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反向思考看见的蓝海:谁说平板??只能玩耍、消费,却没有生产力?!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反向思考看见的蓝海:谁说平板??只能玩耍、消费,却没有生产力?!

平板电脑只适合消费内容,不是一个生产工具?

一直以来,不少媒体和产业分析师都指媒体平板(Media Tablet)只能用来消费内容,而不利于生产内容,更不是一台好的生产力工具。

我们先看看这些媒体怎样说:

《New York Times》:iPad虽然光芒四射,但一直苦于一个明显的缺陷:在iPad上很难去创造。屏幕上的键盘虽然看起来好用,但要打140个字母都很不方便,同时,又没有内建的手写笔来记事。当然,这一切的事实都是苹果所意图的。虽然市面上有一大堆第三方的产品提供,但苹果并不想让iPad成为一个创造工具,而仅是一个内容消费者。

Russell A. Kirsch (发明第一台可编程电脑的电脑专家):我最近不太满意Macintosh公司(注:苹果)。他们尝试让所有人都用iPad,当他们用iPad的时候,他们就会用科技来消费多于创造。当你用电脑的话,你可以编码、可以生产、可以创造一些以前从来也不存在、或是以前没有人造过的东西。

Morgen Stanley(2011):事实上,平板使用率很明显减少了PC的使用时间﹣但主要集中于内容消费等几方面的任务,而非内容创造任务。

IDG(2012):iPad是设计来消费媒体,多于创造媒体。

很多人的想法就如《New York Times》一样,认为屏幕上的键盘虽然看起来好用,但要打140个字母都很不方便。同时,又没有内建的手写笔来记事。因此平板不是一个好的生产力工具。

简结起来,媒体对iPad没有生产力的认知其实就是:没有键盘、没有手写笔。

注:以下内容讨论所有的“无键盘式”媒体平板(Media Tablet),包括iPad、Android Tablet、Windows 8 平板等等。但本篇绝大部份内容以iPad 为例,因为它仍然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平板电脑。

那为何企业会拥抱没有生产力的平板?

但有趣的是,当媒体把平板视作是一台只能消费内容的娱乐设备时,企业却在拥抱平板:

Tim Cook(苹果CEO):目前差不多所有Fortune 500强企业都已引入、或测试引入iPad . . .若再进一步到全球500强企业去看,这个数字是80%以上,而且包括iPhone和iPad。

Morgen Stanley(2011):超过50%的大型企业在未来一年会购入平板电脑。

IDG(2012):美国有67%的专业人士在工作中使用iPad,而欧洲更达到70%。

当然,企业积极引入平板,并不一定代表平板就有内容创造力,但是,企业并不是慈善机构,没有理由买台平板给员工当玩具。显然企业不觉得平板没有生产力。至少,企业不觉得需要附给员工什么键盘呀手写笔。

Morgen Stanley在2011年的平板研究报告中,也认定平板的生产力必须来自外接的键盘:

我们并不认为平板并不能达到传统PC 的内容创造体验,我们相信“行动生产性”或“基于网络的生产性”应用,在结合键??盘之后,能带来满足大多数用户的基本的内容生产力。

事实上这篇文章就有部份内容是以Logitech Solar Keyboard Flio,在iPad 的Byword 里完成的。

那么是不是嫌平板没有生产力的人,不干脆给平板买个键盘就可以吗?要知道第三方的平板键盘/手写笔多如牛毛。给平板一个键盘,平板就会顿时变得很有生产力吗?

但是,其实关键不在键盘和手写笔。因为结合了键盘之后反而会牺牲平板的“行动生产力”。

平板最大的企业应用是“行动”生产力

很多人以为企业运用平板,就是让销售人员拿来装酷。拿个iPad 去见客很得体,在iPad上播Keynotes 很拉风。当然,这是部分的运用,但并不能完全体现平板的生产力。

半年前,笔者任职的公司(一所小公司)的零售业务也开始引入iPad作为POS(销售点终点,Point-to-Sale)系统,用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移动支付公司Square所写的Square Register。这套软件颇为堪用。当敝公司在繁忙时,员工拿着iPad就可以让顾客无须在前台排队付款。完成的交易,会储存在Square的服务器上统一结算。

笔者三年前开始购入第一代iPad 后,每次出差都习惯以iPad 作为工作平台。即使后来买了MacBook Air,也从来不打算改用MacBook Air 去公干。

当笔者巡察国内供应商时,以往只能拿一叠纸质文件处理;待回到公司/酒店后,才把资料输入电脑。有了平板之后,我可以预先用电脑建立所有需要的表格,输入至iPad 中。当巡察供应商时,我就可以在无需桌椅的情况下“单手输入”资料,甚至可以直接利用平板的拍摄镜头汇入照片,透过iCloud/Dropbox/Webdav,资料便会即时自动同步到公司的服务器,让上司第一时间了解状况、作出批示。

笔记本电脑不能站立使用,智能手机的画面又太小了,所以笔者选择了iPad﹣﹣这就是平板的“行动生产力”。

1

键盘的确能为平板带来创造内容能力,但牺牲了行动生产力。

企业开始引入iPad 作为管理工具

也许觉得“平板只是玩具”的朋友,会觉得笔者上述只是个人经歴,一般企业并不适用。但是,在苹果的官方网页里还有更多的例子,例如Crank Sports用平板当POS系统,Crescent Construction Services用更专门的软件在做着笔者相似的工作。更有像台湾长荣这样把平板视作为移动终端设备,由机师的资讯到空中小姐的服务管理,均由平板处理(影片)。而且,还有有一大堆 ERP公司,也在为iPad优化资料库的版本,例如Tableau

1

Construction Services的员工利用iPad就可单手输入资料,并即时同步到服务器。

上述的例子有什么共通点?

他们都需要拿着平板四处走,很多时连桌子也没有一张可以用

他们需要处理大量资料,但不用输入大量资料

他们所用的系统都是终端,资料会即时从服务器上/下载

对,就是刚才Morgen Stanley 所说的“行动生产性”和“基于网络的生产性”。这些例子说明平板只要透过软件和网络的优化,也能为企业提供强大的生产力--但是,这与外接键盘无关。

键盘是上个世纪的产物,而且不太优美

反过来看,键盘/手写笔的生产力何来?键盘/手写笔是最好的创造工具吗?

你不妨问问你家中的小朋友,他们喜欢用键盘/手写笔吗?

对不起,键盘和手写笔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的创造工具,也不是一个直观的创造工具,它们只是我们“习惯”了的“输入工具”。以键盘为例,一个从未打过字的键盘使用者,手写速度会比打字快。

根据研究,初学者需要10–15个学习时(Learning hours)(平均约3–15天)才能初步掌握高级的打字技术“盲打”(Touch Typing),届时打字速度约每分钟15字。而我们今天常用的QWERTY键盘,也不是一项有效率的输入工具,而是上世纪机械打字机的产物,但它却把更有效率的Dvorak键盘淘汰了。

而手写笔呢?大家忘记了小时候要花多少时间去学执笔吗?事实上不少人在长大后仍然不懂得如何正确的执笔。

笔和键盘,是为了迁就时代的需要的产物。笔的出现,是因为我们的手不会自己跑出墨水;键盘的出现,是因为我们可以把电脑安放在桌上。

但是,进入了行动的世纪,我们的创造力不应再被墨水和桌子所囚禁。

电脑的输入方式不外乎键盘和滑鼠。即使是近年的新款多功能电脑,最多也只是内建不可移动的镜头和麦克风。但手持装置呢?不单有轻便的照相机和麦克风,还有全球定位系统(GPS)、重力感应仪(Accelerometer),可同时兼顾视讯、声音、触感、位置等多种感观的输入/输出;加上强横的行动力和触控屏幕,可以创造出千变万化的输入组合。

平板电脑有着更多更直觉的输入方式

平板有电脑完全不能相比的优势:更多的变化、更多的行动力、更多的可能性。

Micro Strategy的分析报告就指出:

触控屏幕把使用者的输入方式戏剧性地改变性按使用者需要而控制。例如键盘、计算机、地图、或是可视化的数据控制。因此,用户的输入方式可以更快、并且覆盖更大范围的方案,而且这些方法都会更直观。为什么当设备能自动为我们定位并输入位置时,我们还要输入大厦编号、街名和邮编呢?

手持装置的查询速度(Query speed)和查询相关性(Query Relevance)已经大幅增强,因为有更多输入资讯如经摄影机输入的视讯、或麦克风输入的音讯等。科技正在急于以条码(Barcode) 、指尖(Fingertips)和面孔辨识(Facial Recognition)将图像转变为数据。

紧接的设备输入演进和自然介面,使应用变得更快、更容易和更自然的去使用、去导致行动设备的采用率愈来愈高。

1

电脑与移动装置处理个人相关查询(Personal Query Relevance)的主要分别。

往键盘和滑鼠的年代,我们必须事事迁就它们。即使我们很多时候只是要键入一些数字,我们仍然要对着这个101 key的键盘。即使我们绝大部份时间都是用滑鼠点击,但我们总不能没有这个键盘。

但在平板上,只要有足够的软件,触控屏幕可以变作很多种类的输入方式。事实上,我们外出工作时可能只有15%–20%时间需要键盘,但平板的虚拟键盘可以只在我们需要时才自动出现。而且只要软件设计得宜,你需要键入数字时,它不会给你一堆英文字母来干扰你;你要输入日期,月份的拼写都已经为你准备好;当你需要输入电邮地址,一键就可以按出“.com”“.edu”。

而且相比起平板来说,电脑创造力最弱之处,就是它会被桌椅所桎梏。只要电脑一离开桌椅,无论是打字或制作表格,都是噩梦一般的经验,因为我们不能单手在键盘上打字,也不能在没桌面的情况下使用滑鼠。

但是,由于触控屏幕的强大适应性,我们仍然可以在没有桌子的环境下轻松的输入资料,甚至打字。以iPad的触控键盘为例,它在有需要时可以变成分离键盘,让我们可以站立使用。这就是为什么笔者会在工作上使用iPad,企业会用平板做ERP的原因﹣﹣我们可以在电脑上做好大型表格,然后让员工经过云端,在行动环境中直接输入资料。

这就是Morgen Stanley 强调的:“行动生产性”和“基于网络的生产性”。

1

平板的键盘可以按着不同的情况改变面貌,图为能让用户在无桌面情况下打字的分离式键盘。

在有些领域,只有平板能“直接”创作

再进一步呢?就是不同的应用软件,可以在不同的界面上带来不同的创造方式:也许平板的内容创造能力仍然不够强大、不够专业,但是平板有着比电脑更方便的多媒体创造力。

1

Numbers for iPad会自动侦测栏位的资料,显示相应的键盘layout。

笔记型电脑永远是笔记型电脑。即使它里面有各种不同强大的软件,我们总是必须靠“其它工具”协助来创造内容。例如我们总不能拿着MacBook Air 去拍片、拍照、录音吧。但以iMovie for iPad 为例,你可以在iPad 上同时进行剧本创作、拍摄、剪接和后整。这远比我们先构思好故事,再用摄录机拍摄后,拿到电脑上剪接和做效果方便一百倍。

1

iMovie可以让iPad同时进行剧本创作、拍摄、剪接和后整。

我们也可以用Snapseed 拍照,然后直接透过触控屏幕修改图片,并经网络传送到任何一个地方。这远比在智能手机或输入到电脑再修图都方便。画图呢?也许触控屏幕的精准度远远不及纸笔,但在Paper for iPad 上画图的最大好处是可以“undo”。而且用Color Mixer 调色也比用真实的颜料方便一百倍!

台湾著名摄影师陈德志(黑面)就在其Facebook上与网友有这样一段有趣的对话:

“在老陈拍到最后一件衣服时,忽然想拿New iPad 来拍看看~不拍还好,一拍起来还真顺手,尤其是快门的位置很适合,一边看着超大屏幕一边拍照,用起来还真是轻松愉快,拍摄的节奏跟细节的观察都很顺畅阿. . . 拍完以后我就在想,以后拿单眼拍一整天拍到手举不起来的时候,搞不好可以拿New iPad 继续拍!

用New iPad 拍照再用iPad 版的iPhoto 整理和简单修图真是愉快的拍照经验啊~

科技始终来自于惰性!我就在想这么简单的道里怎么那些日本人老是搞不懂呢?非要把事情复杂化,困难化才会高兴~也难怪现在会搞到兵败如山倒了……..”

也许大家仍然会觉得iPad的镜头不够专业、效果不够多。但这仍然是创作。最少,对于不少中小企来说,他们需要的只是拍一段影片上Youtube上宣传,甚至只是要把一些现场情况直接附载在报告里,而不是要争夺最佳影片奖。对于父母来说,他们需要的只是拍一段孩子的片段,而不是要让孩子成为最佳男主角﹣﹣ 只要能为世界带来一点新的意思,就是创作。

拥抱平板的生产力,才能看到蓝海

让笔者扯远一点,谈一谈音乐世界的创造力故事。

当录音技术刚刚兴起时,不少老一辈的指挥家如福特万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和罗琴斯基(Artur Rodzinsck)一直很不喜欢录音技术,认为录音根本就不是创作,比不上真正的演奏。但后来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却大量使用录音技术,让他的“录音版本”有着接近完美的演出,成为他作为“指挥帝王”的因素之一。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卡拉扬的功力才是最重要的,但日后的流行乐坛是如何透过录音技术创作不同的混音,应会是福特万格勒和罗琴斯基当年所不能想像的。

经验告诉我们,每个年代所出现的新科技,都会被不少人贬之为“没有生产力”。笔者还记得香港电影《女人四十》里,萧芳芳饰演的能干女性,最初是如何认为公司里引入电脑是没有用的玩意。

为何平板有如此的创造性的优势,但大家一直都觉得平板没有生产力?原因有二:

由于掌握话语权(Discourse)的是一群媒体和开发者,他们的工作一贯以来均是正襟危坐的在电脑前打字、拼文章、写代码,所以平板这种不便输入大量文字的工具,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创造力;

平板的创造力源于它的变化能力,但这些变化能力都必须由应用软件提供。但是,无键盘式媒体平板的兴起还只是这几年间的事,目前还未有足够的软件去提供更好的创造力。

故此,其实这正是我们必须要正视平板创造力的原因:

平板的创造力一直未被开发者和媒体所重视;

平板有很大的创造潜力可以被发掘,而企业对平板的创造力需求也愈来愈大。

说穿了,平板创造力工具正正是一个未被开发的处女地、是一个商机处处的蓝海!

虽然平板还是个新开发的市场,但里面已经有一大堆人在开发游戏、一大堆人在写阅读器、一大堆人在写社交/微博客户端、一大堆人写的内容消费工具。开发者怎样才能在这已染红的海里发展呢?要知道,一直以来很多人仍然觉得平板是要有手写笔才叫有创造力,但Paper for iPad 仍然可以一炮而红,就是因为它抽出了平板的绘画潜力。

1

Paper for iPad让平板成为一个很好用的绘画工具。

对,关键是Paper 在一个很多人觉得没创造力的工具上,抽出了平板的创造潜力。

要增加平板生产力的方法,不是给它一个键盘、给它一支手写笔,而是给它写一个好用的App。

工具从来都不会限制人类的创造力,限制人类创造力的,是人类自己。

最后,Business Insider也刊登过一篇《10 Ways People Are Using The iPad To Create Content, Not Just Consume It》,大家不妨一起讨论。





via i黑马 BY 有物报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