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欧德宁时代的英特尔向何处去?
i黑马 i黑马

后欧德宁时代的英特尔向何处去?

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专攻移动通信芯片的高通市值一度超越传统PC芯片市场老大(也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厂商)英特尔的消息被报道不久,英特尔宣布其总裁兼CEO保罗·欧德宁(PaulOtellini)已决定在明年5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退休,届时将辞去管理职务和董事职位。本来人员退休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鉴于之前高通市值超越英特尔、英特尔在移动芯片(主要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进展不利及此次欧德宁按照规定属于提前退休这些因素权加,使得业内产生了顺理成章般地猜想,即英特尔欧德宁时代结束了,英特尔将面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严峻挑战。

后欧德宁时代的英特尔应该在传统PC产业中持续创新,以不变应万变,切忌激进的战略改革与调整

笔者认为业内之所以认为欧德宁提前退休是英特尔欧德宁时代的结束,可能等同于英特尔PC时代的结束,原因很简单,欧德宁时代,英特尔成为了PC芯片产业的绝对霸主,截至目前占据着PC芯片(包括服务器)市场90%的市场份额,并且将这个产业中惟一的对手AMD几乎清除出了市场。AMD的连续亏损、近期的裁员及向ARM架构的转移均证明了这点。

然后时过境迁,当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时,英特尔的表现差强人意。重要的是,业内认为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普及,传统PC产业将会遭受冲击,甚至在未来会被替代,这才是英特尔和业内最为担心的。说到这里,英特尔的未来实际上并非像外界所言完全由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来决定,传统PC产业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至少未来相当的时间中),即PC产业是否能够通过创新来延续自己的发展,这仍是英特尔生存和具有可期未来,包括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领域进军的根基。

从这个意义上看,欧德宁在退休前,将平板/PC合一的超极本(仍属于传统PC范畴)列为英特尔未来的重点不敢说是最佳的选择,但肯定是最适当的选择。原因也很简单,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因为某种所谓的趋势,而放弃当前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这是本钱,况且在自己核心优势领域的创新相对于非核心领域的创新要容易和见成效得多。希望英特尔未来CEO的继任者能够坚持这个既有战略,毕竟这仍是一个每年数亿的市场,即便是增速在减缓。

接下来也是为业内所诟病的英特尔进军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不利的问题,即英特尔未来将如何进入并在这类市场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AMD基于ARM架构的部分开发,让笔者首先想到的未来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的战略是继续坚持自己的X86架构还是ARM架构,即和ARM阵营的其他厂商一样,向ARM购买IP,然后根据不同用户需求自己开发、设计和制造SoC。这里顺便说下,业内经常将ARM列为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中最大的挑战对手,其实从最终商业化、产品化和市场化的角度,目前占有移动芯片市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近一半份额的高通才是英特尔一旦全面进入这些市场最大的对手,这点英特尔CEO欧德宁之前已在多个场合予以了表述。

笔者在此之所以提及高通,是因为高通作为采用ARM架构(确切地说采用ARM指令集)在移动互联网芯片市场最成功的厂商,其成功的经验或者要素可以拿来与英特尔作一比较,以找出英特尔在这些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或者说是挑战高通的长处和短板。而一旦英特尔具备了与高通竞争的实力,其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就会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其实不管是传统PC的芯片产业,还是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新芯片,都是有共性的一面。从高通看,其除了购买ARM的指令集授权外,架构还是依靠自己的创新,例如业内熟知的Krait,此外就是制程。这与英特尔在PC芯片领域采用的Tick-Tock(钟摆模式)颇为类似,即微架构和制程每年的交替更新。

由于架构的不同,X86的天然优势在性能强,而ARM架构的长处是功耗低,而从高通和英特尔创新和发展方式看,双方却是殊途同归,即以微架构创新和制程的演进,来弥补自身的短板。既然英特尔的X86架构有天然的性能优势,又何苦放弃自己的架构去采用ARM架构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英特尔进入智能手机的成本和代价会更高,毕竟高通在相同的架构上已经走得很远,如果英特尔未来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采用ARM架构,无异于从零的追赶。

面对拥有强大、完整移动芯片产品线的高通,英特尔在移动互联网芯片产业需要的是信心、耐心和创新

既然大的战略方向没有改变,那么随着而来就是英特尔在制程和微架构创新上与高通的博弈。从目前智能手机中已量化生产的芯片看,高通顶级为采用28纳米制程Krait架构(最高相当于ARM最新的Cortex-A15架构)的S4骁龙系列芯片,均为双核和四核版本;而英特尔主要是32纳米制程Medfield架构(不输于ARM的Cortex-A9架构)的Atom系列芯片,目前仅有单核版本。由此对比看,至少目前英特尔是落后于高通的,当然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英特尔是后来者和追赶者。不过英特尔在此阶段采取了通过加大主频和独有的超线程技术的折衷方法,所以到实际产品中,其与高通的差距并非理论上那么大,但基本秒杀了ARM阵营其他对手的双核芯片,甚至某些厂商的四核芯片。

从未来的发展看,明年英特尔会将Atom系列芯片制程从32纳米提升到22纳米,并可能会采用3-D三栅极晶体管技术,届时与高通的差距会进一步缩小,但已具备与ARM阵营中其他对手争夺市场份额的实力。而到了2014年或2015年,随着英特尔14纳米制程的采用及架构的更新,其将具备与高通比肩的实力。前提是高通会采用同等的制程技术和更新的Krait架构。否则英特尔超越高通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不过移动芯片市场的竞争远非单纯应用处理器(CPU、GPU等)的竞争,它还是DSP、通信芯片等整合SoC实力的较量,从这点上看,英特尔与高通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这需要时间来弥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欧德宁的提前退休,并非外界所言的英特尔战略要发生重大转变,甚至什么欧德宁在移动领域的失误,恰恰相反,欧德宁在任时制订的防守(超极本重振和延续PC产业的增长,这是保证不输的核心)和进攻战略(进入智能手机)是符合英特尔客观实际的最适合的一种选择,除非他的继任者有更佳的选择,否则不要仅因为外界的压力就轻易,甚至激进地改变最适合自己发展的战略,那对于后欧德宁时代的英特尔才是最危险的。

Via i黑马 By 孙永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