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水晶酒店集团CEO吴海:红海创新连锁酒店还有创新余地么?
i黑马 i黑马

桔子水晶酒店集团CEO吴海:红海创新连锁酒店还有创新余地么?

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桔子水晶酒店集团CEO吴海演讲。

吴海:我不太会讲话,有点社交恐惧症,请大家谅解,我主要想讲一下我对创新的一些理解。记得我上EMBA课的时候,在国外讲创新那节课的时候睡着了,是什么创新我还真的不知道。一直到现在,我还真的不知道官方的定义,我就讲讲我的看法。创新的定义,创新的人,创新的敌人,创新的导师,创新的来源,创新的方法,最后讲讲我们的小案例,就是软宣,讲到自己公司的都有点广告性质,别人也一样。

创新的定义我觉得就是两个字——不同。别人怎么定义我不知道,创新就是用不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事情,或者用相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或者用不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其实没有太多的东西在里面,比如说我们的校友酒仙网的,他们是卖酒的。他们是用不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东西,就是在互联网上来卖酒。有的东西看起来是用相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东西,比如有小米手机,AK47这样的手机,其实从用户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你看着好像是用相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事情,实际上他们还有不同的地方,就是市场营销手段有创新,品牌建设上有创新。包括做工程队的揽活也有一个办法,建筑商请一个小丫头,拍了片子出来威胁人这种,也是营销手段的一种创新,只是不道德。所以创新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不要觉得太复杂,这是我感觉的,只要想到做不同的就行。

什么样的人是创新的人?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说,首先自己把自己当做一张白纸,在某个方面要创新的时候,当一个白痴,什么都不懂,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创新。如果你认为你都懂了,就应该怎么做,我觉得这样就不行。所以创新的人有点在某些时候像一张白纸或者是白痴,什么东西都会问为什么不行。

创新的敌人我觉得只有自己。上午说到自宫这些问题,我不知道我这属不属于自工或者什么,我觉得你能不能创新,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而不是说外界有没有钱,没钱你可以用创新的方法找到钱。

我觉得创新的导师是没有的,只能是有人给你讲一些创新的经历,讲他失败的过程,真正的导师是没有的。我们大学EMBA讲课的那些讲创新的导师,他这么有创新,自己干吗在那里教书呢?当然,最后都是我上去讲。

创新的来源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瞎想,你要敢瞎想。很多新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这样做?你不敢瞎想不可能,所以很多东西就是瞎想来的。

创新方法的问题就是大脑短路。比如写计算机程序或者是做电路的人都知道,不管怎么走,走出来的东西永远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有必要短路,我就不这样走,线路搭错了,这么走试试行不行,所以我觉得创新的方法就是别按常规来走,就不走常规的路,我看这样走行不行。

接下来讲一下我们自己做的小创新的事情。我觉得这个说得没错,我们是一个传统行业,上千年的历史,原来叫客栈,后来到旅馆,到宾馆,这个行业一直竞争非常厉害。从过去到现在到将来都会有很多的竞争,所以从我这个角度来说,我想的更多的是怎么能做得不一样。但是我们跟互联网行业的区别会比较大,毕竟你去宾馆要睡一张床,床舒服不舒服,多大这些都是基础的东西。所以我们把创新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硬的方面,一个是软的方面。

硬的方面是从硬件方面入手,这是我们最小的一个创新。我们都习惯了到宾馆住房间的时候,取电的时候把取电卡插进去,我想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在墙上掏一个洞,艺术一点,一扔进去就行了?这是一个小的创新,但是用户觉得很有意思,会到处去传,当然这个将来也不算什么东西了。

还有一个小的创新就是夜灯。我觉得酒店是一种体验性消费,任何一个细节都非常重要,这是我们的一个夜灯。白天你可能不注意,它是一个黑色的烤漆玻璃,上面雕刻了不同的花,白天看不见,当晚上你点睡美人的时候夜灯亮了,你看到是一朵暗暗的花,这种小创新我觉得用户能记得住,能出去跟别人说,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大一点的方面,我们想房子能不能做得跟别人不一样,酒店的房子在城市里面都那样,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房间可以躺在房子里面看到天空,我们做了一间房子,外面可以看到天,是一间套房,可以看到星星。我想房间为什么不能做成榻榻米?所以我就作出了有榻榻米的房间。我还想房间为什么不能做成错层,所以我就有了错层的房间。很多方面我都是按照硬件的顺序走,一个大的结构方面能不能不同,小的地方能不能不同。我为什么不能做成一个房间让人把它当营房,我就做了一个。

比如说好一点的酒店有浴缸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不注意,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浴缸放在落地窗边上。我们的设计师是一个老美,他在中国呆的时间比较长,他说中国人能接受这个东西吗?我说你做吧,做完之后,这个是卖得最好的一个房间。我想浴缸是椭圆形的,为什么不能是圆的呢?我就做了圆形的浴缸。

在别的设计方面我们就会多想一些东西,比如每个酒店的大堂,觉得你设计感不同的时候大堂很重要。我们在大堂的设计上,比如像宜家酒店,我们在杭州就做成高高的顶子,有点像雷锋塔,当时想像的是白娘子坐在下面往上看天空这样的想法。

这是北京的一家桔子水晶,我们当时的想法,因为它是在国贸附近,当时觉得这个地方比较潮,我们做了一个美国60年代的那种文化的一个大堂。在磁器口那边我们做了一家酒店,因为用来纪念磁器口那个地方,磁器口当年是以瓷器出名的,现在一家瓷器都没有了。我们做了一个小的前台,拿着Pad给客人办理手续就可以了。这是大连的一家桔子水晶,我们做的是比较后现代的,纯白的格调。

这是在安贞的一家桔子水晶酒店,这当然是我们后来的一个创新,刚开始做的时候是按照超级后现代的做法,结果后来客人说你这里是不是没完工?没有办法,我说加一个变形金刚,加上很多设计师的椅子,这样把重心变了一下。

这是我们当年做的一个广告,我们的隔音特别好,因为酒店隔音不好是很致命的事。当时为了传播,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流氓美学的无奈胜利》。我做了很多广告,顺便聊一下市场营销的创新,我们的房间隔音很好,做广告我们走了很多手段。我请清华声学所给我做了检测,把数据一发没有人关注。后来我就又想了一个方法,我就拿着我们的窗户到部队去拿枪打,枪没打穿,我就说这多牛啊,枪没打穿,防弹肯定隔音好,结果还是没有人理我。后来我们就拍了十二星座,也是展示设备,他们也比较热闹,说明隔音好。结果大家都注意十二星座的感情体操,没有人注意这个隔音的事,结果又没效果。最后我们又拍了一些文艺范儿的东西也没效果。最后没有办法,我们又做了这个东西,就是证实这个硬件,做了这个广告。最后我说的一句话,从品牌这个角度来说风险很大,人家说你是高级泡房。后面我说我们做一个反公关,在任何五星酒店,一男一女进去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只不过我说出来了,我们的隔音好,他们的隔音比我还烂。还有就是心中有炮,无处不房。

在软的方面我们做了一些工作,酒店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一种体验,这是我拍的一个小的视频,我们一种宣传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就是一种偶尔放纵的方式。我们当时拍了几集,其中一集就是偶尔放纵就是一种疗伤。还有就是有的人,就喜欢折腾那种人,偶尔放纵才是真的放纵,偶尔放纵才是一种浪漫。我们想把这个品牌的理念往外传播,我们提倡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你每天一样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个东西,做的一套视频,没有播出来。

一些小的地方,我觉得一个品牌跟用户建立起情感联系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比如说在酒店里面装了音响,音响可以支持iPhone、iPad直接看电影,声音从音响里出来,图像从电视里出来,这个不算什么竞争的壁垒,也不算什么创新。我们的一个做法就是,你开门的一瞬间,这个可以播放我们预先安排的音乐。还有一种做法就是,如果您跟您的太太或者女朋友认识多少年,结婚多少年纪念日,回到你们认识的地方,住在我们酒店,您的先生非常上心,他可能就给你点了一首歌,当年你们谈恋爱的时候一起唱的歌。到楼下的时候他说,我去买包烟,你先上楼吧。她上楼的时候,就可以把取电卡塞到那个洞里面去,这个时候您太太或者您女朋友听到的,自动响起的那个歌就是当年你们一起听到的歌,所以这种情感联系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这个方面也做了比较多的工作。

在宣传和品牌建设上创新非常重要,这是我刚才说的几个手机,没有区别,他们为什么会成功,K47有没有成功我不知道,小米手机反正现在卖得挺好。它跟别的手机我相信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用的是华为的手机,挺好用的。最大的就是营销的方面,建立了一个屌丝的形象等等,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有很多的创新。我们拍了很多视频,《十二星座》、《偶尔放纵》这些东西。

其实关于创新我也没有什么好讲的,我就想将来有一天,我做这个不大想做了,我可能会去拍电影,我刚拍了一个叫《女王的盛宴》,我想在品牌宣传方面,多结合自己的产品和一些其他的手段来做。别的我没有什么东西,我比较笨,谢谢大家!

由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桔子水晶酒店集团CEO吴海演讲。

吴海:我不太会讲话,有点社交恐惧症,请大家谅解,我主要想讲一下我对创新的一些理解。记得我上EMBA课的时候,在国外讲创新那节课的时候睡着了,是什么创新我还真的不知道。一直到现在,我还真的不知道官方的定义,我就讲讲我的看法。创新的定义,创新的人,创新的敌人,创新的导师,创新的来源,创新的方法,最后讲讲我们的小案例,就是软宣,讲到自己公司的都有点广告性质,别人也一样。

创新的定义我觉得就是两个字——不同。别人怎么定义我不知道,创新就是用不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事情,或者用相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或者用不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其实没有太多的东西在里面,比如说我们的校友酒仙网的,他们是卖酒的。他们是用不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东西,就是在互联网上来卖酒。有的东西看起来是用相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东西,比如有小米手机,AK47这样的手机,其实从用户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你看着好像是用相同的方法做相同的事情,实际上他们还有不同的地方,就是市场营销手段有创新,品牌建设上有创新。包括做工程队的揽活也有一个办法,建筑商请一个小丫头,拍了片子出来威胁人这种,也是营销手段的一种创新,只是不道德。所以创新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不要觉得太复杂,这是我感觉的,只要想到做不同的就行。

什么样的人是创新的人?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说,首先自己把自己当做一张白纸,在某个方面要创新的时候,当一个白痴,什么都不懂,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创新。如果你认为你都懂了,就应该怎么做,我觉得这样就不行。所以创新的人有点在某些时候像一张白纸或者是白痴,什么东西都会问为什么不行。

创新的敌人我觉得只有自己。上午说到自宫这些问题,我不知道我这属不属于自工或者什么,我觉得你能不能创新,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而不是说外界有没有钱,没钱你可以用创新的方法找到钱。

我觉得创新的导师是没有的,只能是有人给你讲一些创新的经历,讲他失败的过程,真正的导师是没有的。我们大学EMBA讲课的那些讲创新的导师,他这么有创新,自己干吗在那里教书呢?当然,最后都是我上去讲。

创新的来源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瞎想,你要敢瞎想。很多新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这样做?你不敢瞎想不可能,所以很多东西就是瞎想来的。

创新方法的问题就是大脑短路。比如写计算机程序或者是做电路的人都知道,不管怎么走,走出来的东西永远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有必要短路,我就不这样走,线路搭错了,这么走试试行不行,所以我觉得创新的方法就是别按常规来走,就不走常规的路,我看这样走行不行。

接下来讲一下我们自己做的小创新的事情。我觉得这个说得没错,我们是一个传统行业,上千年的历史,原来叫客栈,后来到旅馆,到宾馆,这个行业一直竞争非常厉害。从过去到现在到将来都会有很多的竞争,所以从我这个角度来说,我想的更多的是怎么能做得不一样。但是我们跟互联网行业的区别会比较大,毕竟你去宾馆要睡一张床,床舒服不舒服,多大这些都是基础的东西。所以我们把创新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硬的方面,一个是软的方面。

硬的方面是从硬件方面入手,这是我们最小的一个创新。我们都习惯了到宾馆住房间的时候,取电的时候把取电卡插进去,我想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在墙上掏一个洞,艺术一点,一扔进去就行了?这是一个小的创新,但是用户觉得很有意思,会到处去传,当然这个将来也不算什么东西了。

还有一个小的创新就是夜灯。我觉得酒店是一种体验性消费,任何一个细节都非常重要,这是我们的一个夜灯。白天你可能不注意,它是一个黑色的烤漆玻璃,上面雕刻了不同的花,白天看不见,当晚上你点睡美人的时候夜灯亮了,你看到是一朵暗暗的花,这种小创新我觉得用户能记得住,能出去跟别人说,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大一点的方面,我们想房子能不能做得跟别人不一样,酒店的房子在城市里面都那样,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房间可以躺在房子里面看到天空,我们做了一间房子,外面可以看到天,是一间套房,可以看到星星。我想房间为什么不能做成榻榻米?所以我就作出了有榻榻米的房间。我还想房间为什么不能做成错层,所以我就有了错层的房间。很多方面我都是按照硬件的顺序走,一个大的结构方面能不能不同,小的地方能不能不同。我为什么不能做成一个房间让人把它当营房,我就做了一个。

比如说好一点的酒店有浴缸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不注意,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浴缸放在落地窗边上。我们的设计师是一个老美,他在中国呆的时间比较长,他说中国人能接受这个东西吗?我说你做吧,做完之后,这个是卖得最好的一个房间。我想浴缸是椭圆形的,为什么不能是圆的呢?我就做了圆形的浴缸。

在别的设计方面我们就会多想一些东西,比如每个酒店的大堂,觉得你设计感不同的时候大堂很重要。我们在大堂的设计上,比如像宜家酒店,我们在杭州就做成高高的顶子,有点像雷锋塔,当时想像的是白娘子坐在下面往上看天空这样的想法。

这是北京的一家桔子水晶,我们当时的想法,因为它是在国贸附近,当时觉得这个地方比较潮,我们做了一个美国60年代的那种文化的一个大堂。在磁器口那边我们做了一家酒店,因为用来纪念磁器口那个地方,磁器口当年是以瓷器出名的,现在一家瓷器都没有了。我们做了一个小的前台,拿着Pad给客人办理手续就可以了。这是大连的一家桔子水晶,我们做的是比较后现代的,纯白的格调。

这是在安贞的一家桔子水晶酒店,这当然是我们后来的一个创新,刚开始做的时候是按照超级后现代的做法,结果后来客人说你这里是不是没完工?没有办法,我说加一个变形金刚,加上很多设计师的椅子,这样把重心变了一下。

这是我们当年做的一个广告,我们的隔音特别好,因为酒店隔音不好是很致命的事。当时为了传播,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流氓美学的无奈胜利》。我做了很多广告,顺便聊一下市场营销的创新,我们的房间隔音很好,做广告我们走了很多手段。我请清华声学所给我做了检测,把数据一发没有人关注。后来我就又想了一个方法,我就拿着我们的窗户到部队去拿枪打,枪没打穿,我就说这多牛啊,枪没打穿,防弹肯定隔音好,结果还是没有人理我。后来我们就拍了十二星座,也是展示设备,他们也比较热闹,说明隔音好。结果大家都注意十二星座的感情体操,没有人注意这个隔音的事,结果又没效果。最后我们又拍了一些文艺范儿的东西也没效果。最后没有办法,我们又做了这个东西,就是证实这个硬件,做了这个广告。最后我说的一句话,从品牌这个角度来说风险很大,人家说你是高级泡房。后面我说我们做一个反公关,在任何五星酒店,一男一女进去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只不过我说出来了,我们的隔音好,他们的隔音比我还烂。还有就是心中有炮,无处不房。

在软的方面我们做了一些工作,酒店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一种体验,这是我拍的一个小的视频,我们一种宣传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就是一种偶尔放纵的方式。我们当时拍了几集,其中一集就是偶尔放纵就是一种疗伤。还有就是有的人,就喜欢折腾那种人,偶尔放纵才是真的放纵,偶尔放纵才是一种浪漫。我们想把这个品牌的理念往外传播,我们提倡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你每天一样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个东西,做的一套视频,没有播出来。

一些小的地方,我觉得一个品牌跟用户建立起情感联系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比如说在酒店里面装了音响,音响可以支持iPhone、iPad直接看电影,声音从音响里出来,图像从电视里出来,这个不算什么竞争的壁垒,也不算什么创新。我们的一个做法就是,你开门的一瞬间,这个可以播放我们预先安排的音乐。还有一种做法就是,如果您跟您的太太或者女朋友认识多少年,结婚多少年纪念日,回到你们认识的地方,住在我们酒店,您的先生非常上心,他可能就给你点了一首歌,当年你们谈恋爱的时候一起唱的歌。到楼下的时候他说,我去买包烟,你先上楼吧。她上楼的时候,就可以把取电卡塞到那个洞里面去,这个时候您太太或者您女朋友听到的,自动响起的那个歌就是当年你们一起听到的歌,所以这种情感联系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这个方面也做了比较多的工作。

在宣传和品牌建设上创新非常重要,这是我刚才说的几个手机,没有区别,他们为什么会成功,K47有没有成功我不知道,小米手机反正现在卖得挺好。它跟别的手机我相信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用的是华为的手机,挺好用的。最大的就是营销的方面,建立了一个屌丝的形象等等,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有很多的创新。我们拍了很多视频,《十二星座》、《偶尔放纵》这些东西。

其实关于创新我也没有什么好讲的,我就想将来有一天,我做这个不大想做了,我可能会去拍电影,我刚拍了一个叫《女王的盛宴》,我想在品牌宣传方面,多结合自己的产品和一些其他的手段来做。别的我没有什么东西,我比较笨,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