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兰移民内心心结纪实
i黑马 i黑马

张兰移民内心心结纪实

(特别声明:本文以第一人称代指,为文章效果,并非代表张兰本人或代表已经采访到本人,如果遇到有疑问的地方,请重读这句话。作者为i黑马专栏作者邱复南)

我移民了,本不想惊动大家,结果一起诉讼改变了宁静。好吧,大姐我行事光明磊落,我确实移民了。

大家从媒体上都知道,我90年代初曾经去加拿大,在餐厅打工赚到了2万美元后,就毅然回国,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移民资格。回国后,拿着八万人民币去了四川,拉回了几车皮竹子,带回了三个厨师,在北京东四开了第一家餐厅:阿兰酒家。那时小舅还在,1999年,小舅因为意外去世了。

说真的,在开阿兰酒家的时候还是小打小闹,都可以摆平,但是现在,我们发生了深刻的体制性问题,我知道我当初回到祖国的决定是对的,也希望现在离开这片土地的决定是正确的。

揪心的安全

首先说说安全吧。作为民营企业家,我深刻的感受到,我们的政府对于出了头的企业特别关注,但是当这些企业出事了以后就啥事没有,高高挂起,好像我们从来不认识一样。当然,这有些特例,比如光伏产业的赛维LDK,尚德这种科技有关的,杭州的绿城则是大而不倒。除此以外,当企业营收大了,政府各种官员就常常跑过来,好像来分享你创业成功的喜悦,给你各种空头承诺。但是企业一旦遇到困难,政府影子都没有了,唯恐避之不及。当初多少政府官员欢迎温州炒房团,炒房团把房价推上去,地块儿就能卖更多钱,政府就能有越多利益。如今房价被国务院调控,房子也限购,不少房子在严酷政策打压下,不升反降,温州本地的房价降了30%,不少炒房人破产,可是又有谁再去拉他们一把呢。假如这个国家完全是市场经济,那为什么当初要帮他们呢?那既然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为什么不能帮一把这些共和国的公民呢?

以我的行业来说,我自己是做餐饮的,我的同行却不总是让人放心。我们的食物来源、加工、成品等各个环节都有可能受到污染。有些受到污染的产品还堂而皇之公开售卖,比如酒鬼酒,塑化剂严重超标说自己食用没事,不知道会毁掉多少人的健康,破坏多少人的幸福。哪怕是像蒙牛这样的企业,也时常有质量不达标产品入市,甚至有经理篡改生产日期出售,深深让人心寒。如果我有精力,我真的希望我所有吃的东西都自己看到怎么来的,都亲手把他们变成食物,但是你们也知道,现在是不可能了。健康永远是我们企业第一要务,即使社会环境让这点“压力山大”。

说到食品安全,就不能不说媒体了(这段在后面还有个姐妹)。味千因为“骨汤门”股价下跌40%,潘蔚女士市值缩水27亿,深深的让我震撼。其实就是味千拉面的汤是勾兑的这么简单,这在现代社会也不稀奇,一方面味千的公关做得确实不好,一方面我也为这个国家的独立思考能力寒心,那么大一个国家,居然没一个声音为此澄清。同在连锁餐饮业,我也有种恐惧感。

此外,全国恶性事件频发,最新的就是贵州毕节小孩点火取暖,夺走5条生命的事情。想想看,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太多这种新闻,太伤害同胞的感情了。有时候真的感觉政府不作为,可是当我们生意好的时候政府却又在身边,这是不是世界上特有的一种现象呢?更可怕的是,几乎所有爆料都是真实新闻,这也加重了我对国家的怀疑。

互联网上总是有很多嘲讽中国时政的段子,买了48的中石油,一辈子买不起油这种,很多人聊天时候朗朗上口,从自己在意的人口中说出来,也让我对留在这个国家逐渐失去了信心。身边朋友陆续移民了,于是我也认真的开始考虑了,你知道,我这个级别的人移民就像踩死只蚂蚁一样容易,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永远的蚂蚁”民营企业

说说民营企业吧,现在成本暴涨,俏江南生意不好做了。原材料成本随着通货膨胀上涨,房租随着房价飙升暴涨,人力成本跟着劳动法上涨,媒体公关费随着媒体越来越多、利益越来越复杂上涨,食品安全支出随着社会爆料费用上升。我们企业也不容易,2003年4月,东方广场店开业第二天,国家就宣布了非典进入紧急状态。这时,我把背景音乐调了真心英雄,大家手牵手唱了起来,那个月俏江南没有一家店关门。现在呢,我们的店,尤其是加盟店,随时随地有关门的危险。俏江南门店选址规模一般在2500平方米以上,500席左右,基本都处于商务区域或繁华街市附近。这种规模的中高端餐饮门店,再加上俏江南奢华装修,单店成本大概在2000万元左右。如果我们今年要像目标一样开到22家,就要4.5亿元投入,加上各种成本,对我们企业家来说压力是很大的。因为如果要关店,就影响了几百个员工和供应商的关系。原材料涨价的钱大家谁都没赚到,房价涨的钱被炒房的和政府赚去了,人力成本的钱谁都没赚到,媒体公关的钱媒体私肥了,食品安全支出最后也不知了去向,不一定让这个国家的食品更安全。此外,我们每天稍微努力一点,最后往往就是为两桶油,为中国的诸位垄断企业做了贡献。

无风险鼎晖

说说鼎晖吧。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了缓解俏江南的现金压力,我决定引入外部投资者。我对俏江南的估值高达30亿元人民币,12月,俏江南宣布向鼎晖投资和中金公司出让10%的股份,融资3亿元,但最终到位的只有鼎晖的2亿元。

此后因为无缘A股IPO,鼎晖又要我们回购,以我的脾气,我就在媒体上骂起了鼎晖。你想啊,他们什么都没做,因为对赌协议,就要我们4年后以一倍的投资回报回购所有股权,这么好的事情冲动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形势残酷的时候就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也是我想告诉很多企业家的,千万别签对赌协议,为了钱你愿意签,但是为了企业的命你应该拒绝。

有时候想想这帮创投,低价入股,对赌,回购协议,这一套连招稳赚不赔。哪有没有风险的生意,我觉得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难以想象的。

新股发行体制的餐饮特例

2011年3月,我们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然而俏江南并未在规定的60个工作日内等到证监会的书面反馈。由于行业审核的相关政策迟迟未落定,俏江南的上市申请被搁置直至超过6个月的有效期。2012年2月1日,证监会公布2012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俏江南赫然在列。

2万亿元销售额的餐饮市场,但目前在A股中却只有3家餐饮类的上市公司。2011年发审委审核拟上市公司过会率为76.81%,餐饮企业却是全军覆没。我是很震惊,证监会有时候可以不按自己建立的规定办事,拖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最后也拒绝了。

民以食为天,我们的餐饮企业却不能在自己本土的市场公开上市,是我们的遗憾。H股上市也一再推迟,A股和H股餐饮企业的要求不断细化,有时候甚至疲于应对,而没有结果。从现在来看,即使能上市,H股上市的融资额肯定不是我要的4亿美元,可能是2亿美元,大打折扣。

头疼媒体疲于应对

媒体也挺头疼的。2011年9月,俏江南青岛分店被卧底记者爆出存在“工作服装异味浓、员工培训走过场、死鱼冒充活鱼、餐具不消毒”等“九大黑幕”。我们是否认的,但是这个事情却让全社会都知道了,大大损害了我们俏江南的形象。我身边有三种媒体,一种是捧杀型的,追捧我过去的经历,不断给我登场的机会,把我包装成创业偶像,我也因此获得了超多的知名度,为了俏江南,我也认了。第二种是勒索型的,就是发你负面,付钱才能删稿。我们很怕这种,因为只要事关食品安全,在媒体和微博传得很快,到时候公关都没有那么好的传播效果。第三种是八卦媒体。因为我儿子汪小菲和大S结婚,我受到了娱乐媒体的关注,每次碰到我儿子传闻,我就被排山倒海、鳞次栉比的媒体打爆,问我这个那个,包括我移民的事情很多人可能也是在娱乐媒体上看到的。有一个超红的媳妇,有一个被人羡慕的儿子,我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正如你们所知,我将来会一走了之,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我会留下正在公司做CEO的儿子,让他继续经营好企业,一直传承下去我创立的这份事业。

但是我,因为种种原因,恐怕你们不再能在北京经常看到我了。我的心属于中国,可是每当我拿起我的护照,上面不再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的祖国了。

Via i黑马 By 邱复南-福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