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十强之大连尚能:我们缺钱
王根旺 王根旺

黑马十强之大连尚能:我们缺钱

尚能是一家风电的核心部件制造商和高端技术服务商,目前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我们希望未来在中国的风机当中,就像我们研究买电脑有英特尔inside”。明年大概会有3到4家客户。随着风电行业遭遇低迷,创始人严岚坦承,现在缺钱。

下面欢迎尚能的严岚,他的助阵嘉宾是王璞,有请!

严岚:8年前,中国的风电刚刚开始的时候,我预测5年之后中国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的风电制造业绩达到国,3年前我预测中国会成为第一个碰到风电大规模接入困难的国家。从我们现在来看,全球排风电前10名的厂家有5家是中国的,从2011年开始,我们甘肃发生了3次大规模的甩网,负荷超过70万千瓦。这个在传统的电力系统来说是巨大的一个电力事故。我们的发电速度过快,我们电网的形式,大多数的用电端在中国的东部和中部,而往往发电端在三北地区,因为带来了大规模的电网更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的勘探设备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是中国第一个率先通过国网的这样的厂家。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我们在对大规模问题解决的过程当中,当电网发生故障的时候,我们承担发电企业的责任,同时我们对电网进行了补偿,向电网提供最珍贵的资源。我们目前去年在行业当中应该从技术来看,我们是国内技术可以算是第一,针对中国的风电的机会,我有一个看法,就是中国会有很多汽车制造厂,但是中国很少有汽车风电制造厂。我们的定位是做的中国的风电的核心,我们希望未来在中国的风机当中,就像我们研究买电脑有英特尔inside。

从我们现在的模式来看主要有两类,一个是在高端技术方面我们是非常领先的,严格来讲,我们在国内申请了一些专利,绝大多数的国内和国外的企业在侵我们的权。另外一方面,针对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有4.4万台的装机,到2020年大概会有16万台的装机,会有大量的风机,这里面又产生了一个技术升级改造的市场。预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容量大概是有300亿。我们目前的这个市场容量大概有200亿,90%的设备是由国外品牌提供的。总的来看,我们认为一个高端设备制造商和高端技术服务商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定位。

王璞:中国追求我们幸福的生活,离不开电,而风电实际上是比水电,比火电,比核电对大地母亲还要最好的一种生产电能的方式。而我们大家都看到了很多发电的风电设备,那个设备的核心部件就是由我身边这位创业者生产的,而这种核心部件的现状是外资公司、国际企业他们占了80%的市场份额。我想这就说明了他所从事的这样一个行业,一个产品,一种服务今后的溢价空间,价格提升的空间,替代了国外的这些产品。他所领导的团队现在主要的力量集中在研发和服务上,这个符合我们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一种发展的趋势。我希望大家能够关心中国的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把票投给我身边这位创业者,谢谢各位!

童士豪:刚才助赛评委提到是国外市场占80%,国内市场占20%,也就是说国内市场大概有20亿到40亿的规模。你这里提到了竞争对手,是一家深圳的公司是吗?它一年的销售是4个亿,你现在今年也不过就是6千万,其他国内的市场的需求是谁在满足呢?这是第一个问题。

严岚:国内的市场比较复杂,我们计算国内市场容量的时候,有一部分是通过和国外建合资厂,建合资公司,或者是通过国内做装配,在国外买这种核心部件的方式来买,像全产业链的核心技术研发在中国就只有一家。我们在技术上会有一个差异,比如说像我们很多其他的厂家,它是通过什么呢?比如说通过我到国外的厂家去买核心的零部件,它的核心技术已经全部都包括在里面,然后我进行装配,在国内销售,是这种模式。

童士豪:这样的模式跟你们比价格差别有多大?

严岚:价格差别的话,我们现在比国外品牌能便宜15%,就是15%左右。但是它的规模很容易上去,比如说一年200个亿的市场容量,规模上去非常快。

童士豪:你现在有几十家的客户,这些客户当中有多少家是用你的核心部件研发出来的产品?

严岚:我们明年大概会有3到4家客户,但是一家客户将近会产生1个亿左右的销售额,打个比方,我们有一家公司他明年大概自己要用200台的产能,到我们这里大概会是50到100台。50到100台是什么概念呢?将近是6500万到1.3亿。

童士豪:谢谢,这个创新不容易,不错。

陈宏:整个风电行业最近不是特别好,中国整个风电行业的产品已经有点过剩了,所以这个时候实际上很多是以低于这个成本价在销售,所以这个时候会不会对你们的毛利率产生极大的影响?

严岚:我觉得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是这样的。我们的机会有两个,一个就是中国整体风电的装机容量在今年会下跌。但是从我们长远来看,包括我们跟能源局势领导们谈的话,风电会极有可能在2030年会成为我们国家第二大能源的支撑方式。这是有几点,核电的话现在应该来看是未来5年是这样一个状态,火电新装机其实可能在上。从能源自给和能源安全的角度来说,风电是最具备能源安全的方式的。而且从风电的发电厂来说是非常盈利的,盈利效果非常好,已经是一个商业化运行了。当然我们在整机厂当中,我们整机厂有过剩,但是总的装机,总当量已经在这里了。所以如果再乘以90%,这个市场份额对于我们来讲仍然是非常大的。新能源的标准在不断的提高,因此旧的要改造,旧的改造的市场容量又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一个空间,因为你不改造你就不能并网,这个也是今天我们来看为什么我们的业绩在增长,明年有一个比较大增长的原因。

周鸿祎:我先给观众讲一下,我觉得我们今天这个会的气氛太凝重了,你一本正经的讲,我们一本正经的问,其实我们都不懂风电行业。所以我请求一下,是不是可以为了活跃气氛,第一我可以问一些无厘头的问题?第二如果主持人再利用我们身高不高的缺陷嘲笑我们,我们要对主持人进行坚决的反击好不好?我问两个问题,我觉得风电我们也不懂,我觉得您都融过资了,而且融过1300万,是在今年年初,理论上已经不是黑马了,都是河马型的企业了,为什么还在我们这么多小黑马里和大家来争这点投资呢?

严岚:是这样,我们今年春季的时候,当时同创伟业的郑总是我们的主席,郑总说你这个已经盈利过千万了,你这个不是,本身已经很白马了,怎么还在这儿?我说我们是能源行业的黑马,能源行业来说我们竞争对手是BP,是美孚,所以我们仍然是黑马。

邓锋:我不同意,我觉得你们现金流的问题很大,现在能源行业,风电行业有帐期的问题,你怎么解决?你现在肯定缺钱。

严岚:我们两块业务,设备制造商我们是帐期很长的,大概有6个月。针对我们5大电力,我们的帐期是比较好的。

邓锋:现在缺不缺钱?

严岚:缺钱。

黑马大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