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英雄”钢笔吗,现在它要被贱卖了
王根旺 王根旺

还记得“英雄”钢笔吗,现在它要被贱卖了

作为上海最早一批的上市企业,英雄钢笔曾经风光无限、身价亿万,然而时光斗转,曾经的钢笔大佬日前已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以250万元的价格转让上海英雄金笔厂有限公司49%股权。

? ? ?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张汉澍??

  “英雄”钢笔挂牌250万元转让49%股权谋改制

英雄100金笔

  作为上海最早一批的上市企业,英雄钢笔曾经风光无限、身价亿万,然而时光斗转,曾经的钢笔大佬日前已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以250万元的价格转让上海英雄金笔厂有限公司(简称“英雄”)49%股权。

英雄公司管理层人士李文对本报记者说,随着电子产品和中性笔的普及,钢笔的市场需求在越来越少,英雄钢笔的主业也由此不断萎缩。英雄也曾尝试过自救转型,然而由于体制和经营管理的原因,最终都无一成功。

英雄如今的经营状况极不乐观。根据在上海联交所的挂牌信息,2011年,英雄营业收入约合3779万元,同比下降13.09%,净利润亏损472万元,同比下降近200%。截止到2012年7月31日最新的资产评估价值,英雄的总资产约为2498万元,净资产为208万元。

而记者查看其1996年的半年财报,发现英雄当时的总资产7.03亿元,净资产高达3.72亿元,16年过后,其资产总价和净资产分别萎缩了竟有30倍和150倍之多。

“英雄的经营管理方式始终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样子,用那样的经营方式去适应21世纪的市场竞争节奏,显然无法生存,所以英雄转让股权,就是打算要引入社会资本,谋求国企改制。”李文表示。

 曾经的辉煌

英雄是在2001年退的市,开始明显走下坡路的是2004年以后

公开资料显示,英雄金笔厂成立于1931年10月,这家沉甸着八十余年制笔技术的老牌国企曾是国内一流钢笔的代名词,在鼎盛时期,其产品占有率接近市场总和的50%,不仅拥有“英雄”的中国驰名商标,其钢笔还远销欧洲﹑北美﹑东南亚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2年10月,经当时上海市证管办的批准,上海英雄股份有限公司被同意发行A股股票1680万股,同年12月,英雄又在深圳举行B股推介会和记者招待会,其中不乏境外媒体的出席。

1993年8月20日 英雄召开创立大会暨首届股东大会。4天之后,英雄的B股股票就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一时间,在上海滩的企业中,英雄风光无二。

然而好景不长,从1999年开始,英雄的主营业务便开始出现亏损,到2000年英雄公司靠年底突击变卖资产,才得以扭亏为盈。

2000年12月28日,英雄以2970万元的价格向大股东上海轻工控股集团出让其所持有的上海华东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12.9%的股权;此后,又以500.96万元的价格向轻工集团出让公司所持有的苏州英雄置业有限公司7.5%的股权;不久后又以2733.06万元的价格出让了上海永生金笔有限公司37.57%的股权。

2001年左右,英雄由于业绩下滑严重,不得不淡出资本市场。时为上海首富的周正毅以大盈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借壳上市,但伴随着周正毅此后的东窗事发,其股票简称变更为ST大盈和ST大盈B,2007年2月,江苏丹化集团接盘,同年6月将上市公司更名为现在的丹化科技。

虽然英雄是在2001年退的市,但李文说,他感觉公司开始明显走下坡路是2004年以后。“2004年的时候,英雄钢笔的月产量还是100万支,但到现在,就算加上OEM代加工的量月产能也只有15万支左右,而OEM的量要占到企业总产能的30%左右。”

  “英雄”气短

“英雄经营管理也存在诸多弊病,因为老国企的体制关系,里面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

2004年之后,英雄开展了人员分流,当时英雄的员工有1200多人,2006年裁员600多人,2009年又下岗了400多人,如今剩余在单位的已不足150人。目前,英雄对继任者的要求是,接盘方必须接受英雄此次多元化改制中对职工的安置方案,承诺同意继续履行英雄与职工签订的劳动合同。

不过,据李文透露,公司仍在实现分流改革,仍会有人员下岗,老英雄的在职人员将精简到100名以内。“现在剩下的生产工人工资低的大概为2500元/月,高的也有五六千,但总体不会成为历史包袱。”

李文说,英雄也曾尝试走过高端路线,当最终都失败了。如今英雄钢笔的价格低则十几二十元,高也不到百元。

而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派克钢笔在中国的零售价低则每支200-300元,高端如派克世纪系列则都在4500元以上,而瑞士历峰旗下的万宝龙钢笔售价则多达6000人民币以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已成为派克最热销的市场。过去数年,许多派克笔柜台销量增长30%至50%,而英雄钢笔的销售则缩减了近七倍。

“说实话,英雄走高端路线失败的原因,一是因为缺乏资金支撑,你要做高端,就要有广告的狂轰滥炸,但英雄没有这笔预算;第二是产品质量,以英雄现在的技术投入,无法媲美他们的精细做工。”李文的话显得无奈又悲壮。

英雄还尝试过多元化的投资自救,其中一部分是应上海市政府的要求,出资整合上海市的很多文具、办公类企业,包括打字机厂、礼品厂等等。同时,也跨界做过厨卫项目,李文回忆说,当时英雄从德国、意大利引进整条的流水线,耗资巨大,但最终功败垂成,项目整体报废,然后又将业务低价转让。

李文说:“英雄的销售模式陈旧,经营管理也存在诸多弊病,因为老国企的体制关系,里面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英雄的那些联营厂,现在个个都活得比我们好,因为他们是民营老板主导的,机制活,执行力强。”

曾经风靡大江南北的英雄钢笔,如今日暮西山。但是李文说,他相信英雄钢笔仍还有救,因为改制会带来新的活力,而公司现在留给接盘者最有价值的资源,就是“英雄”这块金字招牌。(应采访对象要求,李文为化名)

英雄 钢笔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