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杰:“玩票式”创业
dengmengxi dengmengxi

缪杰:“玩票式”创业

歌手缪杰与事业伙伴卢庚戌一直在尝试放大“水木年华”品牌的商业价值。艺人创业有何利弊?

本刊记者/石海威(刊登在《创业家》第十一期)

酒吧的包厢门打开,舞台上一群人弹着琴唱着歌,缪杰也在其中。这群人正在为即将在北京丽都酒店举行的一场音乐会排练。缪杰和卢庚戌是“水木年华”组合的歌手。他们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创业者。几年来,两人先后参与创办多家演艺圈之外的企业,涉足矿泉水、音箱、服装等,有挫败,也有希望。

说起来,缪杰和自己的事业伙伴、清华校友卢庚戌并不是全职创业者。眼下,两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演艺工作。“我最近努力不让自己成为商人,尽可能保持我的文艺气息。”缪杰对《创业家》记者表示。

1998年,清华毕业的缪杰进入IBM。四年后,他从这家国际大公司辞去项目经理职务,做起了职业歌手。2003年年底,“水木年华”与前唱片公司约满,他与卢庚戌决定成立自己的演艺公司。演艺公司站稳脚跟后,两人变得“不安分”起来。“我们把‘水木年华’做了十年,一直希望将这个品牌外延化、拓展化。”缪杰说。

创业之初,缪杰称一直坚持从加法做到减法,即先尝试不同领域,积累一些经验之后再来调整。理论上人们看好的领域,他们都乐于去尝试。

他们为此交过不少学费,走过不少弯路。2008年,缪杰、卢庚戌与当时的经纪人池延军去北京市石景山区双龙峡旅游时觉得一眼矿泉水口感不错,就做起了矿泉水生意。他们成立水木晶世食品有限公司,卢庚戌出任法人代表,并承包了双龙峡的一家矿泉水厂。

当时,“水木年华”的明星效应赢来多家媒体对这款矿泉水的关注。有报道称,池延军在3个月内以低于5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水源地原有生产厂,2009年3月在成都参加全国春季糖酒会就拿到1000多万元的订单。另据报道,在一次董事会上,缪杰想出了“水木年华 水中清华”的广告语,“没有任何一款别的饮料能叫水中清华。”

但“水中清华”后来被证明是水月镜花。据《北京电视台》报道,成立不到三年的水木晶世食品有限公司被迫停产,并拖欠100万元的承包款。在法庭上,身为总经理的池延军坦承公司后两年根本没有经营,已经资不抵债,只能用购买价为40多万元的设备去承担全部债务。

回忆起那段由“心血来潮”而引发的失败,缪杰颇为淡定,“在创业过程中不是理论上行得通结果就会好,这其中有团队、经验和行业本身规律的问题。你不去试,不去看看市场反应就永远不知道结果是怎样的。”

除去不成功的矿泉水生意,他们在电子行业做“加法”的摸索时间最长。2009年,水木年华与TCL合作推出一款名为“Best Time”的主题音乐手机。原TCL移动通讯副总裁、与缪杰同为清华校友的陈起辉正是从那时起看到水木年华对年轻族群的吸引力。“当时觉得虽然TCL是个不错的品牌,但是年轻群体对它的认可度偏低一点”,陈起辉对《创业家》说,“所以针对年轻时尚的水木年华TCL双品牌推出了,当时有三款机器,一个月销售几万台。”

2011年,他们与原华纳(中国)总裁、梅沙音乐基地总裁许晓峰一起在深圳成立水木年华科技文化公司,并获得国家音乐创意产业基地的投资。这家公司尝试过很多不同的电子产品,MP3、平板电脑,甚至摄像机都一度成为其发展目标。“我们最终主打音箱,这也是跟水木年华自身气质最相吻合的产品。”缪杰说。

该公司称,这是业内第一次将音乐娱乐内容的版权资产注入到公司中,与个人消费数码产品相结合。陈起辉说,目前“水木年华”音箱已与包括苏宁在内的全国30多家专卖店展开合作,月销售额超过600万,在毛利率30%的基础上已经开始赢利,其中十几款音箱的单品价格逐渐赶超“漫步者”。

“做音箱的前期启动资金大概有几百万,其中的主要资金是合作团队出,缪杰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音乐上,我对公司的具体业务管理比较多。”陈起辉认可缪杰这种对创业“若即若离”的状态。

“我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商业状态中”,缪杰说,一旦自己进入商业状态,文艺气息就会骤减,而没有了文艺特质的水木年华,歌迷也不会买账。他还说,资金、管理不是自己的强项,自己更擅长提供创意灵感。而“水木年华”音箱几乎都以水木年华的歌曲命名,比如“一生有你”和“启程”。

每逢遇到重大决策,缪杰会参与,也会与公司经营层、股东层、代理层沟通,但他表示不愿过多干涉公司管理。“原因很简单。我是一个歌手,非专业的,而对方可能是在这个行业干了很多年的人。如果我们对一件事产生分歧,展开讨论,你说他和我谁的错误几率大?如果我搬出创始人的身份压他,这公司就没法做,肯定死。”

卢庚戌也对《创业家》表示,艺人创业有利有弊。一方面知名度可以带动传播,在创业早期会节约宣传成本,但同时艺人创业又偏感性。“商业的东西和文化是两回事,所以这部分要找专业的团队来做,不能参与太多管理。”

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和西单大悦城,都有水木年华的“奶茶音乐站”,据说生意比较红火。“水木年华”品牌的吉他也即将上线。他和卢庚戌还与人合作做服装生意,两人穿着印有“梦想不死”的水木T恤,为自己的淘宝店当模特。《创业家》记者采访缪杰当天上午,他刚跟一拨人聊过,“主要谈我们的品牌服装合作”。

“品牌也可能是个放大器。一个产品本来可以赚一块钱,但是扣上我们的帽子就能赚100元。它把利润短期扩大化,这也许是好事。比如我们现在‘SUIMU’淘宝服装店,也是相信品牌的力量,凡客、初刻他们烧钱打广告最终拼的也就是品牌影响力,这样我们在起点上是有一定优势的。”缪杰说。

在缪杰的设想当中,“水木年华”品牌将从早到晚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早上起床,你喝一杯“水木年华”的水,穿着“水木年华”的服装出门。下班后,可以到水木年华的KTV唱唱歌,或者弹着“水木年华”的吉他跟朋友聚会。夜晚,听着“水木年华”音箱播放出的一首首美妙歌曲入睡。

这几年,能数得过来的明星创业便不下数十家,但铩羽而归者众。陈起辉说,做企业,大家成功的概率都很低,这跟明星创业与否可能没关系。明星创业一样也要有很好的理念,找到很好的合作伙伴,整合各方面资源,比如娱乐资源、广告资源,以及实际运作的一些资源,整合能力强就可以做得好。

“玩票式”创业这几年,缪杰也在思考。他还参与了《创业家》黑马成长营,与其他创业者一起交流和成长。“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从前的逻辑是你真的把事情做好才算成功,现在是只要你能说服投资人、或者是让老百姓以为你这件事成了,你就是成功了。但从我个人角度,我不知道清华毕业这件事对我有多少影响,但是我个人还是喜欢踏踏实实做事情,希望把这事做好了,我再去融资。”

缪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