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来了?河北多地提前收税
王根旺 王根旺

鬼子来了?河北多地提前收税

10月底,在河北沧州、衡水等地,一些中小企业主被要求提前交税。企业主李建国透露,税务所一名负责人把他和另外几名企业主叫到一起开会,该负责人称中日就钓鱼岛会有一战,因此希望献县的企业再交税,支援国家。“不交,就把账本抱来。

 □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河北报道

10月29日,献县国税局稽查局办公室内,一名企业主交了两万元现金在桌上。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摄
 

10月29日,献县国税局稽查局办公室内,一名企业主交了两万元现金在桌上。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摄

10月29日,河北沧州市献县国税局。10月底,一些企业主被叫到国税局谈“交税”问题。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摄
 

10月29日,河北沧州市献县国税局。10月底,一些企业主被叫到国税局谈“交税”问题。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摄   10月29日,献县国税局稽查局办公室内,一名企业主交了两万元现金在桌上。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摄

虽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令五申不允许收“过头税”,在河北的沧州、衡水等市的多个县,仍出现了“补交税”和“提前收税”等征收“过头税”现象。

诸多当地中小企业被国税局列入约谈名单,面对企业的诉苦,数额甚至可议价。

据介绍,受房地产、汽车行业不景气等影响,当地税收量较往年下降,而另一方面,税务部门要完成的任务量则较往年要增长。

面对“过头税”,中小企业主们认为经济不景气情况下,政府应与他们共度难关,而不是“杀鸡取卵”。

张顺是河北沧州市献县的一名加工企业的老板。10月底,他接到献县国税局稽查局打来的电话,让他去一趟国税局。电话中,对方未说什么事。

10月29日,张顺来到国税局。他看到有几名企业主在楼道等候。一个人出来,一个人被叫进去,单独谈话。

张顺说,当他进入4楼稽查局的办公室,一名被称作“郭局”的工作人员在等候。对方扫了一眼桌上名单,告诉他,要补交几万块钱税款。

“我没欠过税,交的什么钱?”张顺不解。

“我们局长说了,先交了(钱)再说。要不你就把账本抱来?”

10月底,在河北沧州、衡水的一些县市,企业主们面对了要“补交税”或“提前收税”等“过头税”。过头税是地方政府出于各种目的过度征收税务的俗称。概括而言,有时间上的“过头”和幅度上的“过头”两大类。征过头税是国家明令禁止的。

据介绍,因经济不景气,企业经营收入下滑,让地方出现了税收困局。税收部门为完成任务量而突击收税。

企业被要求“做贡献”

被要求“补交”税,小企业主张顺不情愿,对方说“不交,就把账本抱来”

10月27日、28日,周末。献县国税局几名稽查局人员放弃了休息,坐在办公室里,对不断赶来的企业人员“做工作”。

这天上午,三三两两的企业主绕过办税大厅,带着大捆现金,径直到稽查局办公室“交税”。也有人在办公楼下不停打电话,找关系,希望能少交。

“找人(托关系)了,本来要10万,已经说好了,4万。你找人了吗?”一名开奥迪的企业主问。“找了,还是太多。”另一名企业主摇摇头离去。

“5万不行,3万行吗?”办公室内,一名工作人员微笑着看着一名企业主说,“3万不行,2万行吗?”

企业主苦笑,直喊“太多”。

10月29日,“郭局”告诉张顺,国税局今年的任务完不成,企业要做点贡献,补交的是去年、前年的税。

稽查局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放着几张打印纸,记录着30余家企业2011年、2012年的纳税情况。其中,7家企业标注了需要交款的金额,从8000元至2万元不等。其中一家机械公司,原写着“2万元”后被划掉,改成了“1.5万”,旁边标注“已谈”。

做了许多年生意,遇到“加税”还是头一遭。张顺不断摇头叹气,说今年本来生意就难做。

“不交,就把账本抱来。”在“郭局”所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已堆有几沓账本。

张顺心里很明白,一旦把账本交到国税局,“说不定就能查出问题”。

“那些怕查出问题的估计都得交,交钱比罚款好听啊。你看那些抱账本的,人家不怕。”张顺说。

企业主李建国也被要求再交税。李建国说,10月27日,他所在区域乡税务所一名负责人把几名企业主叫到一起开会,说《人民日报》之前发了篇社论,根据他的“经验”,他判断中日就钓鱼岛会有一战,因此希望献县的企业再交税,支援国家。

“国家要是有难,把我厂卖了也支持啊。可是,那个真事儿在哪儿啦?”李建国并不信“开战”说。

他说,税务所要七八万元,相当于他全年纳税额的五六倍,是他多半年的利润,“这钱交不起”。

会后,乡税务所给了李建国一个办税员的银行账号,而非对公账户。这让李建国更加坚信,这钱并非合法收取。

国税局遇“困难”

献县国税局副局长说,今年完成任务有很大困难,副县长让多想想办法,但从未说“摊派”

李建国说他交不起这个“过头税”。他称他的企业往年生意红火时,一年也就赚一二十万。今年市场行情不好,加上原材料上涨,产品几乎没有利润。

李建国说他不怕查账本,不过他怕的是,查不出问题,将来生意也难做了。

在沧州市南皮县,机械加工厂厂主李明称,自己今年遭遇了两次“过头税”。

李明说,今年5月、9月,他的工厂两次被要求多交税,共计几十万。“这个月多交,下个月就少交了,他们(国税局)能完成任务”。

李明说,往年生意好的时候,国税局几乎不会找他们,还会在10月份左右专门叮嘱企业,“少交点,要不交到明年”。因为国税局的任务完成了。

献县的企业主们分析,这次突击收税,看来是国税局遇到了“困难”。

张顺认识一名专职为献县几家小企业做账的会计师。这名会计师告诉他,国税局接连几个月没完成收税任务,挨了县里的批评。于是国税局分了六个组,分别找县里300多家企业谈话。要每个企业都要拿钱,凑够1000万元收税的任务。

10月30日,献县国税局副局长吕金冲承认,今年确实遇到了税收难题,不过他称不知道收“过头税”的事。

他说,献县国税局今年完成任务有很大困难,县里为此多次召开调度会。在一次县调度会上,主管副县长让“多想想办法”,但从未说摊派收税。

吕金冲称,国税局的确分了6个组,是对县内企业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清理,排查偷漏税、漏登记的问题。这是为了最大限度保证税收任务。截至10月底,清理中征缴了100余万税款。

他承认“摊派”、“砍价”、“不给钱就查账本”是违规行为,将进行调查。

一名财政局人士介绍,献县今年的国税任务是2.95亿元,10月完成国税1500万元,按平均每月近2500万的任务量,10月还差1000万的任务。

在对沧州、衡水多县(市)国税局采访中,主管领导均称,他们不清楚任务数如何设立,依据什么。只是上面给数字,下面保完成。

逐年增加的任务量

据称献县国税局已连续5年没完成任务了,不过今年的税收任务增加了5500万

据介绍,到10月25日,献县国税完成约2亿元,比同期任务完成量少了近4000万。这意味着,剩下的两个多月里,要完成9000多万的税收任务。

吕金冲介绍,献县去年的国税任务便没有完成,实际少收3000万元。今年的税收任务增加了5500万,也难完成了,估计会有六千多万的缺口。

据介绍,今年,献县全县财政收入目标定为6.6亿元,比上一年要增加20%。其中国税任务2.95亿元,地税为2.92亿元,财政系统(含非税收入)6000多万元。

吕金冲称,献县国税局已经连续5年没完成税收任务了。这种情况下,任务量为何是逐渐递增的,吕金冲说,税收任务是如何设定的,自己并不清楚。只是上面给数字,他们去完成。

一位当地官员认为,地方政府每年招商引资,看到大项目落地投资,认为税收会有新的增长,但这些企业可能一两年内无法实现税收,这样就形成税收任务和实际的落差。

根据献县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去年献县全年财政收入5.51亿元,报告称连续5年平均增速22.5%。十二五期间,献县发展的目标是实现财政收入翻番,平均年增速20%。

据介绍,虽然国税收入未达任务量,但献县全年的财政总任务已基本完成。其中今年前10个月,该县财政系统收入累计近9000万。

据了解,遇到税收困难的不止沧州,在衡水市,安平县前10个月相比任务数少收了近2500万。该县一财政局负责人开玩笑说,“一讲政治就能完成”。

企业倒闭税收减少

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地方税收减少,而据称有的小企业为预交税不得不向银行贷款

对于税收量减少,献县国税局副局长吕金冲认为,这与今年房地产行业不景气有关。他说全县有200多家玛钢、扣件企业,有170余家都停了业。

献县企业主李建国说,他往年这个时候一天能走两车货,现在4天走不了一车货,工人裁掉了一半多。

今年以来,李建国企业周边很多小企业已经停工。一些企业说停就停了,剩下的原料贱卖给同行。

南皮县则受汽车行业影响比较严重。南皮县国税局办公室一负责人讲,南皮县没有大的龙头企业,几百家汽车配件类的五金机电代工企业,占全县国税的七八成。今年,上游汽车企业经营不景气,南皮下游的企业受影响甚至关门停业。

该负责人说,该县纳税额减少了两三成。受汽车行业影响,该县纳税大户的石油也受到影响。虽然政府部门说,“保任务、保稳定”,但税收压力确实很大。他说,目前,正在抓管理,“严征细管”,加强小规模企业管理。

南皮县企业主李明称,今年他的订单比往年明显减少,因此为他供货的一些更小规模的企业纷纷倒闭。纳的税也就自然减少。

在衡水市安平县,丝网是其支柱型企业。全县1100多户一般纳税人,丝网占了约70%。据安平县国税局副局长李国强称,目前的出口环境对安平县丝网业冲击,国税税收虽有增加,但增长量只在6%至7%之间,相比今年任务26.8%的增长量,还相去甚远。国税局只能严格排查,做到“应收尽收”。

李明说,他的朋友中有人被要求预交了一两百万的税款,资金流断了,只得向银行贷款交税。

他认为,如果来年经济回暖,那预交税的窟窿会很快被补上。但如果经济持续低迷,那可能就会像《让子弹飞》里的鹅城,把税收到多少年以后。

李明认为,经济低迷,不应该变相多收税或提前收税。不能为了保政府的财政收入而牺牲企业利益。经济不景气,企业希望的是政府能减免税负,与企业共渡难关。

“过头税”会加速企业死亡

经济下滑,地方财政保“自我增速”压力大;小企业认为过头税会加速企业死亡

企业主张顺很愤懑:“国家税务总局连发几次声明,不让收过头税,怎么没人听呢?”不过他已经交了“过头税”。

今年6月和7月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还曾多次强调,不允许收过头税。在全国税务系统深化税收征管改革工作会议上,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解学智称,坚决不收过头税,避免突击收税,切实保证依法征税。

不过,根据沧州市财政局一名官员介绍,地方税收减少,地方财政压力很大。而地方有保增长的任务。

按照沧州市201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沧州2011年财政收入任务目标为增长15%,最终全市财政收入实际增长24.1%。

今年2月,沧州市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沧州市财政局局长鞠志杰向大会作预算报告时称,2012年沧州市全部财政收入安排比2011年增长15%。

沧州的这个预算,“高于全省增速”。据了解,今年河北省财政收入增速目标定为13.5%。

到了县里,例如献县,则把财政收入增长目标定为20%。

上述沧州市财政局官员说,往年经济发展势头好,今年,沧州市财政收入遇到了特殊情况。他认为,在国家调控楼市政策背景下,地方的土地出让金大幅减收。另一方面,受经济大环境影响,企业订单也大幅减少,税收减少。

他称,往年有的县八九月份就完成了任务,目前,他还没听说哪个县提前完成了全年任务。

这名官员介绍,去年下半年开始,沧州、河北乃至全国就出现了经济走低的征兆。他认为,财政收入萎缩,影响的是发展问题。土地出让金多用在地方建设、民生工程。买房的人少,连带着卖地就少,地方政府工程投入自然就少。据他了解,政府工程有的“该缓的缓,该收尾的收尾”,“不能铺那么大的摊子”。

此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就曾指出,经济下行,财政收入增速下滑,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可能会通过加强征管的手段保收入。

企业主李建国一直拖着“过头税”的事,至今没交。虽然被要求的数额从六七万降到了两三万,他还是不愿交,他说如果交了,不如干脆停业。

“企业越穷,他们越收不上税。他们收不上税,完不成任务,就朝企业要,那企业不就更难吗?”企业主李建国认为,企业困难收过头税,会令他这样的小企业加速死亡,“企业倒闭了政府又朝谁收税呢?”

(备注:稿件中企业主为化名)

(原标题:河北多地征“过头税”寅吃卯粮)

企业 过头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