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房奴的顿悟:农民北京买房从唐朝开始凑钱
王根旺 王根旺

一个房奴的顿悟:农民北京买房从唐朝开始凑钱

关于北京房价,最近,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告诉人们: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大腕)而想在北京买套100平方米总价300万的房,社会阶层所付出的代价请看。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6年,一组关注房贷族的艺术作品《包袱》走入了人们视线。画面中的男子头发齐肩,一身最平常的职业装:白衬衫、西装裤、皮鞋、斜条纹领带。

他的面色有些憔悴,黑色公文包挂在胸前。他穿梭于繁华喧闹的都市中,与众人一样排队等地铁,在CBD核心区行色匆匆。与旁人不同的是,他身上背负着巨大的房屋模型,因此始终佝偻前行。

于是,一个悲情的名词出现了:房奴。事实上,定义这一群体时,有一个重要定语:真正的“房奴”,是指月负债还款额超过月收入50%以上的家庭。自此,“房奴”在中国成为一个特有名词。

自上世纪末推行住房分配货币化政策之后,10余年间,中国贷款购房者群体日益庞大。虽然房价在近年间大幅上涨,但把“房”和“家”捆绑在一起的很多中国人还是选择“花未来的钱买现在的稳定”,房奴只增不减。

首批房奴得解放,自曝十年暴富炒房路

我国第一波房贷高潮从本世纪初开始到2003年前后,当时的住房贷款期限基本以10到15年居多,如今10年即将过去,有媒体说“首代房奴”即将“翻身得解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早已经提前还完款,进入无债一身轻的状态,也享受到了资产爆炸式增长带来的财富。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抽样统计数据,在北京等城市,目前再上市的二手房,房本年龄在5年以上不需要交纳营业税的普通住宅,之前还有银行抵押贷款的比例不足20%。也就是超过80%已没有贷款,而房本在2005年之前,也就是购买超过8年的基本100%都已经没有贷款。

  首批房奴自述

北京人徐芳2003年和丈夫拿出所有积蓄,与亲戚朋友凑齐100多万元,在北京东边的三环至四环区域的三个小区购置了十几套房产。

“我们应该算是首批‘房奴’吧,当年敢在银行贷款几百万去买十几套房的人,绝对是别人眼中的‘疯子’。就连我自己也觉得特别疯狂。”年过五十的徐芳(化名)这样评价自己当年投资房地产的事情。

“那时候,在银行做按揭贷款只需首付20%,利率也比较低。”徐芳表示,但即便如此,十几套房子也需贷款三四百万,月供将近四万元。“周围的人都觉得我们很不可理喻,那时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也就2000多元。”

虽然承受着月供款的重压,但投资收益相当可观。在经过了几年的等待后,从2007年开始,北京房价开始快速上涨。徐芳和她的“炒房团”在2007年至2008年,陆续卖掉其中三套房子,并用卖房所得还清此前全部银行贷款,收益相当可观。

在炒房暴富的路上,徐芳也表示,“‘房奴’的日子不好过,我们当年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投资失败的大有人在。有的人因为还不起房贷,没赚到钱就把房子卖了。有的夫妻两口子意见不合离婚了。”徐芳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己只拥有这十几套房子中的一小部分,但还贷压力仍逼得她喘不过气,每月除吃饭和日常开销外,全部收入都用来还房贷。

最大的压力来自数轮房地产调控。对“炒房团”来说,只要拥有1000万元自有资金,利用银行贷款买房,再通过抵押贷款套取资金,然后再买房、再抵押,就可形成1亿元的炒房规模,但相应的资金风险也很大。2005年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规定,个人住房购买不足两年后再销售,须全额征收营业税,2006年则将这一年限上调为5年。购房投机成本骤然提高,房地产市场一度低迷,这给不少和徐芳一样的“炒房”者构成致命打击。

楼市限购政策实施后,徐芳和丈夫在燕郊买了一套别墅用作养老。她表示,如果以后政策允许,自己还是会选择购置房产投资,因为“实在找不到更好、更稳妥的投资渠道”。

最幸福“房奴”构筑千万资产人群

“第一波购房者购买房产时即使使用贷款,并不能称为房奴,首先当时房屋价格绝对值比较低,其次当时房屋的价格相对健康,租售比合理,一套房屋的正常出租价格完全可以补偿月供。第三,收入的持续上涨使得在5年前买房的购房者压力非常小。” 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总监张大伟认为。

如果一定要称他们为房奴,他们可能也是最幸福的房奴。因为这几年的房价暴涨,第一代房奴实现了资产的爆炸式增长。如果以现在的房价衡量,第一代贷款买房者几乎构筑了中国目前主要的千万资产人群。根据记者了解,“第一代房奴”中的部分人就是在2003年北京商品房5000元时代借助银行信贷政策批量购房,完成了财富积累。

 真正房奴集中在80后

从年龄来分,第一代贷款购房者以70后为主,他们正好赶上了商业房贷的兴起,不过他们中也有悲催的人,早年因为种种原因买不起房,最后和80后一起忍受高房价的摧残。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房奴主要集中在80后这一代,他们中运气好的赶在了2009年至2010年房地产暴涨之前入市,虽然房子总价不高,但收入增长乏力,整天疲于奔命。运气差的集中在上述两年买房,房价高企,几乎要用70%的收入偿还贷款,成为典型的房奴。

 一个中国房奴的顿悟

现在官方和各种机构关于房价的统计数字很多,不过看这些数字,远不如我们的直观感受来的更直接。为了比较直观的记录一下北京的房价,以下是来自论坛一名网友的帖子:

10年间,房价出现了令人始料未及的飙升。2003年5月的数据显示,当时北京地区商品房交易均价为6734元/平方米。今年5月,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房地产蓝皮书》,2011年北京市商品房销售均价为16845元/平方米。

关于北京房价,最近,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告诉人们: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大腕)而想在北京买套100平方米总价300万的房,社会阶层所付出的代价请看:

1:农民:种三亩地每亩纯收入400元的话要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还不能有灾年)

  2:工人:每月工资1500元需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双休日不能休)

  3:白领: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就拿这么多钱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

  4:抢劫犯:连续作案2500次(必须事主是白领)约30年。

  5:妓女:连续接客10000次,以每天都接一次客,需备战10000天,从18岁起按此频率接客到46岁(中间还不能来例假)

以上还不算装修、家具、家电等等费用。

这个除了“某部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这句话是虚构的,其余内容基本属实。目前北京的房价,在五环以内的新房,基本上都在三万每平米以上,即便是通县的房子,一般也都在两万左右,所以一百平米的房子三百万并非夸张。

房奴 房地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