。其中只有2.2%来自数字平台,而且这一数字还容易受广告拦截软件的影响。

即使有些国家让谷歌付钱使用他们的报纸标题和文章段落,但依然难以填补报社收入缺口,亦或难以加速报社的重组。一名来自欧洲委员会的媒体专家詹·马林诺斯基评价说,试图向谷歌征收报刊文章使用费,“就像试图禁止使用古登堡的印刷机来保住抄写员的饭碗一样”。

不管怎样,立法永远也赶不上商业模式的变化。大多数报纸已经放弃对阅读报纸文章的读者收费,希望借此鼓励更多的访问者去浏览他们的新闻网站,但是观点正在转变。巴西报业协会主席卡洛斯·费尔南多·林登伯格·奈图说,很多选择屏蔽谷歌新闻搜索的巴西报商将于明年开始对读者收费。

现在,计量收费制是新兴的商业模式:用少量的免费报刊文章吸引读者,但如果读者想要阅读更多内容的话,就必须付费(《经济学人》和《纽约时报》就采用这种模式)。今年美国采用此模式的公司数量已经翻倍增加。其他的媒体机构正在联合起来为建立网站访问权付费模式努力。一家叫做“Piano Media”的斯洛伐克媒体公司向用户收取固定费用后,用户就可以浏览国内多家网站、电视和收听各种广播电台。这家公司则会根据用户在网站停留的时间,按照一定比例向出版商付费。这种办法可能比期望谷歌写张支票要有用得多。

搜索 谷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