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通等送危险品上飞机遭重罚:货运代理资质被撤
王根旺 王根旺

圆通等送危险品上飞机遭重罚:货运代理资质被撤

一票货物带来四张罚单,而受罚者囊括了“四通一达”传统民营快递巨头中的两家。继韵达货运等三家公司被注销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后,上海圆通[微博]速递有限公司(下称“圆通速递”)因违规而收到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下称“中航协”)的罚单。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凸显快递业狂飙下管理乱象

陈姗姗

一票货物带来四张罚单,而受罚者囊括了“四通一达”传统民营快递巨头中的两家。继韵达货运等三家公司被注销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后,上海圆通[微博]速递有限公司(下称“圆通速递”)因违规而收到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下称“中航协”)的罚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从中航协获悉,在对10月22日晚南航CZ6524航班在大连机场落地后发生的货物燃烧事件的进一步调查中发现,圆通速递因未对其托运的货物按照操作规程验货、分类,导致谎报为普通货物的危险品交运航空公司,决定注销其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

“当时正处于‘双11’到来前夕,包裹量开始激增,导致一线的业务员和安检环节都有所忽视。”关于“品名不符”的原因,圆通速递一位管理层昨天向本报记者如是解释。

近半个月中航协连开四张罚单,背后则是快递行业爆发式增长下的粗放管理乱象。“最近几年,包括‘四通一达’在内的快递企业,业务量几乎都在以每年翻番的速度增长,而高速增长下更多的是疲于应付,对管理和安全的相关投入并不够。”一位快递行业内人士向本报称。

冲动惩罚

10月22日,南航CZ6524航班在大连落地后发生货物燃烧,经大连机场公安分局的调查认定,货物起火源于包裹内耐风火柴自燃。

根据民航运输相关规定,火柴属于禁运危险品,原本无法登上民航飞机,而记者获得的中航协对该事件的调查报告显示,此货物的托运人为上海启昊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启昊”),货物品名为“轴承、标书、纸编”,并没有标明有火柴。

这一票货物是由韵达货运揽收,后交由上海汇行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汇行”)、启昊两家公司层层代理后才交付南航承运的。由于三家公司均未检查出禁运品火柴,因此均被中航协注销了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

对圆通速递的处罚,则是中航协经过进一步调查作出的决定。调查显示,在同一航班上,还有两宗物品的实际托运人为圆通速递,货物品名分别为锂离子电池1块和手机含锂电池1个,但圆通速递在向南航交运货物前,并未对货物进行核实并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正确分类,也未按照规定在运输文件中附随检测报告。

上述管理层介绍,目前圆通的主要转运中心和枢纽都设有安检设备,不过各地加盟公司对货物的识别还主要依靠肉眼,而即使上海公司有三台安检设备,但一到递送旺季业务量激增业务员疏忽,还是没能防止隐患的发生。

据记者了解,在“双11”期间,圆通速递的包裹量最高峰达到每天700万件,去年同期还只有320万件左右,而今年全年,圆通速递的包裹量也翻了一番,预计突破10亿件。

同时,该管理层还告诉本报,目前公司内部已经对相关业务员、安检人员进行了处罚,下一步还将在各分公司配备安检设备和安检人员,以防隐患的发生。

成本增加

对于媒体关于“注销圆通二类货物运输代理资格,意味着圆通暂时无法用飞机来承运货物”的解读,上述圆通速递管理层告诉记者,目前被取消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格的,只是圆通上海公司,同一公司申请货运代理资质可以通过不同区域注册的公司分别申请,即广东圆通、北京圆通仍具有货运代理资格。

所谓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格,是指经营国内航线除香港、澳门、台湾地区航线外的民用航空货物运输销售代理资格,资格认可证书的有效期为三年。具备这一资格的快递公司,就可以直接与航空公司接洽开货单上飞机,而不再需要通过其他具备代理资格的货运代理公司。

上述管理层告诉记者,此次上海公司被撤销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格后,此前直接开货单交付航空公司飞机的货物就无法直接与航空公司接洽,但仍可以委托其他货运代理公司与航空公司接洽,对公司的递送时效和货量的实质影响不大,但将增加不小的成本,通过代理比自己接洽航空公司每公斤多1毛到1.5毛的费用。公司此前一天100多吨的货物运送中,上海有60吨以上是直接与航空公司接洽,现在都要委托货运代理公司上飞机。

该管理层还称,是否能够恢复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格,还要看公司后续的整个措施,除了对相关业务员和安检人员进行惩罚,明天公司还将召开安全会议,并在目前全网近百台安检机的基础上,要求主要加盟公司也配备安检设备,增设安检人员。

管理乱象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快递业务量完成额超越2011年全年业务完成水平,累计同比增幅达52.3%;快递业务收入完成了2011年全年业务收入的97%,累计同比增幅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0个百分点。

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上述快递业内人士称,很多快递企业根本没有自己的安检设备,而以加盟制为主的快递企业,对区域内加盟商的管理也几乎是放任状态。

在我国的民营快递市场,除了已经拥有自己货机的顺丰[微博]速递,包括“四通一达”在内的大型民营快递都是依靠加盟壮大,总部只能称得上是一个松散的管理机构,而其主要根据运单的数量向地方网点和加盟商收取费用,比如每单1元钱。

此外,如果需要总部的转运中心中转分拨,还可以收取中转运费,而对于旗下加盟商以及快递员的监管,显得力不从心。

事实上,为了加强管控,目前像圆通、申通[微博]等快递巨头,都在进行加盟改直营的“收权”行动,比如圆通现在全国主要枢纽地区和省会城市的80%以上已经变为直营,但更小区域更大网络下依然要依靠加盟商的支撑。

而即使是转为由总部控制的直营,安全管理也依然未能避免漏洞。比如此次导致火柴登上南航货机的最初源头,就是韵达公司在收货时未做开箱进行名实检查,收货后虽对货物用X光机进行了安检,但由于安检人员并非是具有航空安全检查资质的安检员,均未查出此票货物中的耐风火柴,从而失去了安检应有的安全关口作用。

“除了快递公司源头上的疏漏,航空货运各环节的安全管理漏洞同样无法忽视。”上述行业内人士称,目前很多快递公司都是依靠层层货运代理公司与航空公司进行货物递送接洽,以为安全责任就可以推给货代,但目前大多数货运代理公司根本没有安检设备,此次扮演中间环节转交方的汇行和启昊公司,就都没有对货物进行安全检查,也未向货主尽危险品运输告知义务。

 

快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