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大赛亚军中捷四方:给昆虫做计划生育!
王根旺 王根旺

黑马大赛亚军中捷四方:给昆虫做计划生育!

不打药,不杀虫,让男虫找不到女虫,给害虫计划生育,让它们找不到配偶。黑马大赛亚军老崔,给昆虫做计划生育,农药终结者!从07年开始到现在做到1800万营业额。

  

??? 由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2012年黑马大赛总决赛5号参赛选手:夏季赛冠军中捷四方创始人崔艮中

以下是陈格雷与评委嘉宾周鸿祎、邓锋、童世豪的对话问答:

  主持人:我们邀请下一位中捷四方的崔艮中,助阵嘉宾是江长明。我好像想起这位选手来了,他研发一种比避孕药还可怕的东西,他让雄性的动物失去功能,据说功能比现在的酒鬼酒还要可怕,时间远远低于12秒,他让它彻底丧失兴趣。

  崔艮中:大家好,我是北京中捷四方的崔艮中,我们做什么业务呢?刚才主持人讲了,是给昆虫做计划生育的。我们做计划生育不是像人做计划生育一样,非常残忍的剌一刀,我们是用一种叫做昆虫性激素的产品给它做计划生育。大家都知道,昆虫有自己的语言,它的语言就是气味,每一个昆虫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味,当它需要交配的时候,需要求偶的时候会分泌一种非常独特的气味。咱们公司就是利用这个气味,人工仿生做出这种气味来,做出一种比较独特的产品,这个里面装着非常细的像红头绳一样的管,把这个管绑到树上,三个月有效,就能让虫子不让男虫接触女虫,我们叫不打药,不杀虫,不让男虫接触女虫,不让它们去交配,让它们找不到配偶。

  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呢?大家都知道,农残这是一个大家非常焦灼的问题,每年我们中国农药的产销大概在160吨左右,我们人均将近1公斤多一点,这个农残的问题,因为化学农药用得太多了,不光是在我们的食品里面,蔬菜里面,水果里面有残留,它的生产、运输和使用过程都会有残留,都会有危害。咱们这个产品好在什么地方呢?从生产到使用,都没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只针对单一的害虫有用,每一个害虫都有自己的气味。大家知道,昆虫有很多种,用化学农药实际上把很多中性的昆虫和有益的昆虫都杀死了,实际上破坏了我们的自然环境和生态平衡。

  大家知道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也列成了非常重要的议题,生态文明是什么?就是我们一个生态平衡的生态安全。我们公司是今年在新疆做了6千亩的示范,大概做3年,准备在全国推广。国家林业局把这个项目作为一个全国的推广项目,我们的产品是农业部重点推广使用的产品。公司计划在3年到4年内做成全球最大的昆虫性激素生产商。我是从国外回来创业的,我昨天刚过了50岁的生日,大家都说50岁知天命,我不敢说知天命,我知道这是一个使命,我一定会不辱使命,谢谢大家!

  江长明:这个项目我认为有三个闪光的价值点:第一我们所有的创新活动应该说都是为了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的,生存环境当中很重大的课题就是食品安全问题,我们每天吃的食品当中残留的农药本身浓度不超标,但是积累起来总量完全有可能超标,还有一些环境当中的残留,这个项目试图解决我们食品安全的问题。第二在创新当中,不管是延展创新还是集成创新,他这个是功能创新,功能创新是创新的程度和难度更大,所以它的价值也是非常高的。第三我们不能说一个技术的好坏,只能说是适用和不适用,这个技术的路线是符合生态法则的,并不是说要灭绝害虫,害是指的在某种环境下已经爆发了和超标了。所以这三条是非常大的一个亮点,希望这个项目大家能有共识,谢谢。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

  周鸿祎:我问几个外行的问题,您做的这个事情肯定特别有意义,像您说的,中国的人均一年一人要喝1公斤多农药,大家现在都想吃干净的食品。但是从你的用户角度来说,比如说他用农药,用化肥立竿见影,马上就把虫给杀掉了。用你的东西,虫先不死,还继续该吃菜的吃菜,到下一代才被你灭掉,可能只是对明年有影响,你的客户会不会因为这个拒绝或者是排斥使用你的产品?

  崔艮中:这个项目我们到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三年了,从2010年开始做实验,去年做示范,今年已经开始做推广了。我们的产品针对的是成虫,不是幼虫,就是飞的蛾子,不是吃植物的,也不是破坏的。我们从根源上先不让它去繁殖,不让它产卵。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农民确实有像周老师进的这种情况,他不认可。但是去年我们在新疆做项目的时候,我们为了不让他用化学农药,我们100亩地派一个人盯着,最后还有农民偷着用药。但是今年我们2千亩地就派一个人去管理就可以了,这个不是我们自己讲这个产品好坏,一定要让农民认识到。另外咱们这个产品现在农业部是作为一个重点推荐使用产品,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是问题不大。

  周鸿祎:你的技术是广谱通用的技术,各种害虫都能对付呢?还是对付一种新的害虫,比如说棉花或者小麦有什么害虫需要做研发呢?

  崔艮中:每一个害虫有一种独特的产品,因为每一种作物基本上都有一种主要的优势害虫,我们只要把优势害虫防住,后面的那些就好办了。所以我们现在这个产品也是比较多,我们大概现在目前生产的有10几个品种。我们后面陆续会针对所有的对于我们的生产危害比较大的害虫,都会有推出产品。

  邓锋:你们产品的价格跟传统的杀虫剂怎么比?

  崔艮中:目前我们正在推的这两三种,已经跟农药的价格持平了。但是这个产品创新使用,两年三年,甚至是四五年以后,会比农药的价格低很多。

  陈年:你这个挑战里面说大的农药企业做相关的产品,你们为什么不合作呢?

  崔艮中:到现在为止我们做这个产品,实际上我是2003年就回来做这个产品,我是在国外呆了10几年。回来我们是从2003年到现在,已经将近10年时间了。我们觉得尽快的能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尽快做大做强,所以我们还是想不去跟现在的农药企业合作。因为他们是做替代的,如果我们现在跟他们合作,他也在卖农药,他也想做这个,究竟是把哪个做大?所以是有这个矛盾的。

  陈宏:你这个就是感觉市场特别大,全球的农药市场绝对不是你在这一点点里面,好像解决全世界的问题是特别大的,所以可能需要更多的了解你们这个企业真正的技术做得怎么样。假设你的东西已经完全普遍出去,会不会导致虫子们都不生小孩了,导致它没办法进行花粉的传播,导致果树都不结果了?

  崔艮中:我先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这个市场确实非常大,我们现在正在建我们的产业化工厂,现在基本上谈了两个国外的订单,每一个订单是将近5千万,这是第一个问题,国外的技术实际上早已经在应用了,只是因为成本比较高,一亩地的成本大概在120到180块钱,我们的成本大概在40块钱左右,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这个产品不会把所有的虫子都杀死,一定会有一些漏网的,我们只是把它控制到相对比较少的,对作物没有危害的这么一个经济阈值。每一个昆虫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利,再一个它是有益处的,不是说它都是害虫,只是它多了以后才是害虫。

  童士豪:从今年夏天到现在,听起来你的还是蛮不错的,首先恭喜你。我的问题是,据你所知,其他大的农药的厂商有注意到你们在做什么了吗?他们有反应吗?

  崔艮中:现在有跟我们在谈合作的,但是我们因为自己现在做到这一步了,也不想去跟他们开始做了,因为有个原因,他是做农药还是做替代农药的东西,我们是两个矛盾的。

  周鸿祎:我问你一个个人的问题,你这个能对付白蚁吗?

  崔艮中:我们室内害虫也在做,告诉大家,蟑螂的我们明年春天就有了,现在第一个产品是家里飞的这个,大家看电视的时候飞的那个小蛾子,像米、面、干果的这个,小飞虫,这个现在在北京、无锡的超市里都可以买到了。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掌声感谢。

黑马大赛 中捷四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